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 苏颖陷阱
    周皇后为之而气结,眼底不觉流转那缕缕的恼意。

    其实无论是百里雪还是苏颖,她那心里面,都是绝无半点维护之意。

    只不过,倘若顺了元月砂的话儿,岂不是落了自己的面子,打了自己的脸?

    周皇后一时迟疑未决,面色煞是不好看。

    然而正在此刻,却也是听见了宣德帝眉头轻拢,不觉沉沉言语:“那就搜了吧。”

    宣德帝说了,周皇后也不敢说什么。

    而周皇后那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有些委屈。

    她只觉得宣德帝这样儿说话儿,却也是未曾给自己留什么颜面。

    自己个儿还没松口,可是宣德帝已经发了话。这显得自己这个皇后没有威信,也不被宣德帝当回事儿。

    宣德帝却也是有了些个自己的想法。

    在他瞧来,周皇后今日所作所为,根本就是失策。

    有人对睿王妃下药,这是何等大事。如今朝廷和东海关系微妙,稍稍有些不慎,只恐怕就是会被有心人挑拨离间,利用了一番。

    而周皇后却因为和元月砂有私仇,居然和元月砂纠缠不清,简直就是有失体面。

    宣德帝内心之中,也是禁不住有些感慨,怎么自己从前,居然都是不知晓,周皇后居然是这样子上不得台面?

    毕竟以前,周皇后也还算是乖巧聪慧,八面玲珑。

    宣德帝原本觉得,周皇后纵然不是绝顶聪明,至少也算得上善解人意。

    可是如今,他对周皇后的嫌恶,却也是一日日的加深。

    其实仔细想想,毕竟周皇后是第二任皇后,以前的风风雨雨,并没有经历过。

    周皇后为后时候,龙胤也已然算得上政局稳定。而且她年纪比宣德帝小很多,不免让宣德帝生出宠爱之情。周皇后这个皇后,根本也未曾经历什么十分动荡的事儿。

    宣德帝这样子说了话儿了,周皇后不敢说什么,而别的人更不敢出语反驳。

    百里雪面颊微微一僵,不自禁的有些难看。

    她瞧着薛婉搜完了苏颖,又要来搜自己。

    然而百里雪却不觉死死的抬起头,冷冷的盯住了元月砂,那一双眸子之中,更不觉泛起了那缕缕的冷意。

    元月砂,这一切都是元月砂设计的。

    百里雪瞪着元月砂,好似要从元月砂的眼睛里面寻觅出一个答案。

    目光相对的瞬间,元月砂却也是不自禁的对着百里雪冉冉一笑。

    那样儿的笑容,好似清风吹过了湖水,是十分轻柔的。

    然而那一瞬间,百里雪却也是读懂了元月砂的这个笑容,这个笑容就是实打实的挑衅!

    原来一切,元月砂都是心知肚明,而这一切,都是元月砂精心设计。

    那一日,自己为了周皇后,对付元月砂。

    彼时虽有了计划,可那个计划,却又有了个小小的岔子。

    彼时元月砂一身淡青色的男装,被人言语相激,要她策马奔腾。

    别人都不由得觉得,元月砂是个小地方来的姑娘,自然也是不会骑马。

    岂料元月份非但会骑马,而且还骑得很好。

    那时候,百里雪用些药粉,让元月砂的马儿受惊,原本是随手为之,只盼望元月砂摔死。

    没想到元月砂骑术惊人,居然是逃过了一劫。

    这些年来,她潜伏于东海,只盼望能立下功劳,重新回到京城。

    其实在东海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

    她每日提心吊胆,处处谨慎。而她随身,却也是总是会带几样药傍身。其中一样,就是曼陀罗花粉所制成的迷幻药。

    而那日百里雪给元月砂的马儿用的那种药,就是是这一种。

    这种携带药物傍身的习惯,就算回到了龙胤,百里雪也是始终如一,并没有加以改变。

    秋猎之会给百里雪留下了并不如何愉悦的印象,可是毕竟也是已经过去了。

    虽然没有让百里策坏了元月砂的清白,可是谁也不知道,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怕是苏颖,也是糊涂得很。

    百里雪万万没想到,元月砂居然如此通透。元月砂不但知道一切是被人做了手脚,而且还发觉和自己有关。不但如此,元月砂还如此回敬自己,栽赃陷害!

