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 月砂动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颖的眼中,蓦然流转了那涟涟光辉。

    她那满腔的怒火,一下子就没有了,只目光涟涟,故意放软了口气:“你怎么这样子恨我,你为什么非得要阿颖去死,为什么要我这样儿零零碎碎的受苦。”

    元月砂却不觉冷笑:“阿颖放心,我自然也是饶不得你。”

    苏颖一双眸子好似蕴含了缕缕的泪光水影,掠动了奇异的光彩,却仿佛也似蕴含了说不出的美丽瑰丽。

    那一张绝美的容颜,却也好似透出了极动人的光彩。

    她一个眼神,一点表情,都是有仔细的练习过,盼顾之间,自然也是辉煌流转,能尽显美态。

    “如今你害死阿樱,母亲也是获罪,你怎么能这样子心狠?”

    苏颖不觉声声哭诉,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拢眉皱起,不自禁的若有所思。

    苏颖这般情态,不免让元月砂觉得有些诡异。

    刚才苏颖,可谓是极为凶狠的。

    一转眼,却也是这样子一副柔弱而美丽的样子。

    元月砂忽而若有若无,唇角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浅浅笑容。

    恐怕,苏颖是做给别人看的吧。

    她不屑于回头,目光闪动,却也是不自禁缓缓言语:“只怕是阿颖贼喊捉贼,不然好端端的,苏夫人怎么就要杀你。”

    苏颖心尖子一阵子的恼恨,这个元月砂,就是这样子的聪明,故而可谓是显得极为可恶。她那一颗心,可真是恨透了元月砂了。苏颖却不肯再和元月砂多说什么,再多说什么,元月砂扯出来的话儿便是会更好听。

    她轻轻的一提裙摆,宛如一只蝴蝶一般,轻盈的掠出。那轻盈奔跑的姿容,竟是极动人,极为妍丽。

    一举一动,却竟似透出了几分可怜无依。

    “殿下!”她玫瑰色的红唇轻盈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好似极为惊喜,好似落水的人,见到了那么一根救命稻草。恨不得,就这样儿死死的捏在了手里面,不肯放了去。

    那一双眸子,却也是顿时禁不住微微一亮。

    苏颖知晓自己很美,而她更知晓自己如何展露这样子的美丽。

    她坐在了镜子跟前,摆布自己个儿的一颦一笑,务必让自己近乎完美。

    “殿下,求殿下救救阿颖,昭华县主她,她——”

    她没有指责元月砂究竟对她如何,可偏偏这样儿的欲言又止,给予人无限脑补的空间。

    一时之间,苏颖脑海之中流转了种种念头。

    不错,百里聂是拒绝了自己,这只能证明百里聂不喜欢自己。可是,这并不代表,百里聂会讨厌自己。自己就算喜欢百里聂,也是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处处无微不至,忍气吞声,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让百里聂不欢喜的事情。

    男人不就是这样子,很是要面子。就算是百里聂,多多少少也是会有这么一点的。她这个京城第一美人儿,别的什么人都瞧不上,只一心一意的跟随百里聂。这份爱慕倾倒,就算男人不喜欢,可终究还是会有几分的沾沾自喜的。

    至少,不会有什么恶感。

    就连那一次,自己在百里聂面前解衣,一时试图冒犯,可是事后百里聂不会也没有追究?

    无论如何,自己总归还是有些个希望的。

    苏颖好似站不稳一样,柔云一般的身子,轻轻的靠了过去。

    她知晓自己有多美,如今又受伤了,自然不自禁的显得有些可怜。

    她暗暗心忖,这世间的男子,怎么都会伸出手,将自个儿扶一下。

    这样子偎依过去时候,苏颖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其实换做从前,百里聂拒绝她了,自己心高气傲,也不会施展如此手段。

