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183 老聂吃醋
    耳边却听着苏樱说道:“可要会县主找一个肉墩子。”

    苏樱心里却禁不住冷笑,元月砂不会上马,自是需要个肉墩子了。

    月意公主却也是微挑眉头,她原本欲图弄脏元月砂的衣衫,惹得元月砂折回了帐中。却未曾想到,这些京中贵女居然也是来了。她们不但来了,一个个的却也好似不待见元月砂。这一张口,就挑元月砂的错处。

    月意公主眼波流转,却也是细声细气的:“昭华县主若不爱骑马,何不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儿,我也是不爱骑马。”

    这一张口,却也是为了元月砂解围。

    元月砂却也是微微一笑,也没用什么肉墩子,轻轻巧巧的,却也是上了骏马。

    她骑在了马上,一手轻轻挽住了缰绳,另外一只手一伸,却也是捏住了送上来的马鞭。

    如此姿态,却也是显得是那极娴熟的。

    一身青衣,却也是越显风流,极为动人。

    月意公主不自禁眸中一闪,转眼间却也是仍然是平静无波。

    她悄悄将那些许药粉撒在了手帕之上,却也是含笑上前:“想不到昭华县主这样子一个俊秀风流的人儿,却娴熟马术,倒是让有些人吃惊了。”

    苏樱听了,老大觉得没趣。

    而月意公主却趁机将那手帕一都,药粉让马嗅着了。

    这药,倒并非为了元月砂特意准备的。只不过月意公主这样子的人,却也总是会随身带点药,以备不时之需。这麻药迷药,她都带了一点儿。如今这抹在手帕的药,却是使人兴奋的玩意儿。当然,月意公主试过,对马也是极为有用的。

    想到了这儿,月意公主却也是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

    苏樱正准备说什么,挽回脸面,却蓦然骚乱顿起。

    元月砂胯下看着温顺的马儿,却蓦然受惊,猛然挣脱,竟似发狂狂奔。

    月意公主啊了一声,娇柔的身躯顿时也是生生的摔在了地上,显得也是极娇弱。

    可伏在了地上的月意公主,脸蛋朝在地上,唇角却也是浮起了一丝笑容。

    那马儿没有吓着她,更没有撞着她,不过月意公主却也是故意做出了被吓着撞着的样子。

    她也是不介意,让自己身上沾染些个草屑泥土,证明自己的慌乱惊惶。

    不错,她是和周皇后计划,将元月砂名节毁去。不过真正善于谋算的人,可是要学会利用时机,更要学会,将意外转成了契机。

    就好似如今,苏樱的挑衅原本是意外,可是自己正好利用这个意外,除掉元月砂。

    周皇后只是想要元月砂去死,并不在意元月砂究竟是怎么死的。

    元月砂坠马而死,便算是发觉那马被人用了药,可要疑也是会被人疑到苏樱身上。

    谁都会怀疑,与元月砂处处针对的苏樱。就算不疑苏樱,元月砂在京城还有很多别的仇人,怎么都疑不到自己这个初见元月砂的皇族公主身上。

    这样子一来,当真是美妙又精巧。

    一旁的宫娥却也是将摔在了地上的月意公主轻轻的扶起来了。

    月意公主见着周围的贵女都惊呆了,也不觉望过去,却蓦然眉头一皱。

    那马奔跑得飞快,分明已经被惊着了,失去了常性。饶是如此,这样子极快速的急奔之中,马上的那道翩翩青影却并不见如何的慌乱,仍然是未曾摔下来。

    这位昭华县主,居然是骑术甚佳,颇为高妙。任由那马儿如此的驰骋,她却好似一片青色的云彩,仍然是轻盈的落在了马背之上。

    便算是苏樱,也是看得呆了呆。

    她刚才对元月砂冷嘲热讽,就算是元月砂轻巧上马,也并不觉得如何。

    可是如今,元月砂展露的高超骑术,确确实实,让苏樱无话可说。她甚至忍不住想,倘若是自己,只怕早就摔下来了。

    可是如今,元月砂仍也是极为危险的。

    一旁的苏颖,那仙子般脸孔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惊惶之色。然而她那心底,却蓦然浮起了一道恶狠狠的声音。

