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 李惠雪之死
    李惠雪这下可真慌乱了,心里好生气恼,怎么百里雪却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了?

    哼,百里雪就是心存嫉妒,故而这样子的待自己。她不就是嫉妒煊儿对自个儿好,将自己个儿捧到了心尖尖上。百里雪再厉害,还不是没男人喜欢她。

    故而,这个龙胤公主,挑拨离间。她心里面想的是什么啊,自己个儿可是一下子都是瞧出来了的。

    这个百里雪,怎么这么坏,她答应自己不说的——

    一时之间,李惠雪的芳心,也是不觉乱了乱。

    哼,不过百里雪再怎么挑拨,石煊也是不会当真生自己气的。

    她是知晓石煊的,只要落两滴泪水珠子,石煊天大的气,也是会心软了。

    这男人,要学会在他们跟前示弱。

    李惠雪缓缓抬头,犹自在想,更何况是为了龙轻梅——

    然后旋即她面色一愕。

    入目的,却是石煊铁青狂怒的脸色,极是骇人。

    李惠雪从来没想过,石煊居然会流露出这样儿的容色,吃惊得退后了一步,娇躯发软。

    她内心一阵子的委屈,石煊吓着自己了。

    煊儿从来没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这般神色。

    李惠雪的泪水,却也好似断线的珠子,一颗颗的从眼底这样儿的滚落下来。

    那娇艳的脸颊,宛如湿润的花瓣,煞是明润。

    石煊一伸手,却蓦然垂下,喉咙却也是低哑嘶吼:“不可能!”

    他那一双眼珠子,却也是微微有些通红。

    宛若负伤的野兽,煞是凶狠。

    然而石煊越生气,百里雪却是笑得越娇媚:“睿王世子可别以为我在诈你,哄你自己透出藏东西地方之类。其实,那枚能调动东海秘密军队的令牌,睿王世子是贴身肉藏的,是不是?这枚令牌,根本就在你身上!”

    “你心眼儿可真多,可惜你却不防你这个雪姐姐,人家给你换套衣衫,便轻轻巧巧的将东西拿走。”

    石煊面色阴郁,手掌却也是竟似有几分颤抖。

    他一伸手,摸向了自个人的怀抱,果真手指落了个空,什么都是没有。

    没错,昨天李惠雪是给他做了一套衣衫。

    那时候,他因李惠雪亲手为自己个儿缝制了衣服,这心里面不由得觉得甜甜的。

    可如今,这样子的甜蜜,却好似化为了剧毒,令人打心眼儿里面发抖。

    百里雪却笑得越发的甜蜜了,她害死了风徽征后,只觉得内心好似空了一块儿,空荡荡的十分难受。如今的自己,好似瞧见了别人的痛苦,这内心之中,方才是会有那么几许的欢喜之情。她那样儿虽然俊秀美貌,可是实则内里却也是一点点的腐朽黑暗。

    石煊太阳穴青筋一根根的挑动,蓦然便拔出了雪亮的长剑,剑锋轻轻的一荡,不觉幻化凌厉杀意。

    他咬牙切齿,恨透了眼前的百里雪了,恨不得百里雪去死。

    去死!去死!

    恨不得划破百里雪那张洋洋得意的脸颊。

    百里雪这个女人,生性是那样儿的恶毒,自己原本是和她没什么冤仇的,可是她却毁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两个人。

    百里雪却脸色不变,瞧着竟似有几分淡然。

    她甚至眉头都没有挑一下,雪白如葱根的手指,好似漫不经心也似,轻轻的抹过了精巧的青瓷茶杯。

    而百里雪的唇角,却不自禁的泛起了浅浅的笑容。

    与此同时,来自不同方向,四道不同的身影,却也是飞快掠来。

    四道锋锐的剑光,糅合成了一道剑阵,竟似这样儿生生的将石煊给捆住。

    其中一人,却也是面带轻纱,脸颊之上一道伤痕若隐若现。

    这个男子容貌原本是极俊美的,可是脸上的这道疤痕,却也是生生的破坏掉了这份温润的俊美。

    石煊也是认出他来了,墨夷七秀之中的莫浮南!

