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 苏颖挨打
    百里昕早就不喜元月砂了,看着元月砂的眼神有些厌憎和恼怒。

    不过他有意无意扫过了苏颖,一双眸子却不觉渐渐有些迷醉。

    苏颖面容绝美,面颊之上,却不自禁流转淡淡的伤感,宛如凄然的雾气,不觉有些令人心疼。

    这样子的美色,对于百里昕这个年纪的少年而言,总是有些个近乎致命的吸引力的。

    并不是每个面露凄色的女子都能招惹男人的怜爱,有些女子纵然是面露凄然,男人瞧了也只觉得丧气,不会有什么怜惜之心,爱惜之情。

    可是苏颖一愁,就愁得好看,好看得让男子热血一动,竟不自禁的心生怜惜之意,不容别人欺辱苏颖。

    而百里昕便是热血动了动,不自禁极心疼苏颖。

    他恨不得替苏颖出气,元月砂闹得苏颖如此不欢喜,他也是说不出的心疼。

    更何况,他原本就不喜欢元月砂。

    瞧着元月砂,他便觉得一阵子的碍眼,老大的不自在。

    这个元月砂,怎么就老让自个儿觉得不痛快?

    百里昕也是一阵子的莫名气郁。

    那眼珠子里面,恼恨之色却更浓了些个。

    元月砂乡下丫头,不要脸,咄咄逼人。

    苏颖脸皮薄,如春花一般容貌,性子恬静,不好跟人争。

    哼,许是因为这样儿,倒是让元月砂蹬鼻子上脸,十分可恨招摇,不依不饶。

    谁让苏颖,居然是个要脸的呢。

    元月砂笑笑:“原来是豫王世子。”

    百里昕眸光冷冷,竟流转了一缕寒意,他年纪还小,可是骨子里面的凉薄却已然很浓郁了。

    若说百里炎的狠辣融合成上位者的霸气,那么百里昕则徒自留下了一股子极自我的纯粹凉薄。

    他原本五官也还是极不错的,可是面上几分淡淡的狠劲儿,却破坏了这样子的面容

    百里昕冷笑:“苏家阿颖步步退让,怎么昭华县主居然能如此无耻,故作不知,咄咄逼人。人家,可是没了个妹妹,还是被你生生逼死的。你的良心,难道不会不舒坦?”

    苏樱是自己自尽死的,不过百里昕却说苏樱是元月砂害死的。

    苏颖心里面淡淡的笑了笑,这倒是有些意思。

    豫王世子说阿樱是被元月砂逼死的,那应该就是元月砂逼死的吧。

    她虽然没有苏暖出头,不过并不缺对自个儿献殷勤的。苏樱已经死了,她也没什么东西,值得自己挂念。以后,她会得到许多更好的东西。

    这天底下的好东西都应该是她的。

    想到了这儿,苏颖凄婉柔柔说道:“世子,以和为贵,其实阿樱也是有错——”

    阿樱有错,可是自己这个姐姐识大体。

    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百里昕却任性:“苏家也是京城权贵,怎么容你这个乡下丫头践踏。”

    他居然称呼元月砂做乡下丫头,在场的人听得也是一怔。

    再怎么样,元月砂也是龙胤的县主,陛下给了恩赐,总归要给这村姑几分脸面。

    不过百里昕是豫王世子,身份不一样,别人会顾忌,百里昕却不必。

    说到底,元月砂的靠山是豫王,得到了百里炎的恩泽,才有如今的地位。

    如今豫王府的少主人如此羞辱,她这个当奴才的也只能受着,还能有什么不甘愿不成?

    也只有百里昕能这样子说,还说得这样子的直接。

    有些人面上顿时流转了几许古怪,强自忍耐。

    这元月砂整日里拿县主身份压人,百里昕这么说,还当真令人觉得痛快。不错,也就是个乡下丫头。

    苏颖心里,更是舒坦。

    百里昕这身份委实是妙,再妙不过了。

    元月砂不就是做了豫王府的狗,所以很得意,如今少主人来呵斥,看元月砂也不敢说什么。

    她若要是顶撞,不怕豫王嫌弃她,从此在豫王面前就失宠了?