    可是今日,她却肯放下尊严,利用美貌和柔弱,如此明显的亲呢靠近。

    也许,是因为她接二连三受到打击。不但没了魍魉,甚至以后在苏家要如何的立足,这都是要费心去想法子。

    从秋猎之会的百里策,到苏家阿樱,到如今的苏夫人。接二连三的打击,也是让苏颖有些累了。

    就算她是个极为坚强的女子,可是也是希望有个坚强的肩膀,可以依靠一二。

    百里聂,她始终还是喜欢的。

    元月砂水性杨花,可是自己偏要博得百里聂的怜惜。

    苏颖的手掌,就好似要抓住百里聂的衣襟了,却让百里聂轻轻拂。

    苏颖的手掌顿时一僵。

    百里聂慢慢的拂过了身上的轻尘,缓缓言语:“苏三小姐,我怕衫儿脏了。”

    苏颖一愕,她都没想到,百里聂居然会说出了这样子的话。

    她一双手掌,已经被血水染了,通红一片,却也是极为可怜。

    可惜事到如今,百里聂竟无一丝一毫的关心,反而担心自己的手掌会弄污她的衣衫。

    阳光之下,百里聂虽然轻轻的戴了一层面纱,却也是依稀可分辨那极为完美的五官。

    眼耳口鼻,无一不好看。

    苏颖忽而心尖一热,既酸楚,又难受。

    百里聂是真正的出身高贵,完美无瑕。他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一回事情,所以连怪都不屑怪。

    那一双极好看的眸子,虽有宝石芳华,却冷而无情,遥不可及。

    忽而之间,苏颖竟忍不住有些自惭形秽。

    纵然她想要依靠,百里聂也是遥不可及的存在的。

    她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不至于纠缠不休,撒娇弄痴。

    纵然此刻是极惶恐的,可是他却也是分明就知晓。就算自己放下身段,苦苦哀求,也不能从这美玉也似的冷冰冰人身上获取些许怜爱。反而会将自己那碎布一样的自尊,狠狠的撕碎,一丝不留。

    苏颖银牙忽而狠狠一咬,无论如何,自己也是绝对不会认输。

    她慢慢的,收回了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掌,面色也是不觉暗了暗。

    从小到大,苏颖就学会一个道理。她想要什么东西,一定要自己伸手去摘,不然别的人也是绝不会就这样子轻轻巧巧的送到了自己面前。

    苏颖任由手掌剧痛,鲜血流淌,面颊却生生挤出了一缕极妩媚的笑容,端是百媚横生。

    她忍着剧痛,却犹自笑得极为娇媚动人。

    “殿下当众许诺,谁要是成为东海郡主,便会纳谁为妃,想来,定然是会算数的。”

    苏颖含泪一双美眸,盯着了百里聂。

    那遮住了半片脸颊的俊美容貌,宛若神祇,引得人飞蛾扑火,想入非非。

    苏颖言语娇媚,嗓音却也是不觉渐渐的染上了一缕淡淡的坚决。

    倾慕一个人久了,就算这所谓的倾慕是功利之心,可似乎也会成为一种习惯。那么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不禁费心留意观察。以苏颖聪慧,自然不可能不隐隐察觉,百里聂那谪仙般外貌之下,内里却也是未必如此干干净净,皓白若雪。

    这极俊美的容貌之下,却隐匿非同寻常的恶劣。也许,也许百里聂也没那么喜欢元月砂。只不过,他喜爱戏弄人,喜欢看着那些个女人争他,争得头破血流,并且因此当做笑话。

    可就是这样子,那又如何,她苏颖愿意去争。就算不过是百里聂眼中打发日子的好戏,她也可以演得极认真,争得极认真。

    她不在乎将别的什么人,狠狠踩到了脚底下,用血肉来奠基自己的胜利。

    “就算是刀山火海,阿颖也愿意赤足踏之,在所不惜。殿下人中龙凤,自然是需要得到最好的。阿颖自会证明,我便是最好的。”

    苏颖不觉垂眉顺目,言语恭顺。

    她才不祈求百里聂,而是要竭尽全力,将百里聂给争回来。

    而百里聂的唇角,蓦然浮起了浅浅笑容,轻柔说道:“我随便说说的,别那么当真了。”

    苏颖不觉为之一僵,不可置信看着百里聂。

    百里聂这是什么意思?

