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 东海旧事
    “我娘很爱我的,她知晓我其实厌恶鱼腥味,就经常在自己鬓发间插了兰花,哄我亲亲她的脸蛋。”

    说到了这儿,龙轻梅轻轻的摘了一枝兰花,别在了元月砂的耳边。

    却也是自自然然的,亲了亲元月砂的鬓角、

    元月砂的心尖,却也是禁不住猛然一颤,好似被什么东西,轻轻的刺了胸口一下。

    她那冷硬警惕的心,却也是忽而有些异样的别扭,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很不自在。

    仿佛自己的胸口,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么一缕淡淡的尴尬。

    忽而,好似要远离这个地方,只觉得好似有些透不过气来。

    镜中龙轻梅的样儿若隐若现,元月砂也是瞧不清楚的。

    那模模糊糊的镜身,却也是让元月砂瞧不透龙轻梅脸蛋之上的表情。

    龙轻梅却恍然未觉,仿佛一切事情都是没有发生一样。

    “就算是现在,我也很怀念小时候,想念我的娘。怀念过年时候,有新衣服新鞋子可以穿戴。我娘心灵手巧,就算住的地方很寒酸,却也总是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其实如今想来,我小时候的日子也不好过。日子过得很辛苦,手掌之上也满是茧子,穿双鞋子都显得奢侈。我娘做的鞋子,平时我可舍不得穿,那道上全是污水,弄脏了我也是会心疼的。我想着以后我要是有了个孩子,那孩子也是个女儿,我一定是会待她很好很好,天天给她新衣服新鞋子穿。我还会像我娘一样,给她梳头发,哄着她睡觉,瞧着她,一点点的长大。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她平平安安。就算是庸庸碌碌,那也是没什么不好的。”

    龙轻梅蓦然眼眶轻轻的发热,泪水缓缓的从眼眶之中滴落,轻轻的落在了元月砂的头发上。

    其实那泪水珠子究竟是冷是热,元月砂也是不能够感觉到的。

    可是她却蓦然好似觉得,这颗眼泪竟然是炽热滚烫,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元月砂插不上话,也根本不知晓说什么。

    她一向很沉得住气,无论面对什么事情,元月砂也能淡定下来。

    可是此时此刻,元月砂却当真有些慌乱了。她真怕龙轻梅捅破了窗户纸,来个抱头痛哭,母女相认。

    若是那样子呀——

    元月砂不自禁的搅紧了手掌里面的衣服。

    若是那样子,她可不知晓如何的应对,更是不知晓如何才好。

    好在就算是如今,龙轻梅也似乎并没有想过捅破这层窗户纸。

    她只是缓缓说道:“如今我虽是睿王妃,可一生之中最爱的男人却不是睿王爷。别人说什么神仙眷侣,其实无非是觉得睿王是英雄,说出来就十分相衬登对。我最爱,最爱的男人,是我女儿的父亲。”

    “我打小脾气就倔,不想输给谁,也不让男孩子。我跟渔村里面男孩子打架,打得头破血流的,可是我也是一点儿都是不在乎。小时候,我什么都想赢,不想输给别的人。只不过,我便算是脾气不好,可是只在两个人面前,总是乖乖巧巧的。”

    元月砂慢慢的侧过头,飞快的看了龙轻梅一眼,却也是缓缓的垂下头去了。

    龙轻梅如今这样子沉稳高贵,故而纵然听着龙轻梅亲口承认,也是极难将她和那个在小渔村和人打架打得头破血流的女孩子联系在一起。眼前的睿王妃,是如此的高贵深邃,沉稳大方。

    龙轻梅唇角却蓦然浮起了温暖的笑容:“一个就是我娘,我在她面前,永远是乖女儿。”

    “不过,我娘虽然心灵手巧,却不认得字。那时候,渔村有个小哥哥,他和其他打渔人家的男孩子不一样,又斯文又善良。我跟他学习认字,他一点儿也是不嫌烦,教得又认真,又有耐心。我瞧着他,心里就很开心了,不知道怎么了,所有的暴脾气在他面前就消失无踪。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心里面却想着,我长大了后,一定要嫁给他。”

    “后来,我爹接着我离开。他一直站在了村头,就这样子怔怔的看着我,眼眶红红的。我走了老远,一回头,还瞧着他孤零零的站在那儿。”

    “我的小哥哥,话不多,可是却跟我一样子的倔。长大了后,他谁也不要,只默默等着我。直到我十六岁时候,又回答了村子里面。他生得斯文俊朗,我也已经亭亭玉立。我们两个见着面,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两个人手捏着,好半点只看着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我们的心里面,却也是很欢喜,欢喜得什么话儿都不不必说,已经是心意相通。我自然成了他的妻子,他做了我的夫君。最初的就是最好的,这世上纵然有男人比他更优秀,更俊俏,而且权势非凡。可是这些男人,都不是我的小哥哥,打小青梅竹马会对我温温柔柔笑着的小哥哥。我还给他,生了个很可爱的女儿。虽然聚少离多,可我们夫妻两人,感情一向是很好的。”

