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 处死百里策
    a ,最快更新美人榜之娇娘有毒最新章节!

    百里冽的心里冷笑,原来那些跟百里策献媚的女子也是不过如此。其实她们也是活该,还不是贪图百里策的权势容貌,可劲儿贴上来,活该被百里策玩弄。

    如今百里冽盯住了百里策极难看扭曲的容貌,心尖却也是禁不住掠动了缕缕快意。莫非百里策还当真风流自许,以为自个儿被那些个女子真心实意的喜爱?简直是可笑之极。

    百里策伸手,按住了自个儿胸口,生生的压下去胸口一缕翻腾的怒意。

    不错,不错,如今洗脱自己的罪名才是最重要的。

    等到自己逃过这一劫,这些个可恨的贱婢,自己必定是会捉住惩戒。

    平时千般讨好,可是却没想到如今是如此相待自己。

    不过事到如今,自个儿也需得先行压下去心中的怒火,先行脱身。

    “让你递的帖子,寻的人,如今如何?”

    百里策死死按住了手臂上伤口,一阵子的恼恨。

    百里冽垂眉顺目,缓缓说道:“父亲,儿子也是费尽心思。毕竟咱们宣王府,这么多年,也是经营若干势力,没那般容易倒下去。更何况,宣王府树大根深,自然绝不至于束手待毙。只是——”

    百里策恼恨:“只是什么?”

    “只是宫里面传来消息,祖父当真是生生被人灌了药毒死的。”

    说到了这儿,百里冽一双眸子之中顿时也是禁不住流转了缕缕的幽光。

    百里策愕然的抬起头,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极震惊之色。

    那杜清姿在御前告状,口口声声,只说自个儿这个儿子忤逆不孝,甚至害死亲生父亲。百里策虽然是没有做过这档子的事情,可是眼见杜清姿言之凿凿,也隐隐觉得,也许这桩事情没那般简单。也许老宣王之死,当真是有几分蹊跷。然而如今,当真也验出了这个,百里策也是掩不住心底惊骇。那个贱婢,也是不知晓幕后指使者究竟是谁,居然是布下这等恶毒之局。

    他不觉心灰意冷,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茫然,却禁不住咬牙切齿:“究竟是谁?到底是谁!”

    这阴狠绵绵之局,这狠辣无比的算计,那杜清姿人前请死,栽赃陷害,又让自己身染恶疾,如今自个儿竟似沾染了那忤逆之罪。可叹自己落到了这个地步,竟不知晓暗中谋算的人究竟是谁。

    百里冽却也是不自禁的抬起了玉色的脸蛋,一双眸子之中蕴含了缕缕的幽润,不觉压低了嗓音:“莫说父王,便是冽儿自己,也是想要知晓,那杜清姿究竟是谁指使。”

    他慢慢的,掐紧了自己的手指,掌心一阵子的锐痛。

    仿佛这样子的锐痛,能生生压下了胸中激烈的杀意,那样子的杀意,近乎将百里冽的这一双眸子逼得阵阵发黑。

    他泼了那盏药,只因为百里策已然是不需要服用这个药。

    人都要死了,这催病的药又如何吃得?

    而百里策任由手臂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地面之上,散发了浓稠血腥味道,那脸颊身上的毒疮却也是生生疼楚。这全身上下,无处不疼,无处不痒。这身上的痛楚,是何等的难耐,可是也是抵不上百里策心中的焦心之疼。

    他虽是人到中年,可是从无一刻好似如今这般难受。

    他出身于龙胤皇族,身份尊贵,母妃极有本事,那世子之位十分稳当。从小到大,他想要什么,无不是唾手可得。无论是高贵的郡主,还是寄养在府中的表妹,个个都对他芳心以许,不可遏制的爱上他了。可是这么些个养尊处优的富贵日子,如今却岌岌可危。这大半年来,自己处处不顺,原本贤惠无比的赫连清,忽而就变了样子。更不必提,自个儿如今,竟也身陷囹圄,不但爵位不保,甚至有那杀身之祸。

    怎么会这个样子?自己原本富贵而顺意的生活,忽而就处处坎坷,乃至于如今落到了如斯地步。

    百里策不可置信,只觉得这一切种种,好似做了一个梦似的。

    纵然这个梦已然是醒过来了,可是百里策仍然是觉得说不出的不现实。

    他忍不住回想这大半年的事情,忽而想到了什么也似,忽而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从南府郡的簪花宴上,自己漫不经心的瞧中了元月砂时候,仿佛一切都悄然不同。

