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 不忍杀之
    龙轻梅冷笑,言语森森,却是一句句的,分明刻意的刺人痛处,令人难受。

    “陛下宽容大量,留人那么一条生路,偏偏却有那么些个蠢物,想要毁去众人性命。这样儿的人,怎么能容?”

    “忠心,你们也配称忠心?仿佛从娘胎里面爬出来,就跟了睿王石诫一样?你们要是忠心,今日就应该跪在我龙轻梅跟前,对我言听计从。当初不要脸随了石诫,不就是觉得这位睿王是大才,胜过我这个女流之辈。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石诫倒是比我有些本事,能让你们自以为是,居然认为自己是忠心耿耿的货色。居然,连命都不肯要。”

    龙轻梅那锋锐的言语,极为尖锐的说出口。

    而这些话儿,确实也是存于龙轻梅的心中,存于龙轻梅心尖尖的愤怒和恼恨。

    她恨透了石诫了,石诫一件件的,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夺走了去。

    而自己,却并非石诫的对手,只眼睁睁的瞧着石诫欺辱自己,折磨自己。

    直到,自己快要油尽灯枯了,可是石诫却还是需要榨干尽自己所有的剩余价值。

    鲜血却顺着青麟的剑锋,轻轻的,一滴滴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她那一身红色的衣衫,娇艳的招展,是如此娇润秀润,好似一朵娇艳的红花,这样儿的冉冉绽放。

    可是这样子的花朵虽然娇艳,却蕴含了剧毒,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那些东海的死士,有些无动于衷,可有些人面颊却不觉流转了几许的羞惭之色。

    平素龙轻梅温柔和气,这些话儿从来不会人前说。

    这句句责备,却仿若消去了人前的杀意。

    至少如今,方才蜂拥而至的锐气,被龙轻梅的这些话儿搅得为之一挫。

    龙轻梅心里却稍稍松了一口气。

    青麟的杀伐果决,虽可震慑别的人,可是同样的,却也许可能引得场面失控,洪流决堤。

    所有的人,失去了理智,相互砍杀。

    而她的女儿,更成为众矢之的。

    不行,这绝不可以的。

    好在,如此可怖的场面,究竟还是生生被镇压下去。

    石煊却愕然的看着龙轻梅,一颗心禁不住跳了跳。

    龙轻梅说的那些话儿,他以前想都没有想过。

    他,他以为龙轻梅和睿王是十分恩爱的,就跟剧本里面的一样。

    不知道怎么的,石煊一颗心砰砰的跳动,生出了一缕说不出的惊惧之意。

    好似有一件极为可怖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又或许,你们以为死在了这儿,石诫会感念你们的功绩,会对你们家人好,会厚泽你们的后人。”

    “可他是怎么待我的?怎么样待我的!”

    龙轻梅一双眸子,充盈着盈盈的泪水光彩:“他卖了我女儿,害得我骨肉分离!”

    她嗓音也是颤抖、哽咽:“好像当年,我替他除掉了他的叔父,又带他来到了东海,让他站稳了脚跟。我还嫁给他,可是,我得到了什么?一个人质,被扔来龙胤送死。你们,有我待他好,有我带给他的利益多?”

    龙轻梅嗓音沙哑:“为什么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死了,石诫会念着你们的好,善待你们的家人?”

    “你们死了,一点价值都没有的。”

    她声声质问,也许太过于有道理,声声凄厉,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纵然是心肠再坚毅的战士,再嗜血的杀手,也无法应对龙轻梅的质问。

    龙轻梅目光轻轻颤抖,眼中两行泪水,顿时轻轻垂落,滑过了脸颊,轻轻的湿润了衣衫了。

    百里聂却轻轻向前,踏上前一步:“东海和龙胤实力,诸位以为,东海有多少可能会赢?说到疆土的辽阔,兵力的充沛,东海根本完全不能与龙胤相提并论。”

    百里聂说的话儿,却总是这样子的恰到好处的。

    “朝廷得胜,我长留王在此发誓,你们这里每一个人,家里的家眷都是会被诛灭九族,绝不容赦!”

