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 指证百里策
    a ,最快更新美人榜之娇娘有毒最新章节!

    苏颖那一双眸子,却也好似流转了一缕恨意。

    可是她却也是禁不住慢慢的扣紧了自个儿的手掌,让指甲生生的在掌心掐出了一缕锐痛。而她却也是生生压下了胸口翻腾的恨意。

    毕竟如今,元月砂还是在其次,最要紧的则是轻轻的将自己摘了去。

    她手臂之上染满了鲜血,染红了自己的衣衫。

    那些男子瞧见了苏颖,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怜惜之色。

    苏颖这样儿的绝色加热,受了几分伤损,谁瞧着都是会心中一柔。

    苏颖更是禁不住生生哭诉:“纵然我是糊涂,勾搭宣王,为什么要挑昭华县主的罗帐。我,我怎么会杀人?宣王是个武将,我怎么能当着他面前杀人?宣王殿下,你为什么冤枉我呀,为什么呀?”

    她如此哭诉,哭诉得好似喘不过气来了,更哭得身子一抽一抽的。

    元月砂却是冷眼旁观,唇角轻轻的翘了翘,别看苏颖哭得如何的难受,可是这该说的话儿,可都是说了。这个苏颖,可是当真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苏颖虽然是泪水盈盈,可是该说的话却也是没见落下。

    百里策瞠目结舌,一阵恼怒,可是心里面除了恼恨,还有一缕说不出的困惑。

    苏颖的把柄,还死死的拿捏在自己手中,她便不惧,自己轻轻一句话,便让她那极污秽不堪的过去,沦为京城笑柄。

    苏颖更是连消带打,手腕厉害:“宣王一直污蔑颖儿,说说我是个贱种,出身必定是有些个问题。说我若不顺,便让我名声扫地。还说了许多,无凭无据的污蔑言语。我一点不理睬,可怜白淑却被他拿来杀来立威。只因我苏颖是苏家养女,不死正正经经的苏家嫡出血脉,他便素来轻贱于我,打心眼里瞧不上我的。纵然阿颖让自己成为了这京城第一美人儿,可是,可是却仍是宣王眼中低贱之人。”

    一番控诉,情致悲切,倒是让苏颖面上顿时染上了一层凄艳之色,分外决绝。

    苏颖眼角,却也是不自禁的蕴含了缕缕悲愤。

    不错,她是苏家养女,正因为如此,任是她如何的优秀,只恐怕也是少不得有人说嘴。

    这原本是苏颖一桩短处,平素苏颖也是极为忌惮别人提及提及这桩事情的。可是如今,苏颖却自揭伤疤,将那伤口竟似生生的挖得跟鲜血淋漓。而苏颖面颊之上,更是禁不住流转了缕缕的恨色。

    这样子的自揭伤疤,就好似在自个儿的手臂之上,那狠心自残一般。

    若不将自己的痛楚生生挖透,又何以足以将百里策狠狠的践踏在足底之下,生生用这片尸骸托着自个儿跳出陷阱。

    百里策冷怒:“惺惺作态,你本非苏家嫡女,出身卑贱,来历不明,手腕更是狠辣。陛下,苏家嫡女苏锦雀,只恐便是死在了此女手中。不止如此,此女还与海陵郡的逆贼有所勾结。臣怀疑她来历不清不楚,臣觉得她——”

    苏颖会摘,难道他百里策就不会说话儿了?此时此刻,百里策也是不肯干休,生生将那一盆盆的污水泼在了苏颖的身上。

    他有了主意,干脆指证苏颖是海陵的逆贼,心狠手辣,欲图报复。

    正因为自己没有善待苏叶萱,所以苏颖居然也是做出了这样儿的狠戾之事,可不就是要污自己入罪,为苏叶萱报仇?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而他也是分明知晓,宣德帝是最憎恶逆贼的。

    然而这许许多多的言语还未说完,却听着宣德帝厉声呵斥:“你给我住口!”

    宣德帝面色寒了寒,流转了一缕极为浓郁的阴郁。

    显然,宣德帝也是被百里策惹怒了,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蕴含了浓浓的恼怒之色。

    宣德帝素来也是并不如何介意臣子私德,然则百里策如今却终究令宣德帝生恼。

    百里策实在也是太过于大胆了,他贪花好色也罢了,居然在秋猎之会上,做出了这样子的勾当。

    这简直是不知廉耻,令人生恼。

    从前宣德帝虽百里策虽然谈不上如何喜欢,可是也是说不上如何的厌恶。

    百里策倒也是有几分聪明,而且好色过于贪权,留着也好。

    可是如今,宣德帝眼中却也是流转了浓郁的厌憎。

    而这样子的厌憎,却也是并不仅仅因为今日百里策的荒唐,而是这段日子,对百里策种种浓郁厌恶的积累。从赫连清开始,宣王府闹出的层出不穷的丑事,已然是消耗了宣德帝内心之中对于百里策微弱的好感,反而让那么些个厌恶日积月累,不知不觉,已然厌憎日深。

