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 蜻蜓点水
    ,精彩小说免费!

    那俊逸非凡,摄人心魄的笑容,却也好似能遮掩住百里聂内心的想法。

    让这如妖孽一般的长留王殿下,就靠着脸上总是浮起的笑容,却也是总能极轻巧的遮掩自己的虚弱和柔软。

    而青麟的心里面却忽而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恍惚,这个男子于她而言,本来就是个说不出的谜题。明明蕴含了浓烈的剧毒,可是与此同时,却也是焕发出了惊心动魄的吸引力了。

    百里聂却轻笑,忽而转身,他的手,蓦然抓住了青麟的手。

    青麟本欲甩开,却忽而发觉百里聂的手掌在轻轻的颤动。

    她耳边,听着百里聂轻缓而沉稳的嗓音。

    “走吧!”

    青麟起身,和百里聂并肩而行,坦然无比的背对着百里炎,如此缓步离开。

    在旁人眼里,这自是有着一股子坦然的潇洒。

    青麟却感觉到了,百里聂暗中死死捏着自己的手掌在轻轻的颤抖,有着几分无力。

    她不动声色,缓缓的运足了力道,便是这样儿的灌入百里聂的身体之中。

    青麟暗暗的侧头,看着百里聂的面容。

    那张面颊苍白,轻戴面纱,却自是遮不住那一股子风流潇洒。

    掩不住他唇角若隐若现的动人笑容。

    这个男人,就是如此极善于欺骗别人。

    她认真的盯着百里聂那好看的鬓角,瞧着如今他已然失去了血色的脸蛋。百里聂人虽然会骗人,可他的身子却骗不得别人。他那鬓角,一颗颗汗水渗透出来,打湿了头发,染得亮晶晶的。

    可是别人不会好似自己贴得这样子近,看得这样子的清楚。

    他们只会远远的瞧着百里聂,将他当成了餐风饮露的仙人,干干净净,如水如雾,看不到百里聂半点的虚弱。

    这样子的感觉,好熟悉。

    曾经,也有个人,这样子握着自己的手,让她不再畏惧和害怕,这样儿离开了战场。

    那只手,捏着自己的手感觉,总是令人觉得难忘的。

    仿佛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哪管洪水滔天,无论情况是如何的危险——

    然后只要,只要那个人轻轻捏住了自己的手,那么所有的担心、恐惧、不安,也就会这样儿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青麟原本以为,这样子的感觉是假的,不过是一场戏,一个梦。

    白羽奴端正沉稳,是具有大将之才,为人也忠君爱国。他是个端正、拘谨、沉稳的人,至少他在青麟面前演的是这个样子。

    等知晓白羽奴就是百里聂,青麟便才真正察觉到这一切是梦,百里聂的性情和自己记忆之中的幻影根本就是两个人。

    可是如今,那样子的感觉,也是找回来了一点儿了。

    就算背后死死盯着的那一双冰凉眼眸是属于百里炎,青麟竟似也少了几分紧张。

    她心里忽而生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百里聂要永远这般高贵,宛如谪仙,遥不可及。他绝对不能从天空之上栽倒下来,沾染些个世俗的尘埃。而自己,一定一定,要让百里聂维持他的风度,这样子一步步的优雅离开。

    百里炎一双金属色的眸子,凝聚了浓郁的冰冷之色,却也是不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身影。

    那一对儿男女,也不知晓是否刻意如此,两个人均是穿着艳红色的衣衫。

    这大红的颜色,可不是谁都能穿的,得压得住才是。

    而如今,这两个人,却并没有因这大红色的衣衫穿戴而显得俗艳,反而更增明艳脱俗之姿。

    携手而去,竟似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和谐和般配。

    而这,则更让百里炎的眼神里面平添了几许的冷郁。

    就在方才,他并没有多少心思,瞧一瞧青麟的脸蛋。

    可是如今,百里炎反而有些个后悔了,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不去瞧瞧这绝色美人生什么模样。

    百里聂倒是好心机,喜欢的,总是隐匿得最深的。

    只怕这个美人儿,他可是养了许久,如今才拿出来,并且顿时让她成为举足轻重的女子。

    百里炎暗中,慢慢的捏紧了手掌。

    他知晓自己有些动气了,心绪也不免隐隐有些个浮躁,可是追根究底,也许方才那么一刻,自己心里面竟似生出一缕羡慕。可是这又有什么可羡慕的?如今这世上,原本也是没人配跟自己站在一起,谁也不能!