    他有着神仙一般容貌,唇中吐出来的言语,却是冰冷而可怖的。

    可那森森严寒之后,却是春风一般温暖:“可要是你们能迷途知返,陛下虽然会治罪你们,却会饶了你们的性命,更会宽恕你们的家人。”

    他没有说无罪,只因为这样子说出来,这些人也绝对不会相信。

    百里聂漫不经心的想,之后宣德帝会不会遵守诺言,自己却也一点儿都不在乎。

    这手上染了自己亲眷鲜血,他虽不在乎这些亲眷,却不在意这些人会不会死一死。

    “睿王妃仍然会是父皇座上宾,为父皇笼络身在东海却不顺从叛贼的良民。而睿王妃的女儿,更会成为龙胤的异姓公主。父皇的宽容,仍然是会泽被整个天下的。”

    他了解宣德帝,宣德帝果然和声言语:“不错,朕已然决意封龙轻梅女儿为龙胤护国公主,让她身份高贵,更象征朕的宽容。”

    青麟沉沉的弯下身,领旨谢恩。

    她是不在意这所谓的公主头衔,可是自己是为了龙轻梅受之。

    “谢陛下,臣妇相信陛下,臣妇想要活下去。”龙轻梅亦是跪下。

    宣德帝沉声:“你们放下兵刃,朕会饶了你们性命,若不肯归顺,我纵然是死了,龙胤也自然会有别的君主。到时候,自然绝不会罢休。”

    石煊更主动扔下兵刃:“石煊愿意相信陛下恩典,石煊也是被奸人所欺。”

    咚咚的兵器坠落声音响动,最初稀稀疏疏,可是渐渐却也是密集起来了。

    青麟方才感觉到了自己个儿背脊汗水津津。

    离开了宣德帝的寝宫,青麟不愿意去面对龙轻梅那忧伤的眸子。

    她不是恨,只是觉得别扭,不知道如何跟龙轻梅相处。

    可有一个令人讨厌的人,却偏生跟了上来。

    青麟蓦然一咬牙齿!

    那剑锋轻轻一荡,已然是到了百里聂的胸口。

    青麟那套衣衫,娇艳如火,十分的明润。

    她好似一朵炫目的昙花,冉冉绽放,是那样儿的好看。

    可那锋锐剑锋,却分明蕴含了浓郁的杀意。

    青麟娇颜如花,却禁不住嗤笑:“殿下如此的聪慧,舌灿莲花,巧舌如簧,如今还想要说什么?”

    “不错,你说过会弥补我三件事,可这不过是你的手腕。至始至终,根本都是你自说自话。你逼的我有求于你,仿佛你为我做完了三件事,咱们就当真无仇无怨。可是我海陵青麟却没你想的那般愚笨!你以为我会坠入你暗示陷阱,你以为我一生一世,要受你愚弄。你当真轻佻,这样儿待我,你根本,根本瞧不上我。”

    “百里聂,我根本没应过你什么。”

    青麟轻轻的扬起了娇艳无双的面容,一双幽幽黑眸,好似泛起了一缕盈盈青光。

    百里聂微笑:“我又没说,为了你做了这三件事情,青麟便不能杀我了。”

    他那苍白修长的手指头,轻轻的拂过了自己个儿的唇瓣,一拢发丝。

    “我自是予给予求,青麟想要什么,拿去也就是了,我也不会不给。”

    青麟冷笑,她长长的剑锋轻轻抖动,剑气一吐,震碎了百里聂胸口的衣衫。那男子苍白精悍的身躯之上,那道赤红如血碗口大的疤痕顿时也是露出来。

    “我还道,长留王殿下会告诉我,面对东海叛乱,你是多么的重要,我会多么需要你。你是这样子要紧和尊贵,自然不能死。”

