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 妖孽作祟
    他这样儿做时候,姿态竟似说不出虔诚。

    旋即,百里聂抬头轻笑:“我的月砂,你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元月砂感觉自己果真被雷劈了,好似一股子电流,从头顶落到了足底,全身上下,都是酥酥麻麻。

    她好似落入了云端,恍恍惚惚,脸颊红晕却不觉更浓。饶是元月砂素来镇定,此时此刻却竟似难以招架,举止也是不觉顿了顿。

    不过须臾,元月砂便醒神过来,她掩不住满脸红晕,却狠狠扯过了百里聂那手里面攥着的裙角。

    “长留王答应了,可不许反悔,更不可骗我。”

    这样子说着,元月砂眼神不觉有些深邃。

    骗了自己,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百里聂缓缓起身,慢悠悠的拂去身上灰尘,方才委屈说道:“月砂,我几时骗过你了?”

    “自打我认识你以来,说的每一句话儿,都是真心的,从未一句虚假,哪里有一句假话?”

    “我以真心待之,为何月砂竟对我如此生疑,居然这样子不肯相信我?”

    百里聂感慨,万分委屈。

    元月砂为之气结,一时之间竟不知晓如何的反驳。

    不错,百里聂好似确实没有说什么假话,可他那些“真话”,分明就是含糊其辞,别有居心,故意令人误会的。他这个混账嘴里面都掏不出一句实实在在的话儿。他随意跟你说说话,说不准这话里面就有十个八个套。

    元月砂也是见过不少颇具心计,心狠手辣的人,可是好似百里聂这样子满身都是心眼子,天生用来算计人的,可谓是少之有少。

    元月砂和他相处越多,心里感慨就越浓。

    这老天爷吃坏了什么,怎么就造出百里聂这样子的妖孽为祸人间。

    其实为祸人间不要紧,最关键在于祸害到自己身上。

    耳边却听着百里聂说道:“我答应了月砂,以后人前定然克制自己,规规矩矩的,言语姿态,绝不会有半点暧昧,不给月砂半点滋扰。”

    元月砂听见了,想了又想,脑子里回想了十多遍,也想不到这几句话有什么套。

    若是百里聂当真说到做到,那倒是好了。

    只怪百里聂答应得如此干脆了,反而让元月砂的心里面生出了几许的疑窦。

    百里聂又说道:“不过——”

    元月砂就最讨厌他说什么不过,这简直是故意峰回路转,故意兜圈子戏弄了。

    “没什么不过,殿下,你说出来的话,明明白白的,还是现在又要戏弄我?”

    元月砂面色不善,恨不得将百里聂给吃了。

    百里聂一挑眉毛:“我说的话,自然算数,就算对别人不算数,对你总是算数的。”

    百里聂这话还说得有些个甜蜜蜜情意绵绵。

    “不过要是月砂你自己人前对我示好,又或者有些暧昧举动,让别人误会了你跟我是郎情妾意,总不关我的事。”

    元月砂冷笑:“殿下放心,月砂自己是知晓分寸的。”

    百里聂眼波流转:“我还有一个小秘密,想要告诉月砂。其实,其实我一向喜欢迟到。你可知晓为什么?”

    元月砂当然不知道,而她当然也还有些个好奇。不过她就算好奇,也不会问出口。她要是问出口,定然会被百里聂缠上。不过元月砂就算不问,百里聂也是会告诉她。

    百里聂唇角不自禁的浮起了浅浅的笑容,纵然轻纱遮挡住了半张面容,那一双好似春水也似的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笑意。一时之间,竟不自禁的令人怦然心动,令人为之而心悸。

    “因为最后而来,我样子最好,风采最美,所有的人注意力也不自禁放在我身上,自然最引人注目了。”

    他嗓音略低,却也是带着一股子摄人心魄的酥麻。

    可那样儿的笑容,落在了元月砂眼里,却也是说不出的欠抽。

    自恋!无耻!

