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4 搜身证清白
    周皇后却也是趁机发作,厉声呵斥:“事到如今,元月砂,你还有什么话儿要说。你丧心病狂,居然是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出来。”

    元月砂却一脸委屈:“皇后娘娘,月砂冤枉啊。纵然月意公主与苏家阿颖没看到我有无接近,可是她们不是也没瞧见我放所谓的毒药?”

    周皇后却冷笑:“若不是你,那还有谁?阿雪小时候待在了周家,本宫也是知晓她的性子,温温柔柔,姿容柔顺。她那样子乖巧伶俐的孩子,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反倒是你,自打你来到了京城,身边便是风波不断。总不能次次都是别人的错,你倒是被冤枉,是个无辜的吧?我瞧,你总有些不是。”

    周皇后这样子说,别人听来,总是有些惊讶的。

    至少平时,周皇后处置事情,不会这样子没条理。她雍容华贵,颇有些母仪天下的风范!可是今日,周皇后训斥元月砂,居然是有些个胡搅蛮缠。

    不过人家是皇后,身份尊贵,地位也是超然。纵然周皇后说话无礼一下,那又如何?

    元月砂纵然觉得委屈,也只能受着,还能跟周皇后争不是?

    若元月砂胆敢去争,那就是元月砂不分尊卑,是元月砂糊涂!

    然而元月砂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是泰然自若。

    她微微含笑,却也是极为自信:“不招人嫉是庸才,月砂所到之处,之所以有这么些个争端。这都是因为月砂实在是太过于优秀了,不免让别的人心生嫉意。”

    周皇后听到元月砂这样子说话儿,反而不自禁的流转了浓浓恼恨。

    她不喜欢元月砂,原本泥土一样东西,却三番四次弄脏了自己的衣衫,并且惹得自己失宠。

    正因为这样子,今日周皇后的发泄,也很是无礼。

    想不到元月砂居然这样子说话,周皇后自然更加恼怒了。

    她面色蕴含了淡淡的寒意,却也是好似冬日的寒风一般寒冷,不觉厉声:“本宫面前,你竟如此轻佻,竟丝毫不知上下之别,尊卑之分。本宫跟前,原本也是容不得你如何的放肆。”

    元月砂清清脆脆的说道:“月砂并不知晓哪里错了,且不必说方才公主等人,说什么都没瞧见,可是别有居心。就算谁都没瞧见,又凭什么说月砂下药害人?”

    周皇后却也是气得身躯发抖,眼中蕴含了一缕恼意,可谓是恨透了元月砂。

    这个小蹄子,当真可谓是无法无天,自己可是皇后,身份也是很尊贵。

    却也是未曾想到,元月砂居然是胆敢反驳。

    自己是皇后,就算言语不讲理,也不是元月砂可以反驳的。

    周皇后可谓是心中极恼。

    然而此刻,却也是忽而便听到李惠雪在一边颤声言语:“既然药是昭华县主下的,那药,必定也还是藏在她的身上。既然是如此,她若是清清白白,搜了就是知晓了。要是清白,定然也是搜不出什么东西。”

    李惠雪指着元月砂,恼恨说道:“昭华县主既然是信誓旦旦,说什么自己是清清白白的,未知可是肯让人搜一搜。”

    元月砂听得一挑眉头,微微含笑。

    那笑容,却隐隐有些讽刺。

    周皇后原本是很生气的,如今听到了李惠雪这样子说,却也是忽而不觉,就回过神来。

    她眉头轻拢,却也是禁不住若有所思。

    好端端的,李惠雪居然是说这样子的话儿,这倒是有些意思。

    仔细想想,这件事情居然是变得有趣起来了。

    李惠雪的性子,周皇后也是知晓一二。那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糊涂东西,闹不出什么大事。若是往日,李惠雪当真被人算计陷害,又或者自己下毒。那么以李惠雪的脑子,怎么就想不出这么一番有条有理的话儿。如今李惠雪不但想出来了,而且还将这些话儿给说出来。再怎样看,这档子事情,却也是禁不住有些古怪。

