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8 王爷证清白
    宣德帝轻轻的说道:“若皇后当真有此求死之心,那么朕就干脆赐你毒酒匕首,当众给你这个恩典。皇后想清楚些,你当真是想要?”

    宣德帝这样子说了,周皇后反而是一愕,一时之间,竟似不知晓说什么才好。

    她没料到,宣德帝居然没什么惧,反而十分坚决。

    宣德帝张口说要将自己个儿赐死,却说得可谓是平静无波,竟不带半点的犹豫。

    周皇后要是再闹,再以寻死相逼,她可以毫不怀疑,宣德帝就是会当真会顺水推舟,如此相待。

    故而周皇后如今,居然是一句话也是说不出口了。

    明明诸多人凝视宣德帝,可是宣德帝居然一点儿也不局促。就算是这样子,宣德帝是皇帝,别的人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她只觉得眼前的皇帝,不免是有些令人觉得十分陌生。

    同床共枕这些年,自己竟似并不如何了解眼前的这个老人。

    也许她到底是第二任皇后,入宫之时,龙胤的政局已然是平静了许多。老夫少妻,当丈夫的总不免对年轻的妻子生出了几分的宠爱。就算是帝王家,也免不得如此。

    故而周皇后眼里的宣德帝,也许并非是真实的。

    她似乎也忘记了,眼前男子以一怯弱姿态,靠着懦弱博得了摄政王信任,靠着恭顺孝顺认杨太后为母,甚至以娶杨太后族女笼络势力。而这位陛下却闷不吭声的,逼死了摄政王石修,重掌实权,乃至于架空杨太后,废去第一任皇后,甚至连亲骨肉章淳太子也被毒酒赐死。

    宣德帝如今老了,也许少了几分年轻时候的狠劲儿,可绝不是她这所谓妇人的手段能逼住的人。

    周皇后只觉得身子阵阵发软,一股子打心眼儿里面的畏惧,却也是由心里面滋生。

    当真可笑,她这个皇后大婚多年,还是第一次如此惧怕自己的夫君。

    宣德帝仍然是那样儿的不动声色,不觉缓缓言语:“皇后应该回宫休息了。”

    周皇后伸手慢慢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衫,自己内心之中充满了恐惧,她不觉向前踏出了一步。

    事到如今,她也是不敢闹什么幺蛾子了。

    可是饶是如此,周皇后内心之中仍然是一阵子的不甘愿。

    她还是想搏一搏。

    周皇后不觉颤声:“阿澜,莫非你也相信这个贱婢,觉得我这个周家女,居然是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

    事到如今,周皇后也是只能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到了自己的家族之上。

    她知晓,周世澜是念情分的,绝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就好似当初,周世澜就不在乎李惠雪的身份地位,甚至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跟李惠雪藕断丝连。

    更何况,如今却也是只有这个宫婢的证词。

    然而周世澜却也是缓缓的转过头来了,让周皇后觉得寒意铺面而来。

    周皇后瞧见了周世澜面上的神色,也是顿时呆住了,只觉得浑身寒了寒。

    周世澜在她心中,一直便是个温雅多情的公子。阿澜容貌俊俏,一双眸子天生含情。他那么一双眼珠子,总好似三月的春水,春日的桃花,令人不自禁的心旷神怡,为之而心悸。

    可是如今,这么样儿的一双眸子,却也好似流转冰雪一般寒意。

    就好似荒野之上的凶狼,咄咄逼人。

    周皇后竟不自禁的为之而心悸!

    他,他这样子盯着自己做什么。

    周皇后也是听到了周世澜冷冰冰的质问:“娘娘,可当真是无辜的。”

    周皇后就好似掉到了凉水里面了,从头凉到了脚,整具身躯却也是冰冷发寒。

    她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竟似说不出话儿来。

    周皇后一时心灰意冷,就此被带走。

    在场众人也是心有余悸,一时也是没回过神来。

    毕竟今日,这场宴会之上,发生了种种惊心动魄的事情,实在也是令人缓不过劲儿来。

    周皇后好端端的生辰,却也是平白招了宣德帝的厌憎恼恨,谁又能想得到了。

    更不必提眼前这么具冷冰冰的尸体,实在也是令人心尖发寒。

    比较这些,之前昭华县主盗窃之事,似也只是小事一桩。

    可百里雪却偏偏就记挂着这样儿的小事,竟不觉恨得咬牙切齿。

    为什么,好端端的,遭罪的居然是周皇后?百里雪自然也是对周皇后毫无情分。就算是周皇后处境不堪,百里雪那心里面自然绝不会有半点真心挂念。可是,偏偏是在今日,这个周皇后算是栽了。

    百里雪忍不住再喝了一口凉透了的茶水,生生压下了肺腑间那么一缕烟火焦躁之气。

    那冷冰冰的茶水,萦绕在了唇齿间,竟似有些个发苦。

    百里雪心里却也是禁不住凉丝丝的想,偷盗怎么了?偷盗也是罪!