    这位豫王府的首席智囊,居然是出现在这儿。

    说到武功,也许石煊稍胜莫浮南一筹,可是加上另外三个墨夷宗的高手,再搭配上精心设计的剑阵,石煊自然全然不敌。

    刷刷剑光几下,石煊身躯之上已然是添了几道血淋淋的伤口。

    咚的一下,石煊剑尖儿点在了地上,咬牙切齿。

    他那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自禁的透出了几许的凶狠之意。

    莫浮南却轻轻的举起了手帕,掩住了口鼻。

    他是个雅致的人,如今浅浅含笑:“睿王世子,其实豫王府原本想要礼遇于你,你又何苦如此的拒人以千里之外,这样子的不客气?其实,只要你轻轻一点下头,非但不会受什么皮肉之苦,还能拥有锦绣富贵的前程。”

    李惠雪在一旁轻声哭泣,一双湿润的眸子怯生生的看着石煊。她觉得豫王府的人,说的话儿,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

    阿煊性子倔,可他何必吃这个眼前亏。和豫王府相互利用,总胜过现在这样儿。

    石煊却也是轻啐一口:“豫王府的人,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居然还这样子的虚伪,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简直是,令人作呕。”

    “你们千方百计,盼我到场,不过是为了让这场宫廷政变更加逼真,让世人相信一切都是东海贼寇所为。可笑,明明是你们龙胤皇族的内斗,却栽赃于我们这些东海之人身上。到时候,只要杀了我,豫王便是所谓的功臣!”

    石煊眼中流转那等缕缕的恼恨之意,一双眸子流转锋锐的寒光,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百里雪却并无丝毫愧疚之色:“睿王世子何必说得这样子无辜。那些东海死士,只要你们一声令下,便可以为之效死,攻打皇宫。就算是伪令,可这些人的心下,根本没有陛下。而且,睿王本就要谋反。既然世子想不通透,那就,留在了这儿好好想一想。”

    石煊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反唇相讥:“百里雪,你可是名义上母妃的养女。一旦我们东海是逆贼,那你算什么?我尚且知晓,豫王百里炎是借刀杀人,可是你呢,却甘愿做人家踏脚石。”

    莫浮南柔声说道:“世子也是不必挑拨离间。等到豫王登基,月意公主发现了睿王妃的阴谋,加以告发。她非但无过,还有功劳。她做过什么,陛下会记得的。”

    石煊却笑了,笑起来的样子说不出的恶毒:“她做过什么,百里炎自然是会记得。会时刻提点百里炎,是他指使你们这些狗奴才,屠戮宗室,害死父亲,其位不正。他自然会记得他光鲜亮丽下的污秽不堪。会记得,百里雪以及你们墨夷七秀,知晓得实在是太多了。然后,会为了报答你们的功劳,送你们上西天。愚不可及!”

    百里雪眼皮跳跳,眼睛里面涌动了一缕杀意,恨不得立刻将石煊给宰了。

    石煊说的那些话儿,实在是太让百里雪生气,而她之所以很生气,乃是因为石煊说的话,竟令她内心之中,仿佛涌起了一股子的恐惧之意。

    百里雪原本便是个极多心的性子,而如今,更因石煊的话儿,不免多想了些个。

    莫浮南倒是很淡然,只是微微笑了笑:“睿王世子年纪还轻,不但武功不错,还很会挑拨离间。这可真是个人才!不过,世子还是好生想一想,若有什么决断,再告诉我也不迟。”

    说罢,他与百里雪亦退出了房间。

    而此刻,整个宛南别院都是泛起了一股子浓稠的血腥味儿。

    百里炎做事情,一贯都是干净、决断。

    如今整个宛南别院,已然是在豫王府的控制之下。

    别院里面其他的人,都是纷纷死在豫王府的杀手刀剑之下。

    而豫王府的杀手,杀人却也是快、狠、准!

