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 长留王来临
    a ,最快更新美人榜之娇娘有毒最新章节!

    一番言语说完,却也是说得苏暖脸色一变。

    元月砂说这个话儿,分明就是讽刺自己!

    苏暖心里面老大的不舒坦,不觉皱起了眉头。不过他向来没跟女子争执过,苏夫人也跟他说过,说好男儿不该掺和内宅之事。故而苏暖也是不好张口,跟元月砂说什么话儿。

    饶是如此,苏暖的脸色也是有些个不好看。

    苏颖在一旁,却娇声软语的劝慰:“哥哥何必跟县主置气,她也是气不过。毕竟,她也是处境尴尬。毕竟,再怎么样,她好好的女孩子,没了脸面也是可怜。”

    苏颖极秀美的脸颊上,流转了淡淡的伤感。那容色流转间,却也好似浮起了淡淡的伤感,竟不觉有些个悲天悯人。

    苏暖心里面也气稍顺,不错,元月砂只是失了脸面,一时不顺意,故而对自己如此言语,发泄一二。

    元月砂是心有不甘,什么话儿都说得出来。她不过是因为失意,故而胡言乱语,自己岂能因为元月砂这些个泼妇般的言语而生气动怒。

    可元月砂再怎么闹,自己也是不喜欢她。

    反而是颖儿,如此温柔体贴,当真是菩萨一般的心肠。便算是元月砂这样子的女子,颖儿竟不觉心生同情。其实如此粗鄙又精于算计的女子,便实不该可惜于她的。元月砂这般性情,如此心计,这般算计,哪里一丝一毫的,值得同情?

    颖儿便是因为心肠实在是太好了,便是这等女子,也是不自禁的添了几分同情垂顾。

    她怎么就这样子的好心?

    旁人听到了苏颖这样子言语,顿时也是恍然大悟,好似明白了什么也似,顿时也是不觉有几分的了然。

    原来如此,元月砂是因为气恼,故而方才是对着苏暖说了这么些个不中听的言语。

    元月砂却似冷笑了一声,一双眸子之中,蓦然流转了一缕精光。

    她自然并非真正的南府郡的二小姐,不过说来,这位原本的南府郡二小姐,之所以会死,还和苏暖有那么些个关系呢。

    原本那位傻子,痴恋唐家玉郎,和唐络芙在一道。可唐络芙,只将原来的那位当做踏脚石,用来展露烘托自己的道具。

    可没想到,苏暖因为那过剩的同情,竟不觉对元二小姐有几分温柔问候。

    唐络芙自然不明白,这不过是些个高高在上的恩赐,漫不经心的怜悯。她既然不明白,自然也是打心眼儿里面觉得糊涂了。唐络芙自然不明白,好似苏公子这般高贵温暖的人,怎么会瞧中此等蠢笨痴肥的货色。一旦想不明白,唐络芙心中就不觉有些个嫉妒。

    那一次,推诿之间,元二小姐落水。

    唐络芙出于嫉妒,冷眼旁观,见死不救。

    然后,那个可怜的愚蠢的女孩子就当真生生溺毙了。

    然后,她这位海陵逆贼,方才取代了死去的元二小姐,成为了如今的元月砂。

    这背后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事情,于苏暖而言,却也不过是那薄薄的几乎忘却的春日里的几句不值钱的宽慰言语。

    元月砂想到了这儿,眼神却也是有些个幽润,轻轻的叹息:“怎么苏公子,事到如今,就是不肯相信,月砂对你并没有什么情意?事到如今,月砂也是不知晓如何辨别,证明自己的清白。”

    苏颖闻言,心中冷笑,是了,如今元月砂自然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事发突然,打得元月砂措手不及。

    任是元月砂如何的聪明,此刻也是无话可说。

    元月砂却目光逡巡,轻轻的扫过了在场众人。

    她是需要有人澄清,不过何必自己开这个口?她自己不会开口,却自是有些个别的人说这样子的话。

    元月砂清润的目光扫来,元蔷心察觉元月砂瞧着自己,顿时也是不觉打了个寒颤。

    旋即,元蔷心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轻轻跳了跳,暗里却禁不住有些个不甘之意,不喜之情。便是自己张口污蔑元月砂又怎么了?只待元月砂失势,她不过是个南府郡的野丫头,一向纵容元月砂的元老夫人也是已然没了,元月砂根本不能将自己如何。

