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8 油尽灯枯
    a ,最快更新美人榜之娇娘有毒最新章节!

    百里策的性命伴随那一场烈火,消失于京城百姓的眼前,徒自留下若干流言蜚语。

    回顾这大半年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京城百姓议论纷纷,都不觉在议论,只说宣王府说不准是招惹了什么邪祟之物。否则怎么就短短时日,接二连三的死人?

    如今宣王府人口凋零,只怕以后在京城之中,也是一蹶不振了。

    留下来的冽公子,年纪尚幼,据说也是不受宠,以后也是未必能够承爵。

    而这样子的闲言碎语,伴随微凉的秋风,似也吹到了安安静静的昭华县主的府邸。

    元月砂轻轻的抄写经书,听着湘染提及了那些个京中的闲言碎语,唇角倒也禁不住透出了浅浅的笑容。

    来京城之中,元月砂每日便会抄写经书。

    从前是为了练习自己那极丑陋的字,好让自个儿的字能上得了台面。

    日子久了,元月砂倒是喜爱抄写经书了。

    她之所以抄写经书,并不是因为自己笃信佛经,而是发觉这样子专心致志的练字,能平复自己的心绪,更是能让自己心里面能冷静下来。

    如此,也能让元月砂思绪更加的冷静,能够做出更正确的判断。

    如今她人在京城,宛如身居龙潭虎穴,自然也是要处处小心谨慎。但凡走错了一步,只恐怕便是会粉身碎骨。

    元月砂的唇角,因为宣王府的遭遇透出了凉丝丝的笑容。

    她并不觉得是什么天谴,宣王府的那些人,遭遇了这些事情,这根本就是他们自找的。

    自作孽,这些年的丑事,被生生的遮掩,被那一片锦绣荣华的皮相掩住了脓血污丑。

    外表瞧着可谓花团锦簇,可惜内里却也是已然早就已经生生毁掉了。

    只不过由着自己,将那外边那团锦绣皮囊生生撕碎。

    正在此刻,元家的婢女却也是前来,求见元月砂。

    那婢女面上流转了淡淡的悲切之色:“奴婢粉桃,见过县主。老夫人这些日子重病,虽然是吃了些药,可是却也是总不见好的。如今,那病可谓是越发严重了。今日瞧着,仿佛也是有些不行。如今,却念念叨叨,只盼望能见昭华县主一面。”

    元月砂轻轻的挑了挑眉头,元老夫人居然要见自己?这可当真是一桩有趣之事。

    元月砂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淡淡的伤怀之色:“原来如此,这些日子月砂事多,不免是有所疏忽。元家对月砂是何等的恩德,原本应当月砂主动去瞧瞧老夫人的。且容我换身衣衫,便去见老夫人。”

    元月砂不觉寻思,似乎是听说元老夫人生病了。

    那秋猎之会上,据闻便是因为元老夫人生病,故而方才是没见着元家的人。

    既然是如此,见一见元老夫人,似乎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去见病人,挑了一套素净些的衣衫,发上金丝宝石钗换成了碧玉钗,清清爽爽的去见元老夫人。

    元家本来就挨着昭华县主的府邸,也没多时,元月砂便到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踏入房中,元月砂便见着一片黑压压的人,暗中不觉挑了挑眉头。

    如此看来,元老夫人当真是不行了。

    元月砂瞧着元老夫人所出的几个儿子,这几个男子个个面色有些不愉,死气沉沉的。

    瞧到了这儿,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冷笑,充满了讽刺。

    只恐怕,不是因为元老夫人的死而伤心吧,而是担心自己的前程。

    虽然龙胤处处伪善,却是以所谓的以孝治理天下。

    如今这几房嫡出的元家老爷,个个都有官职,亲娘死了,按照规矩也是要来丁忧的。

    这一丁忧,自然也是仕途有损。

    不过元尚书尚在朝中,大约也还能维持住元家声势。

    饶是如此,元家也可谓是大伤元气。

    元月砂注意到几道恼怒的目光,而这恼怒的目光竟然还是冲着自个儿来的。

    元月砂心里笑了笑,隐隐也是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大约嫌弃自己闹的事多,甚至将元家大伤元气这档子事儿,都是尽数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吧。