    打死周皇后也是不肯相信,这些话李惠雪这样子一个闷葫芦居然是能说出来。

    仔细想想,定然是有人教,然后李惠雪才会。

    那么这件事情就是有人布局,而这布局要对付的人,正是元月砂。

    这倒是有些意思了。

    周皇后深恨元月砂,如今虽然因为自己处境微妙,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节外生枝。

    可是若是有人要对付元月砂,周皇后并不介意自己推一把。

    周皇后眉宇之间浮起了一缕冷意,不觉缓缓说道:“元月砂,你怎么样说?”

    李惠雪急切说道:“当然要搜她的身,免得让她狡辩。定然是她,要来害睿王妃。”

    元月砂冷笑:“我是朝廷册封的县主,李惠雪,你口口声声,就要搜身,当真是不知晓轻重。”

    周皇后却厉声说道:“阿雪是无品无阶的孤女,可是本宫是皇后。本宫说了要搜你的身,你又能如何?”

    元月砂面上却流转不悦之色:“皇后娘娘素来都不喜欢我,如今居然是这样子羞辱我。”

    周皇后目瞪口呆,区区一个县主而已,元月砂这个野丫头,居然胆敢顶嘴。

    百里雪也不觉不屑:“我劝县主还是知情知趣,可是万万不能,冲撞了皇后娘娘。”

    周皇后面颊之上,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冷意,缕缕生寒。

    苏颖不觉心忖,元月砂果真是狡诈,如今只怕察觉了什么,不肯让人搜身。

    可是那又怎么样,元月砂却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而苏颖也是那么一副好生替元月砂觉得委屈的样儿:“昭华县主,娘娘也是一番好意,不可会错意。要知晓我们这些京城女子,最要紧的是名声,那可是要清清白白的,一点污秽都是不能。既然是如此,何必留下这么个嫌疑。你让人搜一搜,别人都是知晓,你是清清白白的。”

    苏颖很会说话,她这么一说,周皇后眉头也是舒展开了。

    不错,让苏颖这样子一说,那么便不是自己针对元月砂了。

    而是为了元月砂好,是元月砂不领情。

    周皇后不觉冷笑:“本宫也是为了昭华县主清誉着想,昭华县主却不知好歹。”

    元月砂却轻叹了一声:“只不过月砂自问是清清白白的,却不知晓自己为什么要受这样子的屈辱。”

    她越不肯让别人搜,别的人也是越发觉得她心虚。元月砂的心里面必定是有鬼,不然为什么百般推脱。

    而周皇后那一双眼睛,更不觉有些亮了。好似嗅了味儿的猎犬,流转了浓浓的兴致。也好似打定了主意,定然也是要扭着元月砂不肯放。

    周皇后不觉言语冷冷:“事到如今,元月砂你居然还遮遮掩掩的,本宫也是不能容你。”

    她欲待逼迫元月砂,甚至于强迫搜元月砂的身。

    正在这时候,侍从通禀,只说宣德帝来了这儿。周皇后顿时吃了一惊,她与众人纷纷行礼,迎接宣德帝。

    元月砂也是柔顺的行礼,却也是忽而感觉到一道颇为锋锐的眸光,就是这样子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而这样子的感觉,居然是有些熟悉。

    元月砂略略抬起头,入目的则正是豫王百里炎的那张沉稳英俊的脸颊。那张轮廓分明的脸颊之上,一双金属也似的眸子,却也好似泛起了涟涟寒光,流转了那缕缕寒辉。

    瞧清楚了百里炎,元月砂又轻轻的垂下头去了。

    她蓦然轻轻一笑,连豫王百里炎来了,可见今日一定是会很热闹。

    百里炎当初让自己非得做这么个京城的养女,必定是心有算计,有属于自己的打算。如今,百里炎居然是会来到了这儿,说明百里炎的打算,必定也是会非同小可。

    一瞬间,元月砂脑海里面转过了若干的念头。

    而那垂下的脸颊,转瞬之间,又是平静无波了。

    伴随宣德帝而来的,还有诸多男眷,一时之间,倒也让这处小厅显得略略拥挤。

    宣德帝却也是眉头一皱:“为何居然是如此喧哗。”