    这样子寻思间,元蔷心也是稍稍安心。

    元月砂那一双妙目流转,却并未在元蔷心身上停留,而落在了元家的二房夫人陈氏身上。

    陈氏此时此刻,已然是目瞪口呆,面颊一阵子的苍白。

    她忍不住浮起了前几日自己曾在元月砂面前伏低做小,赔罪道歉的情形。

    说到底,陈氏之所以如此伏低做小,其中原因,还不是因为自家女儿曾经不知晓轻重,狠狠的将元月砂给得罪了。既然是如此,唯独这般,陈氏才能消去元月砂内心之中的恼怒之意。

    说来自己也算是元月砂的长辈,如此姿态,这可当真是扔了脸皮在地上,任由别人这样子踩了。

    可这也是没法子,谁让元月砂掐住了元家的咽喉,掐着要害脖子。

    当年元家几房,同在刑部,贪图章怀太子的重贿,私纵太子门人。甚至连元尚书,都潜身幕后,掺和这档子事。毕竟在元家看来,章怀太子是国之储君,何不就卖了这样子的一个人情?至于章怀太子所送来的财物,也不过是区区小事了,反倒不是元家稀罕的。

    可谁能想到,世事无常,章怀太子虽有杨太后支持,可是却也仍然未曾挺过去。

    太子先是失宠,被贬为临江王,之后甚至自杀身亡。而这个儿子纵然是死了,宣德帝也是并没有半点伤心。

    而元家当初私纵东宫属官的事情,便成为了一桩大罪。元家上下,原本以为伴随章怀太子的死,那也是不会有人知晓了。

    可是却也是未曾想到,过了几年,宣德帝居然令风徽征再查太子旧事。

    而就在元家惶恐不安的时候,女婿萧英却也是出现了。北静侯用了些法子,压下了这桩事情,保住了元家上下。

    也因为如此,元家上下对萧英可谓是感激涕零。

    乃至于,明明知晓元家嫡女在北静侯府备受折磨,居然也是不闻不问。

    可这缠绕元家的噩梦,似乎也是仍然未曾结束。

    待萧英倒台,萧家麾下势力也被豫王百里炎所吸收。他们依附于百里炎,得以保全权位和性命,自然也是将种种秘密作为晋升之阶,送给百里炎做人情。这其中,则有当年遮掩元家贪墨之事的知情人。种种把柄证据,如今尽归于豫王。

    偏巧,豫王殿下居然也看中了元月砂这个小妖精,甚至将此桩秘密,来讨元月砂的欢喜。

    元家已然尽数让昭华县主拿捏在手中,陈氏这个小小的儿媳妇,又岂会不服软?

    陈氏心知肚明,当年元家,连最受宠的嫡女都可以牺牲。自己算什么,可及不上元秋娘。而自己女儿元蔷心,在整个元家的分量面前,自然更是什么都不算了。

    也正因为如此,陈氏也是不自禁的放下了所有的尊严,来到了元月砂的跟前,只期盼得到元月砂的谅解。

    元月砂不过是个小姑娘,可她心思却好似天边浮云一边难以猜测,对着自己笑吟吟的,听着自个儿没口子的责骂女儿,元月砂也只是笑眯眯的样子。

    最后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轻轻巧巧的言语:“二夫人,你这样子说话,月砂可谓是愧不敢当。其实我与蔷心妹妹,不过是小打小闹。只要蔷心妹妹不要来招惹我了,那我便绝不会对她如何。可是她若仍然是不知悔改,不但月砂生气,便是你这位亲娘,也是会管束她的,你说是不是?”

    陈氏自然连连称是,又指天发誓,又说要女儿来给元月砂赔罪。

    元月砂却含笑:“我不过在我想来,蔷心妹妹也还算乖巧,她已经跪着认错了,不但认错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还送了这片手帕来讨我欢喜。”

    “二夫人,这一块手帕呢,是今年新入京的丝绸。二妹妹从家里取了一条,又让绣娘绣的花样。不过这条手帕,不是江南的丝绸。因为今年江南水患,这你是知晓的。月砂捐尽了家财,故而月砂才有了这县主之位。那些灾民真的好可怜,江南的丝绸因此也是产量大减。这丝绸少了许多,不能满足京城的需要。故而今年入京的丝绸,有许多是蜀地来的。这蜀地的丝绸,也是与江南的丝绸不一样,摸着便没有江南的滑腻。”

