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 洛家舍弃
    苏颖怎么想,都觉得想不通透。

    她只不觉颤声言语:“这一切,都是胡说八道,都是胡言乱语,做不得数的。”

    苏颖那一双眸子泪水盈盈,好似也是染上了一层浅浅的泪水痕迹了。

    她蓦然狠狠的盯住了元月砂,而那眸子之中除了仇恨,还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一缕惊惧。

    而元月砂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淡淡的冷意。

    是了,真正的薛婉,四年前已经死了。

    那一年,因为薛婉成为了弃妇,心中修罗之火熊熊燃烧,仿若要毁灭天地。

    而这样子的恨意,让薛婉从一个受害者,化作地狱的修罗,双手染满了血污。

    而她的婢女甘草,打小服侍薛婉,学习医术,心肠柔和。

    她瞧着自家小姐变成了这样子的人,内心充满了惧意,最后忍不住大义灭亲。

    然而甘草向官府告发,却被洛家发觉,趁机压下了此事,甚至逼死甘草家人。

    盖因为,薛婉这样子的手段,居然是引起了洛家的兴致,得到了洛家的称赞。

    薛婉如此心狠手辣,薛家的人非但没有觉得薛婉心狠,反而觉得薛婉颇有能力。

    相反甘草欲图告发这样子残忍的事情,却是甘草不知晓好歹,乃至于被生生追杀,亡命天涯。

    而甘草的家人,更是受其连累,惨遭不幸。

    甘草心中,十分不甘心。直到,她遇到了那个恶魔也似的女子。

    四年之前,自己绝望要自尽的时候,却有个容貌精巧的极美少女对着自己微笑:“你既然是不想要自己这条命了,那就给了我好了,我自然也能如你所愿。”

    而那个当初救下了甘草的人,就是如今在陛下的跟前,巧笑倩兮,言语柔润的昭华县主。

    如今她已经是一身的尊贵,却也是轻轻的掩下了遍体的血腥。

    “薛婉”忍不住在想,这个海陵的青麟将军,当初的许诺,却也是确实令自己如愿以偿。

    四年前,元月砂就生生逼死了薛婉,而甘草就以身代之。

    甘草打小服侍薛婉,她懂的医术,也不见得能输给薛婉。两个人身量相似,只要甘草费些心思,那么说话的嗓音以及举止就十分相似。薛婉平素出去行医,总爱戴着面纱,而她父亲已经死了,未婚夫一家子也是没了。因为薛婉孤僻的性格,和薛婉相熟的人也几乎没有。

    然后,甘草就戴着面纱冒充薛婉,当地居然无人察觉。

    后来,甘草离开了家乡,她就算不戴着面纱,也没人知道她不是薛婉了。

    她不但能报仇,而且还能施展自己所喜爱的医术,从此以后,便是能堂堂正正的医人了。

    这一切,自然就是一位恩人所赐,方才让甘草得到了这些。

    然后直到了今年年初,甘草才有了报答元月砂的机会。

    那位青麟的将军,就化为元家极为娇柔的元二小姐,成为了龙胤的县主。

    想到了这儿,甘草甚至心里面禁不住有些好笑。

    苏颖以为元二小姐是假的,岂不知自己这个薛婉也是假的。

    只不过如今,自己这个假薛婉已然是没有存在的价值,已然是应该去死了。

    只有她死,洛家和苏颖才是会万劫不复!

    她做这一切都是甘愿的,毕竟除了报恩,她也是极为认同元月砂的。

    更何况当初,薛婉固然很坏,可是洛家更是恶毒透顶!

    甘草咬了一颗药,一张脸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就浮起了缕缕的黑气了。

    甘草却也是哭诉:“陛下,民女知晓错了,当初阿婉做了那么多的恶毒的事情。可是实则,我那一颗心里面,却没一会儿是真正的安稳的。民女心中十分难受,民女后悔惭愧,自己当初居然为了孽情双手染满了鲜血!”

