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5 神秘对手
    而湘染不觉轻柔说道:“不会的,将军,我们自是一心想与你一道,再也不会分开的。”

    青麟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心绪,唇瓣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湘染肯陪着她,这也让青麟内心平添了一缕淡淡的温暖。

    龙轻梅死的时候,青麟当真是觉得说不出的孤独。

    幸好,她渐渐发觉,自己身边,还是有人这样儿的陪伴自己的。

    思及至此,青麟脑海之中却蓦然浮起了一道男子的身影。那道身影,可谓有绝世的风华,却也是令人不觉为止而心悸。龙轻梅死的那一天,自己孱弱若斯,不自禁的偎依在那人的怀中,声声哭泣,渲染欲悲。

    他的手总是凉冰冰的,可是轻轻的按在了自己个儿脑袋上时候,按得久了,却仿若仍然能从这手掌之上,汲取淡淡的温热。

    青麟也没想到自己那时候是那样子的脆弱,相互偎依的时候,自己个儿的内心之中,却好似,好似得到了那么一缕缕的安慰。

    明明对方是个狡诈、狠辣,满身都是心眼子的混账,那薄薄失去血色的唇瓣之中,说的每一句话儿都当不得真。

    这天底下最狡诈最有心机的男人,却偏生硬生生的给予自己一股子莫名安慰。

    她阻止自己再想下去。

    青麟目光游离,落在了梳妆台上。

    她瞧着一枚精巧的梳妆盒子,轻轻走了过去,手指拂去了盒子上灰尘。

    龙轻梅是极在意自己容貌的,几上放着胭脂盒子,水粉盒。

    那些物件儿摆得久了,里面的膏子早便已经干了。

    青麟不知道这梳妆盒子里面放的是什么,也许是龙轻梅曾经用过的首饰。

    那盒子锁片已经是旧物,轻轻一响,便已然打开。

    然后偏生在了这时候,一道纤弱的身影却也是扑到了青麟跟前。

    刷刷刷几声轻响,三枚精巧的毒箭,顿时射入了雨玲的胸口!

    青麟扶住了雨玲,面色一变,那三枚精巧的小箭已然是直没入柄,伤口也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好歹毒的算计!这儿是龙轻梅的居所,她心情激荡,全无防备,若不是雨玲这样子一挡,也许自己也逃不过。况且,那箭身之上还染了剧毒。

    青麟心念转动,可是雨玲怎么知道的?这个住所,也是雨玲安排的。

    雨玲虽然救了自己,这件事情没这样子简单。

    她垂头看着雨玲苍白的脸蛋,心肠不觉软了软。

    青麟低低的说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下属听到了这儿的动静,纷纷涌入了房中。

    雨玲却泪如雨下,死死的扯着青麟的衣衫。

    “少主,对不起,对不起。他们,他们找到我家里人,杀了哥哥嫂嫂,留下我弟弟,切了手指头送过来。他,他才六岁,年纪那样子小。他们要我对不住你,我本来不肯的,真的不肯的——”

    雨玲轻轻的咳嗽,黑色的血污从她唇边,这样子轻轻的溢出来。

    “她,她要我诱你到这儿来。说你会心里难受,会因此动情,会打开这个匣子,里面会射出毒箭。然后,你就一定避不开。若我不肯顺了她,我弟弟也会死的,他是我唯一亲人了。其实,主人原本也为大家安置好家眷,可是她,她是个魔鬼,什么都知道。她瞧着你,你想什么,她都清清楚楚。”

    “他?”青麟狐疑,不觉逼问:“他究竟是谁?”

    这个人,心机毒辣,如此深沉,以感情为诱饵,可谓工于心计。

    说到心机深沉之人,青麟当然就想到了百里聂了。可是饶是这个人颇有心机,在青麟眼中,却犹自比不上百里聂。百里聂,百里聂,他才是这世上,最工于心计的人。任何人与百里聂一比,就好似米粒之珠,与明月争辉。

    “她,她是个小姑娘,年纪不是很大,却很美丽,真是好看。她有那么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当她瞧着你时候,你便会觉得,你想什么,她都知道。她说话客客气气,瞧着斯斯文文。可她细声细气说话时候,却让我送来我可怜的哥哥嫂嫂石灰腌过的脑袋。她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她是毒蛇啊,那样子的狠,那样儿的毒!少主,你要小心她,一定要小心她。”

    雨玲脸上,不觉渐渐流露出了恐惧之色。

    青麟倒是有些惊讶了,她没想到,这么悄无声息算计自己的,居然是一个小姑娘。

    “她是谁,究竟是谁?”

