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 逼出真相
    元月砂怔怔的看着周世澜那苍白英俊的容貌,伸出手指头抹去了周世澜唇角一缕黑色的血污。

    周世澜如今尸体还是有一缕温度,可是渐渐的,却也是会一点点的凉透,身子也是会一点点发僵。

    元月砂掏出了手帕,轻轻的为周世澜擦去了脸上的污秽。

    在龙胤的京城,就是这样儿的。那年轻的生命,就隐匿于污秽的黑暗之下,见不着光润的阳光,却悄然消失于污秽之中,

    消失得无声无息。

    她伸手轻轻一探周世澜的颈项,元月砂战场之上见过那么多的死人,她自然是很清楚如何检查死人的。

    那殿外阳光正好,就算是到了秋日,那庭院之中松竹,却也还是青翠欲滴的。

    松烟慕尘殿是从前长留王百里聂的居所,打小百里聂就受宠,而这个地方却也是布置得奢华精致。及百里聂成年了,开府别居。可是宣德帝顾惜这个儿子,仍命宫娥时时打扫,一切如旧,布置的干净整洁。百里聂偶尔也是会回这儿小住,留宿宫中。

    就好似今日,百里聂便留于此处。

    那庭中一株桂花树,正吐出芬芳,令人不自禁得为之而心折。

    男人华丽的衣袖,轻轻拂过了几面。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阿澜时候,他才十多岁,骑着马儿,在京城的街道之上招摇。他那时候爱穿蓝色的衣衫,年纪轻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淡淡的忧郁。我那时候在想,想着自己应该有个好友。因为人生在世,似乎总应该有一个朋友的。他不应该不聪明,若不聪明,那就没趣儿。可是,他也是不能太会算计,心肠也不能太狠毒。一个再聪明的人,这方面的想法,也是会很俗气的。”

    “伴随时光的流逝,证明我看人的眼光是没有错的。阿澜他确实是个心肠很柔软的人,这么多年,也并没有改变,到死都没有改变。”

    “心肠很是柔软——”

    百里聂的嗓音是低沉的,蕴含了如那音律一般柔和。

    “长留王殿下这样子言语,倒是让妾身,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

    那淡漠无比的言语,从女子唇中缓缓道出来,蕴含了些许说不出的讽刺味道。

    竟似,有几分幸灾乐祸。

    伴随岁月的流逝,龙轻梅那张姣好明媚的容颜也添了岁月的痕迹。唯独那一双眸子仍然是闪闪发亮,亮得好似天上的星子。

    “恕妾身生来愚昧,猜不透长留王殿下的心思,倒是不知晓长留王真心在意谁,不在意谁。妾身不必连周皇后欲图处置阿淳的消息,都要事无详细,向着殿下禀告吧。”

    百里聂目光轻轻的闪动,将一杯凉茶,轻轻的洒在了地上。

    却不知晓这杯茶究竟祭的是周玉淳还是周世澜。

    龙轻梅缓缓言语:“不过好在,并不是妾身将周玉淳置诸死地,刻意算计。妾身不过是,在周皇后行此恶毒的事情时候,将月砂轻轻的摘出来。殿下想来不会见怪,怪妾身未曾将这个毫无交情的周玉淳拉一把吧。”

    百里聂轻柔的说道:“我自然不敢。”

    龙轻梅低笑了一声:“难怪殿下如此宽容大度,利用此事,挑拨周皇后和周世澜关系的是长留王殿下。殿下早就厌恶周皇后,不但要她尽失陛下宠爱,还要让她失去周家的支持。你让周世澜劝说周皇后认罪,这不过是加深周皇后对周世澜的嫌隙。只要陛下对周家阿淳生出取而代之的心思,那么周皇后必定是会和周世澜势成水火。”

    龙轻梅仔细的盯着百里聂,瞧着他如今这样儿一副怀念的模样。

    可当真是披着锦绣皮囊的心机凶兽。

    百里聂轻轻的叹了口气:“阿澜是我的好朋友,我自然也是不免顾惜他。其实这一切会十分顺利,在这场被挑起来的周家内斗之中,周世澜无疑已经是稳操胜券,是最后的赢家。周皇后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只能是溃不成军。而当周世澜获得了胜利时候,他这个妹妹进不进宫又有什么打紧?别说周玉淳并非绝色,就算她当真是个绝色佳人,父皇也绝非好色之徒。就算是为了笼络周家,周家多的是有心思的女子飞蛾扑火。我让他早些让周皇后去死,阿澜犹犹豫豫,始终不能狠下心肠。”

    “甚至今日我提点,让他小心亲妹妹的处境,提点他为什么阿淳会有这样子的好运气。他却问我,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哎,他总是不肯将我的话放在心上。他犹豫不决,迟迟不断,可是周皇后下手却是很快,快得连我都有几分佩服皇后娘娘送死的决心。”

    “其实,他始终是占据了优势和赢面的。可是,他先是犹犹豫豫,之后又心存死志,我这个知交好友,都拿他一点儿法子都没有呀。”

    百里聂那极俊秀的面容,焕发出了难以形容的俊美。可是落在了龙轻梅眼里,却也是难以形容的狠辣与心机。

    “知交好友,他居然是你的知交好友?”

