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周皇后失势
    她嗓音之所以这样子大,其实无非是有些心虚。

    正因为如今惶然无措,故而周皇后才没了平时的高贵大方。

    元月砂那精致面颊之上,却无一丝一毫的愠怒之色:“娘娘说得是,月砂因为涉及自己清白,不免言语逾越。月砂只求陛下,让月砂有机会,当众盘问这个宫婢。”

    宣德帝冷冷说道:“既然事涉昭华县主,便让县主盘问这个奴才。”

    周皇后想要反驳,却也是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来了。

    宣德帝都开了口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不过,周皇后也还是有些个把握的。

    她也不傻,挑出来为她做事的,可都是信得过的人。所谓信得过,便是身家性命都是拿捏在自己手里。

    这个含颖,便是这样子的一枚棋子。

    她原本是周家的家生子,是周家安排,让她进宫为宫婢。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让皇后娘娘身边有几个信得过的人。

    含颖若说实话,她家里人可也活不了。更何况今日含颖本来也是御前撒谎,落下了重罪。既然是如此,左右她也是活不了,还不如为了家里人自尽。

    这小婢也算是有几分聪明,既是如此,她应该也能明白,怎么样子的抉择,才会是那等最好的选择。

    周皇后心里不觉冷笑,这爹娘生你也不容易,总不能自己害死亲爹娘吧。

    元月砂目光落在了这个宫婢身上,却也是不由得若有所思。

    这小婢虽然不是绝顶的聪明,可方才到底也还是有些应变之才。

    奴婢之中,她算是很伶俐的一个人的。

    若非如此,周皇后也不会挑中她干这样子勾当。

    也许周皇后觉得,自己控制了这颗棋子,不会有什么错失。可在元月砂瞧来,这含颖没有意图自尽,分明也是有些个心思了。

    既然是个聪明人,那么聪明人很多时候都是怕死的。

    含颖一双眸子轻轻的闪动,心情却也是既恐惧,又复杂。

    她心里面说不上是什么滋味,自己大好年华,自然也是不想死的。可是自己必死无疑,要是咬出了皇后,还会连累家里人。她内心虽然是游离不定,可是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暗暗在想,也许自己什么都不说,反而会好些。

    可是元月砂却冷冷缓缓言语:“臣女只求陛下,重惩这个污蔑月砂的宫婢,让她,被诛九族!”

    一言既出,众人皆惊!

    元月砂那样儿极美貌,娇怯怯的模样,可是口中却也是吐出如此毒辣的言语。

    尤其是含颖,不可置信的看着元月砂,仿佛看着一个恶魔。

    这个昭华县主分明有着那么一副娇柔美好的模样,可是心真狠啊,狠得跟毒蛇一样。

    元月砂却字字清脆:“她于宫中,谋害龙胤贵女,污蔑朝廷县主,在陛下跟前撒谎犯下欺君之罪!数罪并发,只让她这样儿就死了,岂不是太轻巧?月砂觉得,这是不可以的!若只要她一条命,那么龙胤的刁奴就会有样学样,如此陷害一些尊贵清白的人。他们舍了一死,说不准家里人还能大富大贵,岂不是便宜人了。”

    元月砂抬起头,脸颊之上顿时浮起了凉丝丝的笑容:“月砂想让这样子的刁奴知晓,如此信口雌黄,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宣德帝暗中点点头。

    元月砂话语虽然狠辣,可是让她这么一说,到底还是有几分道理。

    不过诛灭九族,未免狠了些。

    宣德帝淡淡的漫不经心的说道:“诛灭九族是用不着,将这奴婢三族诛之吧,灭其满门,以儆效尤。”

    含颖啊了一声,不觉尖叫:“求陛下不要啊,不要啊!”

    她面颊之上,顿时也是沾染了涟涟的泪水。

    怎么会这样儿?

    她贪图周皇后许下的好处,而且又惧怕周皇后的权势,故而也是做了这件事情。

    她也不傻,倒也没糊涂觉得,一定会没有事。

    可是,可是怎么会灭其满门?

    宣德帝心尖却不自禁的掠动了一缕凉意,他厌恶这些个愚蠢而甘为棋子的奴才,只知晓畏惧奉承周皇后,全没将自己这个陛下如何的放在心上。

    他是不会同情这些人的。

    含颖不觉挪动了膝盖,到了元月砂的身边,死死的抓紧了元月砂的裙摆:“求县主饶了我,饶了我啊。”

    元月砂怎么这样子的狠,竟然是要将自己全家给灭了。

    元月砂任由含颖这样儿捏紧了自己的衣服角,旋即狠狠一拽,将衣服扯出来,毫不客气的将含颖这样儿的推到了一边了。

    “饶了你?你有什么值得饶的。就算是现在,你还在犯这个欺君之罪。你所言不尽不实,如何能够让陛下宽容大量,饶了你?”