    百里聂慢慢的垂头,瞧着比在了自己胸口剑锋一眼,又缓缓抬起头。

    他总是这样子,纵然处境十分危险,面上笑容也不改:“青麟说笑了,你少年时候,自然会觉得自己多么的重要,你这样儿聪明,天下你不行。可等你岁数大了,就会知晓,任你如何的惊才绝艳,这世上多你一个,少你一个,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差别的。”

    青麟慢慢的将剑对准了百里聂的伤口,缓缓的刺入了百里聂的身体,一缕缕鲜血,便顺着旧伤叠加的新伤,血污一滴滴的滴落,染得衣衫都是红彤彤的。

    “我还以为,殿下会动情哭诉,说胸口这样子的伤,是当初为救我而受。你对我是多么的情深义重!”

    百里聂微笑:“可惜阿聂虽能打动天下女子的心,却不能打动青麟的心。”

    他身体一缕缕的剧痛泛起,却负手而立,只缓缓的将背后的手掌捏成了拳头,捏得死死的。

    纵然是利刃加身,百里聂却并无躲避之意。

    只拿一双光彩闪闪,宛如深潭般的眸子,如此死死的盯着眼前如花娇颜,蕴含了一股子急切和贪婪。

    好似怎么瞧,都是瞧不够了。

    青麟的剑缓缓的刺入了进去,她是知晓人体构造,知晓怎么样儿杀人。那剑已经刺入了百里聂的心脏,已经刺入了百里聂心脏半寸。

    百里聂仍然是这样儿笑着,笑得那样子迷人,那样子不在意。

    青麟的心是铁石一般坚毅,可饶是如此,她的手掌却到底顿了顿,再没继续刺下去。她是知晓的,要是再刺入一些,这个神秘而狠辣的男子,可就真的要死了。就算是神仙,也是救不活他的。

    明明手掌轻轻一动,就能杀了他,自己这四年来,无时无刻都是想要杀了他。

    可只需轻轻一下,便能顺了自己心意。

    可她内心之中却忽而浮起了难以言喻的巨大忧伤,这么一剑,竟再也刺不下去。

    要是刚刚知晓百里聂身份那会儿,她肯定会毫不犹豫,一剑这样子的刺了下去。

    可现在自然不一样了——

    他养大了姜陵,救下自己的娘亲,除掉了从小折磨自己的墨润,治好了自己的身子,证明了他的清白。

    可是如今,他却是这样子的坦然,风轻云淡,任由自己杀戮宰割,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

    不错,那三约补偿不过是百里聂的计策,他用来展示对自己到底是多么的用心。

    这个男人,算计人心,想要得到什么,总是会得到的。

    有那么一刻,她便想着这样儿一剑,狠狠的刺下去。想让百里聂知晓,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百里聂能算得到的。

    那漆黑的眼眸,缕缕青色流转,好似那一双瞳孔也要幻化为盈盈青色。

    却忽而回手,抽回了利剑。

    青麟胸口轻轻的起伏,雪白的额头好似浮起了一层汗水。那黑眸之中浓郁的青色渐渐消散,却又恢复那等漆黑如水,莹润剔透的模样。

    她那锋锐的剑尖儿轻轻的点在了地上,这才发现,自己掌心已然是一层冷汗,汗水湿漉漉的,掌心都是有些滑腻。可饶是如此,自己还是心软了,随了百里聂的心意,刚才那一剑却也是再也刺不下去。

    百里聂慢慢的伸出手,捂住了自己个儿的伤口。他明明是受着伤,鲜血从掌缝一缕缕的渗透而出,可却好似不知晓疼。他脸上浮起了真心的欢喜,那笑容是得意的,肆意而张扬的。而百里聂也没半点遮掩,更不忌惮青麟瞧见了。

    他欢欢喜喜的说道:“青麟,青麟,我就知晓,你是狠不下心,舍不得我的。”

