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6 扑朔迷离
    李惠雪性子是有些个蠢笨的,纵然是知晓石煊如今是有些不悦,可是也是不自禁有些慌乱。

    “其实我委屈不委屈,阿煊你知道的,我素来也是不在意。我只是,只是觉得,母妃有时候对你过于严苛。就好似上一次,她因为昭华县主,还打了你十下鞭子。我知道,我知道的。你就算是说谎,可那也是因为我的。你挨了打,我心里面觉得好疼痛。若为了别的事情,我心里面怎么会记恨母妃。可是,可是你是最要紧的。”

    “这么些年,你便是最疼我的。若非阿煊,姐姐日子不知晓日子多难受。”

    说到了这儿,李惠雪顿时伸出了手,轻轻的抹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

    “阿煊,姐姐性子笨,说错了话儿,你,你别见怪。”

    石煊方才眼底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寒意,如今那一双眸子,倒是柔和了许多。

    他缓缓的还剑入鞘:“我没怪过母妃,她是因为爱惜我,才会这般待我。我惹事生非,说谎也还罢了,居然还去招惹了个厉害的。她当真将我当成儿子,做错了事情,才会惩罚。雪姐姐,母妃并非常人,要是别的人,顾忌我是个过继的,才不会这般认真教导。可唯独她才不会理会别人的闲言碎语!其实她只需待我锦衣玉食,好好奉养,别人也挑不出什么错。可也犯不着对我如此用心,悉心教导。”

    “她打小对我严苛,是因为对我有要求。以后我是睿王爷,怎么能做个平庸的人。不错,我日日练武,辛苦不已。可是来到了京城,我却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什么睿王爷,什么长留王殿下,个个都是那样儿的出色。就连那个昭华县主,乃至于宣王世子,年纪不大,却个个十分聪慧。我不想不如别人,要不是母妃从小教导,不容我懈怠。单单靠着一个小孩子,我哪里能克制懈怠。”

    李惠雪柔声说道:“阿煊,我根本不在乎这些。其实无论你怎么样,身份是否高贵,有没有本事,我都是会喜爱你的。我对你的心意,永远不会改变。”

    石煊抬起头,却忽而缓缓说道:“可一个人若不能有本事,有什么值得人爱的。这世上有许多平凡的人,甘于庸庸碌碌,宽慰自己这样子也算是一种幸福。可我不是,我才不想这样子。”

    他的话,刺伤了李惠雪。李惠雪心里含酸,自己可不就是个笨丫头?阿煊心里面,会不会瞧不上自己。

    若是从前的李惠雪,若眼前的少年是从前的周世澜,那么李惠雪就会自怜自伤说几句话儿。

    可是如今,李惠雪却不敢玻璃心。

    毕竟石煊可是李惠雪如今唯一能够拥有的东西了。到了这样子的地步,她也是玻璃心不起来。

    李惠雪放低了身段,柔柔的去哄石煊:“阿煊,我,我只是不知道——”

    李惠雪禁不住泫然欲泣,一派楚楚之色。

    她是当真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道,原来,原来母妃对你,如此重要。”

    李惠雪死死的咬住了唇瓣。

    她还以为,石煊最重要的人会是自己呢。

    毕竟龙轻梅对石煊一直十分严厉,可是自己可是对石煊温柔极了。她都想不通透,自己对石煊这么好,为什么石煊居然还那么看重龙轻梅。

    还对自己这么凶!龙轻梅可是一点不念情分的。

    这样子想着,李惠雪禁不住泪如雨下。

    阿煊对自己好凶,真的好凶。

    她甚至忍不住想,自己比阿煊岁数大,阿煊迷恋自己。而阿煊该不会对龙轻梅那个老女人,有那种想法吧。

    李惠雪顶着一张白莲花的脸,内心的想法却是很龌龊。

    可是石煊却也是看不透李惠雪内心的龌龊,反而被李惠雪的泪水打动,内心禁不住软了软。

    “小时候,我就很崇拜睿王妃,后来她成为了我的母妃,我也很欢喜。我努力拼命,只盼望能达到她的标准。她称赞我一句,我也是觉得很欢喜的。她就好似我的亲生母亲一样,当真对我很是重要的。”