    龙轻梅言语之间,却也是禁不住蕴含了一缕淡淡的讽刺。她自认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心狠手辣,杀伐果决。可是每次见到百里聂,她内心之中却不觉泛起了一缕惊心动魄的感觉。

    她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百里聂时候情景,那月下的少年,虽然年纪尚轻,却焕发了难以言喻的俊美和妖异。好似一朵极为绚丽的花朵,居然这样儿的悄然绽放,开得十分的妖娆,可谓是有些动人心魄。那时候,百里聂年岁还那样儿的轻,已然是像个妖孽了。更不必提现在,越发的深邃。

    他好似一口极深的古井,让人一眼望去,却也是根本都是瞧不见底

    “那是因为,有那些个不是知交好友的人,来和阿澜做对比。那么便会知晓,我对阿澜,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宽容,以及多么的手下留情。那么你便会觉得,我对阿澜就好似对世上最好的朋友一样。”

    龙轻梅轻轻的福了福:“殿下永远便是妾身佩服之人。”

    一如当年,那个俊美含笑的少年人,眼睛里面充满了智慧和冷漠。

    然后两个人相遇,就开始了勾结和合作,将那摄政王石修,生生搬倒。

    那时候百里聂年纪虽小,可已经是让龙轻梅为之心悸。

    “殿下是什么时候,查得月砂是我的亲生女儿的?”

    听龙轻梅提及了元月砂,百里聂眼底流转了那一缕幽幽光彩:“是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时候我受夫人所托,去寻你的心肝儿肉。你说她打小被人抱走,辗转卖到了北漠之上。我对夫人之事,一直很是上心的。那时候,我去海陵虽然是有些个别的目的。不过夫人的事情,我也很想顺便查一查。”

    龙轻梅听了,原本水纹不动的脸颊,渐渐浮起了一股子的恼怒。

    很久,很久以前了?

    那时候百里聂既然是知晓了这些了,可是居然隐匿不言,根本没有告诉自己!

    这个长留王殿下,却果真是心机深,毫无怜悯之心。

    他可是知晓,这些年来,自己心如刀绞,备受煎熬,受尽了苦楚。

    可是,原来这一切,是早早就可以结束的。

    哼,那时候百里聂自然是很上心。只怕百里聂是时时刻刻,关注东海的局势,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事情都是做得出来。

    然而饶是如此,龙轻梅却也是生生将自己的恼怒,给这样子压下来了。

    非是她不敢向着百里聂发作,乃是因为,百里聂这样子没感情没心肝的人,纵然自己个儿再如何恼怒,也是无法动摇百里聂的一丝一毫。

    他既不会动怒,也不会惶恐,一副心肝就好似冰雪打造而成的。

    她听着百里聂喃喃轻语:“那个孩子,最开始只是只会杀人的狼。苏叶萱将她捡了回来,给了她做人的感情。可是就算是这样子,她还是不大习惯如何跟人打交道。她本性是很聪慧的,可是却也总是排斥别的人,不大乐意跟人做朋友。我知晓,我若不帮她,那么她长大之后,仍然是个什么都没有的野孩子。”

    “我想些法子,亲近她,教导她武功,让她学习怎么样儿和人相处。我将兵书上的字,一个个的念给她听,给她解释,悉心栽培,并无徇私。她天资聪颖,我也是很喜欢。不过这世间有天分的人也不少,若不是因为我查出她是你的女儿,也许我也未必一定会挑中她。直到现在,我也还因为这件事情,十分感激你的。”

    龙轻梅缓缓言语:“如此说来,妾身倒是感激殿下对我女儿所做一切了。她毕竟是奇货可居,难怪殿下如此上心。”

    饶是龙轻梅努力压下去心中情愫,如今却也是禁不住言语讽刺。

    “奇货可居?说得好,最开始,我隐匿不言确实是因为如此。这个孩子,如果立刻被你教导,她一定会被你教导的一切以东海利益为重。可是倘若由我教导,她的看法却也是不一样了。等她长大了,又聪明,又孝顺,你一定会喜欢。夫人没有别的孩子,那么一定会很爱惜这个女儿,会慢慢偏向龙胤。可是人世间最不能控制的,就是人的感情了。最开始,是因为一些别的打算。可是后来,后来我是真心喜爱她的。我宁愿她一生一世,都不要知晓自己身世。回到东海,她处境不会很好的,只会沦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夫人无论信还是不信,这些都是我的衷心之言。”

    龙轻梅言语之间,却也是禁不住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讽刺:“如此说来,我是应该感谢殿下。只不过如今,殿下为什么还肯让我们母女相认。难道殿下忽而又不肯为月砂着想,你又不她了?”