    而宣德帝的呵斥,却也好似一盆凉水,生生的将百里策从头凉到了脚。

    百里策好似忽而从一场梦中醒过来,这才察觉到了自己处境的不妙。

    他目光轻轻的扫了过去,发现了在场所有的人,眼睛里面都是蕴含了浓郁的怀疑。而这样子的怀疑,却并不是针对苏颖,而是尽数冲着自个儿前来的。

    倘若苏颖没有手臂受伤,没有自揭伤疤,没有如此哭诉,先入为主。也许,百里策的那么些个言语,还会引起别人心中对苏颖的几许狐疑。然而如今,百里策的所言所语,却无人相信,令人难以置信。

    苏锦雀?那不是因为百里策而死的苏家情痴?和苏颖这位娇滴滴的美人有什么关系?

    百里策方才还是淡然的,毕竟就算被人抓奸,也许自己非但不会有什么坏处,反而会多一位极美丽的小妾。可是如今,他终于清醒了,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擅自害死一个宫婢,纵然对于王爷而言,这谈不上是个死罪,可是玷污了皇族秋猎,这罪也是绝对不会轻。自己的处境,也是极为堪忧。

    百里策顿时咚的跪在了地上,言语切切:“陛下,臣,臣是无辜的。”

    他一时之间,也是不知晓说什么才好,只知道依照宣德帝的性子,至少宣德帝更偏爱柔顺听话的臣子一些。

    百里策心中仍然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不可置信,怎么就沦为如此处境?

    难道要他堂堂王爷,被问罪,甚至被徒刑?

    决计不可以的,绝对不行!

    苏颖根本就是个故意的,这个女人是条毒蛇,她原本没有必要杀死白淑,可是苏颖仍然是这样子做了。除了所谓的灭口,这蛇蝎女子就是想着对付自己,想要自己去死!

    可恶,自己却也是决计不能,顺了苏颖之意。倘若这一次自己能够脱困,他必定要将苏颖碎尸万段!这天底下姓苏的女子,可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不是水性杨花,就是心狠手辣。

    宣德帝心思起伏,一时之间却也是迟疑未决。

    正在此刻,却也是有那侍卫回禀:“陛下,白淑的尸首,当真是发觉在这软帐之中。衣衫凌乱,而且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还是被人死死勒死的。”

    那侍卫这般说了,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扫了百里策一眼。

    想来在这侍卫眼中,这一切也必定是百里策所作所为,辣手摧花,心狠手辣。

    元月砂好似极为吃惊,轻轻的啊了一声:“白淑可是皇后赐来的宫婢,虽然是跟我日子没多久,却也总算还算得上是殷勤,侍候得也还算是很周到。她年纪轻轻的,好端端的,怎么就这样子死了呢?”

    别人听元月砂这样子说,会觉得白淑毕竟是元月砂的奴婢,侍候元月砂的。如今就这样子死了,元月砂自然也是要说几句话儿,这也不奇怪。便是心计深的,也只会觉得,元月砂言下之意,便是说白淑跟随她日子还浅,谈不上是心腹,就算白淑做出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那也是和元月砂没有什么关系的。

    可是周皇后却并不这么想,周皇后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缕缕的寒意。

    那婢女是宫中出身,又是陛下赐给元月砂的。为什么元月砂别的不说,却也是说白淑是皇后娘娘赐给自己的。今日的事情,别的人也还罢了,可是周皇后却也是怎么就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倘若这一切都是元月砂算计,避开了自己的危及,反而设计了百里策和苏颖,那么周皇后可真是不寒而栗。

    可是元月砂小小年纪,在京城之中根基稍浅,就算是有几分聪明,便能设计出如此之事?

    若当真是元月砂设计的,那么元月砂的心计,简直是令周皇后不寒而栗。

    周皇后也是不由自主的,扫向了元月砂。

    元月砂却忽而对周皇后微微一笑,笑容极好看,一双眸子灿如星子。

    这龙胤京城,也是极少会有这样子的眼神了。

    周皇后不觉打了个寒颤,不寒而栗。

    她瞧着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生出了那么一缕莫名的惧意。

    而此时此刻,百里策也一副惶恐茫然之态:“陛下,白淑当真不是我所杀的啊。”