    摔下来吧,快些狠狠摔下来。

    最好是摔成了一团血肉,极为难看的样儿,那才是极好的。

    而苏颖内心之中的狠毒,却也是并未折射到那宛如仙子般的脸蛋之上。

    那翻腾染血的杀伐之意,却也是不觉在苏颖心中蠢蠢欲动。好你个元月砂,你倒是处处令我惊讶,本事令人震惊。你一个南府郡的乡下丫头,来到了京城了,居然仍然是能一路往上爬。你做了县主,好生有本事。如今,你这乡下丫头骑马之技也是如此了得。你还有多少本事,竟也是我不知晓的。那些恼恨无比的念头,交织在了苏颖的脑海之中,最终流转成了一片血腥杀伐。

    而这边的动静,却也是惊动了一旁比武嬉戏的贵族男子。

    他们纷纷侧目,也是不觉留意到了眼前这一幕,更不由得瞧得呆住了。

    从来没有一个女郎,能骑马得如此娴熟惊艳。

    便算是武将之家的儿郎,却也是未必能够有这样子的本事。

    待他们反应过来,一个个的,却也是顿时策马过去,准备救人。

    百里炎也瞧见了,蓦然神色一动,那道青色的身影,不觉映入了百里炎那漆黑的瞳孔之中,仿若给百里炎那金属般的眸子映上了一缕淡淡的华彩。那策马奔驰的少女,带着一缕异样的风情,却也是撩人心魄。

    他微微侧头:“小莫——”

    莫容声闻声顿时一动,身影轻掠,甚至未曾骑马,轻盈的掠了过去。然而说到他的轻功,却分明要比骑马更为快速。

    墨夷七秀之中,莫容声的年纪最轻了,可是他的武功却也是分明是最好的。他轻盈的身影,就宛如鸟儿一般,就这样子轻轻巧巧的掠起来。不愧是在御武场上,和姜陵最后惊艳一战的少年郎。

    然而在百里炎还未吩咐莫容声时候,豫王殿下的身边已然有一位少年策马狂奔,急切掠出。

    平时玉色淡漠的脸蛋,如今却也是涌起了难以言喻的惶恐急切,匆匆就这样儿掠了过去了。

    百里冽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不可遏制的急切。

    一股子浓郁的担切,顿时也是从百里冽内心之中涌起了,涌遍了百里冽的全身。

    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也是极为疯狂的掠了过去了。

    而一旁的百里昕,他清秀的面容,却也是忽而流转了浓郁的怨恨。

    这一次回京,作为玩伴,百里冽已然不似过去那样子,总是陪伴在百里昕的身边而。而父王呢,也是渐渐的器重百里冽。百里冽更多的是讨好豫王,而不是再讨好自己这个豫王世子。

    今日百里冽跟自己说话儿时候,虽然仍然如从前一样温文和气。可是呢,这其中却也是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疏离。百里昕虽然并不如何聪慧,却也是能够察觉得出来。

    而如今百里冽面对元月砂有危险时候,这样子激动万分的举止,这分明,分明是深深的喜欢上了元月砂了。不然一向冷冷淡淡的百里冽,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子的模样呢。

    一股子嫉妒,顿时涌上了百里昕的心头了。他忽而很不甘心,也是很不欢喜,只因为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如此情热对待自己。他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连这种醋都会吃。