    元月砂的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幽幽之色。

    她当然知道,当初是百里雪弄的鬼。

    那日元月砂险些摔马惊到,她自然察觉到这件事情并不对劲儿。

    不过既无真凭实据,元月砂也是未曾妄自断言。

    事后,元月砂也是让人查过了那匹马儿,分明是被人用了药,所以才发狂。

    百里雪那时候,举止是有些不寻常。而且,自己骑马是临时起意,也只能那时候的百里雪有这个机会动手。

    如果是临时起意,那么百里雪应当是随身带着药粉,以备不时之需,不然不会这样子巧。

    既然是如此,自己就试试百里雪。

    要是百里雪被自己误会了,那也是不要紧,薛婉自然绝对不可能在百里雪身上搜出什么。

    而她耳边,却也是听着薛婉说道:“公主身上,有些发现。”

    薛婉从百里雪身上拿出了几包药粉,展露在众人面前。

    其中,自然也是有那个曼陀罗花粉。

    而除了这个曼陀罗花粉,里面还有些个别的。

    当薛婉向宣德帝介绍了这几样药粉的用途,宣德帝脸色顿时就变了,变得很是不好看。

    他已然是相信,是自己这个女儿,用了些个手腕,欲图毒害龙轻梅。

    百里雪是有些功劳,为东海之事,那也是出了不少力的。

    可她一个柔弱女子,那么会算计人,私底下还不知晓做了多少恶毒的事情。

    宣德帝不自禁有些嫌恶。

    他又禁不住回忆起当年相士袁术的批命,说这个女儿,不是什么好的。以后,定然也是会祸害龙胤。这样子的言语,实在是宣德帝的心结。

    就好似当初,他内心油然而生一缕杀意,可是到底还是不忍心。

    可是如今,看到百里雪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当初生生按捺而下的杀心,如今却也是禁不住,又蠢蠢欲动了。

    宣德帝却也是回过神来,目光轻轻的闪动。

    毕竟如今,最为迫切的事情,并不是如何的处置百里雪,而是如何应付当年的局面。

    谁都知晓,百里雪是龙胤的公主。可是她却也是对睿王妃下毒,这可是大罪!

    如果让有心的人议论,说不准又会生出了许多的猜测。

    只怕,连那东海一地,那也是不得安宁。

    宣德帝不动声色,打量眼前这些人,他发觉在场之人容色各异,不过也都相信是百里雪这样儿下了杀手了。

    宣德帝内心不觉一阵子的发苦,很有些个不是滋味。

    也是这个女儿不懂事,居然是闹腾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出来了。

    还有就是周皇后,也当真是糊涂,没有好好的压下这件事情。

    若不是周皇后非得要跟元月砂计较,那么这件事情不会闹得这样子大,而百里雪也不会非要搜身不可。毕竟百里雪是公主,怎么样都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搜身。

