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 苏暖知真相
    而此时此刻的苏暖,却也是一阵子的心思起伏。

    他自是相信苏颖的,苏颖那姣好的面容,极温顺善良的心肠,可都是令苏暖可谓是心醉神迷。

    苏颖一向很完美,不会做错什么。可是纵然苏颖做错了什么了,也应当会有什么苦衷。

    然而,他却不觉想起,今日阿颖那一身华衣美服,精巧首饰。

    桩桩件件,均是十分出挑。

    阿颖是费心打扮,才入皇宫的。

    这个认知,竟不觉让苏暖周身涌动了一缕寒意。

    她怎么有心思,如此打扮自己呢?虽然,苏颖也许并不该为苏樱的死而悲痛欲绝。就好似苏暖,和妹妹的感情早就已经断了,就算是苏樱死了没了,他也是不觉得有些个什么。

    可是苏颖不一样,苏颖在自个儿面前,可谓是悲痛欲绝的。

    苏暖也没怀疑虽然,她们姐妹两人一向感情好,情分深,一根发钗都是两个人轮流换着戴。

    阿樱再不好,好歹对苏颖这个姐姐,可谓是言听计从,还算乖顺。

    苏颖难过,也是理所应得。更何况,苏颖还是那样子善良的人。

    可是为什么,苏颖一边那样子的伤心,一边还穿得那样子的好。

    他怎么想,都想不通透。

    毕竟真正伤心的人,比如苏夫人,那可是容貌憔悴到了极点了。

    既然如此伤心了,又哪里还有什么心情,梳妆打扮,精心修饰?

    可是颖儿呢,她还是那样子美,美得几乎整个京城的男子都为她而心动了。

    就算是苏樱的死,也是不能让苏颖停止追逐自己的那份美丽。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苏暖只觉得自个儿一颗心,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很是有些不舒坦。

    其实,不仅仅如此,还有别的原因。

    苏暖慢慢的,也好似想通了自个儿心中症结所在。

    他原本私底下也和苏颖议论过东海睿王收养义女的事情。

    那时候,苏颖面色淡淡的,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对此的兴趣。

    相反,苏颖还显得很冷淡,一副因为苏樱的死而伤心欲绝的模样。

    苏暖欢喜,甚至不自禁觉得有些宽慰。

    毕竟,苏颖并不是什么贪图富贵的女子,别的女人也还罢了,苏颖可不会削尖了脑袋去求这个。

    就算是东海养女,所谓的郡主身份,可那又有什么意思?

    苏家待苏颖也可谓不薄,苏颖跟苏家的人也感情深厚。

    苏颖又怎么会去讨好什么睿王妃,那些个摄政王余孽,根本都是不清不白,不是什么好货色。

    陛下纵然一时客客气气的,可是这心里面还是膈应。不过是利益相交,故而面子上过得去些个,又哪里会是真心实意的相待?

    可他想错了,今日苏颖可谓是极上心,费尽心思,也只盼望能得到睿王妃的喜爱。

    她这么热切,竟似让苏暖心头不自禁的流转了缕缕的寒意。

    平日里,苏颖宽宏大方,淡薄名利。倘若,这一切均是装出来的,也是不知晓多可怖。

    不会的,是自己想多了,阿颖绝不会是这样子的人。

    也许,是因为长留王,阿颖不是痴心百里聂吗?所以,方才这样子的热切。阿颖嘴上说什么不在乎,可那心尖尖,到底还是放不下。

    他心思起伏,将属于苏颖的一缕缕疑窦这样子生生压了下去,那心里面也不自禁为苏颖挑好了理由。

    可饶是如此,苏暖却也是不自禁一阵子的心潮起伏。

    那一颗心,终究也是难以心安的。

    苏暖面色沉了沉,已然是瞧见了前面婀娜的身影,赫然正是元月砂。

    元月砂眸色盈盈,娇艳无双,煞是可人。

    那一张精致秀雅的脸颊,仿若是白玉雕琢而成,不自禁掠动了一缕淡淡的阴云。

    元月砂言语柔柔:“苏公子,你来了。”

    她轻轻一挥手,那宫婢居然是十分知趣,盈盈的退了下去。

    苏暖微微有些恍惚,眼前这张精致的面容,依稀还有几分曾经南府郡元二小姐的眉眼,却已然大相庭径。

    可旋即,苏暖不觉收敛了自己的心思,容色沉了沉,缓缓言语:“昭华县主,相邀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元月砂甜甜的一笑:“苏家阿樱死了,其实苏暖公子的心里面,似乎也是并不如何的伤心。我原本还以为,以为你这个哥哥,对妹妹并没有什么情谊。却也是我瞧错了,原来公子苏暖,竟然还是十分在意这个妹妹的。”

    苏暖再也是憋不住,言语也是失去了平素的温文秀雅:“你怎么知道,当年阿樱和黑牡丹的那档子事?”