    不错,不错,就是元月砂。

    是她揭破赫连清,这一次也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去了元月砂的罗帐之中。

    这个妙龄女郎,拥有着秀美的容貌,温柔的举止,娉婷若一朵秀润的莲花,温温柔柔的。

    然而撕破了这份温柔,她弄死了赫连清,甚至连萧英也死于这个女子的算计之下,可谓是心狠手辣。

    他蓦然抓住了百里冽的手臂,那手掌脓血弄脏了百里冽的袖子:“元月砂,一定是元月砂。这个女人,自打她入了京城,便兴风作浪。她是个妖孽!”

    “冽儿,你去查元月砂,你告诉豫王殿下,这个昭华县主可是不对劲。说不住老宣王便是她害死的!”

    “一定是她,一定就是她!”

    百里冽是极会忍耐的,纵然如今手臂被百里策那长满毒疮的手死死的捏住了,他那脸上却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悦之意,不耐之情。

    那张玉色的面容之上,仍然是极为恭敬而柔顺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错,从小到大,他便学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忍耐。

    纵然有些东西再怎么不喜欢,纵然自己一颗心里面,再如何的不痛快,他都已然是学会忍耐,不让自己的不欢喜露在脸上,展露一丝一毫。

    他右手犹自拿着剑,剑锋之上那慕容姨娘的血却还未干。

    百里冽慢慢的捏紧了剑柄,忽而又不觉松了松。

    他那双玉色的眸子,可巧便是映着百里策如今可怖的面容。

    曾经英俊的脸蛋,因为生满了毒疮,如今已经是生生的毁了去了。那脸上的烂肉和污血,散发着一股子浓稠的血腥和腥臭之气。如今百里策面容狰狞,更宛如恶鬼一般,可谓是极是难看了。

    百里策如今这样子是极为难看了,难看之中还蕴含了一缕可笑。

    不过是个落水的人,想要捉住一块浮木,就算是一根根本载不住人的稻草,却也是犹自死死的抓紧在手中,不肯放开。

    在百里冽看来,百里策这些个言语实在是太可笑了。元月砂又没什么好处,算计百里策做什么?

    眼见自己要死了,居然赶着上着将元月砂拉下水,期盼牺牲个不相干的女子,好图自己活命。百里策嚷嚷半天,无凭无据的,也是没见百里策能叫出个所以然来。

    百里策从前也算个风流自诩的人物,怎么如今,却下贱到这么个地步?

    当真是自个儿多看一眼,也是污了自己的眼睛。

    然而,就算是这样,就算如此——

    就算他极为厌憎百里策,就算他天生凉薄,可以为了多年前一句玩笑话杀死慕容姨娘,为了取信豫王杀死阿木,为了除掉后患逼死自己的亲弟弟。就算这么多年来,百里策没一刻对他有所关怀,对他更无半点顾惜。就算百里策身为父亲,对自己亲身儿子只有浓浓的厌恶和提防,敬而远之,全无爱惜。

    就算他如此本性,就算眼前的百里策如此的丑陋可鄙。

    这一刻,百里冽的心中,却忽而流转了一缕酸楚和伤感。

    他自己也是不相信,这一刻他竟也是几许不忍。

    他以为自己逼疯弟弟,任由元月砂为自己擦去脸颊之上泪水时候,已经是全无人性,再无任何事情可以动摇心神。想不到一个打小就厌弃自己的父亲,居然也能让自个儿心思动摇,犹豫不觉。

    他玉色的脸颊柔顺而恭顺,而捏着剑柄的手时而捏紧,时而又没什么力道。

    他竟似迟疑未决。

    此时此刻,昭华县主的府邸之中。

    元月砂手指却轻轻抚摸面前一封书信,这封信是杜清姿生前写好的,杜清姿却也是故意延迟了几日,故意此刻才送入元月砂的手中。

    杜清姿已经是死了,既然是如此,还有什么话儿想要跟自己说呢?

