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 姜陵的老父亲
    而元月砂方才进门,就禁不住踢开一块被生生扯下来的红色碎布。

    房间里面那样儿的一股子味儿,嗅着便让人懂发生了什么极为可怖的事情。

    黑牡丹的身躯压在了苏颖的身子之上,竟似一动也是不动。

    乍然一瞧,这房间里面的两个人,却也好似两具尸首。

    苏暖瞧了一眼,便禁不住轻轻的别过了自己的脸。

    元月砂冷哼一声,这苏家的公子哥儿,从始至终,都是十分的虚伪的。

    她却也是一伸手,将黑牡丹的身子生生的扯了下来。

    咚的一下,黑牡丹的身子顿时栽倒在地。

    他身子已经发硬,沉甸甸的,很是沉重。

    对于死人,元月砂可谓是极熟悉的,她伸手这样子一扯,忽而就明白了,黑牡丹分明已经死了。

    黑牡丹脸蛋发青,舌头微伸,眼底一片赤红,更要紧的是,下边那极难看的状况。

    死因不言而喻。

    元月砂嗓音之中却也是蕴含了一缕讽刺:“苏公子给他找了一位天仙般的美人儿糟蹋,人家生怕辜负了这良辰美景,药吃得多了,行房途中,人就死了。”

    苏暖状况越发难看了,这等下贱货色,当真是污秽恶心。

    元月砂容色微凝,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擦拭自己的手掌,好似要将自己手上污秽生生擦干净。

    苏暖慢慢的回头,看了苏颖一眼,却也是惨不忍睹。

    黑牡丹虽然病入膏肓,然而吃了药,可劲儿折腾。光苏暖在外边听到的,也是折腾了大半个时辰。

    可正因为药性这样儿的浓,故而竟然将黑牡丹自己给吃死了。

    然而饶是如今,黑牡丹之前却也是在苏颖身上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劲儿。

    只见苏颖的身躯之上,却也是尽数是斑斑伤痕,触目惊心。

    黑牡丹的手指牙齿,在苏颖身躯之中留下了累累伤痕,下边的红罗裙,却也是染上了斑斑的褐色血污。

    苏暖努力的固定了自己的脑袋,一双眸子慢慢的浮起了狠戾之色,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浅浅的冷笑。苏颖落到了这种地步,这根本便是苏颖自个儿找的,是苏颖贱,是苏颖太狠,这些可都是苏颖应该得的!

    有那么一刻,苏暖以为苏颖也已经都死了。

    可是那床榻上的少女,那木然的眼珠子不自禁的泛起了一缕幽光。

    她到底还是活着的。

    元月砂不自禁轻拢眉头,蓦然捏住了苏颖的手腕。

    上面的伤痕,虽看似轻微,却已然是很仔细的将筋脉切断,只怕也是废了。

    苏颖四肢,均是这般伤痕。

    元月砂蓦然一伸手,捏住了苏颖的下颚。

    苏颖宛如受惊也似啊啊的叫了两声,一双眸子里面充满了惊惧之意。虽不过一瞬,可是元月砂却也是瞧得很是清楚。苏颖那舌头,已然是被人弄得没有了。

    元月砂生生的气笑了,这么一会儿,苏暖倒是下手得极快。

    她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指,不自禁的凝视着苏颖。

    苏颖从前那般美丽灵动的眸子,如今却只剩下了一片混沌的死灰之色。

    苏颖瞧着元月砂,那双眼珠子里面只有一缕浑浊,全无神韵。

    虽然苏颖已然是被苏暖弄成了个活死人,可是元月砂却仍然能瞧出来,苏颖已经是疯掉了!

