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 不人不鬼百里策
    a ,最快更新美人榜之娇娘有毒最新章节!

    元月砂蓦然感觉一股子热意涌来,那股子热意,弥漫上了脸颊,染满了脖子。

    那股子淡淡的热意,除了羞,还有极恼恨的怒。元月砂生气动怒,恨得眼底也是禁不住染上了缕缕恨色。

    那片苍白的手掌,按住了自个儿的后颈,手指凉丝丝的,却很有力道。

    然后,就是那炽热缠绵的亲吻,吻得唇瓣都是微微发肿了。

    如今不过是瞧见了百里聂苍白的手指,那些个极惹人恼的记忆,就是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她轻轻的垂下头去了,背脊却也是绷得极紧。

    “月砂见过长留王殿下。”

    元月砂是努力让自己嗓音平复一二,饶是如此,那语调之中却也是分明添了些个咬牙切齿的味道。

    可恶得紧,明明狠狠擦拭过唇瓣,可那红唇之间的异样感觉,却也是犹自萦绕,挥散不去。

    这使得元月砂甚至有一缕冲动,想要狠狠拿起手帕,再擦拭嘴唇两下。

    她努力压下了这份冲动,眼观鼻鼻观心。

    耳边,却也似听着马车之上的百里聂啊了一声。

    姜陵不觉轻轻叹了口气的:“父王实在是太笨了些,吃东西时候,竟然自己咬坏了自己的舌头。昭华县主,你说,他可是极不小心的。”

    他极为满意瞧着元月砂袖口轻轻抖动了一下,分明是有所触动。元月砂虽然是垂下了头去了,可是那雪白的耳垂却也是渲染上了一片红晕。

    无论是气的还是羞的,平时镇定自若的昭华县主毕竟是十分在意不是?

    而马车之中的殿下美貌沉默,听到了姜陵的话儿,舌头虽然仍然是有些疼痛,唇瓣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浅浅的笑容。那苍白的手指,却也是不自禁的拂过了略无血色的唇瓣。

    要说姜陵这个儿子,总算是有些孝心的。

    就算平时再多忤逆可恶,自己这个父亲也应该宽容大量,包容于他了。

    狐狸总归是自个儿养大的,平素虽然狡诈欺瞒,关键时候儿子也是老爹的贴心小棉袄。

    百里聂虽不方便说话,却不觉身子轻轻的前倾,凝视着一旁柔顺的身影。

    夜风微凉,灯影柔柔,竟似给元月砂身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和光晕。这一刻,竟似让人生出了那么一缕错觉,那便是眼前这个性烈如火的海陵将军,是极为柔弱的。甚至不自禁的,令人心口升腾起了一缕淡淡的怜意。

    而百里聂那一双眸子之中,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淡淡的柔情。

    他天生精于算计的胸口,唯独面对眼前这个女郎时候,才会有一缕动摇,难以自持。

    无论眼前女子是何等面目,什么身份,是男是女,总是能撩拨得自个儿为之而心动。

    百里聂取了披风,啊了一声,推了推姜陵。

    姜陵约莫明白了,轻轻的挑了了马车,将这件披风送到了元月砂跟前。

    “老聂担心你受凉,披上好了。”

    元月砂原本绷紧的身躯浮起了一缕错愕,凉吗?已然秋日,又到了夜晚,自然是不免添了些个缕缕寒气袭人。

    寒风卷来,身躯也是禁不住略有些淡淡的凉意。

    只不过百里聂的嘘寒问暖,她可是不想接受。

    元月砂不动:“多些殿下关心,月砂并不觉得寒冷。”

    姜陵笑吟吟:“好了,月砂姐姐不要跟他客气。”

    说完,姜陵伸出手,踮起了脚尖,给元月砂披上,又轻轻的给元月砂系好。

    元月砂不觉有些无奈,姜陵总算是出手助过她,总不能让这小狐狸太没脸面。

    更何况,眼前的少年郎,总是有几分讨人喜欢的。

    不知道为什么,姜陵总给元月砂某种极亲切的感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这种感觉有些玄妙,却也是实实在在的。要是换做别的人,元月砂定然绝不会接受。