    元月砂眼波流转,容色不变。

    百里昕却越发咄咄逼人,更加过分:“其实苏家的人,如今在这儿,你应该向他们道歉。”

    元月砂一挑眉:“道歉?”

    百里昕有些不耐,元月砂傲什么?还不是豫王府的家奴?

    做豫王府的奴才,自然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生死拿捏在主子手上。百里昕素来是骄纵的,纵然是百里炎所依仗的墨夷七秀,他也可以随随便便的下杀手。

    既然是如此,他又如何会将元月砂放在心上?

    他根本都看不起元月砂。

    而元月砂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淡淡的笑容:“世子可果真是个慈悲心肠的人。”

    那语调听不出喜怒,可是百里昕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元月砂是故意在讽刺自己。

    他面色变了变,脸色有些不好看。

    苏颖柔柔说道:“其实冤家宜解不宜结——”

    看似一派和气,却没说元月砂不必道歉。

    她就是要百里昕将元月砂逼一逼,让元月砂丢脸,然后对自己低头,赔句不是。

    就算元月砂受了些委屈,可是难道不应该?她苏颖能到如今,其实何尝不是忍气吞声,受尽委屈?

    不过元月砂既然不蠢,绝不会人前开罪豫王世子。

    就算这豫王世子不得豫王喜爱,关起门来打也好罚也好,人家总是一家人。可人前对世子无礼,那就是挑衅豫王。只恐怕纵然是豫王,那心里也是未必会当真欢喜。

    谁会让自家主子觉得,她这个下属并不如何听话。

    更何况元月砂也是没什么根基。

    苏颖一激,百里昕更生气。

    那言语之间,也不觉带了些个高高在上,颐气指使的味道:“还不道歉?”

    元月砂却既没有认错,也没生气:“世子可还记得,咱们是在南府郡相遇的。彼时张须眉作乱,月砂侥幸,救下了阿冽。那些贼匪,可真是吓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追着阿冽不放。阿冽深受重伤,亏得我救了他。世子,你可还记得还是不记得?”

    百里昕自是不悦的,那一次江南之行,是百里昕并不想提及的耻辱。他只需想一想,内心就会很是不悦。是他任性,非得一个人走,可巧却被那贼头子盯上。如果不是百里冽聪明,他已经死了。他当然记得当时百里冽假冒自己引开贼匪,可是自己却弃了阿冽不顾。

    这件事情,不但百里冽决口不提,就连百里昕也是不想提。

    可是如今,元月砂却是提及,却也是不知晓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却也是好生没眼力劲儿。

    百里昕心里不高兴,说话不客气,更不耐烦:“提这些事情做什么?”

    元月砂盯着百里昕,心里面叹了口气,她知道百里昕蠢,可没想到百里昕居然蠢成这样子。

    难道就听不懂自己的话儿吗?

    “月砂不过是想叙叙旧,世子一向秉性纯善,所以纵然不太熟苏家阿樱,可是仍然为阿樱担心。就好似当日,世子何尝不是对阿冽十分担心,恨不得同生共死。月砂知道,世子是个厚道的性儿。而且,世子这胆气,这皇族子弟的威风,自然是与别人不同。”

    这一下,便是不知晓内情的人,也察觉出元月砂说话腔调的古怪了。

    更加不必提百里昕了。

    百里昕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里面流转了浓郁的恼意,这个女人,她居然敢要挟?

    不错,她知道是百里冽代自己去死。甚至那个侍卫阿木,也是因为知晓太多被灭口。可这又怎么样,阿冽对自己好,是阿冽愿意的,更何况自己的命本来比阿冽的要贵重。

    这个女子知道不该知道的,就应该安静如鸡,怎么有脸扯出来。

    她难道不知道,她这个样儿,是大大的得罪了自己?