    元月砂盯着含颖,眼底一派冰冷,却无那一丝一毫的怜悯。

    她纤纤玉足一踩,便是狠狠的踩到了含颖那手上。

    元月砂也是不介意,在众人面前展露自己那血淋淋的狠辣。

    含颖那手掌顿时传来了一股子的剧痛,这样子的痛楚,却也是终于将含颖最后心房击碎。

    “奴婢愿意招,奴婢什么都说,只盼望陛下恕罪。奴婢,奴婢什么都说。”

    含颖样儿也是全乱了,言语也是一阵子的颤抖。=

    百里雪面颊蕴含了一缕冷意,这些个奴婢,可当真是贱。只要她一条命,倒是遮遮掩掩,要了全家的命,却乖得跟狗一样。

    不过,周皇后养的,哪里能有什么像样些的人。

    “其实,其实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所为。她命身边的吴嬷嬷和常嬷嬷对阿淳下手,让我去将阿淳引了过去。我,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奴婢,皇后有命,我不能不从。我要是不听话,皇后娘娘会弄死我的。奴婢一条命,贱得跟蝼蚁一样,奴婢是迫不得已的啊。”

    含颖这样儿说,周围的人都是禁不住呆住了,简直不可置信。

    含颖咬出了谁,都是没有咬出周皇后这般令人惊讶。

    且不必提周皇后身份尊贵,便是周玉淳本人,可也是周皇后的血脉之亲。

    皇后娘娘,她居然是做这样儿的事情?

    周皇后却也是不觉一阵子的惊惶,她身子一阵子的发软,险些都是站不稳。

    含颖这个贱人居然是这样儿行事,也是让周皇后措手不及。

    这个贱人,可当真是担不起事儿。不过是,不过是被元月砂吓一吓,便是轻轻巧巧,就这样儿招认了。她,她便算全家死了又如何,怎么也及不上自己个儿的一根手指头。

    周皇后也是不觉打起了精神,她凉丝丝的想,自己是皇后,也是决不能轻易认输了去。

    她厉声言语:“住口,你这个贱婢,这样儿的胡言乱语,简直是不知所谓。”

    “你先是污蔑昭华县主,如今却来污蔑我这个堂堂皇后。你,你简直便是疯子,不知所谓。”

    “你到底是什么人指使,简直像条疯狗,这样儿的胡乱攀咬。”

    “是谁让你搅乱皇宫,闹得鸡犬不宁。”

    周皇后也是反应过来,咄咄逼人,恨不得将含颖碾碎成泥。

    便算是宣德帝不动手,周皇后也恨不得将含颖全家给杀了。

    含颖也被周皇后气势所慑,一时之间,心中惧意颇浓。

    可饶是如此,在全家被诛的恐惧之下,含颖也是已然顾不得这许多了。

    “奴婢所言,可谓句句属实,并无半句虚言。我所说的,均是真话,绝对没有骗人的呀。皇后娘娘威胁奴婢在先,命人杀人在后,这一切我均是瞧得清清楚楚。她以奴婢全家性命威胁,奴婢不得不从。求陛下饶了我,饶了我呀。”

    一时之间,含颖泪如雨下。

    而周皇后的心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浓郁的恼恨之意。

    她甚至想要伸出手,狠狠的一巴掌,向着含颖的脸蛋抓了去。

    在含颖的脸颊之上,生生抓出了些个血痕。

    用自己手指上的指甲套儿,抓坏含颖的脸蛋。

    可是如今,她实在不能这样子做的。若是这样儿做,自己也只能是万劫不复。

    她蓦然轻轻的伏在了地上,不觉哭泣:“求陛下为臣妾做主啊,这个含颖,无凭无据,便是凭空污蔑。难道因为她这样儿的三言两语,便是毁去我这个皇后?难道我这个周家皇后,便根本不值得什么?”

    宣德帝就算是厌憎自己,可是总要给一个正大光明处置自己的理由。

    堂堂一国之后,就算是要处置,可是总归有些个说法。

    不然,便是随意处置,甚至轻忽周家。

    自己可是皇后,怎么能随随便便,这样儿轻轻巧巧的处置了去?

    没道理,绝对没有这种道理!