    石煊喃喃言语。

    只不过,龙轻梅根本不会像李惠雪那样,需要别人的照顾,更在石煊面前十分强势。石煊这个儿子,也没什么机会,表现自己的孝心。李惠雪甚至从来不明白,石煊对龙轻梅的心。

    若是别的人,言语损及龙轻梅,石煊心胸狭隘,一点儿也是不能容。

    不过若是李惠雪,石煊还是可以原谅她的。无论怎么样,李惠雪总算是不一样。

    不过,也只限于这么一次。

    所以石煊不自禁要将话说透,也许他内心深处,也是不敢承认,他不想让李惠雪再次触及自己逆鳞。所以如今,自己要吓住李惠雪。

    不过石煊既然内心选择原谅李惠雪了,石煊言语却也是禁不住柔了柔:“雪姐姐,你不要听别人在你耳边胡说,反而对母妃有了成见。其实母妃待你,可谓极好。你虽然无父无母,是个孤女,丈夫也是没有了,可是母妃仍然是你的依靠。这么些年,睿王府没有人对你怠慢,你吃穿用度样样都好。你仍然可以好似做姑娘一样自在,这一切都是因为母妃为你遮风挡雨。”

    李惠雪却不这么想,这是睿王对自己的好。

    哼,睿王吩咐了,龙轻梅难道会不对自己好?

    自己一向柔顺,否则在睿王面前哭一哭,看龙轻梅如何的自处。

    不过自己的大方,龙轻梅却一点儿也不在乎,偏偏还跟别的人一道,这样子的作践自己。

    李惠雪心里民这样子想,嘴里面却也是不会说出来。

    如今石煊这样子说了,可巧便是搭了梯子,让自己方便下台。

    她也是趁机服软,也好化去石煊对自己个儿的一些看法。

    李惠雪拿出了手帕,轻轻的擦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是我不好,一时糊涂了。都是我身边那个丫鬟小柔,老是说这些,说得我脑子也是糊涂了。其实母妃对我这么好,怎么就居然记恨上了母妃呢?我,我真是糊涂了。”

    李惠雪趁机将一切,推到了自己身边那个丫鬟小柔身上。平心而论,小柔平时虽然木讷了一些,对李惠雪还算是恭顺。小柔也不会那么傻,可不会在李惠雪面前,说那么些个极不好听的言语。而小柔更没胆子,在李惠雪面前议论龙轻梅。

    可是事到如今,李惠雪也是理会不了那么多了。

    她可是毫不客气,顿时将这一切,都是推到了小柔的身上。

    她只觉得自己是顺嘴那么一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无论如何,自己也是不能失去阿煊了。

    而石煊本来也不笨,可是李惠雪既然这样子说了,石煊顿时也是信了。

    这样子想着,石煊脸蛋之上,却也是禁不住顿时流转了几许的阴郁。

    哼,他就是知晓,雪姐姐身边的丫鬟,总是爱作妖。

    这些丫鬟,不是爱欺辱雪姐姐,对雪姐姐不恭敬,就是居然动心思挑拨离间!

    一缕杀意,顿时从石煊眼底一闪而没。

    既然已然是找到了雪姐姐如此糊涂的原因,他可是不能留下小柔这个丫头。

    而已然退去外边的丫鬟小柔,可是并不知晓,自己不知不觉,居然是扛了好大的一个锅。

    李惠雪还是那么一副懵懵懂懂,并不如何了然的模样。

    小柔会是什么下场,她却也是一点儿也是不关心。小柔也算是服侍李惠雪尽心的,可是李惠雪的心里面,并没有真正有过这个丫鬟。

    而李惠雪真正在意的,也唯独男人而已。就好似如今,李惠雪却也是禁不住急切的向着,无论如何,自己也是不能让石煊心里面厌憎自己了。李惠雪泪水盈盈:“阿煊,姐姐说错了话儿,你可别怪我了。”

    石煊却也是禁不住柔和起来:“雪姐姐,我自然是不会怪你的。”

    可石煊那心里面也是禁不住有了个疙瘩。

    就算是别人唆使的,就算小柔那个丫鬟作妖,雪姐姐怎么就这样子看待母妃了?