    他就想不通透了,这是陈年旧事,元月砂怎么就知道了?

    看来元月砂还颇为费心。

    阿樱虽然是可恨,可是到底是自己的妹妹,这件事情倘若当真传了出去,也是对苏樱的闺誉有所伤损。而他这个哥哥,不能一点儿都不理会。苏樱已经没了,死后被人说道,未免是有些可怜。更何况,倘若这件事情传出去,整个苏家也会蒙羞。而苏家之中,实则还有个未出阁的姑娘,也就是苏颖。苏颖干干净净的,可要是传出了阿樱的糊涂事情,只怕苏颖的清誉也是会受到影响。

    苏颖可是苏暖的心尖尖,就算是苏暖心里面对阿樱没什么情意,可是对苏颖却总是要爱惜一二。

    一瞬间,苏暖内心转过了若干念头。

    元月砂嗤笑:“我原本还不信,看公子苏暖这样子的激动,想来必定都是真的了。苏公子倘若真想要知晓,月砂可以慢慢的告诉你。”

    苏暖已然是回过神来了,面色沉了沉,不自禁的浮起了一层淡淡的冷色:“不必了,昭华县主怎么处心积虑,算计苏家,我是不想知道。不过县主既然是相约于我,可是有什么话儿,想要跟我言语?这个秘密,昭华县主想要苏家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

    元月砂本来就是个俗物,苏暖也是并不如何的介意,花些代价,将这桩事情给圆了过来。

    苏暖心念闪动,若有所思。

    要是要挟苏颖不跟她争这个东海养女,倒也好了,他本来也不想苏颖嫁给百里聂。

    元月砂却忽而轻挑秀眉,拽住了苏暖的手,拉着他踏入了花丛之中。

    男女授受不亲,苏暖一时十分恼恨,想要挣扎。好在他也是想到了如今,自己可谓是受制于元月砂,方才是生生的隐忍一下。

    饶是如此,苏暖的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一缕怒意。

    好在元月砂很快松了手,甚至将手指比在了唇边,轻轻嘘了一声。

    那精致面颊之上一对寒水也似的眸子,如今光彩流转,竟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狡黠之意。

    这一刻,苏暖瞧在了眼里,心里竟不自禁的隐隐觉得有些古怪。

    他慢慢的收敛了自个儿面上的神色,情不自禁的拂过了自己的手腕。刚才自己的手腕,被元月砂这样子捏了一下,元月砂虽然并不在意,可是苏暖却仿佛仍然感觉到了那手掌轻轻捏过了自己手腕时候十分怪异的触感。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嗓音却也是在苏暖耳边响起,让苏暖如遭雷击。

    “母亲,咱们且先在南华亭里面休息一二。”

    那嗓音柔美之中流转了几许的恭顺,显得既温柔,又体贴。

    对于苏暖而言,自然是极为熟悉的。

    苏暖面颊一热,耳朵也是红了。

    阿颖,阿颖怎么在这儿?

    他忽而一阵子的忐忑,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就这样子的钻进去。而他那心里面,却也是说不尽的恼恨。

    元月砂,她究竟打的是什么样子的主意?

    他们两个人,孤男寡女,就这样子立足于花丛之中,躲躲闪闪。

    别人看见了,必定会以为两个人有些个私情在。既然是如此,说不准自己就要将元月砂纳入了府中去了。可是对于这个心狠手辣,面容姣好的昭华县主,苏暖却也是敬而远之。

    而他的内心之中,竟不觉犯了一阵子的嘀咕。

    元月砂此举,究竟也是为了什么呢?

    莫非就是为了算计这个,想要嫁入苏家?