    她的哭诉,也许不是最动人的,却也是最吓人的。

    甘草的脸一下子黑了,一滴滴的黑血却也是顿时从甘草的唇角这样子的滴落了。

    只见甘草却也是禁不住泪水盈盈,煞是悲痛:“可是一错却不能再错。当年,民女犯错,已然是贻害苍生,可是如今哪里能再做错事情?洛家却逼迫要挟,要以我医术再害人,所图不过是些财帛。只要再有瘟疫,洛家就能囤积居奇!”

    甘草这样子说,脸颊之上不觉浮起了一层泪水。

    此刻她那一张脸黑如锅底,咚的栽倒在地,顿时也是气绝身亡了。

    而在场的贵女,却也是一个个禁不住尖叫连连,当真是吓坏了。

    毕竟甘草这个死样儿,可谓是极为难看。

    可是苏颖却也是顾不得这么多,此时此刻,苏颖浑身上下,却也是禁不住凉透了。

    她周身,顿时不自禁的涌动了一缕寒意。

    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她,她居然就这样子死了?

    她是该死,该千刀万剐,该拉去喂狗。

    可她死了,自己怎么办?所有的人都会觉得,这贱人说的那些屁话都是真的。

    苏颖唇瓣轻轻的动了动,一时之间,却也是说不出话儿来。

    难道自己要很大声的和宣德帝说,洛家是清白的,自己也是清白的?只怕自己就算是当真说出口了,那也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苏颖唇间一片酸涩,这个贱人怎么就已经死了。

    她这位京城第一美人儿,曾经是极为风光的,而且总是很自信,很优雅。

    可是如今,苏颖却也是顿时有些狼狈,就好似一只落魄的山鸡。

    她那一双美眸,好似要喷出火来了,而那样子的火焰,却也是极为浓郁的。

    百里聂一直站在一边,他就好似一尊近乎完美的玉雕,似乎不屑于这些个红尘俗事,也是不肯如何的开口说话儿。

    然而此事,他却也是开口:“父皇,薛婉虽然犯下大错,可是临死之前心存善良,儿臣恳请父皇将她尸首抬下,好生安葬。”

    宣德帝瞧了这个儿子一眼,他总是很喜欢这个儿子的,至少无欲无求,而且说的话儿,却也是格外的熨帖,很合宣德帝的心意。

    如今百里聂这样子说话,宣德帝也是觉得恰到好处。

    不然要如何处置薛婉后事,还真有些头疼。百里聂说得好,是临死会晤。更何况,让薛婉尸首留在了这儿,也是有碍观瞻。

    毕竟,薛婉死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薛婉到底是个女子,也是不知晓为什么,居然要用这样子狠辣的毒药。将这么一张脸,生生弄得这般难看。让人看了,也是不乐意看第二眼。

    这世上的女子,也应当都是爱惜容貌的,偏生却也是此女如此古怪。

    宣德帝也是点点头,令人将薛婉的尸体扯下去了。

    苏颖面色却也是很有些个不好看,在苏颖看来,百里聂说这样子的话儿,根本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薛婉既然是悬崖勒马,自己就是万劫不复了。