    可是周皇后既然是搜了元月砂,那就一定会去搜百里雪,这是为了公平起见。周皇后说的那些话,可是将百里雪的路子给堵死了。

    百里雪的脸色却一阵子的难看,被人攀诬,受尽屈辱,这心里面自然也是会很不痛快的。

    更要紧的是,是元月砂居然算计了她。

    对于百里雪这样子聪明的人,如今居然入了元月砂的圈套,这是折辱了百里雪的尊严,让百里雪生生气恼。

    可是饶是如此,百里雪的心里面除了恼恨,还有那么些个别的想法。

    毕竟,就算猜测到是元月砂的手笔,可是元月砂是怎么样计划,让自己坠入其中。

    事到如今,百里雪仍然是一头雾水。

    好似自己稀里糊涂,就中了算计了。

    毕竟李惠雪和元月砂不可能合作,而那个薛婉,应该是苏颖的人。

    想到了这儿了,百里雪却也是禁不住冷汗津津,煞是恼怒。

    那药怎么就下到了李惠雪的茶杯之中了,还是自己特有的曼陀罗花粉。

    而苏颖也是盯住了百里雪,同样十分疑惑。

    苏颖就想不明白了,为何百里雪身上会搜出曼陀罗花粉。

    要知晓,是苏颖说动了李惠雪,让李惠雪在茶水里面下东西。

    薛婉发现以后,就嚷嚷出来。既然是这样子,自然顺理成章,要搜身元月砂了。

    原本只要在元月砂的手镯子里面搜出药,就能定元月砂的罪。

    可是没想到,元月砂却换了手镯子的药。

    发展到这个地步,苏颖只能认定,是元月砂十分聪明,发现了手镯子里面的秘密。故而元月砂抢先一步,将这药粉换成了水沉香。

    可是却也是没想到,居然能从百里雪身上搜出药粉!

    苏颖都是不明白为什么。

    百里雪也还算聪明,断然不会身上被人栽赃放了药粉,还懵懂不知。

    更何况,百里雪身上还有好几样别的药粉。

    想到了这儿,苏颖的眉头,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皱起了。她那心尖尖,却也是禁不住充满了浓郁的困惑。苏颖还算聪明,可是这件事情,她想破了脑袋,也是觉得自己个儿想不通。

    若是往常,只要自己没有事情,百里雪纵然是有事,苏颖也不在意。

    可是如今,苏颖内心自然别有一番滋味。

    一则这件事情,苏颖还想不通。

    二来她和百里雪可是约好了,今日让百里雪揭破元月砂是海陵逆贼。

    百里雪喜欢出风头,又喜爱立功,而且元月砂居然胆敢要挟百里雪,百里雪自然要先除掉元月砂。

    原本,是这样子说好的。

    岂料由着李惠雪这条路子栽赃元月砂,却也是居然闹成了如今这样子结果。

    想到了这儿,苏颖不觉轻轻皱起了眉头。

    要是这样子,过一阵子百里雪指证元月砂,那么百里雪说出来的话儿,也是不免打了个折扣。

    更何况,这件事情也未必全是坏事。

    百里雪这个人,性子要强,也太爱惜自己的脸面了。既然是如此,百里雪被元月砂陷害,必定是十分生气。

    若是这个样儿,百里雪必定会还击元月砂,死死咬住不放。

    这两个女人,就好似有仇的野兽,必定也是会捉对儿厮杀,争斗不休。

    这两个女人,定然也是绝无可能和平共处,一定是会不死不休。

    既然是这样儿,那么自己,就可以隔山看虎斗。

    这一次,一定要元月砂去死。

    暗中,苏颖捏紧了手帕,一双美眸之中流转了幽润的狠色。

    元月砂快去死吧,这个女人,总是这样子蹦跶,这已然是让苏颖忍无可忍。

    苏颖是知晓元月砂的性子的,哼,这个女子便从来也是不懂何为宽恕,定然也是绝对不肯轻饶了百里雪。

    既然是这个样子,元月砂必定也是会不依不饶,非得要百里雪出乖露丑!

    如此一来,百里雪也是会更加仇恨元月砂。

    两个人相互仇恨,仇恨值不断加深,如此一来,两人就是会恨不得生生撕碎了对方了去。

    这样儿想着,苏颖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微微含笑。

    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涟涟清光。

    宛如寒水,透人心脾。

    可那笑容,却好似罂粟花,蕴含了浓浓的剧毒。

    果然元月砂却也是轻笑言语:“原来是月意公主,这可总算是觅得了真凶,还了月砂一个清白了。原来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样子。月意公主素来不喜欢李惠雪,才来别院,就打了李惠雪一巴掌。之后睿王妃虽然并无责备,甚至还送了精巧的糕点去安抚。可是月意公主认定自个儿是公主,身份高贵,不是寻常的庸脂俗粉可以玷污。就算打了人家一巴掌,还是气难消。”