    她咬牙切齿:“殿下此言,是何意思?您在陛下跟前说的这句话,难道你要犯下欺君之罪。”

    什么叫随便说说,自己可是句句泣血。

    她就是想不通透,百里聂人前那么说话,难道当真只是为了抬举元月砂?

    她都不明白了,元月砂又有哪里好了。

    元月砂却也是向前,冷冷含笑,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闪动了缕缕的光彩:“苏家阿颖这番言语,倒是说得极为通透,竟难得说得极对。既然殿下当众将自己许成了奖品,那自然应当是公平公正。谁要是赢了,又不是皇族之女,那么殿下也应当委身从之,难道还要委身赖账?”

    百里聂浅浅的挑起了眼皮,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异样风情。他那唇角不自禁的泛起了浅浅的笑容,缓缓言语:“月砂此言此语,莫非兔死狐悲,担心本王也会赖你的账。既然月砂这样子说,本王自然知错就改,在此当众立誓,谁要赢了,本王就委身于她如何?”

    苏颖为之气结!百里聂如此轻佻与魅惑的模样,竟然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也似。

    而自己那泣血宣誓,执念痴心,分明在百里聂谈笑之间,化为一文不值的垃圾。

    百里聂却与苏颖擦肩而过,缓缓想着元月砂而去。

    苏颖回头,瞧着百里聂极俊雅的背影,听着百里聂似真似假的甜言蜜语:“月砂,我还道你不如何在意于我。如今方才知晓你居然一片痴心,我这清白之躯,便交到你手上了。”

    那字字句句,十分孟浪,却又好似一根羽毛,轻轻的撩拨得人的心头。

    苏颖气得心如刀绞,顿时提步便走。她可谓恼极了,也是恨透了。

    她想要元月砂去死,满身污秽,被人作践,踩到了泥里面,便算是死了,可也是需得挫骨扬灰。

    百里聂这副极诱人的模样,她以前竟从来没见到过。换做以前,任是自己如何千般手腕,万般风情,百里聂始终就是一副木头样儿。

    高高在上,无喜无怒,好似冰雕刻也似。

    苏颖再按捺不住,也理会不了那么多,转身便离去。

    她自然也是再也都瞧不下去。

    元月砂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盯住了百里聂,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说不出的忌惮之意。百里聂若刻意起来,就好似最甜蜜的糖果,无端魅惑。可这样子的糖果,内心究竟包裹着什么,竟一点儿都不知道。

    纵然聪慧如元月砂,那心里面却也是想不通透。

    她可不会好似苏颖那样子,苏颖真心喜爱也罢,不是真心也罢,百里聂可以轻而易举操纵苏颖情绪。这个男子,他想要苏颖笑就笑,想让苏颖哭就哭。只要百里聂欢喜,他自可以让苏颖飞上云端,可是却又能轻而易举的让苏颖给摔下来。

    苏颖虽然狠毒,原本也有几分傲气,可是百里聂却已然闹得她方寸大乱。

    可是元月砂却不想这样子,她欢喜也罢,伤心也罢,却也是决计不容别的人插手。

    元月砂那一双眸子之中,却也不觉浮起了坚决之色。她的喜怒哀乐,都是属于自己的。纵然百里聂想要夺走了去,她也是绝不会允许,更不会甘心。

    回过神来时候,元月砂却也是轻轻的福了福:“只恐怕月砂才疏识浅,是不能够如王爷的意。要是殿下成为了苏颖的人,人家是京城第一美人,也不至于委屈了长留王殿下。”

