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 祸水东引
    绿薄原本合该退下,她在百里炎跟前,素来也是循规蹈矩,本本分分的。可是如今,有些话儿却如鲠在喉,仿佛一定要说出来,心里面才会痛快。

    “王爷,其实,奴婢听说,长留王殿下也对县主有些心思。”

    那些个百里聂亲近元月砂的闲言碎语,便是绿薄也是知晓了。她就不信,豫王殿下没听过。

    这么些年,也未见长留王亲近什么女人。

    百里聂对着元月砂示好,是真心喜爱元月砂也好,为了气苏颖也罢。

    可再怎么样,也是元月砂的福气。

    好似元月砂这样子出身下贱的人,有此恩宠,指不定会怎么样子心思。她出身下贱,自然是不择手段往上爬。有这么个谪仙般的殿下瞧上元月砂,元月砂又怎么会不心动?

    绿薄不提元月砂狠辣,王爷是个大气的人,就算元月砂作妖,那也是容得下。

    可是做百里炎的身边人,就不能有异心。

    元月砂随了百里炎,就算和百里炎一时欲擒故纵,没有成为王爷的榻上欢。然而元月砂和百里炎玩儿这样子情趣时候,却也是不能还勾搭别的男人。

    绿薄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淡淡的凉意。

    那清秀的脸颊,因为隐忍久了,总有些扭曲的冰凉之意。

    要是平时,她谨言慎行,尤其是在百里炎跟前,可谓句句斟酌。

    可是如今,那一股子的火气,在肺腑之间压抑太久了,不觉有些憋得人难受。

    她记得刚才,那湿润的热帕子轻轻的擦过了元月砂那白里透红的脸蛋,那时候百里炎怔怔瞧着。可是等元月砂放下了帕儿,抬起头来时候,百里炎却轻轻的侧过头去。

    这样子清淡如水的暧昧,却烧得绿薄肺里面好似被烈酒浇过也似,很是难受。

    绿薄只觉得有些话儿好似憋在了心里面,不吐不快。

    “她倒是有心计,难道还盼着两位王爷来争她,来抬抬自个儿身价?这样子的手段,她也居然使得出来。她这样子的手腕,实在是下贱,她也不想一想,自己是什么身份——”

    绿薄话儿还没说完,却听着咔擦一声清脆声响。

    百里炎原本在饮茶,如今茶杯却被生生捏碎了去。

    那瓷片生生割破了手掌,鲜血一滴滴的淌落。

    靳绿薄也是瞧呆了,百里炎受伤,她可是心疼到了骨子里面去了。她一时情切,想要为百里炎包扎伤口。然而百里炎眼中阴冷,竟似震慑得靳绿薄不敢动弹。

    绿薄是熟悉百里炎的,百里炎虽然心狠手辣,可他却总是不动声色,谈笑于杀人之间。

    她跟随百里炎很多年了,百里炎容色总是平静如一泓湖水,沉沉静静。

    绿薄还是第一次瞧见了百里炎这般阴冷之色。

    好似一只猛兽,平时掩饰住浓浓的兽性,如今撕破了面具,好似透出了骨子里面的狠辣。

    突然之间,靳绿薄只觉得百里炎十分陌生,竟似不认识也似。

    绿薄竟不由得觉得害怕,心尖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惧意。

    百里炎身上散发的强大震慑力,竟然让靳绿薄动弹不得。

    绿薄听着那鲜血滴落,发出的滴滴答答的声音,风中也似有淡淡血腥味儿。

    百里炎一伸手,将镶嵌入手掌的碎瓷这样子扯了去,又轻轻用手帕抹去了血迹。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候,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平静如波,宛如幽幽古井。

    “绿薄,这样子的话儿,我不想再听到,别让我再提点第二遍。”

    百里炎嗓音如冷冰冰的金属,流转了一缕冷丝丝的寒意。

    绿薄慌忙点头,一张清秀的脸颊浮起了淡淡的惊惶之意。

    一瞬间,绿薄脑海里面浮起了若干念头。豫王对长留王素来敬重,甚至要自己门客也务必对长留王殿下恭恭敬敬的。可惜这样子的一份心思,也许并不像什么兄弟情深。这其中,似乎还有些别的原因。那些更为深邃的原因,绿薄却也是想也不敢多想。

    秋日里天气渐渐有些凉了,那凉丝丝的寒风,催黄染红了树叶子。入秋了后,龙胤皇宫的御花园也别有一番风情。只不过园子里面花儿少了些,未免有些不美。好在宫女们用彩绢扎了一朵朵彩花,也为这御花园增了几分姹紫嫣红。

    东海王妃要挑选养女之事,已然是传遍了京城。

    不必改姓,白有这么个强势有力的义母,而且还郡主封号。如此尊荣,又有谁能不想?