    他心里面怎么想,都是觉得有些想不通透。

    还有就是雪姐姐身边的丫鬟,为什么总是容易出奇葩?不是喜欢欺辱人,就是喜欢挑拨离间。

    石煊也不是真的傻,只不过他实在是太爱李惠雪了,这想法总是不免简单。

    可饶是这样子,他仍然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只不过纵然是不对劲儿,石煊却也好似找到了一个理由了。

    只怪雪姐姐实在太单纯,好欺辱,那些丫鬟自然不会存着敬畏之心,自然也是不免爱作妖。

    这样子想着时候,石煊却也是不由得觉得通透了好多了,也不自禁的好似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可是石煊虽然说服了自己,那心里面,却也是到底还是种下来一根刺。而那根刺,还当真是有些扎心。

    周世澜到了而立之年,才渐渐摆脱了李惠雪的魔力。

    可是如今,石煊年纪还小,他可没周世澜小时候那么单纯,渐渐也是有了一些想法。

    而李惠雪却仍然浑浑噩噩,竟然是并不如何的觉得。石煊虽然是心里有了些个想法,李惠雪居然并没有留意到。

    只不过李惠雪如今虽然蠢,可并不代表她不毒。

    她理直气壮,毫不留情的将一切推给了小柔后,如今却也是禁不住滋生了另外一种想法。

    想不到,石煊是十分看重龙轻梅的。既然是这样儿,要是龙轻梅对元月砂很好,石煊一定是会有一些别的想法吧。

    这样子的想着,李惠雪却也是禁不住狠狠的捏紧了自己的手帕。

    如今石煊虽然觉得龙轻梅对他很好,可是这个傻小子,根本是太天真了。很快石煊就会明白,龙轻梅是个很现实的人。就算是因为自身的利益,只怕龙轻梅会看重元月砂一些。自己这个雪姐姐,倒是很好了,老实本分,也不精乖。

    可瞧元月砂那样儿,分明是怀着心计,眼界高,人又贪婪。

    怎么看,也是不觉得像个好的。

    到时候,元月砂可不会像自己这个老实的养女,不争不抢。到时候元月砂跟石煊抢东西,石煊才会知道自己这个雪姐姐单单纯纯的好。而石煊必定也是会知晓,龙轻梅的真面目。只怕到时候,龙轻梅才根本不会在意石煊,一定会帮元月砂。

    阿煊那时候,才知晓自己多傻了。

    今日李惠雪说错了话儿了,知晓自己如今实在也是不好再说些个什么了。可是饶是如此,李惠雪心里面已经有了定计。

    只要石煊嫉妒了,还不跟元月砂斗个你死我活?

    这样子瞧来,阿煊在意龙轻梅,似乎倒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李惠雪的心里面,顿时也是充满了算计。

    而此时此刻,别院之中,百里雪却也是已然待在了自己的房中,容色微冷。

    今日宴会散去之后,百里雪的面色也是已经很不好看了。而那些下人,如今见着百里雪这个样儿了,可是更加不敢向前,免得触动了百里雪的恼怒之意。

    百里雪这个公主,性子也是未免太强硬了些个。既然是如此,百里雪今日做了这么些个事儿,竟也是并不如何的令人觉得奇怪。

    苏颖备受责难,名声尽毁。这位京城第一美人儿,只怕就算回到了苏家,处境也是并不会如何的美妙了。百里雪自然没有苏颖那样儿的狼狈,可是饶是如此,百里雪的处境同样并不如何的美妙。

    百里雪如今,明面儿上也是没有落得什么罪名。可是今日,在场围观之人,个个都是人精,又有哪个不会瞧出几许的端倪?这些聪明无比,玲珑剔透的人,自然也是瞧得出来,百里雪是犯下了大错。只不过百里雪是公主,就算不吉利,可是到底也是宣德帝的亲生血脉,是龙胤的公主。

    既然是如此,也难怪龙轻梅张口,全了百里雪的脸面,可这根本是为了维护朝廷的脸面。

    百里雪不过是运气好,方才逃过一劫。

    而如今,睿王妃的下人,更内心泛起了嘀咕。都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了,怎么百里雪就还能厚着脸皮,赖着不肯走?她可也是挺好意思的,这样儿的事情,居然也是能做得出来。难道事到如今,百里雪居然还有什么非分之想?

    当然这些话儿,也是没一个人,胆敢在百里雪的面上提及。

    百里雪脾气暴躁,性子也是十分坚毅,她又是个公主,谁又敢在百里雪的面前,说那么几句不是呢?