    苏颖纵然是如此处境了,可是仍然禁不住一缕酸意油然而生。

    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百里聂会这样儿的宠元月砂,对元月砂这样子的好。

    平时百里聂总是淡淡的不理会别的事情样子,可是如今,却也是主动站在了元月砂这一边。

    不止苏颖这样子想,在场别的人,均也是这样子的想。

    百里聂素来不理会世事,如今是被元月砂迷住了,甚至漫不经心的踩了苏颖一脚。

    而在场的京城贵女,再如何的心里面不舒坦,可是那心中却也是禁不住生出了一缕艳慕。

    平心而论,哪个女子不想像百里聂这样子,对于心爱的女子,那就是千般爱护,百般恩宠。对于那不喜爱的,就能狠狠的踩了一脚,干干脆脆的弃如敝履。

    她们虽然觉得元月砂不配,可是要是换成了自己,那可也是不知晓有多好。

    然而此时此刻,元月砂却也是不觉绷紧了身躯,甚至禁不住微微发寒。

    元月砂心里面禁不住发紧,不错,如今百里聂确实也是好似为自己站街。可是其中的内情,却是和别的人想的并不一样。

    刚才抬出去的甘草,并没有死。

    元月砂是靠着故意说漏嘴,让苏颖钻套子,跳到了陷阱里面来了。而甘草曾经也是跪下来哭诉,说愿意自己一死,将苏颖拉下水,让苏颖也是活不成。

    可是元月砂却也是并不想这样子做了。

    就好似当初的杜清姿,已然并不是一桩十分美好的牺牲。

    元月砂并不想再让这件事情发生第二次。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遇到甘草时候,甘草已经是绝望得想要自尽了。

    难道自己将这么些个姑娘,一个个的救下来,只盼望着,再让她们一个个的去死?

    这些姑娘,是无辜的。

    所以这一次,甘草吞下的只是特别配置的黑灵丹,吃了之后形容丑陋,可寻觅别的尸体李代桃僵。

    当然,这自然是有些危险的。

    毕竟陛下跟前,还有睿王妃跟前,都是有许多能干的人。

    而且,还有百里聂这样子的老狐狸。

    一旦被拆穿,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可是元月砂却也是并不后悔,她觉得甘草值得自己冒险,当然她也是觉得,为了要苏颖的命,值得自己去冒险。

    却也是没想到,百里聂居然一张口,将甘草如今所谓的尸体就弄了出去了。

    这样子一来,也是少了许多的风险了。

    可是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眼皮跳跳,甚至有些狐疑。

    百里聂,不会是看出来什么了吧。

    如今百里聂看着好似在帮自己,可是在元月砂瞧来,谁知晓百里聂真正想要做些什么呢。

    百里聂狡诈,没有好处的事情,百里聂才绝对不屑去做。

    如今若是百里聂伸出了援手,说明百里聂已经挖了一个坑,正等着向自己收银子。

    这死狐狸,却也是向来都不是那等肯吃亏的主。

    元月砂嘴唇轻轻的抽筋,也不知晓,百里聂是如何的敲诈勒索。

    她也是不知晓想到了什么,脸颊忽而禁不住微微红了红。

    旋即,元月砂却猛然一惊,将这些情愫尽数压了下去。

    她禁不住轻轻的在责问自己,为什么自己个儿,这个时候居然会被元月砂搅乱心神?

    这般想着时候,元月砂那精致容貌却也是已然改换冷色,十分不屑:“事到如今,苏三小姐,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苏颖哭诉:“这都是你们冤枉我的,都是你们冤枉我的!”

    除了这些话儿,苏颖居然也是不知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

    就连她自己,也是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话。

    而在场众人,看苏颖的眼神,却也是禁不住都是有那么些个的古怪了。

    就算是痴迷苏颖的百里昕,这一刻却也禁不住透出了几许的失望,缕缕迟疑。

    宣德帝眼中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寒意,事到如今,这个苏颖,绝对不能轻饶。

    元月砂很聪明,顺利挑动了宣德帝对洛家的仇恨。

    可是洛家并非宣德帝这一朝经营,如今却也早就是树大根深,乃至于盘根错节了。

    宣德帝未必就想动,就算当真想动,那也是会要花费许多功夫。既然是如此,不如杀鸡儆猴,现成一个苏颖,正好做祭品。

    元月砂垂眉顺目,然而她不动声色的打量,却也是发现了宣德帝眼底之中流转了一缕极为森然的冷冷狠意。

    而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心中冷笑,一双眸子更是禁不住浮起了缕缕涟涟光华。

    她那心里面,其实何尝不是心中有数的。宣德帝看似阴柔,可一生之中,最爱惜权柄。

    而这样子的男子,自然绝对不会,让别的人动摇他的江山一丝一毫的。

    苏颖此刻也是芳心颤抖,一颗心却也是全都乱了。她仍然不甘心,自己怎么能这么就完了。就算是处境不妙,苏颖却也仍是极为顽强的,想要求得那一线生机。

    她心念转动,却也是禁不住在想,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她想到了苏暖,苏暖今日本来也是会来的。苏暖是苏家的嫡子,要是他出来说几句,代替苏家护着她。那么苏家到底有兵权,既然是如此,陛下也是会有所顾忌。