    百里雪冷冰冰的说道:“待皇兄大事已成,这个臭小子,便该送他归西,不必留着碍眼了。”

    莫浮南的唇角,却也是流转了温润如水的笑容:“公主放心,也等不得多久,很快,很快——”

    他轻轻的抬起头,今日天气很好,天空碧蓝,层云万里,正是杀人的好日子。

    咚!第二声钟声,却也已然响起了。

    莫浮南蓦然咳嗽了一声,死死的捏紧了自己手帕子。他知晓,自己其实也是有些个紧张的。不过,这也是极为正常。毕竟,今日会是极为要紧的日子。那样儿的血雨腥风,会卷遍整个京城。待一切尘埃落定,他所侍奉的主人,便是成为了整个龙胤的真正主人!一想到了这儿,莫浮南心口便不自禁的浮起了缕缕的激荡之意。

    而房中的李惠雪死死的搅紧了手中帕子,一股子的忐忑之色。

    如今她可算是知晓,百里雪是不安好心。这个月意公主,哼,之前话儿倒是说得极动听。

    可现在最要紧的,却是要先笼络住石煊。

    她心里一阵子害怕,阿煊要是不理会自己怎么办?

    不过他怎么能不理睬自己,绝不能!

    李惠雪轻轻掏出了手帕,擦去了脸颊之上泪水珠子,委委屈屈,软腻腻的说道:“阿煊,我也是一时糊涂,上了百里雪的当。你知道的,她心眼儿多,满身都是心眼子,我哪里能斗得过她。”

    “姐姐笨,不够聪明,是糊涂了,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她吓唬我,说睿王不要咱们了。我能怎么办,我可也是吓坏了。”

    她也不觉得自己个儿有什么错,自个儿心眼实,才被百里雪给骗了。自己也委屈,石诫心肠这么狠,怎么这样子待自己?石诫不喜欢龙轻梅也还罢了,毕竟龙轻梅这个妻子,本来就手腕多。她就是心疼,石诫怎么能这样子待自己。就算自己当初,害羞腼腆,不敢接受石诫的情意。可是石诫,也不该这样子的记恨吧。

    最开始李惠雪听到了这个消息时候,就好似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背叛了一样,满心满眼的不舒坦。她以为比起龙轻梅,至少自己更得石诫喜欢的,可谁能想,石诫居然两个都舍了。这一刻,李惠雪却也是不觉悔青了肠子,自己就是实心眼儿。她一番真心对龙轻梅落不得一个好,反而将石诫得罪了。

    “况且,我若不应,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待你。阿煊,我也是关心你,一心待你好。”

    李惠雪掏出了手帕,擦去眼角的眼泪花花:“可你这么凶,你还怪我。”

    说到后来,她竟似有些怪石煊不够体贴温柔了。

    她非但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而却也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石煊唇瓣轻轻的动了动,竟似硬生生挤出了一缕笑容。

    李惠雪犹自说到:“你也嫌我蠢笨了,你说会一生一世待我好,也不打算作数了。你就跟阿澜一样,说话不算话。”

    石煊沙哑开口:“你便是再,再不聪明,你,你为什么要让母妃去皇宫。你知道的,这样子,她,她会死的。”

    李惠雪一阵子的慌乱,她也是没想到,石煊居然还这么问,居然这样儿的咄咄逼人。

    她内心之中,越发委屈了。

    阿煊怎么能这样子说话儿,怎么这样子的不客气。他一向对自己很娇宠,只要自己轻轻一皱眉头,石煊都是会赶着对自己好。

    龙轻梅又怎样?难道石煊心里面,那个老女人会比自己好。

    她泪眼婆娑,软腻的语调已经带着一股子委屈劲儿:“阿煊,你这个样子,可是吓坏我了。”

    然而眼前少年的容色,亦如冰雪般的坚毅,竟无一丝一毫的动摇之处。

    也未见有半分心软。

    李惠雪更是泫然欲泣:“你知道,我素来没有主意的。百里雪吓了吓,我什么都听她的。我哪儿有什么办法?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而石煊盯着眼前女子的娇容,心里却发狠的想,你有主意的,主意还很正。

    他一直觉得李惠雪单纯无辜,连吵架都不会。可她从百里雪那儿得知这天大的事情,还能在自己面前沉住气,还能一点儿破绽都不露。她还能借着给自己换衣衫,偷了自己的令牌。

    李惠雪外表这样子柔柔弱弱的,可却能折腾出这么一系列的事情。石煊盯着她如今柔弱容貌,心里却也是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瞬间冰冷。

    她还提周世澜,之前李惠雪一副极在意周世澜的模样,被周世澜伤透了心。可是后来,周世澜重伤将死,又离开了京城。李惠雪只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眉头都没挑一下。后来也只淡淡的说了句,周世澜对她不好,她早不会犯贱,已经放下了。