    他胡思乱想,甚至不自禁的扫了元月砂一眼。

    好在元月砂没有出声,而苏暖却也是更加不好出声。以苏暖的性子,又怎么会乐意,让别的人瞧见了,自个儿和元月砂同在此处,十分暧昧?

    他可是落不下这个脸面!

    苏暖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森森的寒锐光彩。

    苏夫人被苏颖这样子轻轻巧巧的扶着,就来到了南华亭里面。

    她们并不知道近在咫尺的元月砂和苏暖,不过苏暖却能透过花枝缝隙,瞧到了这两个人。

    苏颖温言软语:“母亲,阿樱的死,你可也不要放在心上了。你这厢十分伤心,可是那位昭华县主,却偏偏是轻狂得意,十分嚣张。她的心里面,这样子的欢欢喜喜。你若伤心,反而更加令她高兴。”

    苏夫人冷笑:“她是个县主,难道便眼睁睁的瞧着,欺辱我这样子的苏家女人?”

    苏颖轻叹:“女儿也是知道,阿樱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试问哪个母亲,不心疼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女儿被生生害死了,当娘的都恨不得杀了这个害人的凶手。”

    说到恨不得杀死元月砂时候,苏颖那一双眸子,眼底一缕精光,顿时也是一闪而没。

    苏夫人言语森森:“不错,害死阿樱的,可都是要死。”

    苏夫人面色流转了一缕阴森,全无平时的温顺慈和。

    却好似地狱里面的修罗,等着吃人的肉,喝人的血。

    “女儿也是为母亲心疼,恨不得为母亲出气。昭华县主害死阿樱,又岂能让她痛快了去。”

    苏夫人蓦然尖锐的笑了一声:“你这个做姐姐的,倒是对妹妹极好。”

    苏颖不动声色:“我一向跟阿樱很好,一根发钗都是姐妹轮着带,她如今死了,阿颖心里面也是万分痛楚。”

    那一张绝美面颊,顿时也是流转了泫然欲泣神色,好似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如今却也是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却也是不自禁的扣人心魄。

    苏夫人冷柔阴沉说道:“从前我也嫌弃过你这个女儿,可是如今才晓得,你居然是个好的。”

    苏暖在一边听着瞧着,却蓦然觉得,一股子寒意顿时浮上了心头,内心不觉阵阵心悸。

    明明这母女二人说话,是柔顺而和气的,可是为什么,他只觉得有些古怪。

    总觉得,似乎是有些个不对劲。

    只听着苏夫人和苏颖这一来一往的应答,却也是令人内心之中,不觉寒意缕缕。

    他盯着苏颖那张绝美温柔的脸孔,平时这张脸瞧惯了。

    可是如今这样子瞧着,却似乎总觉得,有些个什么东西,分明是有些异样。

    他蓦然恍然大悟,其实苏颖看似劝慰苏夫人,可是字字句句,可都是火上浇油。

    苏夫人本来就伤心苏樱的死,如今被苏颖这样子一挑,还不知晓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出来了。

    从前苏暖是绝不会这样子想苏颖的,可是谁让自个儿今日,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缕缕的异样。那些疑窦,虽不必苏颖辩白,已然是让苏暖自个儿压下去了。可那也只是压下去,那些个疑惑并未曾因此而消失,仍然是根深蒂固的萦绕于肺腑之中。如今得了引子,那些个疑窦也是被生生勾了出来。

    苏暖的心里,便是忍不住在想,苏夫人因为阿樱,分明入了魔障了。苏颖千灵百巧,十分聪慧,不会瞧不出来。既然是如此,苏颖也是应当软语求肯,让苏夫人消去魔障。又怎么能火上浇油,推波助澜,使得苏夫人竟似越陷越深?

    这样子想着,苏暖的心尖,竟不觉涌动了一缕淡淡的寒意。

    可苏暖迷恋苏颖,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他也是很快,就为苏颖找到了理由。母亲本来就不喜欢苏颖,又执念已深了。既然是如此,苏颖又怎么能说些违逆苏夫人的话儿,刺激得苏夫人见罪于她?她也不过是迫不得已,迎合苏夫人,顺着苏夫人的话儿说的。

    可他纵然为苏颖找到了理由,却仍然不自禁的心口一阵子恼恨难受,很是不自在。

    他甚至忍不住看着元月砂,元月砂究竟是何用意?