    可是苏暖这个废物,简直是一点儿用的没有。当自己真正需要苏暖的时候,苏暖却也是消失无踪,根本不知晓去了什么地方了。

    苏颖却也是禁不住气得身躯狠狠的发抖,而那心里面更恶狠狠的骂苏暖是废物!废物!

    百里昕只是个无能的世子爷,平日里倒能依仗豫王世子的身份,作威作福。可是如今,既然豫王殿下在这儿,真正的主事人在这里。百里昕根本都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苏颖内心,恼火又轻蔑。所以自己,早就看透了百里昕,打心眼儿里面瞧不起百里昕。

    不过,自己还有洛家。自己这个被洛家捧出来的京城第一美人儿,可谓是娇艳无双,艳压群芳。而这其中,又不知晓蕴含了多少洛家的心血。

    自己还有洛家的支持!

    洛家有权有势,有无数的爪牙,心狠手辣,手下有无数的把柄。

    洛家手眼通天,财富无数。正因为这样子,只要洛家乐意,今日这些人的招供,都能成为废话,也都能成为假话。

    只要让洛家费心运转——

    苏颖想到了这儿,一双眸子冉冉的水色流转,竟不自禁有些个幸灾乐祸。

    自己还能翻身的,她还可以依靠洛家!

    元月砂最错的事情,不是得罪她苏颖,而是为了咬她苏颖,还将洛家给拖下水。

    元月砂做错了,而且是大错!

    依照洛家的富贵,又怎么可能容忍元月砂这个小蹄子,居然是这样子的爬到洛家的头上,作威作福。

    元月砂居然对洛家开战,元月砂必须得死!

    苏颖一抬头,却也是盯着元月砂。

    那张绝美的脸颊流转了惶然恐惧之色,可是这样子一张极美丽的脸蛋之上,一双瞳孔却也是不觉散发幽幽恨意。

    她恨元月砂,简直是恨到了骨子里面去了。

    元月砂也是并无回避,就这样子的迎上了苏颖那双眸子。

    而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心中冷笑。

    事到如今,苏颖居然还心存侥幸,还以为自己有筹码?

    她根本不知晓,今日这一切,根本就是自己所设计的。既然是自己亲手设计,又如何能让苏颖有那脱身之机?元月砂早就知道苏颖为人狡诈,手段狠辣,必定是有许多法子脱身。故而元月砂算了又算,算得十分精密,决不能让苏颖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打狗要将苏颖打死,而且必须得死透。

    苏颖有很多的筹码,可是元月砂却也是会将这些筹码一一的拔出,直到让苏颖万劫不复!

    元月砂那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一缕淡淡的冷意。

    苏颖就算是九命猫妖,那么元月砂也是能让苏颖九条命都这样子的没有了。苏颖就算是八角章鱼,元月砂也是要披荆斩棘,将苏颖的八条腿,都这样子的砍下来。

    如今苏颖居然还寄托于洛家,就好似溺水的人,捉住那最后一块浮木,如此死死的抓紧在了手中,怎么也不能放开。

    而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微笑,眼底更是禁不住泛起了一缕淡淡的森寒之意。

    就算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元月砂也是要亲手替苏颖毁去。

    “陛下,洛家,洛家有罪,是洛家的不是。”

