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0 绝世之渣
    百里炎金属色的眸子,闪动着冷冰冰的寒芒。

    就算过去了那么多年,可是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他仍然是记忆犹新,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面。

    他是毁去了苏叶萱,可是也毁去了自己最后一缕道德。

    那一天,他沉沉的来到了宣王府邸。百里炎不过是临时起意,可是这一切仿若就是已然注定,仿佛就已然注定了这一场堕落。赫连清这个妾室不安于室,欲图争宠,苏叶萱也中了招。

    那时候百里炎伸手轻轻抚摸苏叶萱脸颊,心忖自己若是不来,苏叶萱也是会被别人玷污。

    既然是如此,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自己呢?

    更何况这个女人,原本就是属于他的。

    那甜蜜的情爱,以及真挚的感情,还有这个女子的温婉与体贴,原本就是属于自己。

    他抚摸着苏叶萱的脸颊,手掌却也是轻轻的颤抖。

    其实纵然饮下春药,百里炎却也是并没有全然失去理智。

    他虽然被杨温的举动刺激得心神大变,偏生此时此刻,内心却犹自有着一缕犹豫。

    仿佛有什么东西,仍然是束缚着百里炎,使得百里炎箭在弦上,却迟疑不发。

    他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抚摸苏叶萱的脸颊,眼神却也是晦暗不明。

    那如海棠花儿一般的脸颊娇艳欲滴,可是百里炎却好似犹豫,不好凑近这明润的脸蛋,亲近这片脸孔。

    院子里的花朵开得十分鲜艳,好似洗过了也似,娇艳欲滴。

    而踏上的女子,神智不清,却也是甜甜的含笑,好似做了一场美梦,也是不知晓想到了什么欢喜的事情。

    这个海陵的郡主,如今这样子的躺在了床榻之上,就好像一个小孩子,懵懵懂懂。

    他记得那一日,这个女子就这样过来。自己骑在了马上,苏叶萱却急切的掠过来,然后手掌死死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衫。

    苏叶萱脸颊浮起了急切的红晕,却抬头,目光盈盈,蕴含着浓烈的恳求:“殿下,求你让我入军营,让我照顾阿策。我会医术,也会照顾自己,不会给你们增麻烦的。”

    百里炎晦暗不明的眼神,轻轻的滑过了苏叶萱如蒲草般轻盈的身躯,瞧着她翩飞如花朵绽放的衣裙,入目却是女子急切的容色。

    那双细润如露水的眸子,轻轻的倒映着自己的身影。可纵然如此,其实这个女子并没有真正的将自己映入了眼中。她那眼中的急切,却是为了另外一个男子,她最心爱的百里策。

    而女子纤细的手指,却也是这样儿死死的攥紧了自己的衣摆,捏得这样子发紧。

    那三个月,以百里炎这般善于克制的秉性,自然绝不会有什么逾越之举,也没什么亲近的片段。

    只唯独有一次,稍稍靠近了些。

    那一天,苏叶萱背着药篓子,轻盈的骑马而来。她原本骑术颇精,可许是因为日夜操劳的关系,神色微微有些恍惚。那马儿不知怎么受了惊,险些将马背上的主人这样子轻轻的抖落下来。

    可那么一只稳定的手,将苏叶萱的马儿轻轻的扯住。

    百里炎轻轻的抬头,看着马车之上的伊人,瞧着苏叶萱因为疲惫而略略发白的脸蛋,为她俊秀的脸颊添了几分的楚楚之姿。

    苏叶萱惊魂未定,向着百里炎道了谢。

    而百里炎却没有吭声,没有应什么,只弯下身将苏叶萱散落的药材捡起来。

    他弯下身,瞧着了苏叶萱轻巧而灵活的踏在马镫上的纤纤细足,而且听到了苏叶萱轻柔嗓音:“殿下也不要太烦劳了,不会有事情的。”

    而百里炎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再然后,他便又记起那个在他心湖之中翻起了滔天巨浪的那个亲吻。

    他是无意间撞破的,并非有意想见到。

    百里策搂着苏叶萱的腰身,而苏叶萱羞涩的伸手,缠住了百里策的颈项。

    百里策却低低含笑:“阿萱,我真的好喜欢你的。”

    百里炎瞧着百里策的手,慢慢的扣住了苏叶萱的后脑。

    “有你在我身边陪着我,我真的好开心,跟做梦一样开心。”

    百里策自然是很会说话儿,他那样子会哄女人,说的话也和蜜糖一样的甜。

    百里炎瞧不见苏叶萱的脸色,只看着女人抖动的黑发,纤细的腰身,以及红透了的耳根。

    然后,这道身影,就藏在了百里炎的脑海里面,在百里炎的心里面生生的点起了一把火焰。

    那些回忆轻轻的滑过了百里炎的脑海,让百里炎终于缓缓的凑过头去,轻轻的吻住了苏叶萱的唇瓣。

    男人的**,终于摧毁了最后的约束。这个海陵郡的小萱郡主,有着许许多多的厉害关系,百里炎明明是心知肚明,却到底还是不可遏制的吻住了苏叶萱的唇瓣。

    而在他唇瓣贴上去那一刻,所有的事情,自然也是已然无可挽回。

    他头一歪,让这个吻变得更深。

    那明润的阳光轻轻落在了鲜花身上,房间里面的小萱郡主,却到底还是被玷污了清白。

    院子里的花是开得十分娇艳,可也许是因开得太艳了,竟似有些糜烂腐朽的气息。

    而如今,过去鲜艳又夹杂着腐烂气息的回忆涌上了百里炎的脑海,百里炎却盯着眼前极俊美而妖异的少年脸孔。

    他缓缓说道:“我得到了苏叶萱,滋味很是美妙,因为杨温,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已然不会对女人有感觉。”

    “不过那一天,我才发觉,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

    “就算到现在,我也并不后悔,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想,我应该是真心喜欢过她的。”

    百里聂一向都是极沉稳了,可是如今却蓦然悄然扣紧了袖中颤抖的手掌。

    他慢慢的合上了眸子,轻轻一侧头。他眼珠子闭了闭,方才缓缓睁开。

    “为什么,不干脆要了她?”

