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2 不要怪我
    元月砂的眼底,好似流转了那么一缕浅浅水痕。

    从百里炎口中提及他欺侮了苏叶萱,她便已然是脑子一炸,旋即唇齿间竟似涌起了一股子的血腥味。

    她的每一缕血脉,每一缕真气,就好似爆炸也似的疼楚,说不出的难受。

    那一句句话儿,她仿若听到了,可是却又好似充耳不闻一般,只因为百里炎说的每一句话,都好似尖锐的刀锋,生生的划破了她的心口,刺得鲜血淋漓。

    纵然早知晓苏叶萱彼时所经历的种种,然而亲耳听闻,却是另外一种感受。她在意之人,却如此被人作践糟蹋,受尽屈辱。这一切的一切,却也不过是百里炎的私心。

    然后,那个可怜的女子,人生之中一件件珍贵要紧的东西,就是这样子无知无觉的被生生毁了去。

    这其中没有任何误会,更没有丝毫的迫不得已。

    好似百里炎那样子的人,他玷污苏叶萱身子时候,自然也是极为清楚,沾染这个女子是会有何等后果。

    他不是一时**熏心,而是为了满足自己**,宁可披荆斩棘,牺牲别人,在所不惜。明明知晓所有的后果,可是这个豫王殿下,却决意伤害那个无辜而善良的女子,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饶是如此,其实他也可以给那个无辜的女子最后一缕温柔和体恤的。

    苏叶萱那孱弱如枯叶般的性命,终究是被百里炎一句话儿轻轻的夺走了去。苏叶萱不好看了,样儿不美了,便好似没用的东西,轻轻的让百里炎舍弃掉。好似什么不打紧的垃圾,已经是不值得在意。

    她听到了百里炎那样儿的话语,内心却也是不自禁的掠动了一缕缕的透彻心扉的冰寒之意。

    那唇齿间却也是缕缕的血腥。

    可整具身躯,却也偏生被药物所控,竟似不能够动弹。

    渐渐的,她五脏六腑,也是生生浮起了缕缕的绞痛。

    恍如间,却仿佛回到了四年前,自己被生生的埋入了那沙子之中,身躯被困,却也是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瞧着,忠心耿耿的下属,被人一个个的生生剿灭,万劫不复。

    杀了他!杀了他!

    元月砂内心字字句句的叫嚣,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掠动了缕缕的巨疼。

    可饶是如此,自己连一根手指头都是抬不起。

    元月砂也知晓自己身子,如今好似生出了什么问题了。她身躯沉甸甸的,连根手指头也好似抬不起来,因为这股子的巨怒,她不自禁的走火入魔。就好似,四年前那样子,只不过这一次来势滔滔,可谓更加厉害,自己个儿也好似不能够动弹了。

    她好似听着一声声粗重的呼吸声,那些呼吸的声音,回荡再自己的耳边。

    整个世界,仿若都只剩下自己呼吸的声音,而别人的声音却也好似这样子便悄然消失,再也都是听不见。

    百里聂,百里聂可是故意的?

    也许,他笃定自己,会因为真气失控,乃至于走火入魔。然后,自己这位海陵的逆贼,就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悄悄消失,可就再也不会碍了了他这个龙胤皇子的眼。

    元月砂的心口不觉浮起了一股子冰水般的冰冷寒意。

    她见识过太多算计和出卖,丑陋的**和杀戮。

    这些龙胤的皇子,她不会再相信了,一个人都是不会相信。

    她眼前的光明,仿若被一扇黑门,悄然掩盖,只任由自己个儿的身躯翻腾,这样子的坠入了黑暗的深渊。

    耳旁却也是轰然一声,什么声音都是听不见了。

    元月砂整个人,已然是沉溺于黑暗之中。

    而此时此刻,百里聂那俊美无比的脸颊之上,眉头却也是禁不住悄然一拢,仿若是察觉到了什么。

    他的手指头,原本便是轻轻的扣着茶杯,如今不易察觉的轻轻的一擦。

    旋即,百里聂却也是容色如常。

    他盯着眼前百里炎英俊而凌厉的成熟男子脸颊,百里炎那双金属色的眸子之中,却也是流转了缕缕的狠戾之色。

    百里聂不动声色的,轻轻的把玩自己手中的茶杯。

    这些年来,百里炎也猜测自己知晓多少。

    也许吧,自己这个皇兄到底还是忌惮自己的。换做别的人,百里炎自然是宁可错杀,不肯放过。可是到了自己跟前,百里炎却谨慎了许多,不敢轻易的撕破脸皮。自己这样子的敌人,百里炎却也是并不想拥有。

    可是如今,自己和百里炎撕破了脸皮,什么话儿都是说出来了。既是如此,他和百里炎之间,却也是再无任何回旋余地,只有那**裸的杀伐与争斗,不死不休。

    这就是所谓的,决裂!