    咚的一下,已然有个身子略略肥胖的男子跪下来。

    元月砂精致的脸颊抬起,唇角不觉浮起了一缕笑容。

    事情的发展,苏颖是一定不会想得到的。

    那跪下来的男子是洛家的家主洛枫,他不过是商人捐官,可是因为洛家的影响力,却也是能侍奉在宣德帝的身边。只不过,是不能够靠前。

    此时此刻,洛枫才挤了过来。一过来,洛枫居然就这样子的跪下来了。

    而元月砂心里面也是知晓的,洛枫也不过是个小喽啰。这位洛家的家主,根本不过是洛家的傀儡。

    而世人都是知晓,洛家明面上的家族,都根本不过是傀儡而已。

    洛家不靠是否嫡出,血脉尊贵来继承家业。在洛家内部,是需要竞争,靠着功劳服众。最后最厉害的几个,成为了洛家的家族长老。

    然后,所有的事情,都是由着家族长老共同决断。

    至于所谓洛家的家主,不过是应付外边的玩意儿,其实根本没什么用处。

    不然,苏颖弄死了洛家的嫡女,洛家也不过是将她压一压,并不能当真如何。这才是真正的原因。毕竟洛老夫人也许曾经很厉害,可是如今也已然没那般重要了。

    也正因为这样子,京城的贵族也是不太瞧得上洛家,觉得洛家果真是商人,也是不知是什么玩意儿而。连所谓的礼数,都根本不讲,简直都是可笑得紧。洛家那些个所谓的家规,简直都是不知所谓。而正因为洛家是所谓的商户,故而方才能够这样子的肆无忌惮,做出了这样子的勾当和行径。

    故而此刻,苏颖是吃惊的。

    她暗中秀气的眉头一皱,这个洛家的傀儡来这儿做什么?又不能当真帮衬自己。

    苏颖内心很是不屑,也是禁不住好生不欢喜。

    果真是个傀儡,语无伦次,说的话儿,也是一点儿都是不好听的。

    然而洛枫说出来的话儿,却也是极为刺耳:“陛下,阿颖到底是洛家花了许多心血,悉心栽培的。而洛家的长辈,本也是对她爱护有加的。可是哪里能想得到,苏颖居然会闹腾出这样子的事情。”

    洛枫这样子说话,还禁不住轻轻的摇头感慨,当真是恨铁不成钢。

    “她借着洛家的名义,所作所为,简直是令人发指。求陛下明鉴啊,这一切都不是洛家的意思。洛家又怎么敢,有如此荒唐的心思,做出了这样儿的事情出来。”

    洛枫这样子一张口,苏颖顿时呆住了,恼恨顿生。

    这个洛枫,不过是洛家傀儡,他,他居然胆敢这样子说?

    洛枫这个家主,根本没有所谓的实权。

    他怎么能代洛家处置自己?

    苏颖似乎也是找到了理由,她忍不住想,洛枫曾经觊觎过她的。毕竟苏颖有这样子的美貌,自然也是有些个不自量力的癞蛤蟆找上了,自以为是,觉得能够沾染自己。而洛枫,曾经就是这样子的一只癞蛤蟆。而苏颖,却也是自然不会瞧中洛枫。

    苏颖心目中夫婿是百里聂这种层次,洛枫算什么?

    而且这个名义上的舅舅也不过是想要玩弄苏颖,毕竟苏颖虽然是养女,可是名分是晚辈。

    对于这等自以为是的恶心东西,苏颖自然也是绝不会如何的客气。

    她那时候,就用了些个手腕,让洛枫知难而退。

    从前苏颖也是没有将这个小丑放在了心上,可是没想到,今日这个小丑却也是会咬人的。

    苏颖不好将面上的愤怒与怨恨宣之于脸,她面颊之上的柔弱,自然也应该是继续的。

    可是苏颖却也是忍不住开口:“舅舅,你在说些什么啊。你,你怎么能这样子说阿颖?”