    纵然不是什么皇族血脉,金枝玉叶,可也能入宗谱,享受荣华富贵。

    只不过既是如此,也不知晓多少人眼热。

    这些京城贵女,悄悄议论几句,目光却也是落在了苏颖身上。

    苏颖姿容绝美,今日一身素色衣衫,点缀暗金色的刺绣,煞是精巧。

    她原本就好看,如今更好似一枝出水芙蓉,亭亭玉立,煞是动人。

    那乌黑的发间,却插了一双芙蓉玉钗,那玉钗原本是一对儿,流苏镶嵌的珠子是一颗剖开两半,一枚镶嵌半颗。发钗一长一短,插在了发间,长短斜长,却衬托得苏颖一张脸颊盈盈如玉,煞是动人。那清润如水的面颊,好似出水的芙蓉,却被精巧玉钗一衬,竟似好看得令人移不开眼睛。

    苏颖原本样儿就极为好看,她那脸颊竟似不必用什么胭脂水粉,只用些个香脂润脸颊。阳光一照,她那脸颊却也是禁不住盈盈生辉。

    那张面容,不止惹得男子频频侧目,便是女子见了也是我见犹怜。

    然而这样子的美丽,却也是禁不住惹人嫉妒。

    苏颖这样子的出挑,纵然出身稍有瑕疵,可这风采姿容,京城却也是再没第二个人比得上。

    说不准这一次,苏颖还会被挑中,惹上天大的富贵,平步青云。

    “苏三小姐本来就容色极美,今日这容貌,似乎也是比平日更好看几分。”

    “阿颖是京城第一美人儿,这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照我瞧来,说不准东海王妃,就会挑中阿樱。”

    苏颖不动声色的听着,心里却并没有什么得意之色。

    这京城女眷,哪个不是玲珑剔透,满身都是心眼子。

    平时亲亲热热,可到底不过是面子情,暗中争风吃醋,耍弄手腕。

    这些女子说的话儿,固然是称赞,可是却也是蕴含了浓浓的嫉妒。

    瞧着自己姿容好,样儿俏,有机会往上爬,不免是惹人心里面不痛快。

    倘若自己稍露骄色,只恐怕别人的心里面会更加不舒坦。

    不过如何应付,于苏颖而言,却也是轻而易举。

    这样子的场面,苏颖早就学会应付了。

    苏颖不觉轻轻的叹了口气,面颊之上不自禁流转了淡淡的愁苦之色。

    “哎,东海王妃挑选养女之事,虽有所耳闻。只不过如今,我哪里有这个心思。阿樱好好一个女孩子,忽而就这样子没了,我的心里面,也是心疼如搅。”

    说到了这儿,苏颖手帕包了姜片,轻轻擦了眼角,那眼珠子顿时也是红彤彤的了。

    苏樱投水的事情,在场女子也是有所耳闻,都是禁不住唏嘘感慨。

    虽然苏颖是养女,苏樱是嫡女,可是姐妹两个,感情一向倒也是不错。人前,两个人也是和和气气的,这可也是难得。如今苏颖这么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倒也并不令人如何的意外。

    也难怪苏颖伤心,眼眶也是红了。

    “要说,阿樱也是可怜,年纪轻轻,居然想不过投水死了。”

    有人不觉心有戚戚,纵然不过是些个面子情,可苏樱那样子年轻一个姑娘,又没犯什么十分要紧的大错,总是令人可惜的。

    “哎,那日元蔷心都当众这样子指证,她脸皮薄,也是挂不住。”

    “昭华县主身份尊贵,只怕会不依不饶,还将这桩事情闹大。她那个性儿,谁不知道,便算是北静侯,还不是让她生生逼死。只怕,阿樱也是怕了她了。”

    苏樱是苏颖害死的,如今苏颖轻轻一句话儿,就利用苏樱转移了这些女人的注意力。

    而苏颖内心,反而是极为坦然的。

    物尽其用不是?