    元月砂摇头,幸灾乐祸,轻笑叹气:“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子做呀,在人家一番孝心烹制好的养生茶水里面下毒。然后,再让李惠雪落个不是。人家一切娇滴滴的寡妇,能被公主如此污蔑?若不是真相大白,只怕雪姐姐也是会伤心欲绝,抹脖子自尽了。”

    元月砂趁机落井下石,连所谓的证据,也是为了百里雪准备好了。

    百里雪心中恼意顿显,更不想要去看别的人,那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李惠雪也是一愕,她比苏颖还要想不通。

    毕竟那茶水里面的药粉,可是当真是李惠雪自己下的。只不过别的人觉得李惠雪柔柔弱弱的,应当不会做这种事情。而且李惠雪也没想到,那药粉会从百里雪身上搜出来。

    李惠雪当然也是想不通透,毕竟苏颖的计划并不是这样子的。

    然而饶是如此,李惠雪想了想,居然也是有了自己的打算。

    毕竟元月砂夺走周世澜,固然十分可恶,可是百里雪却也不是什么好鸟。

    百里雪身为公主,骄傲无比,盛气凌人。曾经,还当众打了自己一巴掌。事后百里雪没有丝毫的歉疚之意,龙轻梅反而让厨子做了糕点去哄百里雪。

    元月砂和百里雪狗咬狗,怎么样子算计,她也是管不着。不过若是对付不了元月砂,让百里雪吃瘪,她的心里面,也是乐意和愿意的。

    这样儿想着,李惠雪顿时也是那么一副楚楚可人的姿态,煞是柔弱可怜,娇滴滴的说道:“公主那日虽然打了我一巴掌,可是阿雪也是不敢计较。谁让阿雪是个苦命人。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陷害阿雪,要我彻底失去了母妃的喜欢。你,你居然污蔑我下药,想要诋毁我们的母女之情!”

    李惠雪不觉泪水涟涟,一双眸子清辉流转,禁不住煞是可怜。

    那样儿,自然是极为楚楚可怜。

    刚才元月砂已经说过了,说百里雪刚才打了自己。

    可这这又怎么够呢?

    元月砂只是说一说,却也是说得不够可怜,不够惹人心疼。

    要自己哭诉,别人才能从自己委屈姿态之上,看出了百里雪的霸道。

    百里雪如今,自然也是被元月砂和李惠雪这两个贱人生生气死了。

    这两个人都是贱婢,人前给自己没脸。

    李惠雪是趁机落井下石,可是元月砂却是罪魁祸首!

    这样子想着,百里雪不觉死死的盯着元月砂,那眼睛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么一缕森森的狠意。

    元月砂如今对自己使这样子的手腕,可是难道元月砂自己能够多清白?

    哼,元月砂的身上,根本没有所谓的清白。她根本不过是海陵逆贼,却在这儿大发厥词。

    百里雪都想要当众揭发元月砂!

    好在百里雪有几分理智,生生克制自己。

    如今自己身染嫌疑,却反口指证元月砂,别人会觉得自己是疯狗乱咬。

    她生生压下了自己火气,要自己冷静。自己指证元月砂,也是要那么一副极为平淡无波的样儿。

    要让别的人觉得,自己说的话儿,都是真的,并不掺和半点的虚假。

    其实更多的,是内心深处对元月砂一缕忌惮。

    元月砂的手腕,太厉害,太神出鬼没。

    若是自己攀咬元月砂,然而元月砂又一次证明自己清白,那么她就全毁了。

    说不准,父皇盛怒之下,还会再一次将自己逐出京城。

    那可是决计不行!

    要知道为了回到京城,自己也是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受尽多少的艰辛。

    好几年的功夫,摸爬滚打,自己才能回京城成为高贵的公主。

    她才不想要再一次的被赶出去!