    陈氏听得云里雾里,也不明白元月砂为什么会反反复复的提这一条手帕。

    她试探说道:“是蔷心不是,居然用蜀地的丝绸来讨好县主。县主身份尊贵,自然应当用江南的丝绸。此事,不如让二房为县主张罗。”

    元月砂却含笑摇摇头:“我却喜欢用蜀地的丝绸,不喜欢用江南的。二夫人可知晓为什么?苏家和洛家是姻亲,洛家是龙胤巨富。所以就算江南丝绸减产,可是苏家上下仍然用的是江南的绸缎。苏家的人用江南的丝绸,可我偏生要用蜀丝。”

    然后,元月砂又轻轻的扫了陈氏一眼:“二夫人如今不明白我说的话儿,可是总会明白的。”

    而到了现在,在元老夫人的面前,面对元月砂凝视自己的目光,陈氏浑身凉透,自然也是明白元月砂的意思了。

    元月砂早就知道自己女儿有心陷害,可偏生故作不知,乃至于刻意上当。

    此时此刻,元月砂凝视着自己,就是要陈氏亲手指证自己的女儿。

    陈氏一时恼恨女儿的糊涂,一时又忍不住一阵子的不忍心。

    可是她也明白元月砂的意思,元月砂可以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可偏偏元月砂自己不说。

    元月砂她自己不肯说,却偏偏预先在自己面前说,那就是要陈氏在这儿说。

    陈氏若是不说,元月砂决计不会客气,也更不知晓,元月砂会做出些个什么事情。

    如今的元月砂,可是掐着元家喉咙。

    陈氏想到夫君前程,就害怕了。

    更何况纵然陈氏自己不说,也保不住自己女儿,元月砂迫不得已自己说,遭殃的可不是自家女儿一个了,而是整个二房!

    陈氏唇瓣轻轻的颤抖,终于不觉开口:“蔷心,你这个糊涂东西!”

    陈氏心里确实也是极为恼恨元蔷心,这个女儿好端端的,招惹谁不好,却偏偏去招惹元月砂。

    元月砂这等女子,可是好招惹的?

    元蔷心一愕,愕然的看着自己母亲。

    “我当真想不到,你,你居然是做出这等事情来。这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家,你却故意陷害县主!”

    “这方手帕,根本不是苏家嫡子的,而是你陷害故意送给昭华县主的。”

    陈氏眼中流转浓郁的恼恨,恨不得将这个糊涂的女儿就这样子给撕了。

    元蔷心确实糊涂了,母亲不是一向不喜欢元月砂,可是如今怎么就说起这些了?

    陈氏张了口,一咬牙,自然也是接着就说下去。

    “县主手中这条手帕,不是江南的丝绸。因为今年江南水患,江南的丝绸因此也是产量大减。这丝绸少了许多,不能满足京城的需要。故而今年入京的丝绸,有许多是蜀地来的。这蜀地的丝绸,也是与江南的丝绸不一样,摸着便没有江南的滑腻。便是咱们元家,也是用的是次一些的蜀地丝绸。”

    陈氏看到周围的人都一派惊讶之色,大约也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为了元月砂开脱。

    这也是让陈氏心里面发苦,苦得好似吃了黄连,而那种苦却是说不出口的。

    “可是偏偏苏家和洛家是姻亲,洛家是龙胤巨富。所以就算江南丝绸减产,可是苏家上下仍然用的是江南的绸缎。苏公子用的是江南丝绸,而县主手中,不过是一块蜀锦。”

    一番话,顿时惹得众人目光在苏家之人身上逡巡,却也是不自禁的顿时添了几分恍然大悟之色。

    苏家的人,这行头总是比京城别的人要鲜润许多

    也是了,苏家毕竟有那么一个好姻亲,洛家总会送来极好的给苏家享受。

    而这样子的好事,却也是旁人羡慕不来。

    如今再看元月砂手里面的那块手帕,方才没细细去瞧,如今一看果真是光色黯淡了许多。

    苏暖可是嫡出的公子,可没道理用些个很次的货色。

    仔细想想,这其中果真是有些个古怪。

    苏暖也一皱眉头,他方才乍然一瞧,花色确实也是很像。可是到底是贴身之物,苏暖仔细看了看,又觉得不像了。那帕子的颜色,也是黯淡了许多。

    苏暖就想不通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他可是有些被弄糊涂了。

    元蔷心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亲娘,好端端的,陈氏怎么就叫嚷着什么江南丝绸还是蜀地丝绸了?