    这等痴肥的丑物果真是心眼儿十分狠辣,居然咬自己。

    洛枫面颊之情,却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同情之色,可是那痴肥脸蛋之上一双眯起来的眼珠子,却也是分明流转了一缕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

    洛枫却也是禁不住苦口婆心:“阿颖,你知晓我这个做长辈的性子,最随和,也最不肯得罪人。我这般小心翼翼的性子,哪里会有意挑你的刺?实在是,你做的事情,却也是实在太过于可恨了。”

    苏颖不觉愕了愕,容色微微有些个恍惚。

    耳边,却也是听着洛枫说道:“你是苏家的养女,因此和洛家车上了关系。苏洛两家,也可谓对你有大恩大德。可是你做了什么,想来你的心中,必定也是很清楚的。”

    苏颖如被一盆冷水泼了,顿时也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听到洛枫如今这么说,却也是已然不似方才那样儿心生怒意,反而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深刻入骨的惧色。

    洛枫说得没有说,这头肥猪胆小如鼠,他哪里敢对自己下黑手?

    能成为洛家的家主,别的本事可以没有,忍耐的功夫却也是需要过硬。

    顶着所谓洛家家主的名头,这洛家真有本事的长老,却也是可以对洛枫恣意蹂躏。

    要是因为忍不住气,而稍稍流落怨怼之色,又或者不自量力的搞一些小动作。

    若是这样子,洛枫早就没有了性命,成为了一具浮尸。

    洛枫如今还活着,还能在宣德帝面前做狗,就是因为他善忍。

    连当初苏颖都能欺辱反击,洛枫也仍然是含糊过去。

    如今,洛枫难道还敢私自处置,因为私仇,就栽害自己这个洛家一手捧出来的京城第一美人儿?

    不,这个猪头,这个乌龟,他根本没有这样子大的胆子。

    可如若这样子,岂不是象征着,象征着洛家放弃自己了?

    为什么?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苏颖再次想不通透,一点儿都是不明白。

    在这之前,洛家也还盼望着自己能成为龙轻梅的养女,而且还是给了很多的帮助,甚至为了苏颖能够成功,花费不少银钱。

    洛家不可能料到今日之事,就算今日自己连累了洛家,可是洛家必定也是会有所商议,之后才决断可要放弃自己。

    毕竟苏颖这个京城第一美人儿,是洛家一笔投资巨大的生意。

    究竟是不是要及时止损,这定然会是洛家大事。

    怎么如今,洛枫就代表洛家,要处置自己?

    苏颖越想,就越想不通透。她越是想不通透,那心里面就是越恐惧。

    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元月砂却也是盯住了苏颖,心里无声冷笑,因为,因为我要杀了你啊。

    她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之前和百里雪的结盟。

    苏颖将自己的把柄给了百里雪,又将百里雪的把柄给了自己,不就是盼望,两个人为了保全自己,妖精打架,狠狠互撕一番。

    苏颖原本指望百里雪来告发自己,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因为百里雪记仇,也是因为百里雪十分爱出风头。

    可能苏颖还觉得,百里雪作为公主,未免跋扈,显得有些不够聪慧。

    然而元月砂却想笑苏颖,百里雪可是比苏颖更聪明的。

    就好似之前,百里雪和自己假意合作,却送上了一份真正的大理。

    那时候,百里雪和元月砂这样子说时候,元月砂也是吓了一跳。

    “这份证据,足以证明,洛家私卖精铁给东海睿王府,以此获取暴利。昭华县主应该也是知晓,东海并无铁矿,可是打造兵器却是需要那金属铁矿。睿王府没有法子,高价向着洛家购买。洛家借机起价,赚取银钱无数。你觉得陛下,能够容忍这件事情?就算陛下能容忍,只要揭破此事,朝野上下,必定也是会生恨洛家。到了那个时候,定然也是不可收拾。”

    元月砂这些日子命人查百里雪,也隐约知晓百里雪曾经是在东海做过探子。可当元月砂听到了百里雪这样子说时候,却也是禁不住惊讶。想不到百里雪居然是隐匿了这件事情,并未上报朝廷。真不知道,这个月意公主是何居心。