    百里昕脸色铁青:“我已然说过,不必提了。”

    元月砂轻轻福了福:“是月砂多嘴了。”

    不过百里昕也没再提什么道歉的事情。

    元月砂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大胆,不知尊卑。可自个儿既然是身份尊贵,便是没必要去跟元月砂对撞。

    将自己弄碎了,岂不是可惜。

    他是金枝玉叶,说到身份,本就比元月砂要矜贵许多。

    要是别人知道,自己让百里冽代死,却也是会损及自己名声。百里昕也不是那么傻,父王一直不喜欢自己,亏得只有自己一个儿子。否则,说不准世子之位也是会保不住。

    自己懦弱无能的丑事,何必让别的人知晓。

    众人也瞧出几分异样,更惊讶元月砂的大胆。再怎么样,百里昕也是豫王殿下的儿子,还是唯一的那么一个。

    元月砂胆子大,居然这样子的顶撞,可真是轻狂。

    苏颖心中不悦,百里昕也不过如此。百里昕蠢,他不肯继续逼元月砂,别人都瞧出他心虚。

    堂堂豫王世子,竟似这样儿怯弱,连个乡下丫头都闹不过,难怪豫王很是不喜他。

    就算是自己,也是有些气结,更有些个不是滋味。

    一个堂堂豫王世子,就算闹起来,又如何?难道还怕了个村姑?

    他自持身份,以势压力,必定能压得元月砂喘不过气来。

    怎么就软了性儿了?

    说到底,苏颖对于那些个倾慕于她的男子,并未曾如何真正伤心。

    她恨不得这些男人为自己流血,甚至死了才好些。

    那些男人为自个儿流的血,便是她战绩之上的徽章,是苏颖自己喜欢的东西。

    苏颖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潋滟水色,盈盈光辉。

    美人眼里的光,却是酒里的毒,心中的计,锋锐的刀。

    可惜,这龙胤京城到底没有一个血性男儿,个个都油里泡过了。

    苏颖心里,浮起了凉丝丝的不屑笑意。

    百里昕何尝不知,却心中生恨。他可不觉得自个儿鲁莽,反而觉得元月砂不懂事,不知道分寸。

    正因为自己不知道分寸,故而才会落了面子。

    可是元月砂一番轻狂,却需得付出代价,他不会让元月砂好过的。

    他原本虽厌了元月砂,却到底未曾如何将元月砂放在心上。

    如今却恨透了元月砂。

    苏颖不动声色抽出了手帕,擦了擦脸颊,一颗心却到底是不甘心的。

    没有众目睽睽之下,将元月砂碾压得粉身碎骨,她就是一阵子的不痛快。

    连豫王世子都出面了,居然没有将元月砂压下去,苏颖更加不甘心。

    她心里面一阵子的焦躁。

    不知怎么的,她总是觉得,元月砂的存在,必定是会坏了自己的事儿。

    总要将元月砂狠狠碾碎了,也许心里面才会稍稍舒服些许。

    就在这时候,苏颖余光轻扫,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心中顿时一喜,顿时轻轻迎上去,柔柔低语:“母亲!”

    却一派温婉关切姿态。

    苏夫人也来了,顿时吸引住众人的目光。

    她如今形容,却也是令人有些吃惊。

    死了女儿,苏夫人颇受折磨。她一张脸颊极是憔悴,这自是不必提了,便是头发也似乎多了些花白银丝。

    短短几日,苏夫人竟似老了十岁。

    她原本是个保养得极佳的中年美妇,如今却也是不觉蕴含了几许的老态。

    就算是苏暖,也目露关切之色,伸手扶住了苏夫人,沉声唤道:“母亲!”