    元月砂细瓷般精致的脸颊之上,一双漆黑的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潋滟的光辉。那雪白若葱根的手指蓦然轻轻的托着了自己的下颚,心中却也是掩不住浓浓的疑窦。

    杜清姿死前,是可以有机会将一些事情告知元月砂的,可是她偏偏没有。

    既然是如此,杜清姿必定是有属于自己的理由。

    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杜清姿的事情。

    那个浓妆而娇艳的名妓,年岁尚轻,却故意用脂粉修饰面容,使得那容貌变得殊色而艳丽。

    然而杜清姿的一双眸子,却充满了浓郁的死寂。

    彼时她取了发钗,正欲将发钗送入自己的咽喉。是元月砂一枚暗器送了出去,打落了杜清姿手中之物。

    “为什么要去死呢?那些个毁去了你人生的禽兽,他们一个个好好的活着,为什么你要去死?”

    元月砂这样子的言语,却看着杜清姿愕然回头。

    她从杜清姿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和自己相似的东西,那就是仇恨的火焰。

    那一日,她带走了杜清姿,并且一把火烧掉了整个妓院。

    从此,红香楼的名妓清月便是消失于人世之间,恩客们以为她那娇艳姿容已然是化为灰烬。

    从此,杜清姿便成为了元月砂一枚精心打造的棋子。

    杜清姿很聪明,她很快找上了当年族中的叔伯,设下千术之举,惹得那些个村霸死得无比的凄惨。当然,杜清姿最恨的就是当年引诱罗桑娘,又害死罗桑娘的百里策。

    百里策欺辱了人家母亲,很快当年那个小女孩儿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当年的小女孩儿,也被百里策这个无耻的色胚盯住,甚至纳了杜清姿进府。

    杜清姿也不知晓多珍惜这样子的机会,好似下人一样精心的侍候百里策,一茶一饭,一衣一物,都无不精心的为百里策准备。可这些精心无比的殷切服侍之中,却也是蕴含了浓郁的算计,极为心狠的恶毒算计。

    元月砂红润的唇瓣,却也是缓缓言语:“湘染,你来念念这封信吧。”

    湘染的心中,也是隐隐有些了然。

    杜清姿虽然并非海陵中人,然而将军是可惜她的。

    只不过,杜清姿活着便是为了复仇,否则当年已然自尽。

    她轻轻点头,伸手取了那封信,缓缓念道:“将军见字如晤,见信之时,妾身必定已然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自尽而死,复仇已成。将军当年救命之恩,成全之德,妾身无以为报,只盼来世结草衔环,稍作报答。若无将军襄助,阿清也不能顺利入府,侍候仇人。妾本命贱,被卖入青楼污秽之地,如今趁此机会,将染病而死妓女衣衫混入百里策衣物之中,惹得他染那花柳毒疮。虽是如此,却不能消除妾身心头之恨。妾身之前已然告知将军,老宣王并非病死,而是被人灌药毒杀。彼时妾身恳求将军,以妾身性命未饵,揭破此事。然而,妾身当时,尚自有所隐瞒——”

    湘染脸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染上了惊讶之色:“妾身未曾告知将军,药杀老宣王的人并非百里策,而是其子百里冽。百里冽年纪尚轻,已然是蛇蝎心肠。他药杀老宣王之时,妾身从旁窥见,瞧得一清二楚。妾身虽不知晓百里冽为何会如此行事,可却觉得,这是大好机会。”

    便算是元月砂,却也是不觉抬起头来,一双眸子之中不觉染上了一层讶然。

    而此刻的百里冽,玉色的容貌神色变幻,纵然手臂被百里策抓得生生发疼,纵然眼前百里策的容貌是如此的丑怪。

    饶是如此,百里冽却仿佛毫无感觉,只沉溺于自个儿的心绪之中,心绪一阵子的翻腾。

    百里策口口声声的,说是元月砂指使,甚至盼望将老宣王的死推到了元月砂的身上。

    可是这自然只不过是百里策心慌意乱之下的胡言乱语,元月砂只不过是个娇弱的女子,她见到自己害死阿木,还有些不欢喜。

    她虽然是有些心计,可是人还是十分善良的,更谈不上如何的心狠。

    百里策不应该想要陷害元月砂的,不可以的,绝对不行。

    老宣王又怎么会是元月砂所害?他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那一天,是自己撬开了那个病入膏肓神志不清的老人嘴唇,将药汤尽数给灌进去。

    那时候,他眼中蕴含了浓浓的恨意,以及那说不尽的狠意。

    这个老人,应该也算是他的祖父吧,可是自个儿将那些个毒药灌进去,内心之中竟无一丝一毫的不忍。

    他为什么要不忍呢?