    百里雪是爱惜自己人,自然也是有几分迟疑。

    饶是如此,这口气她也是咽不下。

    更何况自己若是不进攻,元月砂也是不会饶了自己,毕竟元月砂的手里面,可是生生捏住了自己的把柄。

    就算自己肯饶了元月砂,元月砂为了前程,也是会送自己去死。

    她将自己代入元月砂,也并不觉得,元月砂是会好好的放过自己。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百里雪眼中的神色,却也是不觉狐疑不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睿王妃龙轻梅却也是忽而缓缓开了口了,嗓音柔和而清润:“其实此事,实在是一桩误会。”

    她这样子开口,众人都是微微有些吃惊。

    这算什么误会?龙轻梅的茶水里面,确实是有那么些个曼陀罗花粉。

    纵然不是百里雪,也应该是别的女子下的。

    龙轻梅这个睿王妃的处境,应当也不是很好。

    可是如今,龙轻梅却如此轻柔,缓缓言语,只说这一切,乃是一个误会。

    这不免令人觉得云里雾里,却也是更禁不住有些个好奇。

    龙轻梅为什么居然是会这样儿说?

    “也亏得月意公主这孩子,十分乖顺,可意听话。事到如今,居然也是为妾身隐瞒。妾身心里面,也是觉得很是过意不去。其实是因为妾身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造成了这样子的误会。”

    龙轻梅口中虽然是那样儿的说,可是那容色却也是一派的坦然,并无一丝一毫的窘迫:“妾身离开了东海,远离家乡,不觉心中苦闷。可是这份苦闷,只不过是因为思乡之情,而且也是不知晓如何向别的人倾述。曼陀罗花粉会令人生出幻想,却不觉令人苦闷尽消,十分快乐。故而,妾身便是用药,以解忧愁。”

    说到了这儿,龙轻梅的嗓音略顿了顿:“妾身初入京城,不知晓门路,身上药粉耗尽,也是不知晓如何再得。故而也是恳求月意公主,为我寻来一二。虽月意公主苦苦劝说,可是妾身却不为所动。”

    “至于那些迷药,是因为自从妾身从东海来到了京城,总有些个跳梁小丑,想要行刺妾身。只不过每一次,均是被妾身身边侍卫打发。故而,妾身也让月意公主寻来一些迷药,作为那傍身之用。”

    她浅浅含笑,言语坦然,承认自己用了曼陀罗花粉。

    可是饶是如此,却也是没一个人会看轻这个东海睿王妃。

    毕竟,无论是谁,都是并不觉得眼前这个眼神明亮的女子,会沉溺于那药物之中,乃至于竟似不能自拔。会都会觉得,这个满身染满了锋锐的睿王妃,如今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是为了百里雪开脱。

    这个理由,也许没那么真。可是有时候,所需要的也不过是个理由而已。

    正因为有这个理由在,故而这位龙胤的公主,却并没有毒害东海的睿王妃。而眼前这一切,也不过是一桩误会,根本也是算不得什么了。

    宣德帝甚至忍不住想,好在这位睿王妃,至少是懂事的。

    她明白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子的话儿。

    不然今日,这表面上极为虚伪的和气也是被撕开了去。

    宣德帝目光落在了百里雪的身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恼恨,煞是不喜:“月意公主,这可总归是你的不是。”

    龙轻梅这样开口,宣德帝也是这样子说了,在场之人却也是禁不住纷纷的附和。

    然而百里雪的心尖,却并不觉得如何的欢喜,只觉得自己那心口,好似被锥子这样儿刺了一下子,顿时觉得说不出的不舒服,心里面也是很不痛快。

    这样子的感觉,百里雪自然也是一点儿都不喜欢。

    别的人不是当真相信自己,每个人都知晓睿王妃是为了全自己脸面。她并不觉得自己面子被保全,也不觉得如何感激龙轻梅。

    百里雪只觉得自己的脸,好似被人狠狠的打了好几巴掌,如今犹自**辣的,说不出的难受。

    她自尊心很强,又爱惜自己的脸面,觉得自己好似被人狠狠的打了几巴掌,说不出的难受。

    自己今日,可谓是丢尽了脸面。

    百里雪不欢喜,李惠雪何尝欢喜?