    哎,妹妹虽然可笑可恨可叹,可到底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

    年纪轻轻的娇花,忽而就这样子没了,难怪母亲心里面很是伤心难过,容颜如此憔悴。

    只盼父亲早日述职回京,安抚母亲受伤的心灵。

    眼见儿子殷切,苏夫人略有安慰,面色稍缓。

    苏颖嗓音之中,充满了关切和伤感:“母亲还是要仔细身子,不可为了妹妹太伤心了。咱们,咱们还是去一边赏花,免得触景伤情。”

    所谓触景伤情,自然是指苏夫人见到了元月砂,会想到了死去的女儿。

    苏颖这一句句话儿,看着好似劝慰苏夫人,安抚苏夫人。实则字字句句,都是在提醒苏夫人的丧女之痛。而且,害得如今如此的元凶元月砂,如今可不就是在苏夫人的面前?

    如今苏夫人都没了女儿了,难道不应该去仇恨元月砂,撕破元月砂那张令人讨厌的脸蛋?

    果然苏夫人那稍稍缓和的面容,顿时又流转的刻毒无比的恨意。

    她仇恨似的抬起头,恶狠狠的言语:“元月砂!”

    那眼中恨意,似恨不得将元月砂生吞活剥了去。

    “我女儿年纪轻轻,死得好生凄惨。她,她便是被你害死的,这些都是你的错!”

    “你为何不肯稍加宽容,饶了我的阿樱一回?”

    苏夫人泪水涟涟,恨意浓浓。

    听得苏颖内心一阵子的熨帖,不错,就该是这样子的,狠狠去撕元月砂,撕得越响亮越好。

    丛林之中失去了幼崽的母兽,是最为凶狠的。

    元月砂不是性子倔,连豫王世子都要顶撞吗?那她这好好的倔强劲儿,就跟苏夫人来顶一顶,闹得越厉害越好。

    这儿可是皇宫,这里可是御花园。

    这事情闹得大了,且不说元月砂会否有个惊扰御前的罪过。今日她丑态辈出,是绝对不能跟自己争那个东海养女的名头。

    等自己成为了郡主,再将元月砂踩得粉身碎骨。

    况且,苏夫人这样儿,可真是凄惨又可怜。

    别的人见了苏夫人,都不自禁生出了几许同情。

    元月砂这么折腾一个失去女儿的娘亲,别人看到了眼里,心里怎么会没数?

    必定会嫌弃元月砂凉薄,连个丧女之痛的母亲,都是不能够相容。

    到时候,元月砂就是毁了去了。

    苏颖正盘算诸般顺心意可能,耳边却听着元月砂轻柔的叹息感慨嗓音:“苏夫人说的是,是月砂那时候糊涂了。其实当时,月砂当真没想到,蔷心会当众指认阿樱。其实月砂当时,不应该计较此事。阿樱年纪轻,脸皮薄,我也没想到。到底是好好一条人命——”

    元月砂说得嗓音都哽咽了:“我也是想向苏夫人陪个不是,纵然苏夫人不肯原谅,我也是要当众这样子说。”

    她眼泪说来就来,眼珠子也是微微有些发红。

    苏颖所有的盘算都被打断了,身子也是不觉僵了僵。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元月砂,元月砂居然会如此言语轻柔,恳求可怜,向着苏夫人认错。

    苏颖气得浑身发抖,元月砂居然就在苏夫人面前服软了。

    好一副惺惺作态!她的戏真好,她演给谁看?

    一旁的百里昕却更是气得发抖,而且气恼得十分明显。

    他的脸色,却也是不觉有些铁青了。

    刚才他让元月砂服软认错,偏偏元月砂不肯,甚至宁可撕破脸,拿以前自己的丑事加以要挟。既然是如此,元月砂一直倔着不认错也还罢了。

    可是偏偏,在苏夫人的面前,元月砂又认了这个错了。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这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元月砂又打了百里昕一个耳光。

    元月砂分明就是在表示,她根本不理睬自己这个豫王世子,连稍稍顺水推舟也是不肯。自己的命令,元月砂可谓是视若无睹,她就是故意跟自己作对,故意恶心自己。她一个乡下丫头,凭什么轻视自己这个豫王世子?