    他如今已经是不喜欢周皇后了,更没觉得周皇后。现在宣德帝瞧见了眼前的场景,内心之中更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厌恶。

    周皇后身为皇后,纵然有什么事情,周皇后也是应当处置打理妥当。

    而不是应该如现在一样,闹得乱糟糟的。

    不过宣德帝工于心计,心里面虽然并不怎么欢喜,有些话儿,却也是没有说出口。

    周皇后也是瞧不出来。

    听到宣德帝垂询,周皇后顿时回禀宣德帝。

    只添油加醋,将这件事情说了一遍。当然,照着周皇后的说法,一切都是元月砂的错。

    刚才没在这儿的人,如今瞧元月砂的眼神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的好奇。

    这个元月砂,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了,怎么这样子的事情,居然都是做得出来?

    她居然胆敢顶撞皇后娘娘?

    末了,周皇后还在宣德帝面前给元月砂下绊子:“臣妾怎么说,昭华县主都不肯让人搜。”

    宣德帝嗓音之中,却也是不觉蕴含了淡淡的倦怠之意:“搜吧!”

    元月砂这时候,那倒没说什么了。

    周皇后轻轻吩咐了一声,便让薛婉去搜。

    苏颖瞧见了,更禁不住心里暗笑。

    果真是薛婉,而不是别的什么人。毕竟元月砂身份尊贵,是个县主,总算是有个封号。让下人搜,只怕会羞辱了元月砂。薛婉却是不一样,她总算是名医,又精通药性,是最好的人选。

    那么薛婉就会知晓,这东西从哪里搜。

    况且就算不是薛婉,换做别的人,一时没搜到,苏颖也有办法提点。

    侍女用锦缎帐子隔开,不一会儿,薛婉就摘了一枚手镯出来。

    薛婉盈盈一福:“皇后娘娘,这枚手镯,只怕是有些古怪。”

    那枚手镯,正是苏颖送给元月砂的那一枚。

    百里雪瞧在了眼里,却忽而心里冷笑,原来是这样子一回事情。

    那日元月砂当着自己的面,将这枚手镯子套在了手腕上。元月砂说了,说这枚手镯子是苏颖送的。她就先将这枚手镯子戴一戴,以应付苏颖。

    如今瞧来,这并不是应付,而是生生被苏颖给算计了。

    看来,这是苏颖做局对付元月砂了。

    百里雪原本是有些提心吊胆的,如今竟似眉头松了松。

    苏颖更瞧得快意,元月砂以为自己送了她这么个手镯子,是为了讨她喜欢,让她高兴。而她戴上去,就是能跟自己虚以委蛇。却根本不知晓,自己要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元月砂去死。那枚镯子,就是一件栽赃元月砂的器物!

    元月砂却踏步而出,不觉冉冉一笑:“这镯子能有什么古怪?这镯子又不是我的。阿颖,这镯子本来是你送给我的。”

    苏颖却面色一变,好似不可置信:“倘若昭华县主当真做错了什么事情,那也是应该诚恳认错,好好的道歉。陛下和娘娘宽容大度,应当是会饶了你,不会与你见怪。可是为什么,事到如今县主却仍然这样子的一意孤行,将所有的事情诿过别人?”