    在李惠雪瞧来,今日百里雪犯错了,而且犯的是大错。

    可是就算是这样儿,百里雪好似也并未如何。人家是龙胤的公主,身份自然是矜贵,人也是格外的不同。就算是错,而且是大错,便是连陛下也是会为了她遮掩。

    怎么能这样子?李惠雪的内心之中好生不平。

    龙轻梅平素口口声声,说是睿王妃上下,都是要公平公道。可是如今,这龙胤公主做错了事情,还不是一点都不会被计较?

    李惠雪的心里面,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心里面也是打心眼儿里面觉得好生难受。

    难道因为自己生得命贱,就能够如此不公平?

    要是龙轻梅知晓茶里面的药是自己下的,自己却也是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人生下来就是要看命,便是有的人命好,有的人命贱。

    李惠雪明明做了恶毒事情,此事非但并不觉得心虚,反而竟委屈上了。只怕龙轻梅若是知晓了她心里面的想法,也是会佩服不已。

    不过李惠雪也不敢在这时候闹,她清清楚楚的知晓,自己也是没什么可闹的余地。

    元月砂却也是忽而一伸手,就这样子拢住了百里雪的手掌,情真意切,十分懊恼的样子:“原来竟然是我误会了月意公主,这应当是我的不是。”

    元月砂忽而服软,百里雪也微微一怔,她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百里雪自然是极为厌恶元月砂的,下意识间,便是禁不住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忽而掌心,却也是被元月砂塞入一物。

    元月砂不觉压低了嗓音,在百里雪耳边嗤笑:“月意公主的把柄,我已经还给了公主,毕竟如今公主毫无威胁。公主可是不要挡着我收拾苏颖,也不要自己跳入我给苏颖挖的陷阱里面。”

    百里雪不觉一怔,元月砂已然是轻轻的松开了手。

    她略略一看,手中的那几页纸,微微发黄,分明是自己笔迹,正是自己当年篡改的白莲妖教的教义。当年百里雪就是凭着这个,哄着洛沅去死。可是如今,这件东西,元月砂居然是塞到了自己手里。