    元月砂眸光凝视着眼前俊秀的容貌,虽只是个半大少年郎,却已然十分俊秀,笑时候脸颊各有一个浅浅酒窝,流转了几许淡淡的潇洒。

    只恐他年岁渐长,那股子潇洒不羁的味道,不知道会祸害多少年轻的女孩子。

    那玄色的披风掩住了元月砂娇柔的身躯,也好似挡住了外头那些个凉丝丝的空气。

    百里聂发疼的唇齿之间,腮帮子鼓起,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内心妾也是不觉泛起了淡淡的酸意和委屈,要是自己和元月砂交代清楚原本身份,毋庸置疑,眼前这个纤弱的女孩子,只怕会立刻咬断自个儿的喉咙。

    惹,自己只怕还是有些个,些个难以对付。

    抖抖,他怕!

    车帘子也是轻轻的垂下来。

    掩住了元月砂纤弱的身影,遮挡住百里聂的目光。

    百里聂曲起了手指,轻轻的蹭蹭自个儿的下颚,一双眸子盈盈生辉。

    所以,自己要想个极万全的法子,使得月砂不会对自己下手。

    她若对自己动手,要宰了自己,可自个儿要是挡一挡,胆敢抵抗,未免不解风情,又似没有风度。

    可自己要是真死了,似乎也是有那么点儿不好。

    从前死一死,也没什么打紧,反正儿子已经拉扯大了,活着也似没什么趣味。可是如今,他也自然心境不同,还是留了自己的命才好。

    姜陵瞧见了百里聂眼中的神采,他熟悉百里聂,隐隐约约也是猜测出来,百里聂许是在算计个什么。想到了这儿,姜陵也是禁不住抖一抖。老聂开了窍,发了春,不似从前那般死气沉沉,看着要死不活,如今看着就似打了一剂鸡血,精神抖擞了许多。瞧着那精神头,可当真是好得紧。

    他伸出手,轻轻的捧着脸颊,心里不屑,无耻之徒!

    昭华县主这么个岁数,老聂也是下得了嘴。

    若非自己脸皮厚,对着元月砂那张纤弱秀美的少女脸庞,只怕往后一声娘也是不见得能叫出口。

    如今对着元月砂叫月砂姐姐的机会,只怕也是没什么多少。

    马车缓缓行驶,却也是轻轻的和元月砂擦肩而过。

    元月砂手掌蓦然紧紧的拽住了披风,手指头也是捏得极紧了。

    她如今披着的玄色披风,虽是制作精美,比她身量要大一些,未免显得有些个宽阔,分明是大了一号。

    以姜陵的身材,是不会比自个儿大一号的。

    披风上面似传来了淡淡的熏香味道,似乎却有些熟悉。

    就好似贴近了百里聂,对方身上便是有着这样子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料味道。元月砂虽然极为厌恶百里聂,这样子的香料味道却并不让元月砂觉得如何的厌恶。

    她慢慢的松开了手指,一张秀丽精致的脸颊之上冷冰冰的,好似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寒霜。元月砂也是不多加理会,顿时跨上马儿,向着昭华县主的府邸而去。

    今日月光宛如流浆,仿若也为这龙胤的京城染上了些许淡淡的瑰丽绮丽之色。

    而元月砂那一双眸子恼怒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淡淡的茫然了。是了,她内心深处,长留王百里聂就好似一个难以言喻的谜团。让人捉摸不透,瞧不出深浅,更摸不出其中的底蕴,整个人就好似沉浸在那么一团朦朦胧胧的云雾之中,让人瞧不见,也是摸不透。

    百里聂就好似迷雾之中一团绮丽的谜题,令人无法开解,又仿佛具有极为危险的诱惑力。可那样子的绮丽,仿佛又包裹着剧毒。一旦触碰沾染,顿时也是万劫不复。

    待过了几日,关于宣王府的种种流言蜚语,又再一次的席卷了上了京城的街头巷尾了。

    清夫人当初闹腾出来的丑事,已然是让宣王府的名声大跌,毁去了一次了。可是这一次,却仿佛是更加骇然听闻。老宣王染病而死,百里策继承爵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位也是未见有多久,可是却也是未曾想到,府中姬妾在御前告发百里策弑父,竟被百里策当场生生格杀!

