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 天生算计
    百里聂慢慢的按住了琴弦,断了琴曲。

    他缓缓转身,让自己的面孔,对着了元月砂。

    那面颊之上漆黑的纹路,宛如一句句的魔纹,布满了这张原本俊美的面容。

    他宛如从岁月里面掠出来,从元月砂的记忆里面走出来,从元月砂的思念和想象里轻盈掠来。是如此的栩栩如生,是如此的活灵活现。

    一股子巨大的力量,却也是冲击了元月砂的心房。

    这些年来,自己心心念念,所念叨的,可不就是这样子一副刻骨铭心的面容?

    咚的一下,她手掌之中的匕首,便是不自禁的落在了地上。

    她瞧着眼前的男子,用着那极好听的,陌生又熟悉的嗓音:“月砂,其实我便是白羽奴。”

    元月砂怔怔的看着眼前男子的身影,他,他是百里聂?

    纵然这心尖早就是有所怀疑,可是却总有一股子力量,阻止元月砂细细去想。

    百里聂瞧着眼前俊秀的身影,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淡淡的水色。

    “我原来,便是龙胤的殿下,后来因为有些个事情,便改换了姓名,来到了海陵。另外有个名字,便是白羽奴。”

    如今,那股子巨大的愤怒,冲得崩溃了河提,惹得元月砂脑中一根弦就这样子生生毁了去。

    想不到,他连这个都是骗了自己的。

    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里里外外的,又有什么是真的。

    便算是那么一根头发丝,也是假得可谓是彻彻底底,透出了那么几分虚伪味道。

    咚的一下,一柄雪亮的软剑,却也是生生的从元月砂腰间轻轻的拂去。

    那锋锐的剑锋,便是向着百里聂的胸口,生生的刺了过去。

    杀意凛凛,掩不住元月砂眼底那浓郁的凶狠冷意。

    秋风瑟瑟,却也是好似流转了一缕淡淡的寒气。

    这一瞬间,百里聂眼神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那一刻,也有这么一个人,极为凶狠的,将一柄剑狠狠的刺入自己的胸口。

    那样儿的锐痛,事到如今,却也是仍然记得清清楚楚的。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有些个模糊的念头,还不如这样儿死了,死在自己心口这颗朱砂痣上面。

    他意兴阑珊的,忽而轻轻的轻轻的叹了口气。

    元月砂锋锐的软剑,就已然是触及了百里聂的胸口,要生生的将百里聂刺个通透了。

    那剑锋,已然是挑穿了百里聂的衣衫,却已然是失去了力道,只轻轻的弄坏了百里聂的衣衫。

    咚的一下,那软剑便轻轻巧巧的跌落,元月砂身子也是忽而一软。

    元月砂的身躯,却也是轻轻的落入了百里聂的怀中。

    “我教你的,你都忘记了,这儿的熏香味儿,本来就不大对劲儿。若是往常,以你敏锐,早便是发觉了。可是,你听听琴声,瞧瞧匕首,便是恍恍惚惚的,什么都忘记了。”

    “是不是呀,我的阿麟。”

    那样儿的言语,轻轻的落入了元月砂的耳中。

    她的心口,却也是轻轻一颤,好似被什么锋锐的锥子,轻轻的刺破了心房。

    是他,就是他!

    这样子的语调,这样子的心计。

    他装模作样,从前在海陵时候似乎很是正经。可是实则,这个男子,根本便是存心欺诈。如今来到了京城,更见过了他的本性。

    假的,什么都是假的。

    她听着百里聂叹了口气:“你别怪我这样子的待你,你若只是打我一顿,我也由着你。不过,你却恨不得让我去死。”

    元月砂嗓音阴冷冰寒:“恭喜殿下,如今可以杀了我这个海陵逆贼。”

    “你为什么这样儿说,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子念头的。”

    百里聂说到了这儿,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我知晓,你恨我当年,好似骗了你。其实,并不是这样子。我应了你的事,我是真心实意的。阿麟,当年我人缠住,几次险象环生,可是好不容易脱身时候,却什么都晚了。”

    元月砂厉声:“以你本事,谁能缠你,这样儿的话儿,谁能相信?”

    “是北域的刺客,北域的刺客倾巢而出。”

    百里聂缓缓言语。

    元月砂忽而一怔,四年前,似乎那些个北域刺客已然是消失无踪。那时候,还是一桩令人奇怪的事情。

    百里聂苍白的手指,缓缓的抚上了胸口,似要按上胸口上的疤痕。他不爱含糊不清,一定要解释清楚,就算是当真要恨自己,可是也要恨得明明白白。

    元月砂咬牙,凄厉如火的眼眸之中,流转了宛若冰寒雪锋般的淡淡寒锐。

    那沉淀于内心的满腹怨恨,伴随时光的流转,非但未曾有半点褪色。却也,越发浓郁。

    她嗓音恨得有些沙哑:“事到如今,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们,都是已经死了。我信了你了,可是苏姐姐死了。苏姐姐死了后,我再信你一次,可仍然是害死更多的人。”

    元月砂神色恍惚、坚决:“无论你说的是真还是假,所发生一切都是真的,都因为我信你才会发生。我不会原谅你的,永永远远,都是不会原谅你。”

    百里聂却斩钉截铁:“这当然要分清楚!”