    有些事情从前不觉得,石煊如今可谓是凉透了心了。

    李惠雪是有主意的,她信了百里雪的鬼话,然后她自私,自私得可以牺牲所有人。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害了龙轻梅,害了两千个忠心耿耿的东海死士。而且就算是这样子,自己和她照样是难逃一死的。她是蠢笨,可是蠢笨之余,又是很自私的。

    在这之前,李惠雪甚至没跟自己多嘴说一句。

    石煊极悲凉的想,她是怕自己不同意,断了她的生路吧。

    所以就来了个先斩后奏。

    雪姐姐还当真会给自己个儿打算!

    李惠雪渐渐也发觉今日石煊,也不似从前那么好哄了。她越发惊惶,阿煊这般要紧时候,难道竟似要不理睬自己个儿了?

    她虽知晓石煊是气极了,可是永远也不知晓,石煊是为什么生气的。

    她也只急切哭诉:“阿煊,你怎能怪我,这样儿怪着我呀。我知晓,睿王妃有本事,又聪明,而我不过是个笨丫头。我哪里能跟她比较?我和她一比,自然比不上她在阿煊心目中的位置。我,我倒是不如死了,免得你怪我。你这样儿和我计较,让我怎么样再活下去?”

    说到了这儿,李惠雪掏出了手帕,抹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

    “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免得你恨我。连阿煊,你都不护着我了。”

    她不知晓,自己说什么不如死了算了时候,石煊眼底竟似泛起了极锋锐悲痛的光芒,脸颊也似失去了血色。

    石煊拿起了手帕,轻轻的为李惠雪擦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

    这样子的场景,发生过许多次了,轻车熟路。

    李惠雪也有些腼腆,脸颊之上亦不自禁浮起了娇艳的红晕。

    “阿煊,咱们两个都是苦命的孩子,如今咱们都被人抛弃了,只能相互依靠。只是如今,咱们应该怎么样儿办?”

    李惠雪抬起了脸孔,一副全心全意依赖的模样。

    这男人,可不就是喜欢柔情似水的女子?

    她就知晓阿煊,不会当真和自己个儿置气,到底还是会选择原谅自己的。

    石煊的眼波突突的跳动,轻轻说道:“是呀,咱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是,可怜的孩子。雪姐姐,你知道吗,我父母都是被东海流寇所害。他们,死得好惨,浑身都是血。”

    他言语艰涩:“这些话儿,我从来没有和任何说过。”

    李惠雪一脸同情:“可怜的阿煊,不过,姐姐对待你好的,我自然不会离开你的。”

    有那么一刻,李惠雪盯着眼前少年郎清羽般的眉眼,俊俏的轮廓,心里竟不自禁微微一动。

    在这之前,李惠雪从没有真正的心动过的。

    她虽惯于和石煊撒娇,可是她只是喜欢石煊照顾她,呵护她,好好的宠她。要说多动心,其实也说不上。就好似她对周世澜,只不过喜欢被人呵护怜惜的感觉。她是柔柔弱弱的蔓草,丝萝愿托乔木,总需要寻觅到可依附的枝干,才能柔婉的生辰。

    可这么一刻,面对这个年纪其实比她小了许多的少年郎,李惠雪竟似当真滋生一缕心动的感觉。

    她心肠一柔,伸出了手掌,抚上了石煊的脸颊。

    她心里面轻轻的对自己说,阿煊是属于我的。

    “我的母亲,就好似你这样子,温柔、善良,多愁善感。她是江南人氏,流落于东海,也好似水乡女子一般温柔可人。她好似水做的,就算是看到下雨,也是会不自禁忧愁的流眼泪。我瞧着她,当真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儿难受。父亲很在意她,很上心。人在东海,也让厨子做出江南精巧的糕点。可有时候,父亲也会很生气,和她大吵大闹,将碗碟都弄碎了一地。不过就算这样子,他也绝不会对柔弱的母亲动一根手指头。便算他喝得醉醺醺,也只会瞪大眼睛,这样儿瞧着我娘。我总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个样子。”

    “雪姐姐,你知道吗,我来到了睿王府,瞧见你了。只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很亲切,让我很喜欢。你模样虽然不像,可那柔柔弱弱的样儿,像极了我死去的娘亲。我才来睿王府,心里忐忑,很是惶恐。你主动和我说话儿,还让我吃糕点。你给我吃的是千层糕,和娘爱吃的味道是一模一样。从那时候起,我便想要对你好,不能让别人欺辱你。”

    李惠雪听了,不知怎么了,却也是高兴不起来。

    她非但不高兴,还不自禁的升起了一股子懊恼。

    石煊一直对她很好,难道,便因为自己像他的娘?