    苏颖牙齿狠狠的咬住了唇瓣,唇齿间竟似咬出了血。

    好个元月砂,方才她就算道歉了,别人也不会觉得她好,也只会觉得她是被迫如此,不得不这样儿。

    就算元月砂放低了姿态,也没觉得她有什么诚意。

    然而如今,元月砂的道歉,却是主动道歉的。

    而且,还是拒绝了豫王世子后的道歉,甚至连道歉的诚意也多了些。

    就连原本十分恼怒的苏夫人,也似怔了怔,似有些吃惊和讶然。

    她眼中恼恨之意未消,并不见得因为元月砂放软姿态而不恨,可到底没那么激动了。

    苏颖心里更气了,元月砂这戏可真好。

    当真好得不得了。

    她越加肯定,元月砂是有心跟自己争。否则依着平日里元月砂那等极为招摇的性儿,怎么样都不会服软。元月砂怎么会怕苏夫人这等货色?

    如今还不是盼望得到东海王妃的垂青,所以故意装乖巧,就好似元月砂初入元家的时候,也是乖巧了一段日子的。

    百里昕却冷笑:“瞧来昭华县主倒是极为善变,方才众目睽睽之下,却不肯跟苏家人陪一句不是。甚至苏三小姐,见你咄咄逼人,生生被你逼哭了去。怎么彼时,昭华县主倒不觉得后悔了。”

    言下之意,元月砂这样子言语,不过是做戏罢了。这做戏,却不过是故意闹给别人看的。

    元月砂却不觉轻叹:“月砂原本并不想说,可是世子既然是咄咄逼人,没奈何,月砂也只能说出口。这苏家收养了苏家阿颖,又将她养得娇润尊贵,教得才气逼人,可谓有天高地厚之恩。可惜,在月砂瞧来,苏家阿颖却是个没良心的。这妹妹死了没多久,却没见半点伤心,只怕是暗中窃喜,却故意做作。如今人品,矫揉造作,月砂又哪里能瞧得上?”

    苏颖哪里想得到元月砂居然主动议论自己,她都逼死苏樱了,居然还这样儿说话儿。便算是苏颖,也是禁不住怔了怔。

    那绝美脸颊,顿时流转万般委屈之色,仿佛,是被元月砂的话儿伤了心肝,竟似难以自持。

    苏暖眉头一皱,再按捺不:“县主怎可污蔑阿颖。”

    只怕,元月砂不过是故意博名,挽回名声。阿樱之死,元月砂根本没有什么悔过之意。

    元月砂却缓缓言语:“阿颖今日这一身虽然颜色素净,可这一身素色金丝绣,却是精巧绝伦,京城绣坊最出色的十名绣娘,绣足一月,才能得这一件绣衫儿。别说寻常贵女,就算是宫里面的娘娘,也不见得有如此精巧衣衫。阿颖发间玉钗,是蓝田髓玉,京城里面没有,据说前日里洛家才切了些首饰送到京城。阿颖平日虽然衣衫华贵,可是今日这穿戴,比平时的穿戴也要胜过许多了。这才死了妹妹,从头到脚,打扮得这么矜贵,又是为什么?”

    苏颖下意识抓紧了裙摆,饶是她平时千灵百巧,此刻竟然不知晓说什么。

    难道说她是无意的,无意间便是穿了这么一套极好看极华贵的衣衫?

    因为妹妹死了,失魂落魄,随手一抓,衣衫首饰就样样罕见珍贵?