    这样子想着,百里炎蓦然感觉到了一缕冰凉染上了自己个儿的脸颊。

    他顿时一惊,一双眸子涟涟生辉。

    伸手轻轻一擦,指尖儿却已然沾染了几许凉凉的水痕。

    那轻抬的双目,映入的却是天空之上,一片片的,轻盈打旋儿落下来的片片轻雪。

    那深秋的寒气,催动了初冬龙胤京城的第一抹寒雪。就在这血腥杀伐,血气森森的兵戈之日,龙胤京城却终于落了雪花。

    那一片片细碎的雪花,掩去了地上的血污,遮掩了龙胤京城的污秽。

    也那么一片片的,沾染了大红娇艳的衣衫。

    而雪中并行的两人,却已然这样儿缓缓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往日宫娥穿梭的龙胤宫室,如今倒是冷冷清清。那些幸存的娇娥,亦已绝不敢随意乱走。

    百里聂唇瓣之中,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青麟,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恨?”

    青麟目光闪动,那就要看百里聂,说的究竟是哪一桩了。

    百里聂轻笑:“都下雪了,而我却给你送裙子。”

    他蓦然一扯,在青麟猝不及防的时候,拉着她靠近了自己。

    然后,却是温热的唇瓣,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

    宛如蜻蜓点水,并不是很深,唇瓣却似有些凉意。

    然后,他头一歪,咚的软倒,脑袋栽在了青麟的脖子上。

    那整具身躯,便是栽倒在了青麟的身上。

    青麟还来不及恼,他居然都是已经晕了。

    女子满腔的怒意伸手触及百里聂的胸口,原意却是欲将百里聂狠狠推开。

    可如今,男人的脑袋却这样儿轻轻的挂在了自己的肩头,无知无觉。

    她那手指头已然按在了百里聂的胸口,却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只不过蓦然回忆起了唇瓣触觉,顿时一阵子的恼意横生,手指却减了几分力道,只轻轻小小的推了一下。

    男子的身躯,却也是无知无觉的,轻轻的往下而滑落。

    她略一犹豫,终究还是将百里聂的身躯这样儿的搂住。

    取了金针,封住了百里聂的心脉。

    男人就这样子轻巧的偎依在自己的怀中,那俊美无匹的脸蛋之上,好似沾染了几分的鲜血。

    青麟的心口,却也是浮起了淡淡的悲恸。

    她想,自己是拿百里聂没法子的,一点法子都没有。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极为可恶的无赖,无赖!

    那冬雪渐渐下得大了,却也是一片片的,沾染上了雪白的衣衫,仿若要将这两道相互偎依的身影,就这样儿生生的淹没。

    转眼间,又过去了小半个月。

    那一日皇宫的血腥杀伐,固然被京城百姓纷纷猜测,却无一个准数。

    那些个纷纷议论的言语,到底未得真实。

    却只知晓,如今龙胤多了一位异姓公主,娇艳无双,并且还颇得长留王殿下的喜爱。

    反而之前风光无限的睿王妃龙轻梅,却好似忽而染病了,并且留在了皇宫之中。

    青麟踏入了龙轻梅休养的宫室时候,那庭院之中,却也是已然染上了一层白花花的雪粉。

    那宫顶琉璃瓦上,凝结一片冰雪,庭中水池,更凝结了一股子的薄冰,森森寒意,扑面而来。

    青麟披着一件雪白的皮裘,衬得脸颊宛如粉琢玉雕,如花蕊明艳。

    那服侍龙轻梅的婢女眼见青麟来了,问了安,只觉得这位护国公主的一双眸子好似寒水流转,令人不觉为之心悸。

    明明是女儿身,可偏生却有这样子一双极为锋锐的眸子。

    “夫人怎么样了?”

    “夫人,夫人没什么胃口,今日只吃了口参汤,不肯喝粥。喝了药,可是却也是吐了出来。”

    说到了这儿,婢女眼眶也是微微发红。

    她是龙轻梅的心腹,自然极为心疼龙轻梅这个样儿。

    毕竟如今,龙轻梅的身子,已然是极为不济了。

    青麟略默了默,这样儿的踏入了房间之中。

    那日龙胤兵变之后,龙轻梅的病就发作了,并且来势汹汹,很是厉害。

    青麟每日会瞧瞧她,和她说说话儿。到底是多年没有如何相处,她见着龙轻梅,总不知晓说什么,略略有些尴尬。

    龙轻梅染了病,话儿也不多。

    她只是总是静静的听着青麟说话儿,有时候这样子瞧着青麟,却也是禁不住笑了笑。

    那笑容淡淡的,蕴含了一股子的温柔,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青麟也是眼睁睁的瞧着她,一日日的病下来。

    其实,有些话儿,她说不出口。

    她觉得,龙轻梅是因为死去的石煊,难以开解。

    应不应该是一回事,可是人总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的。

    而且,龙轻梅认回了自己的女儿了,也许便觉得,有些东西可以放下来。

    青麟虽然是伶牙俐齿,可是对着龙轻梅,她反而不知晓如何安慰。

    今日,龙轻梅的情形,似乎也是更糟糕了一些。

    她招招手,让青麟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旋即,龙轻梅便是伸手,轻轻的捏紧了青麟的手。

    青麟蓦然一阵子的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