    这个曾经的京城第一美人儿,却也是已然消去了魂魄,生生沦为了疯癫。

    也对,失去了一切,被苏暖如此折磨,整个人不能动弹,又被黑牡丹这样子的人夺取了贞操,恣意凌辱。

    就算苏颖那般心计,也再也是抵受不住,沦为了废物。

    元月砂凝视着如今痴傻的苏颖,她那一双眸子清而定,定而宁,却也好似一泓清泉,见不得底。

    那样儿的柔润清光,却也是如此清清静静,落在了苏颖的面颊之上,映照着苏颖那极为凄惨的模样。

    她无不遗憾的想,自己到底还是来得晚了些。

    她都还没来得及,问一问苏颖,当初害死苏叶萱的凶手,究竟会是谁。

    元月砂樱色的唇瓣,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吐出来一口气。

    元月砂也没想到,苏暖居然能这样子的狠,一朝反咬,将苏颖闹得骨头都没有剩。

    苏颖如今,似乎是一个属于元月砂的意外,可是仔细想想,原本也是与自己有关系。

    就是元月砂唤醒了苏暖心中恶魔,只不过这个恶魔既然是苏醒,一切都不受任何人控制。

    没想到,自己倒是让苏暖坏了自己的计划。她以为苏颖落在了苏暖手里,小小的一会儿,一定能安抚住苏暖的。哪里想得到,苏暖彻底无情了,居然是有着这样儿的滔天怨毒。

    元月砂凝视着眼前苏颖那美丽而空洞的躯壳,暗暗一咬牙。

    苏颖已经是没有用了,不过是一堆废物,又如何能承受元月砂内心之中的仇恨?

    元月砂一双眸子涟涟的闪烁了光彩,却也是蓦然举起了手,扣动机簧,咚的一下,一枚袖箭轻轻的射了出来。

    那袖箭顿时扎在了苏颖的雪白胸口,这小小的一枚箭上面,原本就是染了一层毒药。

    如今这样儿毒箭没入,苏颖顿时气绝身亡。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苏暖还未反应过来,元月砂便动手杀了苏颖。

    苏暖眼睁睁的瞧着眼前这一幕,眼中却也是顿时禁不住流转了那缕缕的恼怒!

    他飞快的扑了过去,扑在了苏颖的身上,心中涌动了一阵子的恼怒。

    苏暖颤抖着捧着苏颖那张美丽而伤痕累累的脸颊,却发觉苏颖已然是全无呼吸。

    苏暖蓦然厉声惨叫了一声,嗓音之中,充满了恼恨。

    好似一件极喜爱的玩具,自己还没有好好玩弄,就生生的被人弄坏了去。

    苏颖怎么能死?怎么能这样儿就死了?

    苏暖的手一松开,苏颖的脑袋轻轻的歪向了一边,唇角却也是不觉溢出了一缕黑血,眼珠子犹自瞪得大大的。

    苏暖有几分狼狈的站了起来,不觉扭过了头,恶狠狠的盯着元月砂,眼睛里面充满了极浓郁的恼怒。

    “元月砂,你好大的胆子,你怎么能这样子弄死了阿颖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他不喜欢元月砂,不仅仅因如今元月砂弄死了苏颖,还因为元月砂见识了他全部的愚蠢,所有的不堪。

    况且,元月砂知晓得还太多了。

    元月砂掩去了这一刻自己心头涌起了汹涌滂湃,她唇角却也是巧笑倩兮,好似什么都瞧不出来:“暖公子这样儿说话,你又还想如何待苏颖?”

    苏暖生生的笑出来:“我要她口不能言,手不能动,什么样子恶毒聪明都使唤不出来。她沦落底层,什么男人都可以欺辱她,可是偏生还留着这么一张绝美的脸蛋。你猜猜,她会如何?会如何?”

    “她本来就是婊子生的,她原本就该过着等日子。”

    苏暖眼底,流转了疯狂的狠意。

    元月砂却不动声色:“阿颖临死之前,可有对苏公子提及我?”