    百里聂微笑:“月砂虽然看着好似对本王冷若冰雪。可是本王却也是心知肚明。本王知晓,其实你的那颗心,却也是热情似火。之前月砂虽然拒我以千里之外,彼时我还颇为伤心,只道可谓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梦。不过当本王心灰意冷,轻许婚事时候,却看到月砂是如此的竭力费心,争取表现。此番深情,不必明言,你我心知肚明就好。”

    元月砂早就知晓,百里聂挖了个坑,指着这个坑让自己跳下去,其后必定会装聋作哑,或者刻意卖弄。百里聂所言,什么叫不必明言。只不过自己明明白白的跟百里聂说话儿的时候,却也是没一次能说通百里聂。

    百里聂言语转柔:“月砂想来也是心高气傲,想要凭着自己实力去赢,然后郡主的爵位以及本王,可都是你的了。”

    元月砂生生压下了胸中一缕淡淡的火气,缓缓言语:“殿下错了,月砂曾经说过,齐大非偶,不敢高攀殿下。殿下如皓月当空,有着稀世之姿,月砂又怎么敢有什么非分之心。今日月砂御前如此言语,只不过因为月砂是个俗气得人,稀罕着荣华富贵,并非对殿下有意。”

    她越说,言语却也是禁不住有些个急躁。

    百里聂好似一个甜美的诱饵,就连苏颖那样子聪明狡猾的女人,都被这个诱饵所吸引了。然而元月砂却并不乐意被百里聂这极出挑的皮相所生生蛊惑。

    她可不想因为百里聂,给自己个儿自找麻烦。

    元月砂那眼底,却也是颇具寒意,流转淡淡的森然光彩。

    百里聂嗓音却软和起来:“好了,本王亦知晓月砂心思,绝不敢再有什么非分之想。月砂可是不要再生气。气坏了自个儿,便有些不好了。”

    一番言语,却也是分明一副宽慰柔和的味道,亦不自禁使得元月砂为之气结。

    百里聂软和得好似那一团棉花。就算是狠狠的一拳打下去,却也是软乎乎的,浑然不受力。

    百里聂,百里聂,他真是个可恶的东西。

    元月砂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自禁的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恍惚之色。

    她不得不承认,百里聂是极具有诱惑力的。对方有着稀世姿容,又聪明得紧,偏偏对你千般温柔,万中体贴,无时无刻撩拨缠绕。就算是颗石头,也是会被缠成一汪春水。他的百般温柔,非卿不可,非你不娶,谁又能不动心?就算是一颗铁石心肠,磨也给磨软了。

    元月砂从前都没把自己当做一个女人,可是如今,有时候纵然自己想要否认,却也是总禁不住会因为百里聂而心中微动的。

    她忽而收敛了自己的心神,重新硬起了心肠。就算不自欺欺人,承认百里聂的吸引力,可那又如何?百里聂心计太深,不知晓算计什么。她纵然微微有些心动,可那也不过是一种虚荣心。试问京城如此多的女郎,对百里聂百般倾慕,投怀送抱,可是百里聂却也是不屑一顾,根本毫不在意。这其中甚至包括那绝世美貌的苏颖,那位极美丽的京城第一美人儿。可是他偏偏对自己情有独钟,似乎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自己。她到底还是一个人,自然不免有些自得念头。

    然而其实,自己根本不知晓百里聂会是什么样子的人。

    更何况,她身份是假的,名字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她来到了京城,只不过是为了复仇。别说百里聂那所谓的感情,也不知晓真假。纵然是真的,自己也是假的。这一切,原本都是风马牛不相及。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一颗心渐渐也是凉透了,那些个羞涩和焦躁,却好似被抚平了一般。而她的内心,又是一泓清泉,平静无波,安安静静的。

    元月砂那精致的脸颊,却也是不觉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冰雪之色。而那一双眸子,更是禁不住灼灼生辉。她慢慢的想着,也许,也许自己之所以动心。是因为百里聂这通身的优雅,总是淡然的风情。