    元月砂就算不必受什么流放之刑,皮肉之苦,可是这个县主的头衔,也是应该生生被人给撤下来。

    都做出了这样儿丢人现眼的事情,若元月砂还是宗室女,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无论怎么样,到底也还是有些收获的。

    百里雪面上神色几变,到底渐渐柔和了些个。

    这胸口一阵子郁闷之意虽然谈不上全都消掉,可是却也是到底有些个顺意。

    她这般费心思量时候,宣德帝已然是令人将周玉淳的尸首抬下去,并且将那含颖扣下落狱,再行审问。

    那女尸虽然是已经被抬起去了,可是萦绕在众人心口的淡淡冰凉之意,却也是好似不曾消失。

    那替周世澜包扎伤口的宫婢,瞧着周世澜一张冷冰冰的脸颊,却也是不觉心惊肉跳,生出了一股子的惧意。

    唉,平日里的宣平侯,可不是这样儿的。如今周家阿淳已经是没有了,也是难怪他居然是会这个样子。

    一想到了这儿,那宫婢的心头,却也是禁不住升起了一股子的怜惜之意。

    正在此刻,那内侍却禀告:“长留王殿下到了。”

    美好的事物,似乎也总是姗姗来迟的。

    伴随百里聂的到来,在场之人的目光,却也是被生生吸引住。

    百里聂来得迟了,一场闹剧也是烟消云散。

    不过也许他的迟到,却也是迟得恰到好处。

    这位俊美的长留王殿下沐浴着阳光,缓步而来,却以半片轻纱遮住了脸颊,只露出了一双好似沉浸在浓郁雾气里面的梦幻般眸子。

    他是那样子的俊美,缓缓的踏入了御花园之中,就仿佛闲庭信步于画卷之中。

    那样子的好看,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

    一时之间,那些瞧着他的人,内心之中,竟不觉油然而生一个念头。

    仿佛这位殿下的到来,驱散了在场的血腥味道,让一切都是变得极为美好了。

    就连元月砂,也禁不住将自己目光从周世澜的身上移到了百里聂身上。

    元月砂内心,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有这个男人在这儿,谁还能看得下别的人呢?

    百里聂也是轻轻欠身,缓缓言语:“父皇恕罪,儿臣来得迟了。”

    宣德帝的脸颊方才是冷冰冰的,可是如今,却也是不自禁的透出了一缕笑意,眼神也是缓和了许多。

    “阿聂不必拘礼,你来了便好。”

    只这样子轻轻的一句话儿,百里聂的受宠也是人人皆见。

    不过,这位仙人一般的长留王殿下,无论怎么受宠,别人也是觉得应该的。

    有的人就是那样儿轻轻的一站,也许并不必说什么多余的话,已然是会让人觉得他与众不同了。与众不同到他得到任何的特殊待遇,也是理所应得的。

    “儿臣方才亦听到了皇后娘娘之事,可惜儿臣之所以来迟了,是因为,因为替睿王妃修好这枚作为礼物的发钗。”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却也是从怀中,轻轻的取出了一枚发钗。

    他手指轻轻的晃了晃,却也是宝光溢彩,上头两颗珠子更是灼灼生辉。

    却与如今龙轻梅手中那枚发钗一般无二。

    而这,正是元月砂应该去偷盗的那一枚。

    这实在是令人极为惊讶!