    元月砂忽而有些不确定起来。

    以元月砂对苏颖的了解,必定会想方设法,使得苏暖相信自己是海陵逆贼。

    元月砂漫不经心的想,若是如此,倒是有些麻烦了。

    更何况苏暖不会知恩图报,感激自己揭破苏颖的真面目。

    只怕苏暖虽然恼恨苏颖,可也是恨自己揭破了他的伤疤,暴露了他的不堪。

    曾经的将军青麟,是个浑浑噩噩的女孩子,哪里能懂人心的险恶。可是如今的昭华县主,是这样子的心思剔透,深谙人心。

    就好似如今,元月砂窥见了苏暖内心之中一缕扭曲的阴暗,却平静无波的在想,可要先下手为强。

    她心里面嗤笑,幽幽的想着,可苏姐姐说过了,自己绝对不可以主动杀人。

    苏姐姐的话儿,自己又怎么能违逆。

    苏暖也心事重重,他瞧着元月砂那纤弱的身影,胸中却不觉泛起了一缕凶狠的杀意。

    事到如今,苏暖内心那缕对女子的怜香惜玉,早就荡然无存。

    苏颖死了,他那一颗心也好似空荡荡的,竟也没有半点活气。

    此时此刻的苏暖,也已然再无半点人性。他目光灼灼,全然没有将元月砂的问话如何听到了耳朵里了。苏暖只是禁不住阴冷在想,元月砂到底是朝廷县主,若是死了,可有关系?

    这个女郎狡诈多智,和几个京城权贵也是纠缠不清。

    哼,也是个水性之人。

    可她纵然是聪明,大约也是并未料到,来此能看到如斯情形吧。

    这个聪明的姑娘,来到了这儿,也是没人知晓。

    既然是如此,让她死在了这儿,谁又能知晓?

    一想到了这儿,苏暖眼中的冷意,却也是越发浓了。

    就好似当初,自己大好前程,却因为一个戏子,被迫去南府郡。

    那时候苏定城只对自己说了一句话,那便是下手不够干净。

    父亲居然并不是嫌他狠,而是嫌他下手不够利落,手腕不够狠戾。当时他觉得很是惊讶,可是如今却觉得苏定城说得很是正确。

    自己是下手不够狠辣,为人不够心狠,杀人也是不算什么,可是千万也是不能留下什么证据。

    如今苏暖的神色,居然像极了他的父亲苏侯,一样的铁血狠戾,杀伐果决。

    他不觉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纤弱的背影,盯着元月砂那雪白的颈段儿。

    这纤纤一段儿脖子,咔擦一下弄断了,谁都不知晓。

    这般想着时候,苏暖眼中恨意越浓。

    他蓦然从怀中拔出了匕首,快步靠近,想要一刀割破元月砂的咽喉。

    元月砂背对着自己,却也好似浑然不觉。

    只需用刀刃,轻轻一挥,那么这个知晓自己许多不堪之事的少女,就是会这样儿香消玉殒,就此陨落了。

    苏暖眼底,流转了森森的寒光,映照着元月砂的背影。

    他手掌一动,手中利刃便正欲图这样儿极轻巧的挥舞下去,却蓦然不觉,眼前寒光凛然一闪。

    那凛凛的寒光映照,衬托出了苏暖惊愕无比的脸颊。

    只见元月砂的手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柄轻若蝉翼的薄刃,对着光线轻轻一映,竟似微微有些透明。

    少女那么一双精致的眉宇,却也是蓦然流转了缕缕寒色,手掌轻轻一抖,剑锋之上一滴鲜血却也是这样儿轻盈的滴落。那点点血污,冉冉的润入了污秽的地面。

    苏暖却忽而觉得身子里面的力气,好似这样儿忽而就消失掉了。

    自己整个人,好似没有了所有的力气。

    他手中的利刃,却再也都挥舞不出去。反而自己的喉头,竟好似喷涌出了缕缕的温热。

    而这样子温热的血水,却也是使得苏暖蓦然捂住了咽喉。

    一股子惊惧之意传来,苏暖缓缓的伸出了捂住了咽喉的手掌,只见自己那片手掌之上,却也是已然染满了血污。

    也便是在方才的那么一瞬间,元月砂手中薄刃,已然是轻轻巧巧的,削破了苏暖的咽喉!

    苏暖的心中,流转了恐惧。

    他蓦然想起了苏颖情切,说的那么些个话儿,元月砂是海陵逆贼!

    那时候,苏颖扯着自己的袖子,原本似乎是要说些个什么话儿的。可是苏暖心中充满了恼恨之意,根本无意去听。然后苏颖甚至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已然被自己生生弄晕了。

    元月砂的精致脸颊之上,却也是蓦然浮起了一缕天真无邪的笑容:“方才问苏公子,阿颖之前有没有和你说什么?有没有告诉你,我是海陵逆贼?”