    元月砂面上不动声色,可是那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一阵子吐槽。

    这种无耻的癖好,百里聂居然好意思恬不知耻的说出口。

    他怎么不纳了苏颖,岂不是志同道合,都爱这样子出风头。

    元月砂暗中一扯手帕,心里不屑冷哼一声。

    百里聂幽幽言语:“就是不知晓,月砂和我有没有一样的嗜好?喜欢迟到?”

    元月砂方才回过神来,这御花园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也未见有什么人了。

    那些夫人小姐已然是去参加宫宴,已经是没有在这儿。

    自己原不该忘记了,可是遇到百里聂,被他缠了说这么会儿话,竟不觉忘记了时辰。

    她顿时为之气结,百里聂根本就是故意为之,和自己过不去。

    百里聂还在一边不知死活言语:“要是月砂喜欢迟到,要不然,和我一起。”

    元月砂都懒得搭理,提起了裙儿,轻盈的小跑而去。

    她衣衫翩翩,宛如一片轻云。

    百里聂负手而立,不觉有些惆怅,轻轻的叹了口气。

    一旁却有人咳嗽了两声,咳嗽得有些做作。

    姜陵摘了一枝叶子,当真这样子跳出来。

    “老聂,我刚才都不意思跑出来。”

    他轻轻的眨了眨眼皮,一双眼珠子黑溜溜,似笑非笑。

    婉婉跟在了姜陵伸手,扯了片叶子,假惺惺的挡在了脸前。

    长留王这种丑态,她可是不小心瞧见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杀人灭口。

    姜陵咯咯轻笑,一伸手,轻轻的揽住了婉婉肩膀:“不过放心,老聂不会杀人灭口,他脸皮厚,怎么会介意这个。”

    婉婉不觉赞同,这倒是。长留王反正不要脸的,怎么会介意?

    便在这时候,一道清逸出尘的身影,却也从一旁缓步而出。

    竟赫然便是风徽征。

    秋日的阳光下,他风姿俊逸,颇为出尘。

    伴随他缓缓步出,那细长而凌厉的眉眼,流转了了寒水一般的光泽。

    他那一张俊朗面容,却沉稳若水,似没什么表情。

    便算是百里聂也暗中唇角抽搐一下,想不到风徽征居然也在。

    不过百里聂觉得自个儿性儿到底恬淡,他很快想得通透,听到了也罢了。

    反正,他也不在乎。

    更何况,反正月砂不知道这么多人围观。

    他不要紧,不过月砂脸皮薄,要是月砂知道方才有这么多人围观,一定很生气,只怕月砂会不好意思。

    好在月砂不知道,不然会很生气的。

    风徽征原本要大步离去,到底耐不住,顿了顿脚步,嗤笑两声:“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百里聂一脸惊讶之色:“小风,我有没有听错,你居然会说笑了,你一向很严肃的。”

    风徽征甩了百里聂一个背影,也没多理睬,竟如此离去。

    御花园里面,元月砂撞见了寻她宫娥。

    那宫娥走了一圈儿了,如今不觉气喘吁吁,脸颊也是禁不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县主,如今正待要饮宴,有些迟了。”

    元月砂手指拂过了衣摆,轻轻的嗯了一声,不觉身姿盈盈,轻轻巧巧跟了上去。

    她瞧着枝头灿烂的绢花,忽而心里面一阵子的气恼。

    百里聂这个混账,可真是可恨极了。

    更可恼的就是自己,居然被百里聂搅乱了那一池春水。

    她浑浑噩噩,因此失态,这都是不应该的,并且很危险的。

    就好似百里聂,他不过是蜜糖捏的妖孽,蛊惑人心的祸水。

    自己这个海陵的将军,定然不能被这妖孽弄乱心绪,影响自己的判断。

    元月砂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

    当她踏入了大殿时候,却也是已然是心静若水。

    ------题外话------

    抱歉,今天水灵这边停了电,才来没有多久,更得比较少,明天多更点

    其实每次写男女主互动,比写开撕辛苦多了,总担心不能写出满满的cp感,不过好像每次犹犹豫豫开头后来写还是会写得比较顺。好像老聂本身都在保佑水灵一样。

    啊啊,反正明天继续放老聂作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