    她不自禁的回忆起记忆之中极为恼恨的一道身影。

    那个男子,浅浅含笑,风姿绰约,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样子的气定神闲。

    他那一张脸颊,虽然也是布满了刺青,密密麻麻,黑黑的染成了一片。

    可饶是如此,无论男女,只需和他相处久了些,便定然会忽略他脸上可怖的刺青,而被他迷人的风采所打动。

    白羽奴就是这样子,令人为之倾慕,心生爱慕,恨不得将自个儿一颗心都是掏给他。

    元月砂那个时候,似乎也是这个样子的。

    为之而动心,恨不得掏出了自个儿的一颗心。

    她不知道白羽奴知道还是不知道,只要白羽奴出现在自己视线之中时候,她都是会凝视这个人。

    她会瞧得极为仔细,极为用心。可是为什么如此仔细用心,其中原因,其实她都没想过。

    那心里想要瞧,自然也是瞧个不休了。

    彼时,她虽然是女子,可是样子看着像个男子。不但如此,她自己也将自己当成男子。

    可是青麟才不会理睬,更不会细细去想,为何自己这样子想要看着这个男人。

    似乎每次看着他,就会觉得心里面很安稳,甚至莫名的滋生了一缕喜乐。

    甚至军营之中,暗暗谣传,说她这个凶狠的妖孽,迷恋上了白羽奴了。虽然身为男子,可是却也是迷恋上了另外一个男子。

    青麟不在意,是因为白羽奴虽然教导他懂得礼数,可是她本性仍然是个野兽的。

    既然是如此,她根本也是不在乎这些。

    而白羽奴呢,有人刻意提及了那些个谣言,可是白羽奴却也是不过笑了笑,温温柔柔说,那些无聊的流言,就任由其随风而去吧。

    这些谣言,根本不值得在乎的。

    那时候的青麟,觉得白羽奴的这些话儿,可谓也是说得极对。

    毕竟别人说些个什么,那么在意做什么,又不关自己的事。

    当然,倘若有人,给自己说些个下流无耻的话儿,那么自己也是会将这个人打得满地找牙。

    元月砂慢慢的眯起了眸子,一双眼睛流转了宛如寒水一般的光彩,涟涟生辉。

    如今仔细想来,也许自己那时候还不懂,可是白羽奴应该是懂的。不过,白羽奴装聋作哑,却也是故意装这个糊涂。

    可是那时候,自己的在意,也许白羽奴是清清楚楚的。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忽而一阵子的茫然,冷汗津津,仿佛是做了一场噩梦。

    以前她懵懂,不懂这些,后来又恨上来,然后就报仇,然后一直也无暇去深思。

    可是如今,她仔仔细细的想起来,忽而就有些明白。

    也许,也许很久很久以前,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自己是,是已然爱过白羽奴的。

    就算爱得连自个儿都不知道,可是毕竟也是爱过的。

    元月砂只觉得自己唇齿之间一阵子的发苦,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那时候,自己好傻,总是默默的关注他,仰慕他。

    那样子的爱,说不出是什么情,也许是男女之情,也许是打心眼儿里的佩服和仰慕。

    她那时候,以白羽奴欢喜为欢喜,以白羽奴的悲伤为悲伤,以白羽奴的愤怒为愤怒。

    就是如此,让那个男子,占据了自己感情世界的全部。

    所以这片天空,就这样子崩溃时候,才会痛得刻骨铭心。

    而这样子的感情,她也不想再一次品尝到了,她更加不想再将自己的感情,寄托在了别人的身上。

    她胡思乱想,心思起伏,一时之间,竟然是精神恍惚。

    就连百里聂捏住了她的手掌,她却也是恍然未觉。

    回过神来时候,自己的手掌已经是被百里聂捏在了手掌心了。

    元月砂有些着恼,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耳边却听着百里聂轻轻的呵斥:“不要动,手都被自己弄伤了,真是不知晓分寸。怎么对自己,这力气也是不知晓轻重,这般不知分成?”