    躺在床上的男人,虽然已然老了,脑子也是迟钝了,好似一柄迟钝的剑。可是就算是这样子,也无损老宣王满身的恶毒。

    这个老人,就算是年轻的时候,也只满脑子的修道问仙,炼丹弄药。他采集女子的经血,连赫连家的小女孩儿也是不放过。而在百里冽小时候,老宣王更听从一个方士之言,要采童子血来炼药。那方士也是不知晓是何居心,只说要同宗血脉小孩子的鲜血,效果才更好。越是亲近,效用越好。老宣王沉迷于其中,心口一片炽热,早已然痴狂。他也知晓倘若用了这个法子,一旦传出去,名声也是极不好的。所以,老宣王也是要挑个没人理睬,没人出头,便算死了也是无人在意的。

    又有什么,比个生母淫奔被人厌弃的海陵孽种更为合适?

    纵然是宣王府的庶出孩子,总还有个亲娘记挂。可是百里冽呢,可谓是什么都没有,谁也不会在意这个娃儿。

    被捉去老宣王院子里面的那几日,也是百里冽人生之中最为灰暗的日子。

    他手腕被割破,放出了鲜血,一滴滴的落入了碗中了。

    老宣王并无意取他性命,取了血,便用药敷了手腕上的伤口。

    然而他也只能喝些露水,吃些花瓣,被人一次又一次的割破取血。

    老宣王已然是疯了,全不在意,这个孩子会不会死。

    那一日,是风徽征闯入了这府中,一剑刺死了那个炼丹的术士。

    饶是如此,老宣王乃是他的祖父,纵然对百里冽如此相待,也谈不上什么大罪。父亲可以鞭笞儿子,甚至打杀,而儿子却不能告发父亲。纵然父亲当真有罪,若非忤逆,儿子告发也要被判忤逆。

    子为父隐,原本便是龙胤律令。

    老宣王虽然不是父亲,却是祖父,就算按照龙胤的律令,也不会有什么多大的罪。更何况,百里冽只是被割破了手臂,人也没有死去。

    然而风徽征却也是以此为要挟,要带出百里冽,长居府外,随着风徽征学习。

    百里策原本是不会肯的,然而为了宣王府的名声,到底也还是同意了。

    故而百里冽可以长居宣王府外,等他满了十岁,在那次事后,他更有机会离开京城到处游历。

    他的人生每一次转折和机会,都源于自身所遭受的种种痛苦。

    而百里冽人生所遭受的每一缕欺辱,他都是清清楚楚的记得,是绝不会忘记了。

    那些待宰的羊羔,眼睁睁的看着屠夫的利刃,被人刺伤放血,却无力抵抗。可是又有几个人,会有被宰杀的畜生一样的痛楚呢?

    只可惜,等百里冽长大了,有本事了,有能力报复了。

    当年那个变态的祖父,那个炼药成痴的疯子,却也是已然躺在了病榻之上,成为了所谓的活死人了。

    老宣王是个活死人了,就算是被人强灌毒药,也不见得有什么痛楚。

    他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毒药灌了进去之后,老宣王那老朽的身子却也是一抽一抽的,本来没动静的病人好似沸水烧开了一般,顿时也是一阵阵的翻腾抽搐。

    然而这样子的闹腾也就一小会儿,旋即那老畜生就已经头一歪,气绝身亡。

    如此干脆利落,这甚至让百里冽的内心之中,有着那么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一点儿的不甘心。

    就算是动手弄死这个混账,也是未免太轻松了。

    这老畜生应该死得更加痛楚一些才是。

    他当真是死得太痛快了!

    而那时候,百里冽内心却也是不觉对自个儿低语。

    还好,这老宣王死了,百里策不是还在?

    百里策神智很清醒,身子也是好得很,既然是如此,报复的滋味他一定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而如今,百里冽慢慢的凝视着眼前的百里策。

    果然,如今这不人不鬼的样儿,也是果真是让百里策痛苦非凡吧。

    百里冽啊百里冽,如今你应该送你亲爹去死了,他也合该去死了。

    可是为什么,你还不一剑刺下去?