    青麟目光灼灼,感觉到了一股子的寒意。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见过她一次,对了,她手腕之上,有着那么一朵淡青色花朵刺青。”

    雨玲眼神却也是渐渐涣散了:“少主,我本来,准备自私一次。可是,可是我听到你说,你盼望东海的,和平。我就知道,我不能自私。不能,为了自己的弟弟,来害你。这儿,这儿死了这么多人,好多,好多的人。我不能帮着睿王爷,出卖少主,任由他们杀人放火,蹂躏东海。你会不会怪我,会不会?”

    雨玲的嗓音渐渐有些艰涩,她含泪的眸子就这样子的凝视青麟,却是那样儿的小心翼翼,充满了期待。

    她眼中充满了痛楚,痛苦她和弟弟即将丢失的性命。

    她眼里有愧疚,毕竟她是出卖了青麟的。

    饶是如此,她那一双明润的眸子,这样子包含了泪水,波光楚楚,令人心悸。

    青麟略一犹豫,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掌。

    雨玲仿若是明白了青麟的意思了,顿时也是冉冉含笑,气绝身亡。

    青麟瞧着怀中的少女,她毕竟悬崖勒马,救过自己。

    若不是雨玲扑了过来,那么气绝身亡的人,也许就是自己了。

    可是并不代表雨玲没有做错。

    “这个地方已经被人知晓,走吧!”

    青麟沉声吩咐。

    外边月凉如水,月色仿若牛乳一样,洒遍了整个大地。

    而这样儿的盈盈朦胧月色之中,却仿若蕴含了一股子浓郁的杀机。

    青麟眼皮轻轻的跳了跳,她眼前仿佛现身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姿容娇艳,却也是工于心计,心狠手辣。

    可这个女子,容貌毕竟是模糊的,瞧也都瞧不清楚。

    毕竟青麟只是从雨玲口中听到了这样儿的叙述,她没有见过这个人,也自然无法幻想出这个娇美少女的容貌。

    饶是如此,青麟却有着宛如野兽一般的触觉。

    她隐隐约约,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也似,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也许是自己未来的大敌。

    青麟已然沉下心来,她既没有纠结于过去旧事,也未曾伤怀于雨玲之死。

    她是这些人的主帅,需要绝对的冷静,绝对不能恍惚心神。

    那个女子,既然是以温情引诱自己放松,以计诱杀。既然是如此,她的埋伏应该也不会很近。毕竟若是太近,自己反而会充满了警惕,更不会放松心神,去打开那个首饰盒子。

    可是,这是捕捉自己行踪,杀死自己的大好机会。这个女人,必定也绝不会轻易饶过。

    那么四周必定是被包围监视,虽未靠近,却必定还是有的。

    雨玲死了,他们得不到消息,一定是会觉得不对。

    那么如今,剩下可利用的时间却也是不多。

    而这些人既然分散于外围,因为包围圈过大,未免松散。相信,一旦某处被攻击,其余的兵力也是会齐齐的攻击这一点。年纪至此,青麟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不如以自己为诱饵,引来各处的埋伏。反而其他的人,趁机逃走。

    速度要快,就有成功的机会。

    她迅速给众人布置了任务,并且约定了天亮之后,在城内汇合。

    在场每一个人都是久经杀伐的人,并无人矫情质疑。

    青麟觉得很好,这正是她想要的。她需要的是敬畏、服从,所有的人都柔顺听命,那么这样子一来,就好似一个人一样,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她挑选了湘染和自己一道,毕竟湘染跟随青麟多年了,知晓青麟的心意,也是能够配合青麟的。

    “将军,属下想要随你一道。”

    请命的下属名叫凌洛,青麟瞧见了,心里面微微一动。

    兰这个组织之中,一大半都是东海旧部,至于湘染,是东海人氏。

    而这个凌洛,却是百里聂派来跟随自己的几个人之一。

    凌洛的眼中,顿时流转了一缕淡淡的坚决。

    他目光那么认真,青麟也是不好推拒。她隐隐察觉,百里聂之所以派这几个人,与其说是做刺客,不如说是,来保护自己。

    可是这样儿的保护,青麟可是有些个不那么习惯。

    她内心之中,多多少少的,有些不自在。

    “好,就你了,其他的人就不必。”