    元尚书倒是容色木然,瞧不出喜怒。

    披风后面,传来一阵子的老妇咳嗽之声。

    喜嬷嬷领着元月砂过去,许氏、陈氏、贺氏几个媳妇儿正在元老夫人面前侍候。

    她们见着元月砂过来了,顿时也是禁不住吃了一惊。

    那眼神,却也是颇多怪异。

    她们自然怪元月砂多事,说动了元老夫人,让元老夫人指责萧英。

    如今萧英倒了,陛下表面上颇多安抚,可是谁知道陛下心里面怎么想的。

    虽然如今陛下对萧英已然是全无情分,可是至少在别院的时候,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瞧得出来,陛下是想将萧英给保下来。可是偏生,元老夫人跟陛下做对,忤逆陛下的意思。陛下不会觉得这是元老夫人一个人的意思,只怕是会觉得,这是整个元家的意思。

    谁不知晓,当朝的陛下,可是个多疑的人,这心思颇多,想法也是不少。

    就算不见疑元家,只怕以后每次看到元家的人,那心里面也是会多多少少的有些个不痛快。

    如今瞧来,整个元家也是生生的被元月砂给拖累了。

    元月砂却仿佛是没长眼珠子一般,视若无睹,根本也是没如何的放在心上。

    三房夫人贺氏在媳妇儿里面年纪最轻,最沉不住气,言语也是禁不住有些尖酸:“昭华县主身份尊贵,前来探望老夫人,自然是元家荣幸。只不过如今老夫人疾病缠身,眼瞧着也是身子不大好了,只怕也是不能招呼县主。只怕,慢待了县主。”

    言下之意,便是逐走客人了。

    她看着元月砂也是有气,若非那日让元月砂触动了元老夫人的疾病,只怕元老夫人也不会因此犯病,更不会因为病重而不治。

    元老夫人死了,会影响夫君的前程,儿女的婚事,有许多耽搁。

    她这个做妻子的做母亲的,自然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满心满眼的不痛快。

    元月砂是县主又如何?如今元家也是快有大丧,料想元月砂也不会此刻拿捏架子吧?

    元月砂要是敢拿,只怕明天便是会整个京城都知晓她这臭了的名声。

    元月砂却不见愠怒之色,言语清润:“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月砂也是姓元,更不免为了元老夫人而伤怀不已。”

    贺氏心里面却涌动了缕缕恼恨,元月砂算什么,左右不过是个旁支女而已。

    她算什么元家人?不过是个花架子,根本也是当不得真。

    贺氏心中,不觉恼意涟涟,心忖元月砂怎么这么厚脸皮,凑上来也是赶不走。

    是了,最近这个昭华县主,在京城名声也是不好。

    趁机元老夫人快要死了,却也是趁机来表现一下她所谓的孝道,来挽回自己的名声。

    这个乡下野丫头,这算盘倒是打得极好。

    不过人家好歹是县主,贺氏心里面就算是老大的不痛快,也是不好明着将话儿给挑刺说了。

    不然元月砂这女子心肠狠,让她拿住了话头,谁知道这如疯狗一般的女人,会不会死死咬过来。

    贺氏气恼的瞪着元月砂娇美纤弱的脸颊,其实她内心之中,是有些怕元月砂的。

    元月砂平时看着可谓是斯斯文文的,整个人儿看着也是纤秀文弱。可是那日,元月砂眼底流转了骇人的光芒,可劲儿要拉着萧英去死的不要命样儿,还是深深的烙印在贺氏的脑海之中,让贺氏甚至是有些难以忘怀。

    一时之间,她竟然也是不敢对元月砂如何。

    此刻喜嬷嬷却也是开口,略略有些尴尬:“是,是老夫人特意请了昭华县主过来。”