    她轻柔的跪下,泪水盈盈,哭泣说道:“这,这枚有问题的镯子,当真不是我给县主的啊。”

    苏颖是很小心的,这枚镯子是洛家私密的工坊打造,是不会查出是哪个铺子买的,什么人买的。

    那日她去见元月砂,借口要相谈私密的事情,故而屏退了左右。

    自己将百里雪的把柄给了元月砂,送了这样子一份大礼。待元月砂放松了警惕,自己再以此镯相赠。

    她就是算准了,元月砂为了安抚自己,怎么样,也都会将这镯子戴在了自个儿的手上,放松自己的警惕。

    如此,元月砂自是落入自己彀中,乃至于万劫不复。

    而天底下,并没有第三个人,能亲眼瞧见,自己将镯子赠给元月砂。

    周皇后望向了百里雪:“月意县主,你们几个总玩在一处,可是知晓了,苏颖有无赠镯之事?”

    百里雪自然还记得,元月砂当着自己的面,晃过了这只镯子。

    那时候,元月砂更是清脆说过,说这镯子是苏颖给她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这样子的话儿,她根本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及。

    她才不会为元月砂作证,证明元月砂清白。

    百里雪沉声说道:“回皇后,我根本未曾听闻。”

    周皇后拢眉:“事到如今,昭华县主恣意攀咬,可是这又能有什么用处。”

    一旁百里昕早就为了苏颖愤愤不平,若不是今日百里炎在这儿,百里昕一定会为苏颖抱不平了。

    元月砂居然如此攀诬,自己做了恶毒的事情,却也是偏生栽赃在别的女子身上。

    哼,这样子的事情,也亏元月砂做得出来,当真是可恨极了。

    元月砂叹气:“不过一枚镯子而已,阿颖不想承认,月砂也不好勉强。只不过,这么一个镯子,又和今日下毒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苏颖心里禁不住冷笑,元月砂可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事到如今,她还能这样子的镇定。可见元月砂十分狡诈,并不是那等吓一吓就会腿软的性子。

    也不枉自己对元月砂多费心思。

    哼,今日元月砂对睿王妃下毒在前,之后又扯出海陵逆贼的身份,不容元月砂不死。

    元月砂还是快些死,她碍了自己的眼,闹得自个儿胸口发闷了。事到如今,自己已经是忍无可忍。那股子想要元月砂死的心情,如今急切的在苏颖的胸口涌动,竟似有些让苏颖迫不及待。

    薛婉说道:“这镯子固然做得十分精巧,若是寻常人,自然也是只当这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镯子。可是阿婉手指一摸,就觉得这个镯子,也许并没有如此的简单。”

    她那手指头轻轻抚上了镯子的精巧花枝,咔擦了一声,竟生生扭开了这枚镯子。

    原来那镯子中空,里面居然也是抖落了若干黑漆漆的粉末。

    在场之人,都是瞧得呆了呆。

    若不是见得光的东西,怎么会挖空镯子,将药粉藏匿于其中。

    可见,这其中必定是有些蹊跷,故而也是显得有些古怪。

    那么这个昭华县主,也自是没那么清白。

    周皇后眼中一缕喜色,一闪而没,旋即却也是厉声呵斥:“元月砂,你好大的胆子。”

    她那面颊之上,顿时流转了忿怒之色,好似极为生气。

    “睿王妃哪里待你不好,却没有想到,你居然是做出了这档子的事情。”

    周皇后不觉一脸忿怒之色,甚是恼恨。

    “咱们龙胤京城,竟然是出了你这样子的贵女,却也当真是丢人现眼。”

    周皇后这样子说话儿,一句比一句说得重。好似也是恨不得,就这样子将元月砂狠狠的踩到了脚底下。

    李惠雪也是凄然说道:“昭华县主,你为什么这样子做,难道便是因为我得罪了你,你居然就做出了这样事情?其实你纵然是得罪我了,无论对我做了什么事情,我都是能原谅你的。可是,你怎么能对母妃下手?”