    凌洛到底武功不错,机智聪慧,百里聂挑中的,当真还是有些些个不俗。

    剩下几个百里聂的下属,都流露出不甘之色,欲言又止。

    毕竟,百里聂的言下之意,是让他们好好的看护青麟,绝不容青麟有失。

    可他们到底什么也是没说出口。

    跟随青麟久了,就仿佛能察觉到了这个女人身上锋锐凌厉的气势。

    自然而然,竟似有些不敢违逆了。

    至少,也是有一个已经是跟上来了。

    而且,青麟有着那么一股子极为可靠的气质,令人不自禁的想要信任。

    信任无论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青麟也是可以带着人回来,必定是不会丢下人的。

    青麟却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抚摸脸颊上凉丝丝的面具。

    这张面具,是百里聂亲手戴在了自己脸上了。

    百里聂虽然离自己很远,可是却又让青麟觉得他仿若是离自己很近。近得好似仍然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呼吸,仍然是死死的纠缠着自己。这样儿狠狠的缠着,怎么样,都是绝对不肯放开了去。

    这天气好的夜晚,月色如霜,仿若轻轻的给那么一片片叶片儿,染上了一层亮晶晶的颜色了。

    这样子的夜晚,仿若穿着夜行衣,反而更加的引人瞩目。

    而青麟穿梭于丛林之中,她和湘染、凌洛穿戴的衣服料子,却也是特殊的材质。在月色的照耀之下,那衣服衫儿轻轻的泛着银色透润的光彩,一如月色的树叶。可是一旦到了暗处,却顿时黯然无光。

    青麟的耳朵很是敏锐,听着风中轻轻的沙沙声,到底是树叶的声音,还是别的什么动静。

    半个时辰之后,一如青麟所料。这东海的茂密丛林之中,那沙沙的树叶之下,却也是掩藏着一道道的隐蔽的身影。

    青麟慢慢的凝神,目光之中渐渐流转了一缕凝重之色。

    她没有寻觅出全部的暗探,却已然察觉,埋伏者手中,每个人可都是拿着弩箭!

    那可是极具有杀伤力的玩意儿!

    更重要的是,这玩意儿是极为贵重的东西。

    寻常之人,只怕还没那么容易能够用得上!

    青麟的眼里,渐渐浮起了幽幽的凉润之意。

    她听着凌洛忽而轻轻的言语:“请将军稍后再动手。”

    未及青麟反应,凌洛却也是顿时跳了下去,现身于人前。

    一挥剑,他已然是将一名暗探,脑袋就此斩杀!

    月色下,血光飞舞,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刹那间,伴随嗖嗖的声音,万箭齐发,破空而射,发出了嗖嗖的声音。

    绵绵的弩箭,好似如雨一样,嗖嗖的向着凌洛射了过去。

    凌洛的剑很快,刷刷的挥舞了剑花,仿若绵绵密密的水银泄落地方,一缕缕的银辉,就这样儿的萦绕了全身。

    可饶是如此,他身上却也是绽放了一朵朵鲜润的血花。

    可这个时候,天底下之间,仿若起了一缕银色的光辉,宛如一柄巨大的镰刀,就这样儿狠狠的收割而来。

    那是青麟手中细韧的杀人武器,说不出的凶狠,说不出的可怖。

    伴随啊啊的惨叫,那一颗颗的脑袋纷纷被银丝绞了下来,飞舞上了天空。

    那锋锐的银丝所碰触之处,躯体却也是纷纷爆碎,变成了一块块儿。

    刹那之间,却也是死了大半。

    在他们以弩箭去射凌洛时候,青麟早窥见了所有箭手的位置了。

    如今青麟却也是轻身而掠来,手中的剑轻轻的挥舞,随手一挥,便是血花飞舞,好似摘了一颗颗成熟的果实。

    也不多时,都是已经诛杀干劲。

    她面具之上,染上了血珠,显得是说不出妖异。

    青麟手中银丝一动,却也是将那么一件小巧的烟火轻巧从一只断手之中拿出来,这是报信的烟火。

    她来到了凌洛的身边,心里不自禁的有些难过。

    凌洛,凌洛根本就是故意的。

    他自己去做靶子,让青麟看清楚埋伏所有人位置。

    她不明白,百里聂吩咐了,这些人都是这样子拼死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