    元月砂一双眸子,流转了点点迷乱的光彩,瞳孔好似渲染了一层淡淡的水汽。

    她眼中情愫,却也好似晦暗不明。

    “苏姐姐说过了,让我不可随意杀人。可是,既然苏公子要取我性命,那也是怪不得我了。”

    苏暖脸色一阵子的发白,他喉头咯咯的响动,想要说话儿,可是一个字都是说不出来。

    苏颖是没来得及和他说些个什么,可是苏颖纵然是说了,苏暖也是决计不会相信的。

    毕竟苏颖撒谎成性,她为了往上爬,对元月砂加意污蔑,什么话儿都说得出来。

    比如今日,苏颖口口声声,说元月砂是海陵逆贼。可在苏暖看来,这不过是苏颖又一次对元月砂的栽赃陷害。

    可是他错了,元月砂当真是个海陵逆贼,手腕狠辣,心计深沉。她什么事儿,都是能够做得出来。谁又能想到,这个海陵的逆贼,有这么大的胆子,又如此的聪明,居然当众利用自己身世做文章。

    苏暖说不出话,他喉头动了动,那血珠子却也是不免咕咕的往外面去冒。

    然而纵然苏暖说不出话,元月砂却也是仿佛瞧出了苏暖的心思:“想来公子必定是在感慨,我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些个。其实月砂的灵感,就来至于那日清夫人的污蔑不遂。她发现了我的身世可疑,加以污蔑,可是非但没有什么效果,反而让她自己也是落得一个极不好的下场。而别的人,反而觉得,我是清清白白的。就好似如今,阿颖明明说的是真话,谁也是不会认为是真的。”

    苏暖死死的盯住了眼前娇嫩的容颜,好似忍不住要将元月砂狠狠的撕碎了。

    他双眸喷火,心中充满了不甘,更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恼恨和愤怒。

    元月砂简直是可恨,心狠手辣,如此相待。这般对自己,他可是按捺不住,更是气恼。自己是苏家的嫡子,父亲手眼通天,心狠手辣。如今一双儿女死在了这里,元月砂难道想要轻轻巧巧的脱身?

    没那么容易的。

    这个海陵逆贼,今日虽然是害死了自己,可是也是不会得意多久。

    她或迟或早,便是定然是会死在自己的亲爹手上!

    元月砂的唇角,反而流转了那么一缕极为不屑的冷笑。

    “月砂来到京城,素来是十分小心的。苏公子放心,月砂自有法子脱身!”

    苏暖的身子,咚的栽倒在地。

    元月砂一双眸子,却也是流转了一缕狠色。她下了命令,让随行的海陵精锐,灭掉了苏暖那么几个贴身的侍卫。

    苏暖当真可笑,他折辱苏颖,却知晓苏定城绝不会同意的,故而居然偷偷摸摸。

    而苏定城的本事,元月砂也是略有耳闻。

    只怕这个公子哥儿那么点本事,也是瞒不过苏定城。

    所以,只要让苏颖的尸体消失,那么苏定城的怀疑,必定是会落到了别的地方。

    苏颖虽然死了,可是这个女人曾经是何等的狡诈,又是何等的心狠手辣。只要苏颖消失,那么一个事实就会浮现在苏定城的心头,那就是自己的嫡子,也是被苏颖所害。

    元月砂冷笑一声,从怀中摸出了一枚小小的瓶子。这瓶中之物,乃是化骨的药粉,只要轻轻一点,苏颖就会从这个世上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她耳边听到了细微的动静,是那些苏家的侍卫,消失于海陵杀手手中。