    这个龙胤的昭华县主,年纪虽轻,可是这纤弱的身影却也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迷雾。

    元月砂心计深,谁知晓元月砂在算计些个什么?

    苏暖忍不住侧头,盯住了元月砂。那近在咫尺的精致脸颊,十分的秀美,却难以勾起苏暖绮丽心思。对方分明好似冰做的人,精于算计,心狠手辣。苏暖甚至忍不住有些个发狠的想,元月砂莫非不知,苏家上下都是恨透她了?

    元月砂却毫不畏惧的迎上了苏暖仇恨的眸光,一双漆黑的眸子之中,竟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讽刺嘲笑的光彩。瞧得苏暖心头巨正!

    苏夫人甚至有些尖锐说道:“阿颖,你不是说了,你有法子引了元月砂来这儿,莫不是诓我的?”

    苏颖却也是言语温柔:“女儿怎么会如此不孝,胆敢诓骗母亲。今日,女儿也会用些个法子,引得那元月砂前来。女儿不会让母亲失望的——”

    苏夫人言语却柔和了几分:“你倒是个孝顺女儿,我也不过担心,那元月砂如今是县主了,自矜身份,倨傲娇贵。既是如此,便没那么容易引她来这儿。她这个小蹄子,心思太多,也不知晓有多少的弯弯道道的。”

    苏颖亦不觉温柔说道:“母亲放心,纵然这件事情再如何为难,女儿也怎么都不能不顺母亲心意。”

    苏夫人言语柔和下来,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流转了难以言喻诡异:“若元月砂到了这儿,你说我这个当娘的,该怎么为阿樱出气?”

    苏颖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母亲心疼女儿,怎么出气也不为过。阿樱,阿樱定然也会开心的。”

    苏暖那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不断的往下沉,那内心之中,竟不觉流转了森森的寒意。

    纵然他内心想了许多法子,竭力为苏颖开解。

    可是事到如今,他实在也是没法子说服自己——

    耳边,却听到苏夫人凉凉言语:“阿颖,你只盼望我杀了元月砂,好除去你的障碍,顺了你的心意,是不是?你还生怕我无此机会下手,故而还设法替我约来元月砂。”

    苏夫人这些凉凉的言语,竟好似说到了苏暖的心坎上去。

    就在刚刚,苏暖不自禁也是这般想的。

    若然苏颖煽风点火,还可谓是所谓的身不由己。可是苏颖,却居然为苏夫人约来元月砂!

    这是为了什么?

    除了故意借刀杀人,苏暖竟想不出有别的什么什么理由。

    他一颗心不自禁一阵子发颤。

    不会的,不会的,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误会,颖儿定然是有别的什么理由的。

    便是苏颖,也是不觉怔了怔。

    她也是未曾想到,苏夫人居然是会这样子说。

    不错,苏夫人是一向不喜自己。可是在苏颖看来,如今苏夫人会更仇恨元月砂,既然是如此,也是无暇顾及自己。

    她心念闪动,忽而发觉自己也许也是有些个不是。

    平时自己步步为营,小心翼翼。

    可是此时此刻,自个儿分明也是有些急了。

    也难怪自己居然是这样子的急,毕竟元月砂在跟自己争,而且还争得了上风。她可以为了自己的尊严不要百里聂,可是百里聂绝对不能娶元月砂,让元月砂风风光光。一想到元月砂会成为了所谓的长留王王妃,风风光光的,她便是气得浑身发抖,甚至恨不得就这样子弄死了元月砂。

    所以,她没有平时镇定,也是没有平素的缜密。

    苏颖那一贯温柔沉润的脸颊,此刻竟也是不觉生出了一缕裂痕,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一缕惊慌失措。

    “女儿,女儿可不敢担这个罪名。女儿委屈啊!女儿只知处处顺母亲心意,可是哪里能想得到,母亲居然是会如此的想阿颖。”

    事到如今,她便是狡辩,也是不肯认。

    苏夫人没了女儿,糊糊涂涂的,如今居然是聪明了一回。瞧来也是因为太厌恶自己了,所以才竟然会这样子儿的上心。

    她能怎么样,还能将自己这个养女落罪?

    区区老妇,却也是委实不知晓轻重,不知晓自个儿的斤两。

    她笑了笑,苏颖容色也不似平时那般恭顺:“母亲可是不要这样子污蔑阿颖,倘若大哥听到了,岂不是会心疼阿颖?”