    这可当真是有些古怪!

    可现在却已然不是好奇的时候了,元蔷心内心之中已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就好似以前很多次那样子,貌似看着元月砂落入了圈套,可是结果一点用都没有。

    而如今还是自己的亲娘来为元月砂开脱。

    陈氏眼中流转一缕不忍,可复而就刚毅了起来。

    祸是元蔷心自己闯的,没道理二房为元蔷心的事情倒霉。她除了女儿,还有儿子,难道还能让这个糊涂女儿将丈夫儿子都毁了去?

    陈氏厉声言语:“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这块手帕,是你寻来,让丫鬟做了刺绣,送给了县主,来陷害县主的。县主之前也是拿出了这块手帕,来跟我提过,说你从前虽然不喜欢她,可是如今姐姐妹妹和好了,你还送了这块手帕讨她欢心。县主在我面前,这样子的夸奖你呢。谁能料想,你却如此包藏祸心,你居然砌词污蔑!你可知晓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

    元蔷心目瞪口呆,陈氏有些地方说对了,可是有些地方却也是没有说对。

    那方手帕不是元蔷心弄的,而是苏颖给的。

    可是亲娘这些话儿,可是生生毁去了自己啊。

    陈氏平时对自己这个女儿还算疼爱,当初还弄死了那个丫头为自己遮丑,为什么要这样子?

    她不可置信的盯着陈氏,陈氏却扭过头去,不动声色的抹去脸上泪水。

    元月砂却不意外,她甚至不觉悄悄的翘起了唇角,轻轻的笑了笑。

    她一点儿都不奇怪,这元家媳妇儿,为了所谓的大局,牺牲自己的女儿,这可是元家的传统。从元老夫人开始,就有这个传统,如今这个二夫人,也不过是将这个传统发扬光大罢了。

    又不是什么有情有义的人家。

    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到底是一家人,为什么要闹成这个样子?这桩事情,我原本也是不想这般闹的。”

    元月砂这样子说话儿,顿时浑身上下散发出一副我很无辜的样子。

    瞧见的人,一阵子的无语,却也半信半疑。

    这昭华县主,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而她的宫婢芳露,却也是咚的跪下来:“县主,你虽念及死去的元老夫人,可是事到如今,可也是不能隐瞒了啊。这可是关系你的清白,你若不据实已告,却也是会损及你的清白!”

    芳露一副舍不得自家主子受苦的样子,顿时也是来了个声泪俱下:“二小姐总是送贵重东西给我,奴婢是侍候昭华县主的,原本不该受别的东西。不过奴婢告知了县主,县主却说也是姓元的,蔷心小姐也不见得有什么恶意,故而命我不可张扬。”

    “后来,蔷心小姐又让我送上来这块手帕,县主也以为是做妹妹的讨好,还十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欢喜。”

    “如今,县主居然是隐忍不言,还不是为了元家恩情。”

    “毕竟元老夫人可是极疼惜县主,若无她老人家的提携,县主哪里还能有如此的风光地位!”

    “要知晓,县主可是个极念旧的一个人的。”

    说到了这儿,芳露手掌轻轻的一顺,将几件沉甸甸的金玉首饰扔了出来:“这就是蔷心小姐收买我的脏物,我可是不敢收。”

    元蔷心眼见芳露反口,最后一缕希望也是生生击碎!

    这个芳露!她在自己跟前,可不是这样子说的!

    如今她这般姿态,提及原因,却分明亦只有那一种可能。

    那就是这个婢女,原本就是元月砂安排好的。而自己在元月砂面前下跪,恳求元月砂原谅,如此种种,落在了元月砂眼里,那也不过是惺惺作态的丑态。自己也不过是个小丑,让元月砂这样儿盯着瞧着,居高临下,这根本不过是将自己当做猴子一样戏耍!

    她就想不通了,怎么连自个儿的亲娘,居然就这样子的相待自己!

    一旁的苏樱,却也是瞧得咬牙切齿,困惑之中流转了浓浓不甘。事到如今,难道又让元月砂这样子轻轻巧巧的脱身了?

    她唇齿间,甚至泛起了血腥味道。

    自己不甘心,当真不甘心啊!