    能对苏暖如此听话,乃至于屠杀周围平民,就为了遮掩苏暖折磨妹妹的事实。

    这些苏家的侍卫,死了也是不算如何的冤枉。

    元月砂轻轻的踏出了房间,瞧着头顶明晃晃的太阳,那淡色的唇瓣,却也是蓦然轻轻的吐出来了一口气。

    这是属于龙胤京城的污秽血腥,狠辣杀伐。

    无时无刻,都是存在着算计。

    稍稍不小心,就是会粉身碎骨。

    元月砂宛如绷紧的弦,整具身躯也是已然绷得极紧了,却也是未见能有半点放松。

    那纤弱的身躯,背脊却也是绷得笔直。

    秋日微凉的寒风,轻轻的吹拂过元月砂的脸颊,让那精巧脸颊之上掠动了一缕晦暗不明的光彩。

    她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儿的感觉,自己殚精竭虑,用尽了手腕,好不容易算计了苏颖。

    苏颖聪慧绝伦,而自己要算计了苏颖,可并不是间容易的事情。

    元月砂表面看上去风轻云淡,可是实际上,却也是用尽了全部的智慧。

    那么自己费尽心力,最后完成了这档子的事情,自己个儿难道不是应该欢欢喜喜,十分高兴?为什么自己偏生心中郁郁,也是不大能够高兴得起来?

    苏颖该死,毋庸置疑,就算沦落到如此下场,生生被逼疯,受尽了非人的折磨。饶是如此,元月砂也是绝不会有半点同情,更没有一点儿后悔。再怎么惨无人道的事情,发生在苏颖身上,就算是违背了人性,费尽了手腕,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不会有半点感觉。

    她只是觉得,觉得有些疲惫,有些累。

    好似那无情无尽的争斗,根本无法完结。而那幕后的黑手,却也是总是与自己失之交臂。

    不过其实,这也是没有什么的。毕竟很久很久以前,她活着也是没有趣味,若不是为了苏姐姐报仇,她人生早就已经毫无趣味。元月砂慢慢的伸出了手,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

    抛去了人前贵女的骄傲,元月砂如今,一双眸子之中,却也好似终于添了如猛兽一样的狠劲了。

    元月砂如猛兽一般,狠狠的一咬,自己的手背也是被生生咬破,并且渗透出了一股子极为浓稠的血腥味道。

    不能泄气,绝对不能泄气,她是一柄锋锐的宝剑,此生唯一的作用就是征战杀伐。

    那样儿的脆弱悄然从元月砂的脸颊之上掠过,却也是片刻之间就消失。

    元月砂不动声色的松开了唇瓣,慢慢的将自己的手掌隐匿于衣袖之中。

    然而正在这时候,她耳边却也是听到了一道懒洋洋的嗓音:“月砂姐姐,这一次,你当真是要好好谢谢我了。”

    那围墙之前,却也是正坐着一位俊美少年,笑容盈盈,赫然正是姜陵。

    元月砂面色一变,忽而抬头,眸子漠然。

    姜陵原本笑吟吟的,却蓦然一怔。

    平时的元月砂,总是深邃而内敛,娇柔可人,可是如今肆无忌惮让一双眸子流转眼底的狠劲儿时候,却简直格外触目惊心!

    与此同时,四五道身影却也是掠向了姜陵,招招致命!

    姜陵不应该出现在这儿,他既然现身在此处,并且还知晓了将军的秘密。

    那么这个俊俏的小子,却也是只能去死。

    姜陵唇角虽然仍然流转了狡黠的笑容,然而眸子却也是渐渐浮起了一缕凝重之色。

    他年纪小小,天分却很高,武功已经是不错。

    百里聂虽然平时看似懒散,可是教导姜陵的时候,却严苛如恶魔,并且绝不留情。

    姜陵平时虽然会跟百里聂开开玩笑,可是却也是清清楚楚的知晓,自己在百里聂的面前,根本不能不认真。

    故而姜陵年少英雄,已然是武艺极好。

    如今这些海陵杀手,单个儿自然绝不会是姜陵的对手,甚至还颇有差距。然而他们相互之间,却也是配合得极好,甚至好似一个人一样心意相通。

    而这份默契,绝不是朝夕之间能有的。一多半,都是多年一来,战场之上所造就的前所未有的默契!

    海陵死士,果真是名不虚传!

    姜陵情不自禁的想着,难怪老聂那样儿的懒散混账,却也是颇为推崇。

    姜陵心里叹了口气,漫不经心的想着,今日自己,会不会被月砂姐姐给宰了?