    百里雪面对元月砂惊讶的目光,却也是很坦然:“只要让洛家做出选择,到底是苏颖性命,还是这么一个致命罪状。我相信,日渐失去了利用价值的苏颖,必定是会被舍弃掉。”

    元月砂的惊讶也不过片刻,其实东海和朝廷的事情,她当真是一点儿都是不关心。毕竟这些事情,是和元月砂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

    元月砂却也只是轻柔含笑,轻轻的将证据拢入了袖子之中,却也说道:“那就多谢月意公主了。”

    元月砂心想,这还真是一份大礼。

    而此时此刻,百里雪虽然冷眼旁观,心里面却也是并不欢喜。

    百里雪自然不是为苏颖难过,毕竟苏颖原本就是百里雪要除之而后快的目标。

    可是饶是如此,百里雪的心里面,却也是很不欢喜。

    百里雪的计划原本不是这样子的,她自己亲自出面,指证元月砂,让元月砂身败名裂。

    而在元月砂死之前,这个南府郡的村姑已经要挟过洛家,之后洛家就会弄死苏颖。

    百里雪忍不住极为气恼,她们三个女子,各怀心事,相互算计,合纵连横。

    每个人,都将自己手中的筹码,最大的利益化。

    可是饶是如此,最后的胜利者却是元月砂。

    这难道说明,元月砂的智慧在自己和苏颖之上?

    百里雪这般想着,眼睛里面却也是蓦然涌动了一缕仇恨!百里雪是极为心高气傲的性儿,既然是这样子,她又如何能容忍,这世上竟然是有个女子,比自己厉害。

    不会的,她绝不会承认这样子的事情。这次是自己轻敌,下一次,元月砂是休想让自己饶了她。

    苏颖眼前阵阵昏黑,饶是她是个极为坚强的人,可是如今却也是被如今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就这样子的击倒,甚至身子也是不觉摇摇欲坠。

    她蓦然想到了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忽而不寒而栗。

    不会的,洛家不能这么残忍,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

    自己个儿这么多年来,可是为了洛家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啊,自己是有大功劳在的。

    苏颖绝色美貌,又善于洞悉人心,故而便能为洛家指定那所谓的计划,让洛家将一个个人才网络。

    对于洛家,苏颖是剧毒的美女蛇。

    可是有些事儿,越是害怕,却偏偏就这样子来了。

    苏颖只听着洛枫唉声叹气的说道:“苏洛两家对你如此大恩大德,可你是如何回馈的?当你你作为一个养女,已然是十分幸运,得到了苏家天高地厚的恩德。可是饶是如此,你仍然是极为不甘心的。苏颖,你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狠毒无比的事情。苏家原本两个嫡出的女儿,一个让你用毒针给害死了,还有一个苏樱,却也是被你毁去清白,任由你拿捏。甚至于苏夫人,她名义上可是你娘!可是你对她做了些个什么?你心狠手辣,这样儿的无耻,连亲娘也害!”

    洛枫事到如今,也不为苏颖隐瞒了,干脆将苏颖做的那些个恶毒的事情,好似竹筒倒豆子,就这样子统统的说出来了。

    而苏颖的身子,却也是禁不住摇摇欲坠,甚至面颊之上,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恼恨之色。

    她原本以为自己够冷血,而且知晓洛家是彻头彻尾的商人。可是当洛家当真将自己放弃时候,苏颖好似才发觉,也许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之中的坚强。她那内心之中,竟不自禁觉得有些不甘愿,觉得洛家辜负了自己。

    然而事到如今,苏颖方才发觉自己多可笑。

    商人就是商人,既然是如此,自己为何还有那么一缕不切实际的期待。

    洛枫却也是得寸进尺,不依不饶:“当初苏夫人,就是不堪这个养女的凌虐,故而想要杀了她。若不是苏颖欺辱太深,堂堂贵妇人,却也是如何会用这样子的手腕?而她如今,更已然是个死人。苏颖连疯癫之人,也是不肯放过。不错,苏夫人还有一口气,却被人下药,成为了个活死人。这一辈子,只怕都是这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