    李惠雪心里面却一阵子的解气。

    她已经不止一次和苏颖合作了,就好似上一次,苏颖告诉李惠雪,让李惠雪引了别人过来,说会有元月砂的好戏。

    苏颖有着绝美的容貌,以及那蛊惑人心的动人言语。

    苏颖说的那些话儿,心志不坚之人,必定也是会被为其所蛊惑。

    而李惠雪已然是在苏颖的言语之下,成为了苏颖的一枚棋子。

    苏颖告知李惠雪,只要李惠雪在这药茶之中下药,又找机会惹怒元月砂。那么这样子的恶事,一定是会攀咬到了元月砂身上。到时候,那些药粉便是会从元月砂的身上纷纷给搜了出来。

    她虽然照着苏颖的意思做了,可是心里面却仍然是没有什么数。直到如今,亲眼看到薛婉当真检查出了什么,她才赶回到了一阵子打心眼儿里面的欢喜。说到底,她就是恨透了元月砂。

    就是因为元月砂,周世澜才会骂她愚笨,从前的阿澜,将自己当成了心肝宝贝,根本没有骂过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元月砂,周世澜也是不会这样子。不过周世澜倒是说的对,自己以前就是缺心眼,对别的人实在是太好了,实在也是不好保护自己。

    从现在开始,她也是绝不会跟以前那样子的傻,那般愚钝,十分可笑。

    她也要为自己打算,以后为了自个儿筹谋一二才是。

    无论如何,东海的养女,是绝对不可能是元月砂。百里雪也是不喜欢,因为百里雪也是打了自己一耳光。

    她这样子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还是最好让苏颖成为东海的养女。苏颖样子漂亮,脾气也是很好,可是跟别的女子不一样的。

    更何况,到时候,自己跟苏颖哭诉,求苏颖不要跟自己争。

    苏颖的心肠很好,也是一定会允了自己。

    如今元月砂落入了圈套,可当真是解气。李惠雪心里面一阵子痛快,她忽而又觉得美中不足。这美中不足之处,就是薛婉揭破此事太快了。要是这盏茶水,让着龙轻梅给喝了下去了,那倒是才是真的好。毕竟龙轻梅如今安然无恙,那么元月砂的罪,也不并不是特别的大,只不过是未遂。要是龙轻梅将这个茶给喝了下去了,并且因为这样儿,甚至受损,那么元月砂就是大罪,决计不可以饶了元月砂了。

    几日功夫,李惠雪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心肠狠毒,并且刻薄冷血。

    可是也许她并不是这短短几天,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子。也许自从离开了周家之后,伴随那一日日的的时光流逝,李惠雪早就已经变了。可惜她自欺欺人,并不想真正面对这一切。可是如今,周世澜将一切美好都生生撕开,逼得李惠雪面对自己。她那真正的本性,仿佛如今才当真展露无遗。

    当然李惠雪也许会心性忽而变了,可是智慧却是不会忽而就升高的。

    李惠雪情不自禁的望向了苏颖,这不过是无意为之。可是她目光落在了苏颖脸颊之上,却微微吃惊。

    苏颖面色极为难看,竟似很有些个不悦。

    李惠雪吃惊,也是觉得莫名。不过转念一想,李惠雪又觉得,也许苏颖不过是善于隐匿自己的情绪罢了。想来苏颖,如今定然是很开心。

    周皇后才是真正的很开心,不过面上却也是流转一缕沉痛之色:“薛婉,事到如今,也是不必给昭华县主留脸了,你也是无妨告诉大家,这镯子里面,究竟是加了什么玩意儿。”

    薛婉好似也是有些不自在,正欲开口,却被一道嗓音打断:“娘娘误会,真是好笑,昭华县主镯子里面的东西,又怎么会是什么曼陀罗的花粉。”