    那言语浅浅,竟不自禁透出了几许的肆无忌惮无耻。

    苏夫人一时脸色发青,恨透了苏颖。

    苏颖心中,却也是禁不住嗤笑。

    这老妇,最宝贝的不就是她那个儿子。可惜这个儿子,如今却乖乖巧巧,安安分分的拿捏在自己手里面。她要苏暖怎么样,苏暖均是会乖顺听话,才不会违逆自己的意思。

    她故意这样子言语,便是为了编排苏夫人,惹得苏夫人一阵子的气恼。

    果然苏夫人面色沉了沉,煞是难看,一张脸寒得好似要滴出水来。

    苏暖却瞧得呆住了,苏颖平时温柔乖巧,宽容大度,如今轻佻而炫耀的模样,他竟似没瞧见过。他打小被教导,对长辈自然应当是恭顺有加,如今更不觉皱起眉头。苏颖,苏颖她怎么可以这样子对苏夫人无礼?

    可他旋即心尖凉了凉,倘若苏夫人向自己哭诉,他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若不是亲眼瞧见,他也是不会觉得苏颖会对苏夫人言语无礼。相反苏夫人,因为苏樱之死,心里面可谓极难受,还当众打了苏颖一巴掌。既然是如此,故意挑了些个苏颖不是,似也是顺理成章。

    苏夫人可谓是气疯了,恨透了眼前这个绝色美人:“贱人,暖儿是我身子上掉下来的肉,你以为他心里向着谁。”

    苏夫人越生气,苏颖却也是越不生气:“大哥哥素来是帮你不帮亲,颖儿一向孝顺,他也不能见着自己亲娘无理取闹不是?”

    苏夫人嗤笑:“你只道我不知晓,你将我身边那个吴嬷嬷买通了,日日说阿樱的事情。只盼着我,一刀子扎死了元月砂,好顺了你的意。今日她压了你风头,还要抢走长留王殿下,我瞧你那心里面,只怕也是会不舒坦。”

    苏颖心忖,原来苏夫人居然是查出了吴嬷嬷,难怪留了心眼,她却不动声色:“母亲,颖儿可是没想到你恨我恨成这样子,居然让身边吴嬷嬷来污蔑我。想来母亲心里面必定是想要处置我的。只可惜,却也是要挑个由头。”

    苏夫人怒道:“巧言令色,你做的那些事情,以为能瞒了我去?我且问你,小时候,阿樱给她亲哥哥的书信,你为什么让赖二家的扣下去,独独送你的书信过去。你便是有心离间他们兄妹两个的感情,只想阿暖待你好,你不过是个养女,终究跟我的阿樱不同。”

    苏颖面色变了变,冷言冷语:“母亲说什么,女儿怎么不明白。”

    苏夫人嗤笑:“你心里面清清楚楚,却偏生在我跟前装糊涂。阿樱当年,便是被你所欺。那个什么黑牡丹,一个戏子,当初便是你弄来对付阿樱的。你倒是装起了好人!”

    苏颖容色渐渐沉缓了下来,一双眸子渐渐越发深邃。

    她就是这样儿,越是生气,越是危险,反而越发冷静。

    一旁,苏暖心头却也是翻起了滔天骇浪。

    苏夫人说的话儿,他简直不敢相信。倘若这些是真的,岂不是太过于可怖。

    那时候,苏颖才多大,居然能将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中?

    不会的,绝不会如此!苏暖绝不敢相信,可是那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软弱,竟似说不出的害怕。毕竟今日,苏颖已经暴露了太多。她许多举止,似乎也是展露了苏颖的内心。这个貌若天仙的妹妹,根本没有自己所设想的那般善良大方。

    苏暖忍不住想起了那么一桩南府郡的事情,心里面更是凉了凉。

    那一日,唐络芙死在了蓝家,元月砂言语指证,非得说是苏颖做的。

    其实那时候,那些个所谓的证据,确实也很像苏颖。

    可是那时候,苏暖也是没有多想。他爱惜苏颖,自然也是下意识的想着为苏颖这些。他又如何能让苏颖有事,他可是舍不得。所以苏暖也就干脆用个丫鬟为苏颖顶罪,将这件事情这样子的圆了回来。事后,他想起了那个无辜的丫鬟,却也是禁不住有些愧疚。

    而这档子事,苏暖也是问过了苏颖。不过苏颖拿话儿,这样子圆了回去,苏暖也没多想。

    如今这些旧事想起来,却也是让苏暖浑身发寒。

    倘若,倘若这一切乃是真的,是何等可怖,令人心悸!