    百里雪容色变幻,心里面不自禁有些不甘,毕竟元月砂今日可是让自己大大没脸。

    可是饶是如此,眼看着元月砂胸有成竹的模样,百里雪却也是不自禁的谨慎了几分。

    不错,百里雪是和苏颖合作,准备当中揭发元月砂是海陵奸细。

    计划之时,百里雪也是胸有成竹,认定自个儿绝不会失败。

    可是饶是如此,如今百里雪却不这么认为了。她认为自己之前小瞧了元月砂,这个计划更不是十分完美。也许,这一切都是元月砂的故意设计,设计好的圈套。

    要是片刻之前,也许百里雪还是会按照计划行事。毕竟自己致命的把柄落在了元月砂的手里面,而元月砂很有可能,是在虚张声势。

    可是如今,当元月砂将自己证据还回来后,百里雪也就不见得一定要玉石俱焚了。

    她也不是当年那个因为吃醋就会害死洛沅的小女孩,如今的她,也许更加狠辣,可是却也是沉得住气得多。

    而元月砂的那么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算计的光彩。

    不错,今日是自己设计了百里雪,让百里雪无端被污蔑用药害人。龙轻梅虽然为百里雪开解了,可是百里雪的那个名声,仍然是臭着的。

    可是百里雪并不无辜,那日她弄疯自己的马,要将自己置诸死地。如今这样子的布局,这不过是给予百里雪那么一点儿教训。

    不过这只是其中目的之一。

    毕竟事有轻重缓急之分,百里雪虽然很可恶,可是和苏颖比起来,那也不算是什么了。

    对付百里雪,不过是为了弄死苏颖做铺垫。

    苏颖手段狠,心计深,最可恨的是苏颖,会用那么些个替罪羔羊。

    很多事情,苏颖都是自己不沾手,而是推给了别的人。

    就好似她身边的丫鬟,以及死去的苏樱和魍魉。

    这是苏颖谨慎的本性使然,就算做恶毒事,也会找个傀儡,做个替罪羔羊。

    元月砂为了苏颖设下了诱饵,那日那句失言,是元月砂故意为之。

    她相信,苏颖的聪明会联想到。就算苏颖联想不到,元月砂也会悄悄让别的人来提点一二。

    如果苏颖当真指证自己是海陵余孽,那也是已经离死不远了。

    可是苏颖仍然是狡猾得跟狐狸一样,居然说动了百里雪,让百里雪出面。

    那么就算是诬告,也是百里雪一身脏,苏颖仍然是干干净净的。

    哼,苏颖也就会用这些个手段坑人,那也是不过如此。

    而元月砂的唇角,更是不自禁的泛起了淡淡的冷凛的笑容。

    其实自己也是将计就计,她大可以在今日之前,将百里雪的那个罪证给她。那么百里雪,也会被元月砂说动。那么百里雪和苏颖的合作也是会必定生出了那一缕的裂痕。可是元月砂却没有这么做,她仿佛上了苏颖的当,故意去威胁百里雪,激怒百里雪。

    百里雪性子坚硬,非但不会屈服,反而会恨不得弄死元月砂。

    而她却在此刻,毁了百里雪名声之后,又送上证据。

    一软一硬,百里雪今日是不会说话了。

    那么苏颖就会骤然失去了挡箭牌。

    若百里雪早与苏颖决裂,那么苏颖可能还会另有安排。

    可是今日,苏颖是突然被打乱计划。

    苏颖将自己恨之入骨,并且已经几次三番,除掉自己不成,乃至于损兵折将。

    她以为今日能将自己置于死地,可是偏生平生变数,苏颖纵然再能隐忍,只怕也是会憋不住。

    那么苏颖就会自己跳出来,指证元月砂,而不是跟从前一样,拿一个挡箭牌。

    那么这就是会是苏颖的死期。

    香甜的鱼饵元月砂已经抛了出去,如今元月砂能够做的,就是压下了胸中的焦躁,极为耐心的等待。

    等待着猎物上钩。

    苏颖果然流露出了焦虑之色。

    眼见百里雪因为元月砂几句话,好似一下子沉默了,苏颖也不觉恼意涟涟,心中更是充满了恼恨和愤怒。

    好一个百里雪,口口声声,说什么自己秉性骄傲,身为公主,宁折勿弯。如今,却是被元月砂给拿捏住了。

    元月砂必定是用百里雪的罪证来压百里雪,而百里雪今日受惊,居然是被吓怕了。

    苏颖恼恨的想,还是什么公主,真是没有用的东西。

    只要百里雪开口指证,那么元月砂一定是再无翻身之地。

    到时候,元月砂只能好似一滩垃圾一样,任人践踏,毫无立足之地。

    可是偏偏这个大好机会,百里雪居然是放过了,苏颖却也是不甘心!

    因为百里雪的反悔,让元月砂脱身,苏颖的心里面,就跟吞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她的一颗心,好似猫抓一样,十分难忍。

    那张绝美的面容,容色变幻,竟不觉有些迷茫。

    元月砂是海陵逆贼,此事已然是证据确凿。可是元月砂那样子的聪明,若稍稍拖延,难保不会让元月砂看出端倪,乃至于弥平祸事。就好似那日的凌麟,就轻轻巧巧的,让元月砂给弄死了。

    而且,百里雪可是靠不住。既然百里雪知晓了自己整个计划,而如今却也是一个字都没有,既然是如此,说明百里雪很靠不住。百里雪很有可能将自己的底牌告诉元月砂!

    苏颖深深的呼吸一口气,也就是说,如今睿王妃的生辰,这是自己最后机会。

    她蓦然轻盈的跪在了地上:“臣女有一事,事关重大,想要向陛下揭发!”

    元月砂却好似听到了天籁之音!她唇角勾起了轻微的幅度,轻轻一笑。

    鱼儿,已经是上钩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大年三十,祝大家新春快乐

    谢谢你们陪着水灵走过这一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