    你瞧着眼前这张丑陋不堪的脸蛋,想着他平时对你的无情无义,你应当没有半分犹豫,一剑刺入他的心脏之中。

    你为什么下不去手?

    什么父子伦常,你难道还在乎不成?

    也许,是因为自己年纪还小,还有几分软弱时候,到底是对自己的父亲有过那么一缕不切实际的期待。就好似他看着百里策对着赫连清生出来的那个小杂种好时候,竟不自禁的有那么一缕淡淡的伤怀。

    又或许,是因为百里策纵然厌恶他,讨厌他,疏远他,倒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这个儿子去死。

    想到了这儿,百里冽越发觉得有几分可笑。

    是了,他没想过送自己去死,只不过是对自己生死不闻不问,漠不关心。

    就好似当年,老宣王抓了自己过去,他甚至没闲情逸致去探寻,祖父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百里冽啊百里冽,今后你要过上好日子,就应该学会抛开所有的感情,除掉绊脚石,让别人的尸骸给你铺路。

    然后,你才能高高在上,十分尊贵,以后决计没有人能够欺辱你了。

    可是百里策已然是松开手了,百里冽那一剑还是没有刺下去。

    百里策恼恨过后,容色却也是禁不住有些疲惫:“这几日,倒是辛苦你了。”

    百里冽心中冷哼,如今百里策处境艰难了,才会想起自己这个儿子。要是平时,百里策才不会理会自己,甚至百般嫉妒,刻意打压,摔杯子砸得自己鲜血直流。

    然而百里冽的口中,却也是禁不住温顺的说道:“父亲不必伤怀了,府中那些个姨娘离去了也好,这些都不是真心的。那些真心待父王的人,都是会留在父王身边,不离不弃的。”

    百里策听了,脸色却也是不觉微微有些扭曲:“真心真意?只怕也是没什么人会真心真意,她们都下贱,都是婊子。随了我,也不过是贪图那荣华富贵,一个个的根本都不过是些个下贱货色。”

    百里冽漫不经心的听着,却一步步的绕到了百里策的身后。

    今时今日,百里策必须是要死了。看着百里策这张脸,也许不好下手,可是背对着百里策,也许便是会好上许多。

    百里策并未留意到自己儿子那种种异样之极的心思,口中言语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浓浓的疯狂恼恨之意:“哼,如今我不人不鬼了,这些贱人,可都是四下散去。”

    百里冽垂下头,染血的剑下指,却也是轻轻的蹭了地面。

    少年长长的睫毛,却也是轻轻的掩住了眼底的幽幽神光。

    他听着百里策那疯狂恶毒的咒骂,唇角却也是忽而浮起了讽刺的笑容。

    百里策平时是何等的风度翩翩,他这个父亲,可谓是最重视仪容不过了。可是如今,百里策这般丑陋模样,沦落至此,平素风度也是荡然无存。

    然而,百里策的嗓音却不觉低沉沙哑了许多:“不过,那些贱人,我原本也没多珍惜。便是死了,没了,也不算什么的。”

    百里冽不觉轻轻的举起了剑,那剑尖对准了百里策的后心,嗓音却仍是一如既往的柔顺:“父王这一生,可是有真正喜爱过一个人?”

    百里冽这般随口问了,却也是没打算听着百里策回答。

    百里策一生凉薄,又怎么会有什么人,是他当真上心,轻怜密爱的呢?

    这般垂询,实在是有些可笑了。

    房间里面静了静,却忽而听着百里策蓦然沙哑道:“冽儿这样问,倒也有一个。她不是待我最好的,也不是对我痴心的,不过,不过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

    百里冽一颗心,砰砰的跳。

    此时此刻,百里策那嗓子沙哑了,竟似有那么一股子奇异的伤感韵味,那满脸毒疮的奇丑脸蛋之上,一双眸子却忽而竟似添了几分幽润光彩:“我和别的女子,许诺什么,自己也没当真,更没打算长长久久的喜欢她。可是,可是你知道吗,无论我以后对她有多坏,至少她让我以为,以为自己当真可以一生一世对她好的。至少我许诺那一刻,我真心实意,绝不是想要骗她的。”

    “阿冽,她,她就是你的——”

    话语未落,语调戛然而止,一柄剑穿胸而过。

    百里策吃惊的看着胸口冒出的剑尖,看着鲜血咕咕的冒了出来,煞是鲜红。

    百里冽的面颊之上,却也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