    那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就是个披着秀美皮囊的恶魔。

    他一颗心分成了两半,一边是怀疑苏颖,而另一半,却又迟疑。苏颖好生可怜,又素来隐忍,要是自己都怀疑苏颖了,苏颖又应当如何自处?

    苏暖面色变幻,一张俊容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纠结之色。

    苏颖反而嗤笑,竟似有些不屑:“母亲,你这话儿可是不要拿出去胡说。阿樱已经死了,你这个当娘的,就不能疼惜一下自己的女儿,难道还要将你女儿的那些个脏事到处去乱说?和一个戏子相好,说出去,还不知道怎么被人编排。”

    苏夫人捂住了胸口,一张脸孔却也是尽数都是恼恨之色:“你,你便是有恃无恐。苏颖,你在我跟前装了这么多年,装得恭顺,如今可算是露出了真面目。我早就知晓,你就不是个好的。”

    苏颖悲悯摇摇头:“母亲无理取闹,女儿不忍你坏了妹妹名声,怎么反而落了些个不是?我瞧母亲,你才是神志不清,糊涂透顶。既然如此,母亲将你女儿被戏子睡了的事情,闹得满京城都知道啊?”

    苏夫人喘息冷笑:“你在我们苏家,可谓是好事多为。我大女儿苏锦雀,年纪轻轻便已经死了。我这个当娘也是糊涂透顶,也当她是因为百里策那个混账东西死的。谁能想得到,她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你这个才来苏家没多久的苏家养女!”

    她举起了手帕,手帕之中一枚细细的针,细若牛毛。

    便算是苏颖,便算她心计狡诈,此刻却也是禁不住瞧得呆了呆。

    毕竟这个秘密,已经是过了许久了,久得苏颖都以为已经过去了。

    苏颖美眸轻轻的闪动:“原来锦雀姐姐居然如此死的,一枚针而已,凭什么便说,是我苏颖所为。”

    苏夫人嗓音凄厉:“若与你无关,为何你会变了脸色,为什么会怕?”

    苏颖轻叹,一副悲天悯人之色:“我看母亲你是病糊涂了,不然怎么尽说些梦话。颖儿只是有些好奇,又哪里害怕了?”

    她已然容色如常,竟无一丝一毫可趁之机。

    可苏暖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砰砰的跳,他方才眼睛都没有眨,就这样子盯着苏颖那张极美丽的面容。他瞧得清清楚楚,苏颖确实变了脸色,有些畏惧,也有些恼恨。纵然这些表情一瞬即逝,可是却也是偏生让苏暖看得清清楚楚的。

    苏夫人极恼:“你这个贱人,事到如今,你还装模作样。只怕就算是阿樱,也是让你这样子的贱物给生生害死了。只因为,她居然是知晓了你的那些个下贱的事情。我原先只当你是夫君外边养的野种,可你连这般福气都没有,你不过是妓女生下来的下贱胚子,十足十的贱货。我们苏家,怎么就养了你这样子的脏玩意儿,平白污了人的眼睛。”

    苏颖脸色终于真正变了!

    今日,苏夫人已经够惹她了。

    苏颖也记得苏夫人那一巴掌,当众打的,到现在那股子耻辱,还是如此强烈。

    想不到,苏夫人居然居然还说出了这样子的话。

    “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个脏事,别人便是会不知晓。你以为,你浑身上下贱货的臭味儿,当真能遮掩住,你想也别想!你休想如此!”

    苏夫人眼睛里好似喷出了火,竟向着苏颖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而苏颖却也是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

    “你为什么会认识黑牡丹,因为他这个下贱的戏子,见过你小时候不知晓羞耻的可悲模样,知道你那无耻的身份。为什么阿樱会死,便是因为她知晓这个秘密。阿樱根本不是受不住羞辱,而是生生被你害死的!”

    暗中的苏暖,已经是彻底呆如木鸡。

    苏颖,她,她是这种下贱出身?

    还有阿樱是苏颖害死的,因为知晓了苏颖的秘密?