    然而苏樱却并不知晓,离自己咫尺之遥,却有那另外一个人,却是更加的心潮起伏,胸怀激荡。

    苏颖面颊一派温润,可是心中却也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她努力垂下头,只因为苏颖生怕抬起头来,别人能瞧出自己面上的异样神色。

    苏颖忍不住想,那块手帕,是自己让元蔷心这个废物塞给元月砂的。

    元蔷心是个废物,可苏颖却是个仔细的人,那手帕是江南丝绸,绝不是什么蜀地货色。更何况以苏家富贵,要找一块蜀地丝绸也不太容易。可是如今,那块手帕乍然一看是相似的,仔细瞧瞧却很大不同。

    唯一解释,那就是元月砂毁了原来那块,故意用蜀地丝绸帕儿做了一副差不多的,故意露出破绽,故意让陈氏指认。

    既然是如此,既然元月砂会先将东西换了去,也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元月砂早就知道了却不动声色。

    苏颖心里发凉,元月砂好深的心计!

    于苏颖这样子的人而言,她极少有那等畏惧之意。毕竟苏颖的为人,可谓是极为自负的。

    然而如今,苏颖内心之中轻轻的颤抖,竟莫名生出了几许忌惮的味道。

    元月砂,是个厉害角色。

    耳边,却听着苏樱那歇斯底里的嗓音:“不会的,阿樱并没有说谎。这,这手帕虽然不是哥哥的。可是元月砂故意挑这一样的样式,想图我大哥娶她却是不假。只是,她却用错了丝绸,用蜀地丝绸来充作江南丝绸。”

    苏颖听得心里沉了沉!

    苏樱这个蠢物,说的话儿,可谓是破绽百出!

    这枚棋子虽然愚蠢好用,可是却一点儿也不聪明。

    果然,元月砂轻轻叹息了一声,柔声低语:“我县主府中,并不缺江南送来的上等丝绸,月砂这一身衣衫,也未必输给苏家。唯独这块手帕,虽然料子差了些,到底是元家的姐妹所赠,所谓礼轻情意重,所以这样子拿捏在手里面。只是不知晓,苏家阿樱,为什么总将我想得如此不堪。”

    她的话也言之成理,以元月砂的穿戴,又怎么会缺一块江南的丝绸?

    倘若元月砂当真处心积虑的想要嫁给苏暖,又怎么会犯下这样子糊涂的错误?

    苏樱咄咄逼人,倒是显得有些可疑了。

    一旁的元蔷心面色灰白,失魂落魄,好似死了一般。而她耳边却想起了元月砂温润剔透的嗓音:“蔷心妹妹,你年纪小,不懂事。你我素来不合,可是却也不过是言语争锋,小打小闹。我实在难以相信,你会用这样子刻毒的手段算计于我。可是,有什么人唆使利用你了?”

    元蔷心顿时一愕。

    陈氏也是面色变幻,若有所思。

    元月砂言语柔柔:“更何况,你一个元家嫡女,没道理知道苏家嫡子的手帕样式,还能做出一条很相似的手帕。这可是怎么一回事?”

    陈氏已经反应过来,立刻抓住女儿的手臂,疾言厉色:“不错,你小孩子要是一时糊涂,被谁教唆,事到如今,你也得说个清清楚楚了。否则,便是你自己粉身碎骨!”

    元蔷心也反应过来,是到如今,难道要自己一个人扛?

    她原本就是个自私的人,如今更是咽不下这口气。

    元蔷心不觉颤声:“不错,是有人指使,我原本没有想和县主做对。”

    她心忖,自己本来没打算和元月砂做对的。毕竟,那时候自己都怕了。

    都是苏颖,威逼利诱,才害得如此。

    “就是她,就是她惹我如此——”

    元蔷心心里对苏颖充满了恨意,一伸手,便是指向了苏颖!

    她要将所有的罪过推到了苏颖身上,她要让苏颖去死!

    苏颖死好过自己去死!

    然而苏颖瞧着她,眼神充满了警告。

    她手指捏着一封书信,那书信大半掩于苏颖的衣袖之中,然而小半却也是露出来了。

    元蔷心顿时一颗心,这样子凉了半截。

    她好似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冷静了许多。

    若是自己揭破苏颖,那么自己和赫连清谋害元月砂的事情就会露出来。

    赫连清身犯重罪,自己处境会更加不堪。

    此时此刻,元蔷心指着苏颖,却也是顿时禁不住呆住了。

    她结结巴巴,竟似说不出话儿来。

    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元蔷心身上。

    苏颖却开了口,那嗓音却添了几许恼意:“元蔷心,你的意思,就是阿樱指使你,你凭什么这样子说?”