    而如今,这位宣王,已然是软禁于府邸之中。而宣德帝更命人掘出老宣王的尸首,开棺验尸,验证这位老宣王的死因。

    这死人的遗骸,本来就动之不吉。更何况老宣王是陛下兄弟,更是身份尊贵。纵然宣德帝下令让官府查办此事,然则纵然是如此,经办此事的官员也是不敢贸然开棺验尸。

    许是因为百里策弑父之事激怒了宣德帝,宣德帝竟然主动下令,干脆起棺,探查此事。

    别人眼里,许是如此,可是这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年老男子的熊熊嫉妒火焰。

    百里策在宣德帝眼中,已然是该死!

    而可巧,百里策却也是还有个该死的把柄自己送上来!

    只不过老宣王到底身份尊贵,也需挑选个极好的时辰,又做过法事,才能将这棺木开启,以验正身。如今京城百姓,一个个都是禁不住议论纷纷,更是说不出的好奇。好奇百里策究竟是有没有亲手还是自己的父亲。

    如此风雨飘摇,今日的宣王府之中,却也是顿时平添了几许惶恐之态。

    房间之中,窗户门扇都是套着黑纱,一点光都是没有透进来。

    当百里策领着郑御医到了门前时候,那张极精致的玉色脸蛋之上,却也是蓦然勾起了一缕浅浅的冷笑,一闪即逝。

    郑御医内心之中,却也是不免极是忐忑,分明是有些不安的。

    如今百里策虽然被幽静,名声也是极不好。

    可是百里策究竟是个王爷,如今百里策身子染了病了,陛下也是允了百里冽的请求。自个儿这个御医,今日就是给百里策看病的。

    然而郑御医的心中,却也是禁不住心思重重,颇有些个疑虑。

    陛下问过自己百里策的病情,他察言观色,陛下似极为不喜百里策。

    这其中究竟是有什么弯弯道道的,郑御医的内心之中,也是有些理不顺,弄不明白。

    一进房间之中,一股子浓稠的血腥**之位都是传过来,简直是令人作呕。

    郑御医也是惊呆了,前今日自己是来瞧过百里策的啊,那时候百里策虽然发病了,可是也不似如今这般样子。

    那日秋猎之会以后,百里策被幽静。第二日他一醒过来,便是顿时也是发了病了。

    那病,说来也是十分污秽。

    那是青楼的花柳脏病,不干净的东西。

    发了病,没几个时辰,百里策脸颊和手臂内侧,都生出了几颗浓毒疮,不但又痛又痒,样子也是红肿难看的。

    百里策虽然是贪花好色,这些年来虽然女人不少,可是这方面也是很注意的。

    他是个聪明的人,到底也是懂得如何护住自己的。

    然而如今,他就也是得了这个病了。

    郑御医第一次来瞧,推断百里策这病是来得十分蹊跷,其中必定也是有些古怪。

    那个被百里策在御前杀死的姬妾叫做杜清姿,此女既然是舍命在宣德帝跟前揭发百里策,则必定是心中对百里策有怨怼之情。偏生百里策之前十分信任杜清姿,这吃的东西穿的衣衫,可都是杜清姿经手的。既然是杜清姿经手,这其中哪里能没什么古怪?

    这些女人阴狠陷害人的手段,郑御医也不是不知晓。

    将那得了花柳病女人的衣衫,和干净衣衫方才一起,再给健康的人来穿。虽然不太容易,可是多穿几次,却也总是会染病的。

    只不过这个推断,倒是有一桩不合理之处。那就是杜清姿本是大家闺秀,哪里谋来的青楼女子染花柳病的脏衣服?她一介弱质女流,素来又有贤惠的名声,又怎么会想到用这桩狠辣的手段来害百里策?