    “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在我夫君面前,只要瞧着他。一切都跟小时候一样,我在他跟前,再怎么样暴躁的性儿,都是会荡然无存。”

    “他死得早,入殓时候,我握住他的手,贴着他已经变得冷冰冰的脸颊。我的泪水轻轻的滑落,打湿了他的脸颊。我心里面悄悄跟他说,这一生一世,我也只喜欢他一个人。就算,必须要嫁给别的人,我的心仍然是我的小哥哥的。我也只会替他生孩子,绝不会给别的男人生。那时候我亲了他一下,他唇瓣凉冰冰的,那一刻我甚至想和他一块儿走了。然后我就见着棺材合上,我也是瞧不见他。”

    “后来和睿王成婚,其实我早吃了药,不能生孩子了。我唯一的孩子,就是跟我心爱男人生的女儿。世事无常,就算我不能替他守一辈子,可是我终究只会替他生孩子的。”

    龙轻梅说的话儿,在元月砂内心之中翻腾起了轩然大波,令人说不出的吃惊。

    元月砂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个样儿。她也是想不到,龙轻梅之所以生不出孩子,并不是因为劳损过度,害了自个儿的身子。而是因为,因为吃了药。

    龙轻梅虽然不过是轻描淡写的,轻轻的说了几句话,可是饶是如此,却仿佛能从这样子几句话之中,窥见了一些东海睿王府别人不能够知晓的隐秘。

    一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心尖,却也是禁不住轻轻发抖。

    毕竟那些属于别人的言语之中,睿王和龙轻梅可谓是夫妻情深,感情甚好。两个人是一段佳话,是神仙眷侣。可是龙轻梅如今这样子说,就算并没有指责睿王什么,可是也是瞧得出来。他们夫妻两个人,也许感情并不如何的和顺。这么一场婚事,与其说是两情相悦的一段佳话,不如说是利益的结合。

    可是元月砂纵然是知晓了,却也是谈不上如何的愉悦和开心。其实睿王府的私隐,和自己能有什么关系。她对于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其实并不愿意花费多大的力气去窥测。若是平常,龙轻梅又怎么会将这些话儿告诉给自己呢,毕竟自己也不过是个外人。除非,除非龙轻梅是将自己当成“自己人”了。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的心里面咯噔了一声,却也是禁不住打了个突。

    她忽而对百里聂生出了一股子异样的恼恨,这个长留王殿下,果真是会算计人心。他连这样子的手段,居然能都使唤出来。他轻描淡写的利用了龙轻梅的母女之情,只要有利,便是能毫不客气的利用。自己真是蠢笨,她明明知晓百里聂不可信,可赶鸭子上架,元月砂还以为百里聂当真能兑现诺言。可是百里聂却轻轻巧巧,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推入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元月砂轻轻的抬起头,瞧着龙轻梅。

    龙轻梅年轻时候是个标致的美人儿,如今岁数到了,自然也是已经没有了从前的美丽。不过如今,在融融的烛火映照之下,龙轻梅脸上岁月的痕迹却被融融的蜡烛光辉轻轻的遮掩了去,显得格外的好看。夜色灯火的映衬之下,龙轻梅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皱起了眉头,一双眸子流转光辉,仿佛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之中。

    不错,此时此刻,龙轻梅确实也是想到了过去的事情了。

    那时候自己随意挑了个理由,喝了药,却说身子因为累着了,再生不出孩子。这样子一说,竟然也是没谁如何怀疑。她是个女人,向来都是很强势,就算是说了这样儿的理由,别人也是不自禁都相信了。

    可饶是龙轻梅这样子的刚强性儿,当她捧起了那碗药汤,手掌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颤抖。

    她按住了自己瘦韧的腰身,知晓这一碗汤药过去,自己就失去了女人最大的机能。从此以后,她的肚皮就不会再能生孩子了。不但如此,自己的身体,也是能受到很大的伤损。

    她对亡夫的许诺,自然也是真心的。

    可是这碗汤药,却是勾起了龙轻梅内心之中,因为身为女子,不由油然而生的,近乎天生的恐惧。

    那股子淡淡的恐惧,就这样子的萦绕在龙轻梅的心头,让龙轻梅的心尖,禁不住略略发酸。

    不过她到底是个刚强的人,总是理智大于情感的。

    她不但爱自己第一任丈夫,更爱煞了自己的女儿。

    如果自己为睿王生下来一个孩子,那么自己的这个女儿,必定会被石诫狠狠的除去,这绝不会意外。

    要是自己给睿王生了个孩儿,这个孩儿同样有着龙家的血脉,也是自己的骨肉。那么有了第二个孩子,睿王为了自己的孩子能继承龙家的全部,一定会害死自己第一个孩子。

    自己是个母亲,如果第二个孩子生下来,又怎能强迫自己,去仇恨这个孩子。又怎么能,和这孩子进行政治上的斗争,权力上的制衡?