    苏暖已然是如坠了冰窖,浑身上下,已经是没有半点热气。

    今日蛰伏在这儿,他听到了一件又一件极为污秽的事情,简直是令他不能直视眼前的苏颖。

    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这样子在苏暖面前生生的毁掉了去,让他不能接受,又一阵子的痛楚欲绝,近乎崩溃。

    他死死的咬住了唇瓣,唇齿之间浮起了一缕浓稠的血腥之气。

    他想起了自己留在南府郡时候,送来的一封封苏颖的书信,那上面的一个个字,却也是暖人心脾。

    那时候留在胸口淡淡的温暖,如今竟似荡然无存。

    苏颖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苏夫人,绝美的脸颊却已然没有血色。那些翻腾的污秽,不堪的往事,就这样子生生的翻了出来,狠狠的抽打自己脸。

    那是苏颖最污秽最可怖的秘密,她原本发誓绝对不能容第二个人知晓。可是没想到如今,却再一次被人翻出了生生打脸。

    她那一双眸子,不自禁的流转了浓郁的火光,竟似透出了几许的狠戾之色。

    四周很安静,安静得不似皇宫,安静得好似没有别的什么人。

    她微微有些恍惚,这样子的场景,未免太过于熟悉了。就在几天前,仿佛也有个人,指着自己鼻子骂,并且骂得很难听,骂的还是苏颖那些极为污秽的过去。不过那时候,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苏樱,而不是眼前的这个苏夫人。

    也是如此的蛮横无理,这样子的不知好歹,这样子触人逆鳞。

    然后,自己便送了苏樱去死,让这聒噪的小蹄子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她淡色的红唇浮起了冷笑:“母亲,你言下之意,便是我害死了阿樱?”

    不错,就是她害死了阿樱。原本今日是为了除掉元月砂的,连魍魉也易容入宫来到了附近隐匿。真是好巧,阿樱死时候,魍魉也在。

    今日和那日,似乎也是没什么不同,都有个蠢女人对着自己大喊大叫。

    而自己呢,也是恨不得撕了这个蠢女人的一张嘴,让这个女人再也都说不出话来。

    然后,这个世界就是会清静了。

    苏暖原本处于那一番惶恐之中,如今闻言却也是顿时不觉打了个激灵!

    苏樱死了,倘若是被人害死的,倘若是因为撞破秘密,故而被灭口。

    那么如今,苏夫人也是一样,揭破了苏颖的秘密,得罪了苏颖。

    他顿时打了个寒颤!

    其实他已经相信了,否则他不会如此的害怕。

    蓦然,苏暖好似想到了什么,顿时扭头瞧向了元月砂。

    他好似明白了什么也似,身躯轻轻发抖。

    那瞪元月砂的眸子,却分明是有些恼恨。

    只因为苏暖忽而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一个计策,一个对付苏颖的计策。

    所有的一切,都是苏樱之死的重演。

    其中唯一不同则是,苏樱是一时糊涂,冲着苏颖大吵大闹,并且死得无声无息。

    可此时此刻,苏夫人身边,却隐匿着自己和元月砂。

    如今目光灼灼,关注着眼前的整个圈套。

    只要苏颖动了动,顿时也是会粉身碎骨,乃至于万劫不复。

    甚至于眼前苏夫人,也绝非浑浑噩噩,而是故意为之。

    他的母亲和元月砂,一起设计苏颖。

    他瑟瑟发抖,事到如今,纵然对苏颖疑虑重生,他竟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那一缕心疼。也许是因为他怜惜苏颖太久了,似乎都已然成为了一个习惯,总不免情不自禁的。无关乎该不该,却仿若已然润入了血肉。

    而苏夫人那一双眸子深处,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缕缕的幽光。

    想到了那几日前早死的女儿,一股子烦躁恼恨,顿时也是涌上了苏夫人的心头。阿樱死了后,似乎那股子不可遏制的烦躁却总是会频繁出现,并且竟似难以平复。

    苏颖,她简直是令人忍无可忍!

    苏夫人是敏锐的,苏颖眼中杀意,她也似有所觉。

    只需,等待苏颖一动手,便是能让这个恶毒胚子万劫不复!

    她可怜的两个女儿,乃至于被人玩弄的儿子,如今都是已然回报到苏颖身上。

    狠狠撕破这张美人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