    百里聂虚假的微笑,笑容却有些说不出的深邃狠戾:“我不在乎什么人伦道德,你既然喜欢苏叶萱,为什么不干脆让她成为你的女人?你既不在乎自己有妻子,也不在乎她有丈夫。就算是巧取豪夺,不择手段,你,你可以让她随了你。不要告诉我,你在意百里策的感受,还是在乎你那个死去的妻子杨温。”

    “反正,百里策对她也不好。”

    “你为什么不试试,说不准,苏叶萱会喜欢你的。”

    “可是,可是你却是折磨她。”

    百里炎反而有些讶然:“这怎么可能?彼时我立足未稳,虽然小有锋芒,可是根基并不稳固。十四年前,我怎能树立杨家为敌,然后因为夺人妻子而身负恶名?如果我有如今权势,当然可以不在乎这些。可那时候,我自无今日的权势风光。我能私底下弄死杨温,可是明着要了苏叶萱,杨家必定不能相容。”

    百里聂讽刺一笑:“你说过你喜欢她。”

    “我若不极喜欢她,怎么会明知有许多麻烦,而仍然去占有她?可这和我的前途,是两回事情。阿聂,别人可以好奇,可是至少,我想你是会懂的。”

    说到了这儿,有那么一刻,百里炎的眼底竟似微微有些个惆怅:“若是现在,我一定会对她极好,可惜,却认识的不是时候。”

    “所以,你让周世澜为你顶罪,默许百里策逐走苏叶萱。又因为你怕海陵苏家计较,你为了彻彻底底遮掩此事,你干脆让萧英假扮流寇,趁机灭门?”

    百里聂盯着百里炎!

    “是!”

    百里炎迎上了百里聂的目光,却无半点愧疚悔恨。

    “你明明知晓有错,可是却决意犯错。而犯下了一个错误,你可借着一百件错事来遮掩?”

    百里炎却打断了百里聂的话:“你忘记了,我和你说过,我从不觉得自己做错!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我怎会觉得自己不对。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难道是我出于本心,折磨自己喜爱的女人,屠杀跟我无仇无怨的苏家?这些是我自己想做的吗?这不过迫于形势,不得不为。而迫我如此的形势,就代表这个已然错了的世界。这森森礼数,这道德规范,这权力压制,我若要顺自己心意,就只能站在权力的顶峰,这样子才能做对的事情,能爱我想爱之人。所以,错的是这个冷漠无情,血腥杀伐的世道。阿聂,如果没有世俗礼数,没有利益纠葛,于我本心,怎么会想要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

    百里聂不觉嗤笑:“皇兄不要说苏叶萱是你心爱的女人,不然一不小心,我会忍不住吐出来。”

    百里炎也冷淡说道:“若不是真心喜欢过,为何海陵苏家灭门这样子久,苏叶萱居然还活着?我到底还是不忍心的。甚至她生下来的儿子,如此罪证,我也到底相容,任由周世澜护着他离开。她是我心爱的女子,我总不忍打去我的亲生骨肉。”

    百里聂讽刺:“这么说来,苏叶萱还要感激你的大恩大德,一片真爱了。豫王殿下,那四年前,苏叶萱被赫连清害死,不要告诉我你无知无觉,这都是赫连清这个女人给你造成的深深遗憾。若你不知情,赫连清却害死你心爱的女人,她还能活到现在?”

    “你今日问起,我自然诚心诚意的回答。海陵青麟因为苏叶萱而蠢蠢欲动,使我不得不面对,苏叶萱活着便存在着危险的现实。这些年来,我不忍心送她去死。四年前,我也是百般纠结。彼时也许我已然可以得到苏叶萱,杨家和宣王府都已然不是阻碍,可惜却已然结下来血海深仇。我也许多次告诉自己,应该早日灭口,可我对着别人再狠,一想到了苏叶萱,总狠不下心肠。”

    百里聂微笑:“可温柔多情的豫王殿下,到底还是忍痛割爱了,这可真是令你万般为难啊。”

    百里炎却仿佛没听见百里聂说什么:“促使我下定决心的,并不是海陵青麟,而是,而是我终于忍不住,去看了苏叶萱。”

    “这些年来,我根本不敢去瞧她,难以面对,又不自禁十分挂念。我去瞧着她时候,心里一直很乱,甚至有那么一刻,我忍不住在想,萧英的事情做的那般秘密,也许苏叶萱根本不可能知晓真相。只要,我将萧英灭口,这个女人也可以柔顺的留在我身边。过了这么多年,我想起了她的容貌,还是不自禁的为之而砰然心动。”

    “可是,当我看到她时候,所有的幻想,以及曾经的爱情,已经是荡然无存了。你知道吗?这些年我记挂的只是记忆之中的苏叶萱,这八时间她早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儿,脸色有伤疤,头发也被忍扯了,看着,还真有些令人觉得可怕。她根本不是记忆之中,温温柔柔扯我衣衫得姑娘。”

    “我只瞧了她一眼,转身就走。然后我就暗示了百里策,百里策让赫连清下了手。”

    百里聂端起了冷了的茶水,泼在了百里炎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