    苏颖轻轻的叹了口气:“说来,阿樱也是有错的。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说她没错。可是,她到底是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她,她花朵儿一般的年纪。她,她居然就死了。”

    苏颖那言语间,流转了难以言喻的酸楚,嗓音也不觉有些哽咽

    她挑出手帕,擦了擦眼角泪水

    “我这些日子,晚上做梦,一不小心,便是梦见了阿樱了。这心里面,也是难掩酸楚。”

    “哎,阿樱做错了事,可她又脸皮薄,要是遇到宽厚的,说不准她心里还会想通透。可是偏生是昭华县主,她心里自然是十分忐忑。”

    苏颖手帕擦拭过脸颊,眼底却不自禁流转一缕莹润光彩。

    她那脸颊之上,别人瞧着,却是极心痛的凄然。

    “我自知阿樱自己糊涂,自知照着道理,我原不该怪罪昭华县主。可她是我妹妹,她这样子岁数,她都还没嫁人。我便忍不住在想,为何县主不肯对阿樱宽容一二。”

    “如今我心里面只有阿樱,别的什么都不想了。”

    她言语之间,颇为怪罪元月砂,可是莫非元月砂就不能怪罪了?

    毕竟自个儿,可是没了亲妹妹了。

    “阿颖,逝者已矣,何必伤心。”有人如此劝慰。

    眼见苏颖如此凄苦难受,众女心中嫉意竟也好似淡了几分。

    人就是这样儿,见着别人得意,便会十分不欢喜。可是倘若对方处境凄苦,却也是反而会生出了几许的亲近。

    “她到底是南府郡出身,虽然是对朝廷有些个功劳,可是教养也并不怎么样。自然难免,行事不觉少了几分的大气。”

    “昭华县主果真是心胸狭隘,要说当初,萧侯爷虽然退了亲,可她却非得要害死人家满门。”

    “阿樱年纪轻轻,倒也是可惜了”

    “听说她掐尖要强,也想成为睿王府的养女。”

    “陛下怎么肯?这要挑,也要挑个品行善良些,大方些的。不然,岂不是多生事端,坏了朝廷大事?”

    “这昭华县主,总不会如此厚脸皮,当真有这个想法吧?”

    “不会的,她可刚刚才逼死了人,总该心虚气短。”

    “要我是她,我便不敢人前现身,都害死人了,怎么也要知道羞耻。”

    众女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知不觉,话题居然就转到了元月砂的身上了。

    元月砂本来就不惹她们喜欢,如今还逼死人了,自然更增几分厌恶。

    苏樱虽有小错,却无大过,可是元月砂却偏生将人家给生生逼死。

    这心肠,却也是未免太狠戾了些个。

    这么样品行,又怎么配成为东海郡主?

    苏颖唇瓣竟似浮起了一缕笑容,却极为快速,一闪而没。

    她这叫一石二鸟。

    元月砂这小蹄子,心计重,也不是什么好相予的。这天大的富贵,她就不信元月砂不稀罕,元月砂一定是会跟自己争。若是这样儿,元月砂倒是个劲敌。

    她不会让别的人碍了自己的事,元月砂也是不能。

    抛出死去的阿樱,不但能转移别人的注意力,还能弄坏元月砂名声。

    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女子,陛下总不会挑中她成为睿王府的养女吧。

    阿樱之死,虽然是意外,可是苏颖偏可靠着自己手腕,闹成对自个儿有利的。

    苏颖凄声言语,悲切哭诉:“阿樱,阿樱——”

    竟似极伤心,伤心得说不出话儿来。

    众女不由得议论得更是义愤填膺,或者不如说,是更加的热切。

    “只恐怕昭华县主,这心里面非但没什么后悔之意,还会高兴,高兴阿樱死了。”

    “这个女人怎能如此心狠,别人得罪了她,小小的罪过,竟盼望别人去死。”

    “她心肠狠,哪里知道,死了个姑娘,人家的家里人可是会伤心得肝肠寸断的。”

    “哼,这等女子,怎么配让人喜欢。”

    有人含酸,扯到了元月砂招人喜欢上。

    又或者,也许这才是今日惹得这些女郎情绪激动的真正原因。

    元月砂这个乡下丫头,沾染了她不该沾染的。

    “也就周侯爷喜欢她,随意哄哄,以后娶回去做妾。”

    有人不屑,言外之意,却不肯挑明。

    “长留王殿下不过是稍稍对她客气些,谁不知晓,长留王殿下向来优雅温柔。她千方百计亲近了去,一转眼,便到处宣扬,殿下对她有意。谁肯相信?”

    苏颖面色一僵,却蓦然扣紧了手帕。

    听到了别人提及百里聂,她到底还是意难平,一阵子难以形容的羞耻,涌上了心头。

    哼,这些个女子嘴里说不信,可说话那么酸,还是有些相信。

    毕竟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百里聂那性儿一直是清清淡淡的,也未见对别的女子有什么软语温存。

    “也不知道她使的是什么手段!”