    百里策这么说,也是不知晓宣德帝信还是不信。只不过,纵然是如此,纵然宣德帝认定,白淑是自己害死的。可是如今,他应该知晓,自己这个宣王是何等的诚惶诚恐,生怕招惹宣德帝生气动怒。宣德帝总该认为,自己是个无比恭顺的臣子。宣德帝更应该认为,自己堂堂王爷,不能被区区一个宫婢之死而这般就毁了去了。

    百里策虽然贪花好色,可是到底不傻。

    而跪在地上的苏颖,那一派凄艳欲绝之中,却也是蕴含了浓郁的恨意。

    她本来心胸已然是极为狭小,如今一颗心更是恼恨到了极点了。

    今日自己就算斗赢了百里策,可那也是拼着伤及自身,两败俱伤的可怕法子。事到如今,她纵然斗赢了百里策,可是也是后患无穷。那些自己原本让京城贵族淡忘了的东西,如今却又会让人再次联想起来。比如,自己这个美丽的女子,并非是苏家的嫡女,只不过是区区养女罢了,甚至算不得如何的光彩。

    百里策要翻她底蕴,毁她清白,如今更逼着她自伤其身?

    她如何能容百里策活着?

    区区徒刑,难消苏颖内心之中心头憎恨。更何况,苏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晓,百里策那狠辣无耻的手腕。若有翻身机会,只恐怕百里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毁去她苏颖,让她苏颖一无所有,生生被就此撕碎。

    苏颖这样子想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着,下意识间,却也是禁不住想要去抚摸头上的发钗。

    发钗是尖锐的,她自然不可能用这枚发钗当众刺死百里策,可是这种尖锐的发钗,却有着别的妙用。

    她可以哭诉自己卑贱之躯,就算被人羞辱,那也是自找的,断然不好逼迫陛下处置一个龙胤王爷。然后,自己再捏着这枚发钗当众自尽。当然,这所谓的自尽,也不会真要了自己的性命。苏颖这枚发钗,会极为巧妙,又好似刚刚好的那样子,刺透了心口附近的某个位置。就算会流一些血,可是却也是不会死的。

    可是这样子一来,这样所谓的自杀,却也是顿时会将百里策推到了那等风口浪尖!

    就算是宣德帝,处置也是会更狠戾一下。

    百里策啊百里策,怪你怪,你觊觎美人儿,却挑错了对象,不该挑到了自个儿的头上。

    既然是如此,那么也活该让自个儿当做了踏脚石,狠狠的踩在了足下,一点一点的,恨不得生生撕碎。

    这么想着,苏颖也是下意识间,去摸索头上的发钗。

    然而人群之中,却也还有另外一双充满憎恶的眼睛,那双眸子是美丽的,可是那份柔顺之中却也是蕴含了浓浓的怨毒。仿佛这双眸子,平日里的柔顺并非真的,反而是流转了森森的狠意。

    杜清姿想着,也许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她蓦然咚的一下,跪了下来,清脆说道:“不错,陛下,宣王确实也是德行不修,狼心狗肺,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杜清姿这么一跪,在场所有的人都是惊了惊。

    这又关这杜家养女什么事情?

    京城之中也是没什么秘密,杜清姿乃是宣王新宠,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可是没想到,如今百里策这位新宠,居然是忽而就跪下来,如此诅咒百里策。

    元月砂却盯住了苏颖,苏颖运气很好,她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而自己却也是不知晓。偏生今日,那些对付百里策的手段,是元月砂早就安排好了的。

    苏颖毁掉了百里策的名声,如此正好顺水推舟。

    这仿若是老天营造的机会,让着百里策去死。

    不过,这份运气也不见得永远就属于苏颖的了。

    在自己盯上苏颖时候,苏颖也是没什么好运气了,她会去配今日死去的百里策的,很快!

    百里策蓦然冷笑:“好一个杜清姿,本王早就跟你说个清楚,至多纳你为妾,却也是绝对不会娶你为妻。纵然如今,本王声名狼藉,却也不是你区区一个卑贱养女可以趁机攀附的。”

    百里策这般说着,眼底更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极为浓郁的狠色。

    他虽然不知晓杜清姿欲图说什么,然而这贱婢这个时候开口,终究不会是很么好话。既然是如此,百里策自然是先发制人,不容杜清姿将话儿给说出口。杜清姿便算说什么,那么也是不甘心,争风吃醋失败之后的无稽之谈。

    然而杜清姿却容色悲切:“王爷,阿姿只愿做你丫鬟,连妾都不敢高攀,那里你救下阿姿,阿姿便是心仪于你,一颗心之中却也是只有你了。故而纵然你做了些个恶毒之事,我也便是尽力为了你遮掩隐匿。可是阿姿想来想去,这件事情却也是不能隐瞒了。”

    “陛下!百里策为了早日成为了宣王,居然是亲手毒死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从前的老宣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