    只怕她就算是说出口,这话儿也是会变得十分可笑,也是不见得会有什么人肯相信这样子的话儿。

    不错,以苏颖聪慧,也许应该想到,她不应该穿戴得这样子的好,这才显得心疼妹妹的死,显得为苏樱那个蠢物而伤心。

    然而谁让她,不可遏制,从骨子里面迷恋好看的衣衫,漂亮的首饰,喜欢这些都喜欢得发疯了。

    小时候她衣衫褴褛,瞧着镇子里富贵人家女儿穿着花布衣衫,带着金银首饰,她瞧得发痴了,恨不得伸手去抢过来。这样子的毛病,伴随苏颖长大了,她对衣衫首饰的痴迷不增反减。越是要紧的时候,她越需要这些东西,让自己愉悦和自信。要她舍了这些东西,比杀了苏颖还要难受。

    故而她内心之中纵然浮起过不安的念头,却不乐意听从内心的警告。

    那时候她便想,最多颜色挑素些,可却不能不珍贵,不能不精巧。

    偏巧元月砂这个人,眼光毒,眼睛尖得不得了。

    偏生元月砂这个人,却是咄咄逼人,更不给喘息的机会。

    只听元月砂嗤笑,言语讽刺:“其实究竟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遮遮掩掩。如今东海王妃要挑一个养女,陛下会册封为郡主。这样子富贵机会,谁不想要。苏家阿颖能成为苏家养女,已经是福分,可是要是成为东海养女,那才是更加美妙。她自然要最美最耀眼,以盼得到了别人的注意力,更能得到这个机会。”

    一番话,说得通透,可也未免令人尴尬。

    谁也不好反驳元月砂,因为这是事实,但是元月砂不该说得这样子的直白。

    百里昕更是目瞪口呆。

    他原本不过是想要讽刺元月砂两句,却也是没想到,元月砂居然趁着这个机会,祸水东引,趁机编排了苏颖一大通的话。百里昕都不觉听呆了。

    他也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元月砂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于可恨了。

    百里昕本性就十分凉薄,就算苏颖对苏樱无情,他竟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就是不高兴,元月砂居然是欺辱苏颖。

    这实在是太可恨了。

    百里昕冷冷说道:“元月砂,你说够了没有。”

    元月砂却也是微笑:“还有最后几句话,容月砂说完才好。其实阿颖想要争,那也不算什么。阿颖不肯为妹妹伤心,那也不能勉强。可是借着妹妹争,假意为了阿樱悲痛欲绝,未免有些对不住死去的阿樱了。好好的妹妹都死了,苏家对阿颖也是有些恩德,为了往上爬,拿死去妹妹作筏子。阿颖,你怎么能做出这样子无耻的事情?”

    那些男的女的目光,都落在了苏颖身上,从头看到脚。

    这一身精巧衣衫首饰,这脸上那凝聚的悲痛之色,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是如此的虚伪。

    苏夫人更按捺不住,啪的一巴掌,抽在了苏颖脸上。

    “你,你忘恩负义,你无耻。”

    苏夫人眼神蕴含了仇恨,绝非一朝一夕。

    元月砂眉头一样,心里哎呀了一声,唉,苏大美人今日挨打了。

    苏颖更是懵住了,绝非假装。

    今日她这样子的美,人前这么样子优雅,她万万没想到,元月砂几句挑拨,苏夫人就一巴掌抽打过来了。

    那一巴掌,也许并不是那样子的疼痛。可是她却是极气,极恼,甚至禁不住身躯轻轻的颤抖。

    她居然被人当众打了,这跟被人当众泼了粪水有什么分别?

    今日她努力营造的高贵、优雅,都被这泼妇一巴掌生生毁了去!

    她居然挨了一耳光!

    苏颖身躯气得轻轻的颤抖,委实恼恨极了。

    一瞬间,她的心里面发了几千几百个诅咒毒誓,也就是诅咒苏夫人,要让这泼妇不得好死,要让她亲儿子跟她离心离德。

    可是再怎么幻想如何报复,今日她所受委屈,种种羞辱,却也是再也都无可弥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