    百里聂脸上的欢喜却也是挡都挡不住。

    可他那算计得逞的样儿,却极让人厌恶,让人打心眼儿讨厌。

    不错,他就是明明白白的算计,让人一阵子的牙痒。青麟甚至不知晓,她明明知晓百里聂就是用尽手段弄柔自己心肠,可方才却犹自不可遏制的心软了。她手里面明明捏着那柄剑,却又怎么样儿都刺不下去,不能将百里聂刺了个通透。

    如今百里聂的眼睛里面流转极为明锐的殷切光华,眼睛里面好似流转了灼灼光辉,透出了说不尽的希望。

    百里聂却好似不觉得疼一样,那鲜血滴滴答答的从指缝间泄露出来,却浑然不觉。

    “青麟,你这样儿,我太欢喜了,欢喜得快要疯了。”

    那样子眼睛里面的神光,不知怎么了,居然也是让青麟内心浮起了一缕莫名的怯惧之意。仿若内心之中一缕软弱,已然是被人瞧透了,心里面生生的惶恐。尤其是,眼前这个让她内心惶恐的男人。他好似蜜糖里面包裹了的毒药,让人心里面猜也猜不透。

    她心尖儿微微有些发颤,可嗓音却也是极锋锐,锋锐之中蕴含了一股子的坚定:“殿下不必如此的自作多情,你虽允诺没有做到,可是你补偿了我,我本来就不该杀了你。我海陵青麟,本来就不是不讲理的人。我不杀你,你本不该死。这,根本不代表什么。”

    青麟瞧着眼前的百里聂好似没听到也似,只眼中欢喜,任由一滴滴的鲜血轻轻的滴落在了地面之上。

    只瞧着,百里聂向着自己踏前了一步了。

    自己虽然说了不杀百里聂不代表什么,可百里聂却恍若未闻,好似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而她,虽然兵戈战马多年,不知晓沾染了多少血腥的勾当,心肠不知道是多坚毅和狠辣。

    然而此刻,青麟内心竟一阵子的慌乱,不自禁的往后退后了一步。

    她一下子反应过来,旋即便站稳了脚跟,面颊流转了缕缕的坚决之色。

    她那一双眸子,已然消去了动怒时候杀人的青色,两颗眸子宛如黑水晶一般,可谓是晶莹通透。

    青麟的软弱,只是一时的。待她反应过来,却又如从前一般,坚韧而决绝。

    “从前我不聪明,瞧不透长留王殿下的真面目,纵然殿下什么都是骗我的,我却是一颗真心。如今我什么都明白了,青麟此生,只将真情给予坦荡相待的人。殿下,纵然你如此才智绝伦,稀世罕见,动动手指头都能乱了天下风云。”

    “可是,我绝不会挑一个待人不诚的人真心相待。”

    她承认,自己在百里聂绝世的容光,无敌的心计面前,也难免会有那么一缕动摇。

    可是如今,青麟一颗心却已然平静下来。

    百里聂也许可以合作,却绝对不能深交。他不能成为自己的朋友、兄弟,更绝对不能成为自己的爱人。

    也许百里聂对自己当真十分殷切,瞧得十分要紧,果真是心心念念。可他在意的,是那个他一手栽培出来,对他全心全意信赖,半句话都不会质疑的海陵青麟。可那样儿的青麟,早就已经不在了。他想要的青麟,也绝不会在回来。

    这些理由,青麟虽然没有说出口,可是心里面却也是渐渐的坚决了许多了。

    她心里面想什么,虽然是并未说出口,可是百里聂却好似瞧出来了。

    百里聂缓缓的顿住了脚步,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唇角却禁不住浮起了笑容。

    “我知道你想什么的。”

    百里聂的样儿,是那样子的笃定,那柔和的眸光,仿若能瞧到了人的心底。

    “只是青麟,人的这一生岁数还很长、很久,什么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

    就算青麟觉得不可能,可是百里聂却是会不依不饶。

    他从来不相信有什么事儿是不可能的,自己想要什么东西,便是一定要得到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