    百里炎瞧着眼前这张对自己微微含笑,俊美无匹的面孔,那心里面却也是不自禁的一股子窝火。一股子的恼意,却也是顿时涌上了百里炎的心头。许多年前,他便幻想着,和百里聂决裂,分道扬镳。百里炎是个具有浓浓野心的人,从他第一眼瞧见了百里聂时候,他便知晓自己对百里聂充满了浓浓的嫉妒之意。而这样子的嫉妒,却也是深深的存于自己的心口。那时候,他就告诉自己,至少在需要的时候,自己个儿应该忍耐。他与百里聂合作无间,可是却也是时时刻刻的幻想着,到了某一日,自己毅然撕破了脸面,瞧着百里聂脸上吃惊的神色。只不过他也想过,以百里聂的聪慧,也许早便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也早就知晓,会发生什么样儿的事情。

    这场决裂,比百里炎想象的要晚上许久,没想到,是自己一直小心翼翼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反而是百里聂如此干脆,毫不在意。百里聂甚至没有什么不得已,不过是为了个海陵的草奴和死去的苏叶萱。这可当真是,可笑之极。

    于百里炎而言,所谓的兄弟之情,虽然不见得全数是假的,可在权势面前却也是脆弱无比,可谓是不堪一击。

    然而百里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百里聂撕破脸面,居然并不是因为百里炎心心念念的权势。

    纵然百里炎心性坚如磐石,可是此刻却也是禁不住有着那几许的不甘和恼恨。

    他那内心之中,到底还是生出了几许不平之意。

    可惜自己多年来,对百里聂的尊敬和客气。百里炎自认是无情之人,可他心里面却忍不住暗暗的嘲讽。比起百里聂,自己还算得了什么?

    而正因为如此,这一刻他内心忽而竟似升腾起了几许的杀意。

    杨太后居心不良,百里炎看似一个人前往,可是却暗下埋伏。

    这些人自然并不是用来对付百里聂的,可是如今却也是大好时机。似乎只需自己个儿轻轻的吩咐一声,那么百里聂就会死于非命,万劫不复。眼前这个俊美而神秘的皇弟,在百里炎第一次见到时候,就不自禁佩服他的聪慧,却又恨不得将他除掉。而如今,这样子的杀念却也是不觉攀升,这样子涌上了百里炎的心头。

    然而饶是如此,百里炎到底未曾如此冲动。至少今日,并非最好的时机。他以为对手是杨太后,没想到百里聂却是出现了。自己未曾想过百里聂是对手,可是百里聂却也是以逸待劳。

    百里炎虽是十分凶狠,不过同样也是个心思缜密,善于谋算之人。而到了如今,他更不觉深深呼吸一口气。方才那股子刚刚升起来的杀伐之意,如今却也是被百里炎生生的压了下去。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儿,百里炎比别的谁都是清楚,心知肚明。

    如没有极缜密的计划,他不会对百里聂动手。百里聂的心机有多深,没有谁比百里炎明白。

    不过纵然是不杀百里聂,有些事儿,他自然也还是决意闹清楚些的。

    一想到了这儿,百里炎的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掠动了缕缕的深邃。

    “阿聂这些年来,什么事儿都是不理会,今日却算计起了海陵旧事,究竟是为了什么?”

    今日既然不动手,百里炎自然也是客客气气的,不会失去了风度。

    百里聂俊美的脸颊挂着笑容,却轻轻侧头,苍白无色的唇瓣却轻轻的吐露出两个字:”你猜?”

    倘若换做了旁的人,许是禁不住为之气结。

    只不过百里炎既然是极熟悉百里聂的秉性和为人,自然也是淡然了许多。

    他自然不会发怒,面色也是不觉和缓,说出来的话却是惊心动魄:“我猜,是因为元月砂吧。你向来自视甚高,眼高于顶,喜欢过那个海陵的草奴,你便再也都瞧不上别的人,更不必说一个女人。可是那昭华县主来到了京城之后,你却也是处处维护,十分在意。你说,着是为了什么?”

    “我想,这其中,定然有着一个说不出的秘密。可是饶是如此,却让我这个哥哥好奇,这个了不得的秘密,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是海陵逆贼是不是?”

    百里炎言语试探,可是却又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笃定。

    若元月砂未曾失去理智,如今必定也是会十分震惊。百里炎这个豫王殿下,却也是窥见了她的秘密。百里炎纵然未曾猜出元月砂是海陵青麟,可是却也是已然知晓,对方是海陵余孽。

    百里聂却也是容色不变:“豫王殿下你说呢?”