    既然是如此,这个孩子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存在。

    龙轻梅只不过犹豫了片刻,她的沉稳,顿时就克制了自己的恐惧。

    她将那一碗药汤,顿时也是一饮而尽。

    她的泪水,顺着脸颊轻轻的淌落。从此以后,自己已经选择了,不会再是一个女人。

    而她,却也是无怨无悔。

    接着就是一个月后,她大红嫁衣,娇艳无双,嫁给了石诫。

    那时候石诫,还算是真心喜欢她的。

    她是第二次嫁人了,原本也是不能太张扬了,不过石诫却没理会那么多。

    他不但明媒正娶,还十分张扬,只说既然都肯为龙轻梅背叛亲叔叔,里应外合弄死摄政王石修。既然是这个样儿,他们为什么不能风风光光,正大光明在一道?

    石诫才没理会那么些个闲言碎语,我行我素。从那一日,宫中桂花树下,石诫那双充满野心的眸子,光彩灼灼盯着龙轻梅开始,仿佛就象征那一场孽缘之始。

    成婚之日,龙轻梅凤冠霞帔,她从头到脚的打扮华丽极了,甚至比她第一次成婚时候还要富贵。龙凤花烛轻轻的燃烧,应承着龙轻梅脸颊红彤彤的。

    石诫喝得微醺,却一伸手,轻轻的揭开了龙轻梅的红盖头。

    他那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欢喜,而这样子的欢喜,却也是映在了龙轻梅的眼睛里面了。

    就算是如今,龙轻梅也不得不承认,石诫那时候娶自己虽别有心思,另有打算,动机并不如何的单纯。可是就算是这样儿,总还是有些个货真价实的情分。

    至少那时候,石诫眼睛里面的欢喜之意,并不是假的。

    洞房花烛夜,石诫握住了龙轻梅的手,捏得死死的。

    他脱口而出:“我会一辈子待你好的。”

    字字句句,言犹在耳。

    龙轻梅的印象很深刻,可是这印象纵然很深刻,却未必很欢喜。

    那天石诫死死的捏紧了自己的手掌,却让龙轻梅回想起十六岁时候,她的小哥哥捏紧了自己手掌时候情景。

    那时候她和小哥哥,他们两个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就算是在破屋子里面,却也好似如饮甘蜜,说不出的欢喜。就算一个字都不用说,两个人都明白自己的心意,就这样子定了情。他们是一棵树上的两根枝丫,打小就一块儿长大,十分的亲密,心里面也是欢欢喜喜。小时候不懂事,还不懂什么男女之情,只是打小一块儿长大。她爱趴在了窗户上,瞧着她的小哥哥,端端正正的练字帖。等两个人长大了,便是自然而然的,两情相悦,爱上了彼此。

    明明是和石诫的新婚之夜,龙轻梅却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桩亲事。石诫出手阔绰,龙轻梅那大红嫁衣之上却也是以金线刺绣,点缀了珍珠宝石。单单一件嫁衣,就是价值不菲,很是珍贵。

    可是龙轻梅却想起了那个污秽的小渔村,那个腼腆微笑的小哥哥。

    彼时父亲还在,并不如何喜欢自己的婚事。可龙轻梅性儿很倔,她喜欢了谁,瞧上了谁,一旦相中了,就绝不会改变的。她自己扯了红布,扎了娇艳的红花,轻轻的扎在了头发上。那时候她瞧着自己镜子里面的样子,打扮得寒寒酸酸的,可是因为青春少艾,也瞧着很好看。她和小哥哥成婚时候,也没什么宾客,两个人剪了喜字,贴在了门上。龙轻梅还摘了枝兰花,熏得房间里面香喷喷的。龙轻梅内心说不出的欢喜,可是又好似有着淡淡的凄凉味道。

    自己和小哥哥,是那样子的孤独,相互偎依着对方,好似这样子才能够有那么一缕温暖。

    她不是为了小哥哥守节,手底下女郎若要成婚改嫁,龙轻梅也是乐见其成的。

    她忘记不了自己第一个丈夫,不是因为道德上的约束,而是真的很爱很爱他的。

    故而纵然石诫说着那么一句,我会一辈子待你好的,龙轻梅一瞬间却也是不觉内心微微恍惚。

    她想到了那时候,石诫目光灼灼,就这样儿盯着自己。

    男人的眼眸里面,好似流转了黑色的熔岩,流转灼灼光彩,令人不自禁的为之而心悸。

    她是知晓的,石诫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想到了死去的夫君,冷冰冰的唇瓣。

    她还想起,自己咬牙,喝了那碗绝育的汤药。那药入了肚子,也没多一会儿,自己的肚子就传来了阵阵的绞痛。

    想着这些,龙轻梅的唇角,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娇艳的笑容。

    她轻轻的说道:“王爷,妾身以后,都要依靠你了。”