    她有这么老吗?

    李惠雪这才恍惚意识到,自己再不是当年在宣平侯府后院卖弄清纯的小女孩子。

    她,她岁数也是不小了。

    石煊对她的爱意,本就不是正常的男女之情。

    李惠雪勉力笑了笑:“好了,阿煊,你不要说了,如今咱们还是想着怎么样离开这儿。”

    她只要一想到,石煊是因为自己像她娘,因此对她好,李惠雪就憋屈郁闷得紧。

    她要抽回手,可那手却被石煊一下子死死的抓紧在了手中。

    石煊的手掌坚硬有力,抓得这掌中的软手生生发疼了,李惠雪面露痛楚之色,撒娇说了句好疼。

    可饶是如此,石煊却也是恍若未闻,绝不肯放开自己的手。

    “那一天,那些盗贼来了。我爹让出马儿,让我和娘先走。而他一个人却留下来,去抵御那些个追兵。那些追兵将我爹团团围住,我远远瞧着,看到那些刀一下一下的戳穿了我爹的身子。那些鲜血,咕咕的冒了出来,染得我爹衣衫都是红彤彤的。我哭得稀里哗啦,瞧着我爹栽倒落地时候,眼珠子犹自瞪得大大的。”

    “从小,我便招摇我的骑术,我喜欢骑马,在马儿上,好似要飞起来。我也自负自己的大胆,别的小孩子,可没我这样子有胆气。可是那一天,我怔怔的瞧着眼前的场景,我被吓坏了,全身僵硬,什么都做不了。你知道吗,是我娘这个怯弱弱的女子,御马前行,带着我离开。她居然比我沉得住气,也没有流眼泪水,甚至还割破了自己的裙子,好让马儿快一些。”

    “我们到了破庙,她将我藏在了佛像后面,却在马屁股后面扎了一刀,让那么马儿继续跑。可是,那佛像后面,只能很快藏一个人。那些盗贼很快就追上来了,我娘自己出去应付。他们不知晓和我娘说了什么,我只听到我娘蓦然尖声说:‘原来这样子,原来是这样儿!我恨他,他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他的。’娘说那些话,就算是现在我也不明白。后来,那些贼又追问我的下落,我娘,便迎着刀锋,这样儿的撞了过去!我瞧着刀锋从她背脊后面透出来,被血染得红彤彤的。我吓得哑巴了,什么话儿都说不出来。那些马贼以为我骑马离开了,也没发觉我藏在这儿。可是就算他们走了,我也仍然吓得说不出话儿来。”

    “我娘,是为了我去死的。从此以后,我便是个孤儿,然后睿王便是收养了我。”

    李惠雪听了,仿若想到了什么,容色忽而有些奇异。

    可旋即,石煊的话儿,却让李惠雪如落冰窖:“曾经,我以为你像我娘一样,虽然柔柔弱弱,可是却会保护家人。不过,其实你根本不像她,李惠雪,你根本不配像我娘的。”

    石煊脸上肌肉轻轻的颤抖着,泪水却也是一颗颗的滴落。

    他话语,让李惠雪身子发寒。可他眼中的光辉,却更加令人恐惧。

    李惠雪尖声说道:“阿煊,你抓疼我了,弄疼我了呀!”

    石煊却犹自不肯放手。

    他不动声色,缓缓擦拭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

    石煊那一双眸子冷冰冰的,好似冬天冰雪一样寒冷。

    “你对不起母妃,出卖两千东海死士,你做出了这样儿的事情,我不能饶了你,绝对不能!”