    周皇后的态度虽然强势,可是这强势得似乎也是有几分道理。

    纵然如今周皇后身负浓浓嫌疑,可是有些话儿,似乎也还是说得挺有道理的。

    那就是这个含颖是个反复的女子。

    既然含颖言语是有反复,那么说出来的话儿,也是未必足以采信。

    毕竟,也不过是个十分卑微的宫婢。

    宣德帝强自压下去胸口翻腾的厌憎之意,只缓缓说道:“皇后也是不必如此的情切,朕也绝不相信,你居然会做这样儿的恶毒之事。可是既然是有人指证,这件事情自然也是要去查一查,以还你的清白。”

    他已然对这恶妇,生出最大的容忍。

    其实宣德帝心中已经笃定,是周皇后要害周玉淳。

    自己不过是不想将面皮撕得那般难看,毕竟宣德帝这样子的人,到底还是好面子的。

    可是周皇后不知晓好歹,咄咄逼人,简直是死有余辜。

    却并不知晓,宣德帝的忍耐,已然是到了极限了。

    可周皇后犹自不知,仍然是胸口一股子怨气难消,不免苦苦纠缠。

    周皇后还欲纠缠,可是宣德帝已然是补了一句:“方才皇后,便是如此说昭华县主。如今轮到皇后,皇后应当一视同仁。若皇后有什么不平,岂非显得皇后其心不公。”

    周皇后顿时为之而语塞。

    不错,自己刚才是这样儿说的,可是自己个儿可是堂堂皇后,元月砂算什么?她不过是个南府郡的妖女,这样子的可恨,居然拿来跟自己相提并论。

    可是正因为如此,周皇后反而一时语塞,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她这才瞧清楚宣德帝面上冷冰冰的怒意,瞧在了眼里,却也是禁不住心尖打了个寒颤。

    仿佛自己要是多说了一句,宣德帝就是会将自己狠狠处置。

    周皇后舌头顿时也是一阵子的发僵,不自禁的沉浸于这样儿的恐惧之中。

    一时之间,她却也是一句话儿都说不出口。

    可是周皇后的心里面,仍然是极为不甘的。

    她的手死死的搅紧了华丽的衣裙裙摆,好似要将手里面的布料生生捏碎。

    宣德帝却也是不觉狠狠一甩衣袖。

    “故而皇后还是回到了宫中,等候处置。”

    其实在宣德帝的心中,周皇后已经是个死人。

    周皇后已经死去了帝心,今日又撞见了这档子事情。

    便算是没证据,自己也是会炮制证据,让周皇后因为此事而死。更不必说,宣德帝心中笃定,周家阿淳本来就是周皇后弄死的。

    周皇后也不觉回过神来,顿时也是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好似透出了缕缕的寒意。

    陛下是什么意思?他当众拂了自己的面子,然后又这般相待。别人瞧见了,只怕还当真觉得自己害死人了。

    这可当真是浑身都是污泥,跳进黄河也是洗不干净。

    不成,自己决计不能如此乖顺,要是自己乖乖听话,岂不是当真将这罪状扣到了自己的身上了?

    周皇后便是心中再怕,可仍然是开口:“求陛下不要这般相待臣妾,求陛下不要相信这贱人的胡言乱语。”

    她那口中如此的言语,脚却好似生根了一样,简直是一动不动。

    宣德帝虽然是让她离去,可是周皇后却没有想动的意思。

    她才不能走,只怕自己一走,这皇后可当真保不住了。说不准,自己还有什么性命之忧。

    宣德帝最爱面子,人前怎么样儿都是要维持这样子的平静无波。

    既然是如此,自己便非得要在人前讨个道理。

    周皇后居然是不依不饶:“无凭无据,臣妾绝不甘心,担此污名。”

    宣德帝死死的盯着周皇后,心中厌憎之意却也是不觉更浓。他忍不住想,这个女人是如此的无知,为何自己居然跟她相处几载,甚至觉得她很懂事?

    宣德帝是很喜爱面子,可是如今,他却当众将话儿说透了:“皇后如今,可是要抗旨不尊?”

    这话,可以说是十分重了。

    周皇后听了这样儿的话儿,身子却也是禁不住甚至摇摇欲坠。

    宣德帝居然当众拿抗旨不尊之罪来压自己,可当真是一点情面都是不留。

    他,他居然是凉薄如斯。

    既然是如此,也是不怪自己自己不依不饶。

    自己此刻,是绝对不能软了去。否则,否则自己以后,便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周皇后哭诉:“陛下若是如此无情,臣妾宁可当众一死,还不如就这样儿死在了这里,以证清白。”

    周皇后面颊之上,渐渐浮起了阵阵的绝望之色。

    宣德帝心里面是充满了不耐烦,饶是如此,他听到了周皇后这样儿说,甚至不觉笑了笑。

    且不必提周皇后堂堂皇后之尊,居然在这儿寻死觅活。

    以周皇后的秉性,哪里有这个胆子去自尽?

    这村子里的村妇,当真气上心头,说不准真会将自己个儿弄去上吊。

    可是周皇后却不会,她哪里有这个气性。周皇后是个聪明人,而且很自私,她可是比谁都爱惜自己的性命。

    她哪里肯去自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