    在场之人都是瞧得呆住了,一时不觉发呆,都是反应不过来。

    怎么这两枚发钗,居然是一模一样。

    宣德帝却也是略皱眉:“皇儿,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其实元月砂怎么样,宣德帝还当真是一点儿不在乎。不过百里聂是他最心爱的儿子,无论怎么样,他也是会给百里聂一点儿面子。

    既然百里聂这么说了,那就是要保元月砂。

    元月砂虽然是有些不知好歹,可是因为宣德帝心里面也是十分厌弃萧英了,当初那股子恼恨也是消散了不少。

    说到底,元月砂到底也是不过是个不打紧的女子。

    百里聂却也是叹了口气:“其实说到底,这当真是天大的误会。我想要怪,就怪昭华县主了。”

    他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之下,是那样儿的气定神闲,神色自若:“其实,月砂的发钗,是我赠予她的。”

    百里聂这么说话,在场许多人都变了神色。

    尤其是那些年轻妙龄的贵女。

    她们之所以内心很震惊,不是什么两枚钗居然一个样,不是为何如此凑巧,而是百里聂居然是送元月砂珠宝首饰。

    可恶,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居然是有着这样儿的情分了。百里聂,他,他居然是送元月砂首饰。

    元月砂哪里来这么好的福气?

    她们嫉妒的内心泛酸,酸得有些心痛。

    元月砂却也是眉头轻轻一挑,盯着百里聂那张坦诚的脸颊。

    说得好似真的一样。

    这没有的事情,可是百里聂便是能说得如此的发自肺腑,绘声绘色。

    好似当真有送自己首饰。

    “彼时我赠月砂发钗,可是却也是没想到,月砂在睿王妃那里瞧见了一样的。自然也是十分好奇,好奇为什么会有一模一样之物。其实这其中,自然也是有个典故。彼时东海摸出了这么两颗珠子,让工匠点缀在发钗之上。只是那工匠心生贪婪,却将宝珠切成了两半,两枚半颗珠就镶嵌在发钗之上,便神不知鬼不觉的贪墨了一颗宝珠了。而他私底下又打造了一枚一模一样的发钗,以重金偷偷卖掉,辗转落在了本王手中。”

    “而本王,便将此等发钗赠予月砂。月砂当时不明就里,看到了一模一样的,便是私自偷看王妃的发钗。岂料她一时失失手,发钗坠落在地上,居然也是将这珠子摔得松动。她心生惶恐,故而令我将发钗修好,她再偷偷送回去。”

    百里聂娓娓道来,煞有介事。

    百里雪却也是听得心里恼怒,十分不平。

    百里聂这样儿的故事,简直是信口胡诌。他根本就是为了替元月砂解围,随口编造了一个故事。百里雪虽然不明白,百里聂为何能一时之间寻到了一样的发钗,可是百里雪却也是打心眼儿里面不相信这件事情。

    说到底,这些都是因为百里聂爱惜元月砂,故而是如此言语。

    他所言的每一个字,都是假的。

    可是父皇是极为宠爱这个儿子的,再说百里聂王爷之尊,所言自然也是可以采信。

    更何况,就算自己说百里聂说的是假的,除非质疑百里聂的人品,又哪里有什么话儿可以反驳?

    这一瞬间,百里雪内心之中也是想得十分通透。别人信还是不信,百里聂也许不能够改变,可是没有人会质疑长留王殿下的话儿。

    既然是如此,就不能以所谓的偷盗之罪,将元月砂治罪!

    百里雪好生不甘心。

    她禁不住扫向了龙轻梅,龙轻梅应当不会轻易让元月砂脱罪吧。

    不然她这个睿王妃,面子往哪里搁,她这个睿王妃岂不是成为了糊涂蛋。

    百里雪死死的盯住了龙轻梅的脸颊,想要看出龙轻梅如今的心思。

    不过百里雪却也是失望了。

    无论什么时候,龙轻梅面上神色总是沉静的。如今龙轻梅脸上虽然是有些个淡淡的惊讶,可是那样儿的惊讶,却也是并未到达龙轻梅的眼底。这样子一瞧,却也好似并非龙轻梅真正的情愫也似。

    龙轻梅一副惊讶的样儿:“原来竟然是如此,既然是这样子,昭华县主何不明言?”

    百里聂叹息:“只因月砂怕误我清白,觉得若是承认,我清誉有损。”

    元月砂唇角轻轻的抽搐,京城的贵女,若是和人私相授受,赠帕送诗,一旦毁誉,更多的怕是损及女方清白吧。

    可是百里聂居然是说,怕误了他的清白。

    可百里聂这样子说,听的人那么多,却没有人觉得百里聂这话儿有丝毫不对。

    不错,百里聂赠送首饰给元月砂,要是这样子传出去,岂不是让元月砂污了长留王殿下的清白?