    而伴随着这般温润柔和的嗓音,却也是只见那两道身影,顿时也是联袂而来,令人不觉眼前一亮。

    说话的是百里聂,他的面颊之上,被那么样一片轻纱淡淡的遮住了,容貌却好似淡淡的烟雾一样,流转了那么一缕淡淡的烟云水汽。

    随他一并前来的周世澜,总是喜爱穿着淡蓝色的衣衫,一双天生的桃花眼,却也是不觉艳红煞煞,勾人心魄。

    周皇后有些恼恨,心中有些不舒服。百里聂平时总是淡淡的不理睬人,可是这并不是百里聂第一次大庭广众之下,为元月砂解围了。

    真不知晓,元月砂有什么样子的手腕,居然能攀附上了这样子的一个靠山。倒是当真是有些本事,可同样也是令人十分困惑不解。

    周皇后假意挤出了一缕笑容:“长留王如此在意昭华县主,却也是只怕她会辜负你的希望。只怕她当真做出了些个无礼之事,平白落了宗室之女的颜面。”

    百里聂似笑了笑,他那浅浅笑容,却也好似染上了一层清亮的光辉,令人不自禁的为之而心悸。

    纵然是无意为之,却也是让在场的一些女眷,蓦然脸颊不觉红了红。

    百里聂却侧过头,对着周世澜说道:“阿澜,你精通香料,大约你应该能知晓,月砂手镯里面的药粉,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周世澜缓缓说道:“不过是些成品的水沉香,藏在了手镯子里面,从孔窍里面透出了。行动时候,却也是焕发了淡淡的香气,令人不自禁的为之而心醉。”

    周皇后原本想要呵斥周世澜,在她想来,这儿侄儿也是很糊涂,居然是一心一意的帮着元月砂。

    好在周皇后总算是有些理智,生生克制住了自己。

    毕竟仔细想一想,这一件事情本来就有好多的问题。百里聂和周世澜,纵然都瞧上了元月砂了,也只能说明这两个人瞎了,总不能说他们二人傻了。

    这样子明晃晃,一下子都可以拆穿的谎话,他们又怎么会当着陛下面前说出来。

    要是这样子,若是认认真真的计较,这岂不是算是所谓的欺君之罪?这两个人,应当也是不至于如此的糊涂。

    周皇后生生压下了胸中的火气,却也是含怒盯住了薛婉,不觉厉声说道:“薛医女,这手镯之中,到底是有什么?你无需害怕,只要说出实话,陛下跟前,你实在是不必畏惧任何人。”

    她到底是心中不甘,言语之间,却也是在暗示,暗示百里聂是有意包庇元月砂的。

    她这样子的说话儿,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淡淡的恼恨之意了。

    薛婉似乎是有些尴尬了,可是到底还是说了实在的话:“这手镯里面,只是些个香料,并没有什么药。”

    周皇后也是呆住了,既然只是香料,为何元月砂推三阻四,为何元月砂居然与自己作对,不肯让自己检查。为何,这样子一只据说是苏颖送过来的镯子,居然是有如此精巧的机关。这如此种种,难道不是十分可疑?这一刻周皇后甚至仍然还在狐疑,说不准是薛婉迫于压力说谎。

    可是一旁的苏颖,却也是知晓薛婉说的都是真的。早在薛婉将这个手镯子给拆开时候,她就知晓自己中了元月砂的算计。这枚手镯里面抖落出来的,只是香料,而不是什么曼陀罗花粉。真是难为元月砂,居然是演得这样子似模似样,活灵活现。

    居然连自己,也是相信了,以为元月砂当真是中了计策。

    她还以为元月砂对自己算计懵懂不知,岂料元月砂早就打开了这个手镯,换去了里面的药粉,再堂而皇之的戴在了手腕之上。

    元月砂必定是觉得,自己如此设计,定然是别有所图,既然是这个样子,这么一枚手镯,一定是会引蛇出洞。难怪元月砂居然是处处针对李惠雪,只因为,她就是想要别人发难,然后再澄清了自己,借机反咬一口。

    这个小蹄子,倒是好深的心计,居然是这样儿的会算计。

    好在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会挑好了退路,找到了替罪羔羊的。今日自己这个替罪羔羊,那就是李惠雪。就算元月砂要指责别人攀附,那是李惠雪攀诬,自己也一向是很宽容,真心将元月砂当做那个好姐妹的。

    苏颖浑身,不觉有些发寒。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也是听到了元月砂那清清脆脆的嗓音:“月砂也是好生委屈,居然是被人如此的算计。还请皇后为我主持公道?”