    百里炎放缓了语调:“你让我猜,我自然也是继续去猜。她来到了京城,先与赫连清不对,然后针对萧英,苏颖折在了她的手中。而我却偏偏知晓,当初是苏颖向着赫连清告密。而她几次三番,被人质疑,并不是真正的元二小姐。表面瞧来,每次都是被人先行挑衅。可是实则只怕是这海陵余孽刻意设计。好,好的很。”

    百里炎说到了这儿,他那眼底深处,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怒火。

    毕竟这档子事情,自己个儿最近才想通透,还是在元月砂婉拒了自己之后。

    他自负聪明,却被元月砂所欺,当真被这女子蛊惑住了心神,乃至于心神恍惚,被之算计。

    更不必提,自己禁欲多年,对世间的女子都毫无感觉。可没想到的则是,自己竟当真被这美丽的野兽,蛊惑住了心神,竟然为之恍惚。

    杨温让他倍加憎恶,而苏叶萱之事,百里炎也为这一时纵欲招惹了许多的麻烦。故而对于女子,他好似存了心结,纵然别的地方极尽奢华,却不并不如何想要沾染这女色。

    这么多年来,让他心湖稍稍有些动摇,想要讨要了为自己生儿子的女人,也只这个元月砂。

    却万万没想到则是,这个女子,居然是海陵余孽。

    她欲擒故纵,连自己都好似成为了对方的踏脚石。

    只怪元月砂短短时日,所针对的无不是当年海陵之事牵扯之人,百里炎方才窥测出几许端倪。

    这样儿想着,百里炎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的屈辱之意,不喜之情。

    直到元月砂拒绝成为豫王妃,不乐意去行刺龙轻梅,这个女人的绝情,却也好似一盆凉水,泼在了百里炎的身上,不觉让百里炎顿时清醒过来。

    “她就是海陵余孽,一定是。”

    百里聂嗤笑,不觉含笑,却也是凉凉说道:“豫王殿下生气了,觉得自己被人骗了去。”

    百里炎目光轻轻的闪动,好似流转了冷冰冰的寒意:“她是海陵余孽,而阿聂你却是龙胤皇子。这个女子,对于我们整个龙胤,都不会有什么好感的。好似当年的青麟,不就是有意谋反?莫非,皇弟居然是忘记了自个儿的身份,竟似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出来。”

    百里聂却不动声色:“皇兄放心,过了今日,你便瞧不到这位元二小姐。”

    百里炎眼神渐渐的发冷了,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寒意,唇角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冷笑。

    果然,于百里聂而言,他这样子冷冰冰的心肠,就算是对元月砂有些个兴致。可是饶是如此,这个海陵余孽,却也是绝对不会动摇这位长留王殿下的心肠。

    “也对,阿聂是何等心肠,就算是当年,若那青麟执意谋反,你也不会饶了他。你这位龙胤的长留王,何时会不分情势?”

    ‘‘可惜,可惜海陵的女子,似乎总是这样子的诱人。”

    这样子说着,百里炎不自禁想起了元月砂那精致的脸颊,深邃的眼眸。他虽然恼怒,可是元月砂死了,似乎还有些可惜。毕竟这个女子,自己并没有真正得到过。

    说到了这儿,百里炎却也是缓缓起身,轻轻得拂过了衣袖,转过了身子:“那么长留王殿下,我便先行告辞。”

    百里聂不置可否,待百里炎离去,手指方才一根根的轻轻巧巧的松开了去。

    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走过去,轻轻的搂住了元月砂无知无觉的身子。

    然而百里聂的容色却也是极为淡然的,眉宇之间不自禁有些深邃,并无如何的慌乱。

    他轻轻的伸出手,那手轻轻的拂过了元月砂的脸颊。

    纵然是陌生的面容,百里聂却也能描绘出面具之后的精致容色。

    纵然早算得到,元月砂听到了这些,会内伤发作,走火入魔,心神俱乱。可是饶是如此,百里聂却也是仍然设计了这一切。

    元月砂听到了这些,偏偏话儿也是说不出,也是不能动弹。

    也正因为如此,元月砂方才难以自持。她本有内伤,自己也是为元月砂号过脉。如何勾起元月砂那受损的经脉蠢蠢欲动,压制的内力如洪水决堤,没人比百里聂更为了解。

    他原可自己动手,或者下药,解开元月砂的禁制。可是百里聂并没有自己动手,他没有动一根手指头,却能让元月砂如自己的意,就此真气缭乱。

    这一切,他能弄得好似意外。可惜百里聂却也是心知肚明,这原本便是自个儿一手设计。

    他这样儿,轻轻的搂着元月砂,到了水池边。

    波光淋漓,秋日的水,却也是蕴含了一股子冷冰冰的寒意。

    哗啦一下,元月砂的身子被百里聂抛入了水中。

    百里聂心里面叹了口,不觉默默在想,月砂,只盼你不要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