    龙轻梅的脑袋,轻轻的偎依上了石诫的胸膛,慢慢的合上了眼睛,掩住了眼底那么一缕幽幽的光辉。

    就算是浮光掠影,些许虚伪。她这第二段婚姻,也在新婚之夜,有过那么一缕短暂的浮光流华,脉脉温情。

    有那么一刻,龙轻梅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可笑的念头。就算是不爱,总是能做一对儿相敬如宾,各取所需的夫妻吧。

    然而那艳色流转的瑰丽,那新婚之夜用权势富贵堆砌而起的华美,却伴随时间的流逝,验证着誓言的真实。

    其实她并不介意,石诫在婚后不久,就广纳美妾,一如婚前风流。也早预料到石诫会嫌弃她不能生育,十分懊恼不平。她更不介意,石诫玩弄的那么一些卑鄙的手段。比如,石诫挑选来的过继养子。

    哈,石诫是何等自私的人,怎么会将自己的基业,转手送给别人的儿子。

    他不过是德行不修,与有夫之妇私通,而对方的丈夫还是他的堂兄。

    不过石诫既然是可以杀死对他栽培有加的亲叔叔,睡了堂兄的老婆,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及那妇人失德被睡,珠胎暗结,石诫更让她生了儿子,还做了一件十分卑鄙不堪的事情。

    他抱来了石煊,说将这个侄儿过继。可是这个所谓的侄儿,根本就是石诫的亲儿子。

    石诫行事,一向都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

    其实他大可以跟龙轻梅明言,说这孩子是石家庶孽,是石诫的亲生骨肉。龙轻梅既然是生不出儿子,就将这个庶子养在嫡母名下,也不算什么。

    可是石诫并没有明言,反而用了这么些个暗戳戳的手段。他知晓龙轻梅性子刚烈,手腕狠辣。寻常妇人能忍耐的事情,龙轻梅未必就能轻而易举的接受。就算接受了,石诫也只怕龙轻梅会暗中使什么绊子,用些手段毁去了石煊。

    他认为龙轻梅既然生不出孩子,白得了个养子,可为依靠,这是让龙轻梅占便宜了。

    既然是这样子,龙轻梅一定是会对石煊很好。

    其后石诫眼见龙轻梅对石煊态度严厉,十分苛刻,处处要求极高。石诫也是自以为是得计,心中暗喜。他的想法和他那个便宜儿子差不多,那就是龙轻梅是为了石煊好,才这样子的姿态。

    这一切的前提,就是龙轻梅并不知晓石煊的真实身份。

    然而石诫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龙轻梅都知晓。

    龙轻梅一切都明白,可是她原本也是不在乎。

    包括石煊那档子事,她不齿的也只是石诫那见不得人暗戳戳的手段,而不是石诫偷腥闹出人命的事实。

    石诫以为龙轻梅会含嗔嫉妒,却殊不知,他实在是太高看了自己。

    从成婚那一日,龙轻梅便已然全无期待,更无半点爱意。

    他这些个管不住下半身的烂事,龙轻梅一点都不在乎。

    也不在意石煊那一时情意切切,捏着自己手掌,大言不惭,却根本做不到的嘴甜许诺。

    一个能为了女色,为了权势,反了一手栽培他族叔的男人。难道还当真期待,他虽然对别的人无情凉薄,可是对一个女人却别样不同?

    这世上有许多单纯少女,见到了风流无度的浪子,冷血凉薄的斯文禽兽,总会高估自己的魅力,总会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一个,又或者是最后的一个。可是到头来,却也不过是,曾经的一个。

    龙轻梅却早没了这份天真无邪的单纯。

    纵然石诫为她所诱,可这只能说明石诫是贪欲的人,而不是一个重情义可靠的男子。

    龙轻梅是海上的一朵霸王花,带着野性的绚丽和海水气息的生气勃勃。她和石诫以前见过的女子自然很不一样。故而一开始,石诫就被龙轻梅给迷住了。可是最初的激情过去,爱情的魔力消失,带走了石诫身上因为爱情魔咒所沾染的水粉画彩。那么石诫原本凉薄丑陋的本性,就是会真正的暴露出来。

    龙轻梅早有所觉,并不会介意石诫女人上的那些个烂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