    李惠雪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纵然察觉到了危险,已然也是有了几分不安。可也怎么都想不到,眼前这个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少年郎,居然是,是,想要她死。

    她唇瓣轻轻的颤抖,牙齿也是轻轻的打颤。她平素娇滴滴的,弱不禁风,若遇到今日之事,原本早该晕过去了。可李惠雪偏生没有晕,犹自咬牙坚挺着。说到底,其实她本没这样儿娇弱的。

    如今李惠雪一急,急得嗓音都变了:“阿煊,阿煊,你听我说。这世上最爱惜你的,原本就是我呀。你,你在意什么东海,还有什么龙轻梅。他们,一个个都是虚情假意。你,你听我说。其实,其实我知晓你娘是怎么死的。”

    她原本不乐意说,毕竟此刻说了,能有什么好处?可如今,却是为了自己。

    石煊面色顿时变了。

    李惠雪生恐石煊不肯听,就好似竹筒倒豆子,这样子说出来:“你生母楚烟雨,她这个江南女子,从前,从前和睿王好过的。睿王他,他就是喜欢这样子柔柔弱弱的女人。就连我,我也是差一点。其实,其实你根本就是石诫的儿子。龙轻梅生不出来,他想要亲儿子养在身边,所以,害死你爹。你娘后悔了,又很羞愧,便,便也自尽了去。”

    其实李惠雪只知晓石诫和楚烟雨有染,别的一概不知。别的话儿,都是李惠雪添油加醋说的。可是饶是如此,可以说也算让她猜了事实真相。这也是李惠雪人生之中,最聪明的一次!

    “龙轻梅怎么会真心待你好?你是她夫君外头偷腥生出来的,她心里不知晓多恨。她肚皮里面生不出儿子,恨不得你去死。这一次,她明明知晓你父亲打算,却让我和你一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想要我跟你做她的,啊——”

    那陪葬品三个字已然是到了李惠雪的舌头尖儿,可她再也是不出来了。

    只因为石煊已经伸出手,死死的扼住了李惠雪的喉咙。

    李惠雪难得聪明一次,猜出了全部的真相,可这难得的聪明,却偏生为她带来了死亡的厄运。

    石煊的手好似铁做了一样儿,顿时也是死死的卡着了李惠雪的脖子了。

    李惠雪努力挣扎,可是她能有多大劲儿?哪里能是石煊的对手。她手指头胡乱的掐,在石煊脸颊脸蛋之上掐出了一缕缕的血痕。

    可石煊一点儿也是不在乎,也不在意这么点儿疼。

    他容色那么样子的漠然,可眼中却也是充满了浓郁的恼怒,他是打心眼儿里面不信,说不出的失望:“你死不悔改,为什么你到这个时候,还要说这样子说。”

    为了活命,什么话儿都说得出来。

    石诫也还罢了,可是李惠雪居然侮辱他的亲娘和养母!这两个女人在他心目之中,是光辉圣洁不可侵犯的。李惠雪不过是和自己亲娘有几分相似,他便对李惠雪那样子的好。而如今,李惠雪居然胆敢说他亲娘是个淫妇!这样子恶心的话居然也是说得出口。

    所以她该死!如此下贱,满口谎话,冷血无情,自私之极!

    而且,李惠雪根本就不知道错!

    就算到了此时此刻,李惠雪出卖了这么多人,可仍然没有半点愧疚。

    石煊的泪水方才已经是擦了去了,可是如今却又盈出了眼眶,泪水珠子一滴滴的滴落。

    此刻咚的一声,第三声钟声响!

    那钟声,却也是清越而悠远,令人不自禁的为之而心悸。

    余音缭绕,缕缕不觉。

    这花香浓到了极处,红叶红到了极处,便是杀伐血腥开始。

    钟声三响,正是动手讯号。

    此刻龙胤的皇宫,还是一如平日般的平静。

    宫娥穿着丝绸,托着熏香,身姿婀娜,经过了御花园。

    可那花园之中,却好似蓦然有了异样的动静。

    本隐匿于花枝之中的身影,好似鬼魅一样掠出。

    那手中利剑一刺,顿时也是将那宫娥刺了个通透。

    鲜血一滴滴,滴滴答答的落下来。旋即,才是旁人的恐惧惨叫。

    而这样子凄惨的叫声,却近乎不约而同的在皇宫不同的角落响起来。

    一副血腥的画卷,正式拉开了序幕。

    而此刻,石煊耳边的钟声已消,他终于缓缓松开了手掌。

    面前的李惠雪,却是轻吐舌头,已然气绝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