    那可是仙人般的人物!

    有些人更是忍不住撇嘴在想,元月砂到底还是有几分自知之名。

    更有人颇为复杂的想,这位昭华县主,总算还是知晓疼长留王殿下。只不过,还是让人觉得好生不甘心。

    元月砂瞧清楚了众人面上神色,猜出他们心中所想。她心里冷笑了几声,干脆闭嘴。

    龙轻梅似恍然所悟的样儿,轻轻点头:“原来是这样儿,居然也是本妃糊涂了。”

    石煊内心之中早就充满了恼怒之意了,他觉得百里聂这样子说,根本就是为了帮元月砂。

    而帮了元月砂,就是打了睿王府的脸。

    更何况,石煊的心里面也是见不得元月砂好,恨不得元月砂去死。

    既然是如此,又怎么能轻轻巧巧的饶了元月砂。

    石煊终于憋不住,恼声说道:“王爷虽然是对这位昭华县主有意,可是何必当众说谎,如此包庇个偷窃之女?若她真心惶恐,摔坏了发钗,何不将自己怀中那枚完好的换上,别人也是瞧不出来。何必再拿出来去修,多此一举?”

    百里聂微笑:“睿王世子年纪小,还未真正懂男女之事,自然也是不明白的。月砂怀里那枚钗,是我送给她的。她怎么舍得拿出来顶替,让睿王妃送给皇后?这其中蕴含了我对她的情分,她自然也是珍而重之。就算两枚发钗一个模样,可是对于月砂而言,自然也是不同的。”

    元月砂心里冷笑,自己有这么这么的爱他?

    百里聂也是扭过头来,含情脉脉的盯着元月砂:“月砂,你对本王的情意,本王也是如何不知?既然你对我是这样儿的情深义重,为了维护本王清誉,甘愿受这偷盗名声。本王又怎么能无动于衷,为了所谓的名声,弃你不顾。我便是要让别的人知晓,我是喜欢你的。”

    那样儿的甜言蜜语,句句肉麻。

    那些妙龄女郎,听见了却也是禁不住一阵子的恍惚。

    长留王殿下可当真是重情重义,好生有担当。

    也许吧,元月砂出身不高,可这反而越发显得百里聂很好。

    大庭广众,百里聂喜欢谁,便是坦坦荡荡,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也不顾忌什么名声、地位,端是十分难得。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百里聂这一片真心,可当真是十分难得。

    元月砂一双妙目盯着百里聂,却禁不住心忖:听你说得好似真的一样。

    此刻便是石煊,也是说不出什么话儿来。

    李惠雪却也是心中发酸,嫉妒得快要疯了。

    她不喜欢元月砂和周世澜在一起,可是如今元月砂得到了更好的了,李惠雪却也是更加不舒坦。她不喜欢元月砂,周世澜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多的,却是对元月砂的嫉妒。

    她,她嫉妒得不得了。

    这样子梦幻般的告白,这样子的场景,都是李惠雪曾经幻想的。

    可是如今,这些却也是属于元月砂。

    龙轻梅一瞬间,眼神隐隐有些复杂,到最后却也是缓缓言语:“既然是如此,那果真便是我误会了。”

    百里雪却一阵子的气恼,百里聂还当真会说,三言两语就替元月砂消了这罪了。

    元月砂先是利用盗窃之罪,让自己从周玉淳的死脱身。

    如今连这盗窃之罪,那也是被生生给洗掉了。

    既然如此,元月砂连一根汗毛都是未曾损伤。

    她安然无恙,最后连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而自己呢,却还要担心,周皇后那个蠢妇会将自己给咬出来。

    一想到了这儿了,百里雪顿时气得想要吐血。

    她自己心高气傲,几时居然在一个女人身上受过这般挫折?

    宣德帝亦说道:“既然如此,昭华县主也就未曾犯什么盗窃之罪了。”

    宣德帝这样儿说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这样子的定下来了。

    元月砂是清白的,并没有盗窃。

    宣德帝其实内心,隐隐也是心知肚明,这不过是睿王妃使的一些手段。不过,既然阿聂要保元月砂,那么他也是会给自己儿子一个面子。

    不过,宣德帝也是希望,那个成为东海养女的女子,是百里雪,而不是元月砂。

    毕竟,百里雪虽然不是很吉利,可是到底也是龙胤的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