    元月砂的伤,是她听到了东海王妃提及海陵郡时候,生生弄伤的。

    无论如何,海陵郡是她胸中的痛,怎么样都是不会好的。

    不知不觉,指甲便是将手掌弄伤了。

    自小她便是有这样子的毛病,一旦有什么极紧张的事情,就会去掐自己的手掌心。

    可是这只是小伤,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百里聂却也是极为在乎,仔仔细细弄干净了伤口,又敷药了,再用帕子轻轻的包扎好了。

    他温柔体贴,似乎比宫中的御医还要小心和仔细。

    而他在元月砂的跟前,更是放下了做王爷的身段儿,居然是如此小心。

    元月砂的容色,却也是不觉动了动。

    耳边,仿佛回荡起了相似的言语:“青麟,不要每次恼怒憋着气时候,就弄伤自己的手。”

    这样子的话,曾经有人跟自己说过,而这个人自然就是白羽奴。

    每一次,白羽奴都是会如此呵斥,然后亲手包扎。

    那时候,她反而觉得有些莫名,不知所措。

    他们是战士,上了战场,更重更严的伤,她都是有受伤过。

    既然是如此,这样子小小的伤口,白羽奴又何必如此上心,心心念念,这样儿的服侍呢。

    不过,那时候她虽然很莫名,可是却还是受用的。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白羽奴为她细细的包扎伤口的时候,她的内心之中却也是涌动了几许的甜蜜和欢喜。

    似乎那个时候,竟然也是很开心的。

    仔细想想,那时候白羽奴对自己当真也是很不错。一件小事,那也是体贴入微,温柔仔细,小心翼翼。这样子天长日久,这样子水磨工夫,自己又怎么会不为之动容呢?

    那熟悉的话语,熟悉的举动,却如此浮现在了元月砂的面前,竟似融合在一道。

    百里聂眼中里面充满了溺死人的温柔,温和的说道:“所以月砂,如果下一次,你若是十分紧张,可以换种法子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不必如今,弄伤了自己的手掌,伤损自己的躯体。”

    元月砂瞧着他,就这样子盯着眼前十分俊朗的容颜,如水温柔的眸子。

    然而这张脸,在元月砂的跟前,却仿佛变成了另外一张脸颊。

    那张脸颊,可是没有如今这样子的美,脸蛋之上也是布满了黑漆漆的刺青。可是只要这张脸的主人轻轻的笑一笑,就算这张脸布满了刺青,却也是不觉令人心醉神迷,为之心魂摇曳。

    元月砂眼神流转了一缕迷茫,蓦然却也是渐渐的坚决起来了,焕发了一股子坚决的光彩。她不由自主的轻轻的伸出了刚刚包扎好的手,按住了脸前这极为俊朗的容颜,禁不住目光灼灼,若有所思。

    忽而来到,看似有那么亲呢的举动,却也是顿时使得百里聂微微一僵。

    不过片刻,旋即百里聂却也是回过神来了,不动声色的,如此凝视着元月砂。

    元月砂的眼睛里面,流转了锋锐的光彩,没有少女怀春的喜悦,也是没有豆蔻少女的羞涩。而在她的眼里,却也是只有那浓浓的审视,以及说不尽的怀疑。

    而百里聂也是并没有说些个什么,只在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温柔体贴的凝视着眼前这个举止突兀的少女。

    元月砂一咬牙,却也是轻轻的摘去了百里聂面色的面纱,然后那手掌,却也是近乎有些贪婪的抚摸上了百里聂的脸颊。而这份贪婪,却也是并不蕴含丝毫的情意,而是蕴含了十分急切的疑虑。仿佛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需要元月砂亲手解开。

    她那手指,却也是禁不住描摹属于百里聂的五官,仿佛要将这男子的五官,就这样子极为深刻的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

    然后,再与记忆之中的身影,加以比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