    总之便算是想来想去,也是总不免令人想不明白的。

    然而饶是如此,郑御医明哲保身,也是懒得去理会宣王府的种种古怪之处。

    &n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bsp;他之所以和百里策提及此事,是怕自个儿治不好被百里策迁怒。如今,郑御医只盼望百里策去迁怒死去的杜清姿,可是和自个儿也是没什么关系。

    可百里策听了,那可是狂怒,并且一心就认定,就是那杜清姿用病衣将他给害了。

    郑御医也是不知晓,这百里策究竟是为何如此情态,神智近乎癫狂。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是能够理解,百里策究竟为何会如此。如今宣王处境不妙,难免有些躁狂。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郑御医也只盼望自己能够没有事情。

    想到了这儿,郑御医也是不觉目光向着百里策扫了过去。

    这位冽公子,倒是确实极为令人惊讶。

    他年纪轻轻,容貌确实十分好看,好似玉做的雕像一般。可是这样子雅致俊秀的人物,却不觉让人觉得,他好似格外的冷静,冷静得近乎淡漠。换做寻常孩子,在百里冽的这个岁数,撞见了如此的巨变。怎么样,也是应该会有几分惶恐不安之意。

    可是百里冽没有,他仍是是如斯的淡漠,既没有什么欢喜,也是无甚恐惧之意。

    而百里冽如此情态,落在了郑御医的眼里,就好似怪物一般。

    而郑御医也是不觉想起了那些关于百里冽的种种传闻,说他因为母亲跟人淫奔了,打小就不受家里人待见。而赫连清更是几次三番,欲图伤害他这个嫡子。饶是如此,百里策对这个儿子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待见,总是瞧百里冽不顺眼。

    也许正是处于这般古怪的环境之中,故而百里冽却也总是如此淡漠以待,容色极冷。

    否则寻常之人,见到此情此景,又怎么会如此毫无动容之意呢?

    眼前场景,实在令人厌恶作呕啊。

    而这令人作呕的东西,就是眼前活生生的百里策。

    几天前郑御医给百里策瞧过病,那时候百里策身上毒疮虽然一颗颗的令人恶心,可也不似如今这般。

    他左脸之上有好大一块烂肉,是好几颗大的毒疮一块儿烂掉了,连成一片了,足足占据了左脸三分之一的部位。而脸上其余部位,也生出了大大小小的,密密麻麻的毒疮,甚至连百里策的唇瓣之上,也是生了两颗。

    而那脸颊之上,也是有些深深抓痕。

    纵然不合抓痒,可想来也是百里策按捺不住奇痒,忍耐不住时候抓了几把。

    至于百里策的身上,更是不用说了。

    如此的视觉冲击,让郑御医这样子的大夫,也是蓦然泛起了阵阵的呕意。

    实在是太过于恶心了。

    与此同时,郑御医却也是禁不住一阵子的心惊胆战。

    要知道,百里策可是京城有名的美男子。

    他虽贪花好色,名声不佳,可是这么多年来,却仍然是有妙龄少女为了他动心,飞蛾扑火。除了高贵的身份,更重要的是百里策依仗脸蛋俊美,风度翩翩的,自然也是肆无忌惮。

    可是眼前的百里策,哪里能寻觅得到曾经一丝一毫的俊美儒雅?

    那脸上的烂肉,溃烂之处翻出了死白死白的肉,伤口更是散发出了浓浓腥臭味道。

    看着,简直是令人觉得说不出的恶心。

    这等丑怪之态,别说引人喜爱,就算是多看一眼,也是禁不住恶心想吐。

    就算郑御医这个大夫,一时之间,也是禁不住恶心至极,甚至想要敬而远之。

    与此同时,郑御医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升起了浓浓疑惑。

    不该如此啊!

    不错,这花柳病是没那么容易就医治好,可是喝些药汤,也能消了恶毒,让患处不疼,也不至于继续恶化。可是如今,百里策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好似喝了什么热毒的汤药,催动了这病,让他变成如今不人不鬼,让人恶心的德性。

    房间之中,一股子浓稠的血腥味和腥臭味道,令郑御医也是阵阵的作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