    百里聂不动声色:“一个人年轻时候,总不免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是为了她好,什么都是对的。如今年纪大些,看法自然不同了。哎,母女情深,我怎能忍见月砂居然是懵懂不知呢?”

    “不过,本王不免好奇一桩事情。今日东海王妃虽然让月砂避过杀人之罪,可却留着偷盗之罪。别人借着这个由头,就能褫夺她县主之位,甚至沦为笑柄。若非我出面开解,月砂处境只怕不大好。不知夫人,当时可是别有打算,另有法子为月砂脱罪?”

    龙轻梅眸色涟涟:“没有,我本就不欲她就此脱罪,更不想她做个朝廷县主。可是这又有什么不好?她不做这个朝廷的县主,那么便没机会再去报仇,深陷险境。苏叶萱,又算什么呢?她不过是养了我儿两年罢了。就算真有大恩,可也不值得我女儿粉碎碎骨以报。月砂性子倔强,就算母女相认,抱头痛哭,苦苦哀求,也绝对不能让她放弃复仇。既然如此,便毁她名声,坠她地位,让她有心无力,远离皇宫。这也算,全了我那一场母女之情。”

    百里聂微笑:“母女之情,好一个母女之情。”

    龙轻梅不动声色:““那是因为,有那些个不是我亲生血脉的所谓儿子女儿,来和月砂做对比。那么便会知晓,我对月砂,是多么的关怀备至,以及多么的下手温柔。那么你便会觉得,我对月砂,可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慈母。”

    “譬如,李惠雪和石煊?其实王妃将他们带上京城,已经是不怀好意。”

    百里聂抬头,漫不经心,却目光轻闪。

    龙轻梅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却也是禁不住在想,这便是今日百里聂最终目的吧。

    这个长留王殿下,安排一场母女相认,一场这样儿的试探,不就是为了证明这个。

    他可当真是将所有的人都当作棋子。

    “睿王爷所谓的妙计,骗得了百里雪,骗得了多疑的陛下,骗得了京城贵眷,骗尽天下人,可是始终骗不过你长留王百里聂。不错,这一次妾身入京为人质,根本就是个天大的骗局。妾身便是不招,长留王殿下实则也是已然瞧出了几分端倪了。”

    “当年长留王殿下以萧英为棋子,分化了李玄真和睿王。可是伴随漫长的岁月,当年两个人虽然从朋友变成敌人,如今却也是伴随岁月流逝,再次从敌人变为朋友。王爷若是有必要,也可是个很大度的人。”

    “百里雪入东海潜伏,千方百计成为李玄真的养女,她只为了重新回到京城,夺回一切。她以为自己会有长留王的聪明,可是她根本就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李玄真和石诫这两只老狐狸早就将她瞧透,却故作不知。毕竟,百里雪是朝廷的人。她自以为盗走证据,引得睿王和李玄真闹翻,争先跟朝廷献媚。甚至于,睿王还让我这个爱妻当人质。可是实则,他们早就连横一起,想要谋反。”

    “李玄真贪图权势,当年不甘被睿王压制,故而投靠朝廷。可是如今,睿王却许以半壁江山。等攻入京城,便平分天下!这承诺虽然定然不真,可是那也是夺走天下以后的事情。再过不到一个月,李玄真和石诫的叛军联军,就会以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了京城,锐不可当,杀人无算。到时候,我这个如今被追捧的东海贵客,就会作为人质,生生被人斩杀在菜市口。只怕临死之前,京城百姓都是会恨不得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随着我死的,还有所有同行的侍从奴婢,乃至于我那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好儿女。百里雪这个所谓的东海郡主,顿时也是会臭不可闻,只怕也难逃一死。”

    “长留王殿下,不是早就算准了这些,故而算定我会将自己亲生女儿摘得干干净净。乃至于如今,我已然和月砂水火不容,谁都知晓仇怨颇深。她绝对绝对,不可以和我这个东海的睿王妃,沾上那么一点点的关系!”

    ------题外话------

    未来岳母大人看老聂是心机婊啦

    虽然是很心机,不过没有岳母大人以为的那么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