    他有些无奈,岂不知那些围攻姜陵的海陵战士,却也是更加的心惊。

    姜陵才几岁,居然是如此的游刃有余,轻轻巧巧。

    老鬼退后了一步,看着胸口破开的衣衫,却也是为之气结。

    这小子方才一剑要是更深一些,自己只怕就要死了。

    战斗之中,老鬼却也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姜陵方才并不是力不够,而是故意饶了自己。

    这简直是欺辱人了,姜陵居然还有余力手下留情。

    然而饶是如此,生气之余,他们这些海陵的战士也是禁不住对姜陵生出了那么一缕佩服。

    姜陵不过这样儿的岁数,居然能有这样儿的修为,这样子的武功。

    他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果真是十分了得。

    纵然姜陵是敌人,可是却也是宛如一块明珠美玉,可谓是十分的珍贵了。

    而这样子的孩子,甚至给予他们某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好似当年的海陵王,便是打小天分出众,学武功比别人快,武功也是比别人高。年纪轻轻,海陵王已然是成为了海陵的战神!

    而海陵王的血脉传承,好似每一代,所出的子嗣之中,均会有一位血亲继承这样子的天分。这个孩子就会十分出挑,学武天分极高的存在。

    比如当年死在萧英手中的四公子,年纪轻轻,就和父亲一样,武学造诣极高。

    好似只需要随便学学,已经很不了不起。要是认真学一血,就更是谁都比不了的了。

    可就算是这样子,这俊俏的小崽子,瞧见了不该瞧的事情,那就该死。

    更何况他们心中也是笃定,就算他们死了,将军的武技,也是决计能将姜陵斩杀当场。

    元月砂却忽而眉头轻拢,缓缓吩咐:“退下吧。”

    姜陵顿时觉得压力一松,方才围攻自己的几名死士,居然是十分乖顺听话,就这样子轻轻的退了下去。

    姜陵也忍不住切了一声,不动声色的轻轻揉揉自己的脸颊。

    居然这样子听话。

    他身子如一片清云,轻轻的掠下来,到了元月砂的身边。

    那一双好似会说话的眼睛,充满了控诉与哀怨:“没良心,我可是方才替昭华县主除去了苏侯爷安排在儿子身边的眼线。若非如此,只怕苏侯爷会恨上昭华县主。”

    方才的一场战斗,姜陵的脸颊也是顿时变得红扑扑的,脸颊之上也好似浮起了一层汗水。

    元月砂眯起了眼珠子,盯着姜陵那生机勃勃的脸颊。

    那冷硬的心头,忽而禁不住柔了柔。

    也对,这小崽子到底是长留王的人。她自认可以瞒过苏家的人,可是宰了姜陵,却一定不能瞒住百里聂。这个容貌倾国倾城的长留王殿下,也是并不如何好惹。

    既然是如此,贸然杀了人家的儿子,始终也是有些个不好的。

    平心而论,若无必要,也是并不需要非得要竖立一个好似百里聂这样子的敌人。

    那个容貌宛如谪仙的死流氓,和他为敌,也许并不会如此美妙。

    元月砂也是找到了一个理由了。

    然而她心中却隐隐知晓,也许,也许这并非是真正的原因。

    她是知晓为了什么的,自己面对姜陵时候,总是容易心软。

    不过如今既然有了这个理由,也许很多的事情,不必深究。

    姜陵却也是暗中悄然打量元月砂。

    眼前的少女朱颜盈盈,可是一张精致的面容却也是浮起了难以形容的冷漠和威仪。

    那一双眸子透出来的压迫感,很有些像百里聂认真时候的样儿。

    瞧着,也是有些令人心头发麻的。

    姜陵慢慢的,按住了自己个儿的小心肝,现在想想,自己居然对元月砂英雄救美过。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太单纯了。

    元月砂慢慢的压下了眸子之中的隐约森冷,又恢复了平时柔弱姣好,甚至轻轻的笑了笑:“陵少为了我,双手染血,月砂心里,也是会有些愧疚的。”

    姜陵却也是禁不住摆摆手:“苏家的人屠杀平民,本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赶来时候,就看到周围居民的尸首。哼,况且,也是苏暖先对月砂姐姐动手,我为了月砂姐姐对付苏家,又有什么错?”