    看似维护了苏樱,可是却提点了元蔷心。

    要脱罪,可不一定要苏颖。苏颖难缠,可是苏樱却是个糊涂虫。

    比起苏颖来,苏樱实在是太好对付了些了。

    元蔷心蓦然精神一震!

    “就是苏家阿樱,她收买我,唆使我,整个计划都是她闹出来的。”

    苏樱举止本就古怪,说她不知情,清清白白,也没人相信。

    而且,刚才苏颖就十分亲密的站在妹妹身边,安慰这个妹妹。

    元蔷心最初指着苏颖,可却能认作苏樱。

    元蔷心心忖,苏樱可没有自己的把柄。

    只要能找个主使者,她也能脱罪。

    苏樱顿时呆如木鸡,不可置信,尖声言语:“我没有!我没有!”

    明明是元蔷心主动告密,这般哭诉,怎么就变成自己主使了?

    苏颖也一副极相信妹妹的样子:“休得胡言,阿樱素来动规矩,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再说,她是个没出阁的黄花闺女,哪里有这个本事要挟于你?”

    元蔷心恼恨:“怎么不可能?你们苏家,就是盯上了我们元家。大姐姐还不是被你们苏家的人盯上,诱她欠下五万年赌债,然后被你们苏家操纵,对付昭华县主。”

    元幽萍原本在一边看戏,闻言顿时白了白。

    云氏嗓音沉了沉:“二夫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人,也要管蔷心一二,这是你们二房的事情。”

    元蔷心却不管,她素来是个自私的人,为了自己,什么话儿都说得出口,什么事情都扯得出来。

    大房那档子事,虽然尽力遮掩,外人不知晓,可是府里面的夫人小姐却是知晓的。

    陈氏听了云氏所言,却也是禁不住心忖,今日总不能让元家二房出丑。

    而苏夫人却已然被这连连冲击搞得头昏脑涨,眼前发黑,稍稍回过神来,苏夫人顿时好似护崽的母鸡,言语咄咄逼人!

    “简直胡言乱语!你们元家之人,如此的凭空污蔑,实在是可恨。阿樱难道会陷害自己亲哥哥?却将我等苏家人置于何地?”

    元月砂却轻轻咳嗽了一声:“今日可是元老夫人祭日,月砂并不愿意大家在这儿争执。”

    她轻柔叹气,言语若水:“月砂方才在这儿忍气吞声,也只想还元老夫人一派安宁。岂知,这终究是我一派痴心妄想。”

    元月砂这样子一说,别的人也不好说。

    元家的人不说,自然是怕担上不孝。

    而苏夫人此刻,也绝不好咄咄逼人,毕竟死者为大。

    再闹,只恐会损及苏家脸面。

    饶是如此,苏夫人的心头也是在滴血,今日自个儿一双儿女,可也是丢人得紧了。

    苏颖心里却凉了凉,她隐隐有一种感觉,元月砂的猎物目标是自己。

    所以元月砂才不乐意跟这些个小鱼小虾折腾。

    她没有留意到,苏樱用一种极为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毕竟在苏颖瞧来,自己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没有留下破绽。

    然而苏樱却若有所觉,方才那一刹那,别人不觉得,苏樱却是觉得元蔷心指的是苏颖。

    苏樱内心之中,蓦然流转了一缕惧意。

    那种惧意是如此的浓烈,让苏樱甚至不敢深思细想,不觉一阵子的害怕。

    元月砂却十分沉定,她甚至没什么失望之色。她这位曾经的海陵将军,也是个极沉得住气的性子。就好似四年多年,苏姐姐就这样子没了。元月砂举兵失败后,能生生忍了四年,布置这么一场狠辣决绝的复仇。

    就算自己心口插了一把刀,元月砂那颗插了刀的心,却仍然是能继续谋算的。

    周世澜却忍不住看了看元月砂,此时此刻,元月砂占尽上风,却鸣金收兵,这可有些不似元月砂的性子啊。

    正在此刻,一名下人回禀,在云氏耳边言语了几句。

    云氏面颊之上顿时流转了惊讶之色,脱口而出:“长留王居然也是来了!”