    贺氏一愕,便是更是说不出话来了。

    一旁的许氏和陈氏,却也是禁不住有些庆幸。她们庆幸,自己忍住了,不像贺氏这样子,挑出来充个棒槌,平白就出丑了。

    元月砂却轻盈的来到了元老夫人跟前,心中禁不住若有所思。

    若说元老夫人对自己有什么真心实意的情分,只怕元月砂自个儿也是不敢相信的。

    从她第一次踏入元家,或者不如说她还在南府郡时候,这老妇已然是将自己当做棋子。

    元家这些个年轻的儿媳妇儿,只恐怕也是没一个,有着这个老妇的心计。

    一抬头,元月砂却盯上了元老夫人了。

    元老夫人脸颊蜡黄,形容十分憔悴,眼神也是有些浑浊。

    她分明有病,而且还病入膏肓,这也是骗不了人的。

    可是当她见到了元月砂时候,那浑浊的眼珠子却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亮光。

    “月砂,是月砂吗?你来了,县主,你,你快些过来。”

    她伸出了生了皱纹的手,颤抖着要去摸着元月砂。

    元月砂不动声色,捏住了元老夫人的手,柔声言语:“老夫人,你好生养病,不会有事的。”

    元月砂的脸颊之上,满是浓郁的关切之色,可是这份关切,却也是并未透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入元月砂的眼底。

    “你,你告诉我,萧英死了没有,他死了没有?”

    元老夫人眼中流转了几许的急切,眼中竟似火光流转,明明已然是将死之人,手掌力气居然也是不小。

    元月砂眼底流转了几许困惑,眼波流转。

    一旁的许氏却也是不觉有些尴尬:“母亲,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北静侯忤逆圣上,欺君犯上,已然是死了。”

    元老夫人重重咳嗽了两声,尖声说道:“他们,他们哄人,欺辱我病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真假假的,我也是分辨不出来。月砂,月砂,你是个好孩子,你不会骗我的。萧英,他死了没有?”

    许氏听了也是委屈,一旁几个元家媳妇儿都觉得很委屈。

    她们也是不知晓,元老夫人为什么这么想。难道她们这些个朝夕相处的儿媳妇儿,居然还比不上元月砂不成?怎么老夫人一副极为相信元月砂的样子,却也是不肯信她们?

    元月砂不动声色,眼波流转,一时之间,不知晓在想什么。

    旋即,她静静的看着元老夫人,缓缓说道:“萧英死了,而且还死得很惨,他确实死了。”

    元老夫人生病蜡黄的脸蛋之上,蓦然流转了一缕狂喜,竟似极高兴,一双眸子也是亮晶晶的:“他死了吗?好得很,当真很好。啊,我的秋娘,这个畜生总算是死了,总算是死了啊!”

    她喃喃自语,泪水却也是禁不住滑过了脸颊,垂入了枕中。

    她顿了顿,忽而沙哑:“纵然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可一碗水端不平,为娘,为娘偏心啊。”

    许氏不觉言语:“母亲不可太过激动,要保重身子。”

    实则许氏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阵阵的委屈。

    如今元老夫人快要死了,总算知晓,她实在太过**武断,太过于偏心。

    元秋娘虽然是元老夫人的女儿,可是自己的夫君也是老夫人的儿子。为了一个死去多年的女儿,却让元家处境尴尬,更坏了儿子的前程。

    元秋娘死了多年,元老夫人留着她的院子,心心念念也还罢了,怎么能为元秋娘做到如此的地步呢?

    只可惜如今元老夫人知晓自己偏心,到底也是迟了。

    “秋娘,秋娘,我实在待你太不好。你虽然是个女儿,可我怎可如此薄待你。我见着你长大,你的衣衫首饰是我替你备的,你的礼数学问,是我亲自教的。可我这个娘,对你太狠心了啊,为了家中嫡子,为了遮掩元家男人的罪过,为了元家体面,我便明明知晓你被虐待,却是视而不见。我待你不好,一碗水端不平。我只道做女人天生该为男人牺牲的,纵然是儿子自己犯了错,是他们不好,自己贪墨,却要用你身子性命去偿还。”

    “哼,如今元家上下,还委屈我为你报仇,岂不知他们原本便踩在你骨头上多少年,却偏生无知无觉。”

    一番话,却也是说得在场之人,面色顿时一变。

    甚至连屏风外的那些个元家男子,也是听得个个尴尬。

    元老夫人当真是病糊涂了,这等昏聩之言,居然也说出口。

    这儿可还是有外人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