    “你怨我无能,没有做到,说我该死,那也应当,合情合理。可是这样子的死罪,和出卖背叛,被你所杀,这完全是两回事。”

    他的手指,轻轻的拂过了元月砂细瓷般的脸颊,却好似不敢碰触太深。仿佛他稍稍用力,便是会被烈火所伤,故而小心翼翼。

    “阿麟,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为了什么缘由杀我。”

    元月砂没有说话,可是一双眸子却也是流转那冷冰冰的不信。

    “我向你解释了,你便应该相信,我句句是真的。我断然没有骗你,你不该怀疑我待你的情分。你在我心里面是最要紧的。”

    “我不是要你原谅,你可以不原谅我,可是却绝不可以不相信我。”

    “阿麟,你不可以不信我,绝对不行。”

    “咱们相处多年,我对你悉心教导,出生入死,待你是真是假,你应该知晓的。”

    “纵然我卑鄙无耻,利欲熏心,有心算计。可我将你除掉,又有何好处?既然我费心多年,对你加以笼络,是为了利用于你。那么我这个小人,既是付出良多,你也应该是珍贵无比。将你打成逆贼处死,岂不是多年努力付诸流水?”

    “不错,东海平乱,是自然有些许战功。可你那时,已然对我言听计从,死心塌地。我身为皇子,若只为利用你,加以亲近,自然无非是想要有着自己私兵。海陵战神,如此勇武,对我如此忠心仰慕。我为什么不保你,却要生生将你害死?区区战功,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荣耀,怎么比得上拥有真正效忠于自己的军队来的实惠实在?阿麟,你应该不能否认,那时候只要我鼓动唇舌,你也会顺我之意,为我争夺皇位,铲除异己,夺取天下吧。因为,我能让你相信,你做的都是对的。”

    “其实就算你不相信我,不觉得我对你有什么感情,也应该知晓,以利益观之,那我便更不可能出卖加害于你了。”

    元月砂恍恍惚惚的看着眼前男子,前一刻还心丧若死,悲痛欲绝,可是如今却侃侃而谈,一条条和她分析种种情势。

    思维冷静,条理清晰。

    就算是上了公堂,也不过如此。

    元月砂觉得自己是比不上这个男人的,她再如何的坚强和周密,自己也有失去理智的时候。可是百里聂却不会,永远都不会。

    也许吧,他天生就是那等极冷静的秉性。

    记得那时候军中,有人却也是言语,说白羽奴天生算计,血冷心狠。

    那时候,自己自然不乐意听。

    可是如今,元月砂却亦然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百里聂是深入骨髓的。

    那些深入百里聂骨髓里面的东西,却也是不由得使得元月砂浑身发冷。

    百里聂却犹自不觉:“纵然我明着保不住你,大可使人替死,再安抚海陵战士。你知晓的,这些年来,我一直信奉对海陵施展那柔顺之策,绝无铁血践踏之心。你武功卓绝,又智慧过人,又对我听话。那么为我所用,自然是无往不利。好好的一块美玉,我为什么要摔碎,傻子才会这样子做。”

    元月砂听不下去了,恼恨得紧:“够了,够了,你不要再说了。”

    “殿下果真是,是——”

    元月砂也是不知晓如何形容,只觉得内心愤怒虽然消去了不少,却浮起了一股子深邃入骨的冰冷。

    “真是,太冷静了。”

    元月砂嗓音里面流转了浓浓的讽刺味道。

    百里聂一怔,微微一愕,旋即轻轻的扭过头去:“你别这样子瞧着我。”

    “阿麟,难道我跪下来,痛哭流涕,苦苦哀求,向着你忏悔,任由你动手,你便会原谅我,饶了我?也许吧,若是别的女子,可能还会心软。可是你不会的,你心性刚毅,我跪下来哭,也没什么用。”

    他掏出了手帕,擦去了元月砂脸颊之上的泪水:“不过我也曾想过,毫不抵抗,任由你一剑刺过来。我知道,你一定下得去手。我便是死了,也没什么关系。可是后来我想一想,我若是死了,你怎么办?你不会开心,更不会高兴。你是知道的,我喜欢你的。”

    他自自然然,说出了我喜欢你四个字,仿佛天经地义。

    可是那五个字,却好似惊雷在耳边炸了元月砂的耳边,使得元月砂吃惊抬头。

    她自然是不可置信,可那份不可置信,也许并不是因为怀疑百里聂对自己的喜爱,而是她不可置信,百里聂居然还觉得有可能。

    百里聂怎么会觉得,自己此生此世会原谅他?

    他以为有些事情,就这样子轻描淡写,轻轻巧巧的,这样儿罢休了?还是觉得那种种痛楚,切身之恨的惨事,便能这样子轻易罢休?

    在他百里聂惊人的魅力之下,这些年自己的仇恨和痛楚,就不值一提,可以轻轻的揭开?

    这样子的自负自信,简直是令元月砂一阵子的作呕!

    而偏偏她的耳边却不觉想起了百里聂极柔和嗓音:“我怎么能死,我死了,谁来照顾你,以后照顾你一生一世。”

    元月砂抬起头,极气恼,脸颊却也是不觉染上了一层红彤彤的胭脂色,恶狠狠的说道:“想都不要想,一生一世,都是绝不可能。”

    百里聂盯着眼前如烈火一般的眼眸,瞧着元月砂眼睛里面的恼怒,心里却轻柔的默默在想,就算是绝不可能之事,他便是倾尽天下之力,却也是定然要勉强。

    这些年他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只觉得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可是如今元月砂还活着,还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了。百里聂那股子里面不依不饶,争强好胜的性子便是又熊熊烈火一般的燃烧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