    “殿下秉性善良,知晓她逼死阿樱,定然不会喜欢了。”

    “是了,殿下怎么会喜欢上这样子狠心的女子。”

    然而正在这时,一道柔润而略含冰凉的嗓音,却也是回荡在众女的耳边:“怎么在场各位,却是对月砂颇多意见?”

    伴随这这么一道柔润的嗓音,一道轻盈的身影却也是出现在众人的眼帘。

    元月砂穿着一套淡绿色的衫儿,越发衬托肌肤如雪白细瓷,五官更是极为晶莹精致。

    那一双妙目盈盈生辉,却竟似有些坦然。

    然而联想到平素元月砂千灵百巧,睚眦必报,在场原本讨论得很激烈的女子,一下子可就呆住了。

    她们好似个个被掐住了喉咙,脸蛋被涨得通红,一时之间却也是说不出话儿来。

    且不必提元月砂秉性凶狠,睚眦必报,得罪了元月砂,也未见得有什么好处。

    就说元月砂如今,还是朝廷的县主,尊贵得紧,原本亦不好轻易得罪。

    其实她们最初,还是记得元月砂的身份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讨论,这心里面火气渐渐越大,说话儿也是没了分寸。

    却浑然忘记,是谁挑起了元月砂这个话头,然后恰当时候,添几句话,又或者恰到好处的叹息了一声。然后不自禁,推波助澜之下,她们越说越过分。

    元月砂目光轻轻的扫过了在场的女子,她一双眸子好似蕴含了一缕晶莹的寒水,似乎有些禁不住透人心脾。

    一时之间,周围却不觉安安静静。

    “各位背后议论月砂,月砂本来也想听一听的,却未曾想,怎么就忽而安静下来。”

    苏颖心里冷笑,不觉流转不屑,元月砂压着不让人说话儿那又怎么样。这些女子嘴里不说,却只怕是心里面越加恼了。

    饶是如此,苏颖却也是心尖含酸,隐隐有些嫉妒。

    不过是个县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苏颖却忍不住一皱眉,要是阿樱在,那就好了。

    自己稍稍点拨几句,阿樱就会张口损人。

    可是如今,阿樱不在了,多可惜啊。她这样子高贵的女子,有些话还真不好开口。

    与元月砂这样子的人言语争锋,相互攻诟,会有损自己这极高贵的身份。

    她爱惜羽毛,才不会和元月砂也似,闹得名声尽毁。

    虽是如此,终究不甘心。

    想到了这儿,苏颖不觉望向了不远处的苏暖。

    苏暖和他几个朋友一道,虽然在另一头,可那个位置也是应当能听得到自个儿的言语的。

    可是苏暖虽然面有忿色,到底未曾说些个什么。

    想到了这儿,苏颖心尖蓦然流转了几许轻蔑之色。

    所以,她素来瞧不上苏暖的,自诩君子,可软绵绵的,毫无血性。

    苏暖虽然是苏颖的裙下之臣,可是苏颖始终就是不满意。

    此时此刻,一个念头忽而滑过了苏颖的脑海,让苏颖不悦之意更浓了。

    苏暖可以为了亲妹妹杀人顶罪,甚至毁了前途几年。不错,如今苏暖对苏樱已然是全无情意了,就算苏樱死了,也未必多伤心。反而如今,苏暖一颗心偏了自己。可是再怎么偏了自己,他也绝不会好似当年对苏樱那样子,为自己做出此等冲动的事情。是不是亲妹妹,其实到底有些不同的。

    有些原本属于苏樱的东西,她纵然可以毁了苏樱所拥有的,却并不能真正得到苏樱曾经拥有的同样的东西。

    一时之间,苏颖竟不觉微微有些恍惚。

    正在这时候,一道尖锐的嗓音却也是响起:“元月砂,别人是什么意思,你应该心知肚明,怎么能故作不知,故意装糊涂?”

    少年眉头轻皱,这样子现身。

    他那面颊之上,均是浓浓不喜之色。

    他面容清秀,却蕴含了一缕乖戾,元月砂是认识他的。

    豫王世子百里昕!

    也许是正处于男孩子变声的时期,百里昕那嗓音,竟然有几分公鸭嗓的味道,听着竟有几分尖细和怪异。

    百里昕早就不喜元月砂了,看着元月砂的眼神有些厌憎和恼怒。

    不过他有意无意扫过了苏颖,一双眸子却不觉渐渐有些迷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