    元家上下,以及在场宾客,都是不觉流转了震惊讶然之色。

    毕竟长留王百里聂,可算是个不轻易现身的主。

    更不必提他蕴含了绝世之姿,清雅风流。每次现身,百里聂那绝佳的风姿就如让人观之不倦的画卷,令人印象深刻,更绝不会令人失望。

    不过元家,似乎也是没那般大面子。

    众人也是忍不住联想篇幅。

    百里聂,可是如周世澜一样,为了某个人而来?

    拜祭是假,别有用心是真。

    那些个蕴含了猜测之意的眸光,却也是不自禁的落在了苏颖身上。

    苏家方才遭遇了不是,这一儿一女身上都被泼了一身的脏污。好在还有个养女苏颖,容貌绝美,品行醇厚,绝无瑕疵。她这样子风姿绰约的人物,这样子轻轻一站,顿时令房间染上了一层柔润的光辉。有苏颖在这儿,就算苏家名声再如何被污毁,也能得到拯救。

    这个苏家绝代佳人,可是长留王殿下今日的目标?

    更不必提,这些日子,原本京城就是有诸多传言,闹得可谓是沸沸扬扬。

    苏颖痴恋百里聂,这已然不是什么秘密了。

    然而最近,这位苏家的大美人,却也是与豫王世子谈及婚事。这件婚事虽然还未曾最后定下来,却也是已经传得似模似样。

    与此同时,却也是有着另外一个说法滋生。

    那就是苏颖对百里聂死心之后,百里聂居然是后悔了,还后悔得要命。

    长留王殿下就是性子过于淡漠,得到手时候一点儿也是不知晓珍惜。等到苏颖不再关注了,百里聂却也是悔青了肠子了。

    可惜,后悔也是没有用,苏颖已经是对百里聂死了这条心了。

    百里聂后悔之事,纵然是传得似模似样,究竟是真还是假,却到底也无人知晓。不过那些苏颖的仰慕者,却极乐意相信这桩事情。

    这样子传了传,苏颖的高贵又增加了几分。

    而如今,今日百里聂居然来了,还来得莫名其妙。

    纵然灵堂之上不该想这男女之事,然而在场之人,哪个不联想一二?

    百里聂来了,越发显得流言是真。

    就在这众人极纷乱的心绪之中,长留王百里聂却也是终于现身人前了。

    他极少穿这等全然纯白,一点装饰也无的衣衫,如今一身最素净的雪衣套在了百里聂的身上,伴随着百里聂缓缓踏步而来,竟让人内心之中不觉浮起了清艳二字!

    乌黑的发丝,以木钗挽住,男子极俊美脸颊却略显苍白。

    明明是素衣木钗,却竟似无损他半点秀雅风华。

    他之风华,竟似无需半点外物点缀装饰。

    便算是苏颖,一颗心也是微微一动。

    不错,苏颖当初挑中百里聂,是因为权欲上的需求。可是抛开这些,百里聂的神秘和俊美,那也是极为吸引人的。那股子吸引力,甚至能弥补一些权力上的不足。

    如今京城那些百里聂后悔的说法,是苏颖故意透出去的。

    她被百里聂拒绝,已然是知晓纠缠不会有结果,便想另觅一条青云路。饶是如此,知晓自己喜欢百里聂的人实在太多了。

    苏颖就算要退,也要全身而退,而且还要自抬身价。

    所以,她便让人议论百里聂后悔的话儿。

    如此一来,自己身价倍增。

    苏颖也是清楚,百里聂后悔是自己一手炮制出来的东西。

    然而此时此刻,元家葬礼之上,百里聂居然来了。

    区区元老夫人,根本不值得百里聂前来,既然是如此,百里聂又为谁而来?

    这般想着,苏颖那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砰砰一跳,竟似有些个极难得的砰然心动之意?

    莫非,自己放出的流言,居然变成了真的?

    这满屋子的宾客,除了自己,谁值得百里聂费心?

    元月砂绝不可能!

    是长留王借着元月砂当刀,才点拨元月砂弄死萧英,这一桩苏颖早就想通透了。

    若当真心疼元月砂,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元月砂被宣德帝厌弃。

    百里聂虽然亲近了元月砂,可是只是将元月砂当炮灰。

    对于炮灰,何须上心?

    苏颖这样子想着,蓦然双颊流转了两片红晕。

    ------题外话------

    苏颖的手段类似娱乐圈炒绯闻啊

    虽然只是最后出境,为了强调老聂稀少的存在感,标题为他找一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