    可百里雪聪明,就算没有人胆敢当着百里雪面说,百里雪也猜测得到。

    如今百里雪独个儿在这里,身躯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发抖,恼恨极了。

    今日之事,是何等屈辱,自己虽然没有事情,可是却也是被人瞧了笑话。

    如今元月砂更堂而皇之被龙轻梅呵护备至,好似眼珠子一般的爱护。

    就算不过是虚情假意,可是这份荣耀到底也是属于自己的。

    她将元月砂拿给自己的那么些个证据拿出来,对着灯盏,却也是瞧着火舌一点点的吞噬,将那几张纸化为了飞灰。如此一来,却也是灰飞烟灭,再也是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这一瞬间,百里雪想到了风徽征,内心微微恍惚。可是风徽征,却也是到底还是过去了。

    如今的百里雪,也应该多想想自己。

    她是自食其果,手段也是没多干净。可是凭什么元月砂就赢了,而且占尽了上风?百里雪可是就咽不下这口气了!

    毕竟当初三女同到,她们三个都是极为狡诈了。这份输的滋味,可是并不如何的好受。

    这些人如今心里面笑话自己,哼,那就好生的笑吧。她才不会甘心,她一定是会踩着元月砂,成为最后的赢家。

    此刻的元月砂,却未曾来得及想李惠雪和月意公主。

    如今此刻,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一股子的苦恼。

    龙轻梅如今对元月砂的态度,却也是不自禁的让元月砂不知所措起来。

    一起用过了晚膳之后,龙轻梅却也是居然让元月砂留宿在自己的屋子里面。

    她内心之中,再次将百里聂狠狠的践踏了一番,一股子莫名的不适合焦躁,却也是顿时这样儿盈盈的浮起在了心头。而这,却也是让元月砂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瞧着镜中仿佛有几分陌生的倒影,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自己成为这个南府郡的元二小姐,是有些个日子了。可是饶是如此,自己似乎仍然是不能适应这么一张极陌生的面孔。

    有时候,瞧着自己镜中的女装,她都是不自禁的觉得陌生。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一伸手,准备摘去头上的发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轻梅却也是禁不住伸出手,轻轻巧巧的为元月砂解下了发间的珠钗。

    元月砂身躯僵了僵,不觉做出了柔顺的姿态:“劳烦睿王妃了。”

    龙轻梅却也是自自然然的,为元月砂解开了头发:“月砂,苏家阿颖污蔑你,说你其实,并非元家亲生女儿。说你是海陵的逆贼,说你居心不良。”

    元月砂慢慢的绷紧了身躯,瞧着如今好似已经变得有几分古怪的龙轻梅,却也是斟酌词语,缓缓言语:“也许月砂到底是有些不对,所以阿颖才这样儿的待我的。”

    龙轻梅却若有所思:“其实我是东海之人,陛下虽然对我不错,可是于我而言,却并不怎么在意月砂可是海陵逆贼出身。我只是好奇,若你不是元家女儿,总归有父母的。”

    元月砂目光轻轻的闪动,眼底深处,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么一缕森森的漠然。

    她是有亲人,苏姐姐就是她的亲人。可是,她却也是确实没有父母。可是不仅仅是自己,很多北域的小孩子杀手,都不会有什么亲人存在。他们一多半就是孤儿,在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已然被北域的杀手所荼毒,成为了别人的一颗棋子。

    百里聂果真工于心计,如此设计,缔造了一个十分完美的身世。

    可是就算是这样儿,元月砂内心却好似被掐了一下也似,很是不舒坦。

    一股子的酸意,顿时轻盈的在元月砂的心口,就这样子轻轻巧巧的弥漫开了。

    也许百里聂很聪明,可是元月砂一点儿也是不喜欢。

    铜镜里面,龙轻梅的面容却也是有些晦暗不明,好似有些瞧不清楚了。

    元月砂脸颊却不会有半点动容,而是有几分惊惶说道:“求睿王妃不要相信阿颖说的那些话儿。”

    她忍不住伤感:“自打月砂来到了京城,这些谣言便是如影随形,怎么样都是不能放过月砂。清夫人算计了我后,仿佛我便是不能做元家的女儿了。月砂也是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子待我。”

    龙轻梅却也是不动声色:“月砂优秀如美玉,自然也是不免招惹别人嫉妒。”

    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心念转动,如果龙轻梅有女儿,其实是二十多年前极没有了。

    可是自己瞧着不过十多岁的模样!

    她不知道,龙轻梅为什么能误会,又或者这又不过是一场十分危险的试探?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冷汗津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