    元月砂淡色的唇瓣轻轻的含着一缕浅浅的笑容,却也是轻柔缓缓的说道:“可是都是杀人而已,其实谁先动手,有那么重要吗?”

    姜陵面色却渐渐认真起来:“这当然是很重要的。”

    姜陵的话语,却也仿佛拨动了元月砂的某根心弦,让元月砂的心尖儿,却也是不觉微微一颤。

    那些个熟悉的话语,让元月砂仿佛勾勒起了一些从前的回忆。

    她记得那时候,自己对着苏叶萱,一阵子别扭,却也是禁不住说道:“可是苏姐姐,你要我应了,不可随意杀人,除非别人先有加害之意。可是总归是杀人的,谁先动手,有那么重要?”

    苏叶萱的手掌,却轻轻的按住了元月砂的脸颊,温和而认真的说道:“这当真很重要的。”

    如今回忆之中的嗓音还是这样子的温柔,而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一阵子的眼眶发酸。好似有些个酸楚之意,就这样儿不自禁的浮起在了胸口。

    姜陵瞧着元月砂怔怔的盯着自己的脸颊,暗中吞了口口水,心中却也是不觉打了个突。

    而他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默默的念叨。

    老聂啊老聂,说来也许你都不敢相信,你的心上人,也是折服在小爷的魅力之下,好似看上我了。

    他心里面也是不知晓是什么滋味,元月砂英姿飒爽,又神秘莫测,妖娆多姿,他也觉得元月砂很有趣,甚至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

    有时候,他明明知晓元月砂很凶猛,可是却也是不自禁的升起了一缕亲切之感。

    可是,可是自己似乎对元月砂并没有那样子很特别的感觉啊!

    倘若元月砂知晓姜陵心里面想的是什么,只恐怕会立刻恨不得下令干脆将这臭小子给宰了。

    元月砂平时娇嫩的嗓音,此时此刻,却也是禁不住有了一股子淡淡的沙哑。

    她缓缓的言语:“陵少,若非你的养父是百里聂,也许我当真会杀了你的。”

    那沙哑的嗓音,轻盈的润入了寒风之中,使得姜陵顿时禁不住抖三抖。

    元月砂这样子说,他恍恍惚惚,靠着极为敏锐的触觉,竟不自禁的觉得元月砂说的也许是真的。

    元月砂那柔润的红唇,吐露出了冷冰冰的话语,仿佛在告诉他,当真会死的哦!

    只不过姜陵只呆滞了片刻,旋即又无所谓:“没关系,我忘了告诉县主,父王让阿陵邀约美人一聚。若是当儿子的一去回不来,可怜的老父亲一定是会伤心的。”

    元月砂瞪了姜陵一眼,有些恼怒。

    这些话儿,之前却也是未曾听到姜陵提及。

    可见若非当真将姜陵弄死,姜陵一定是会很不正经。

    一股子淡淡的心惊,却也是涌上了元月砂的心头。

    百里聂好似一团淡淡的烟雾,又好像是龙胤京城一团幽灵。那锦绣富贵堆里面,养出的一缕神秘与富贵。对方的身上,染满了锦绣风华,却又不自禁的令人为之而心悸。

    可是这样子宛如幽灵般的男子,那烟雾之中一双极为明亮的眼睛,却也是总是这样儿的盯着自己。这也是让元月砂的心中,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莫名的心悸。好似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被一双贪婪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这样子的感觉,并不如何的愉悦。为什么每次自己完成一桩复仇,百里聂却总是会告诉自己,他什么都是知晓了的,并且也是瞧在了眼里面了。

    姜陵的老父亲,可真是令人讨厌。

    元月砂却无法拒绝百里聂的邀约,百里聂猜中了百里炎的心意,仿佛什么都知晓。

    元月砂当真好奇,百里聂究竟是想要算计什么。也许当真知晓百里聂想要什么,百里聂也是没有这般神秘莫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