    周皇后心里面冷哼一声,主持公道?元月砂还真好意思说。就算到了现在,周皇后也是并不确定,元月砂可当真是清清白白的。这里面的水,可是深得很。

    她满怀狐疑的盯住了薛婉:“薛婉,你最初说这手镯子有些古怪,如今却也是这样子说,你说的可都是实话?你若胡说,那便是欺君之罪。”

    薛婉却也是顿时咚的跪了下来,惶然无比的说道:“是薛婉先入为主,以为,以为昭华县主也是有些可疑。当我看到这么一个可以藏药的镯子,便是不觉心生误会。可是没想到,这里面居然是寻常的香料。薛婉当着陛下,又怎么敢说出什么谎话儿呢?毕竟,只要让别的御医检验,一下都是能检验出来。”

    事到如今,周皇后也是只能接受元月砂无罪的事实。她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恼恨,死死的盯住了薛婉,当真是说不出的不痛快,道不出的恼恨。刚才自己还觉得薛婉是个聪慧的女子,谈吐不俗,医术也还算得上十分高明。可是如今,周皇后对薛婉的好印象已经是荡然无存。如今周皇后只是恼恨,薛婉行事,居然是这样子的不着边际,让自个儿出了这样子的一个大丑。

    元月砂也在一边感慨无限的说道:“事到如今,月砂却也是终于恢复了自己的清白,这心里面也是十分的欢喜。只不过,还请皇后为月砂做主。”

    周皇后冷言冷语:“若是昭华县主,行事坦坦荡荡的,那也是应当主动爽快一些。这样儿的遮遮掩掩,也是难免令人十分怀疑,觉得你的行事,其中暗藏鬼魅。”

    事到如今,周皇后却也是仍然并不觉得,自个儿也是有什么错。在周皇后瞧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元月砂自导自演,故意让自己出丑的一场好戏。

    要是元月砂没有那么样子的神色惶恐,若是如此,自己又怎么会怀疑元月砂当真做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皇后娘娘所言,当真也是很对。既然是如此,就请皇后娘娘下令,给苏家阿颖和月意公主搜身。看一看,她们身上,可是有什么毒药。她们都是京城的大家闺秀,想来也是不会跟月砂一样小家子气,自然也是乐意得紧,心甘情愿的被搜身。更不会顶撞皇后娘娘,娘娘说是不是?”

    周皇后目瞪口呆,她瞧出了元月砂的算计,明明就是元月砂这样子算计别的人。

    她一点都不想帮元月砂,可是那反驳元月砂的话儿,也好似不知道如何说。

    周皇后却也是冷哼一声:“苏颖也是不必说了,月意公主可是公主,金枝玉叶,岂能所搜就搜?”

    元月砂瞪着一双明润的眼珠子,眼睛里面流转了浓浓的讶然和好奇:“娘娘刚才可不是这样子说的,娘娘刚才告诉我,身为女子,最要紧的是清誉。瓜田李下,若不将事情给闹清楚,那么别的人,便是不由得心生怀疑。这心里面就会有个疙瘩,嫌疑也是洗不清。搜一搜,是为了月砂好,月砂不肯,是不识好人心。”

    这都是周皇后说过的话儿,如今却让元月砂说回来了,周皇后只觉得一阵子打脸,甚是气恼。

    元月砂却轻柔叹了口气:“更何况睿王妃被人毒害的事情,难道就这样子不闻不问,不加以理会了?这又如何能成?怎么都是不可以的。既然当初,是我们三个人同时遇到了李惠雪。我的嫌疑摘了干净,那就是苏颖和月意公主,这两个之中,必定有一个害了睿王妃。自然不会是雪姐姐,皇后说了,她是干净身子。既然是如此,若不搜一搜,如何服众?为何月砂可以搜,她们就不可以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