    而马上的元月砂,心里面却也是并没有如何惶恐的。

    这区区烈马,于她而言,并不算什么。纵然是封住了内心,只需金针刺穴,激出了少许真气,那足以让自己施展轻功,轻盈的从马背上下来。

    然而——

    她却有些不快,皱起了眉头。

    然而倘若是如此,那些凝聚在自己身上目光,就会一个个的清楚的看到,看到自己其实是身负武技,武功了得的。

    南府郡的二小姐,应当继续是众人心中不会武功的娇弱女子。

    一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颇为为难了。

    而不远处,百里聂那双宛如云雾般迷离的眸子,却也是禁不住这般盯住了元月砂。

    那马上的风姿,让百里聂泛起了阵阵的熟稔,熟悉得令百里聂不由得觉得心口一动。纵然是不可置信,尽力想要否认,只恐再滋生痛楚。然而如今,百里聂的内心之中,却也是决不能自欺欺人。

    从元月砂一身青衣男装,俏丽无比的站在自己跟前时候,百里聂便是已然心中颤动。

    最初,自己以为她是“他”的女人。

    可是要是自己弄错了这一点呢?

    一样的真气,相似的武功,乃至于过着同样的生日,以及这男装极落落大方的模样。

    一股子猛烈的痛楚袭击上了百里聂的心房,让百里聂阵阵的晕眩。

    记忆之中的“他”,应该是容貌不好看的呀。

    “他”的好看,以及种种风华,只有自己才能察觉,是属于军神白羽奴的私人秘密,是别的人无法窥见的。

    婉婉在一边偷窥,小声说道:“殿下,阿陵已然快靠近她了,昭华县主不会有事的。”

    真奇怪,殿下明明知晓,这位昭华县主是会武功的,武功还很不错。

    以姜陵描述,以元月砂的轻功,必然是会安然无恙。

    怎么平时总是老神在在,笑得十分腹黑的老狐狸长留王殿下如今却也是这般惶恐急切,魂不守舍的样儿。

    她身子看到了百里聂踏前一步,竟似要自己前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然有人靠近了元月砂。

    那一旦淡蓝色的衣衫,宛如一抹淡淡的云彩,此刻已然是掠到了元月砂的身边。

    他长鞭一甩,却也是卷住了元月砂的腰身。

    就此一带,元月砂却也是滚入了他的怀中。

    元月砂目光流转,未作抵抗,一阵子天旋地转,倒也是瞧清楚来人的模样。

    眼前男人的面容是俊秀而潇洒的,蜜色的肌肤,鼻梁挺直,眉毛斜飞,眸子晶莹,带着桃花煞煞。

    可不正是宣平侯周世澜?

    元月砂禁不住朝着周世澜笑了笑,是周世澜救了自己?这可真是太好了,没有比这个更好了。看来自己今天送完谢罪的东西,还能送个救命之恩的谢礼。至少,自己多了很多机会亲近周世澜的机会不是?

    萧英已然是死了,元月砂有时候也是无不遗憾。要是那日没那么多下属在,也许自己就会答应萧英的要求,弄死贞敏公主,割了脑袋送过去。

    如今因为萧英之死造成的遗憾,导致周世澜在元月砂的眼里是无比珍贵的东西。

    他可千万不能死了。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唇瓣甚至不禁冉冉的绽放一缕笑容,甜腻柔和的说道:“宣平侯,谢谢你啊。”

    然而周世澜容色却也是有些古怪,有些发怔,更似有些个魂不守舍的样儿。

    周世澜盯着这个落入自己怀中的少女,她刚刚从那发狂的马儿身上下来,因为一番激烈运动的关系,脸蛋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层柔云般的细腻红晕。她那娇艳的容色,宛如艳丽的娇花,英烈而不失妩媚。如今她娇软的身躯就落入了自己的怀中,一看到自己时候就眼睛发亮,并且还流露出动人的笑容。

    就好像是云端之上的礼物,如今却也是轻盈的落入了自己的怀中。

    周世澜本来就是个多情的人,如今这样子的美丽,已经是撩动了周世澜的心房了,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真好看。”

    一句话倒是令元月砂莫名其妙,毕竟这也不是周世澜第一次看到自己,这样子的称赞当真是令人觉得十分奇怪。

    她却不知晓,周世澜这样子的称赞,是此刻的心境。

    很多时候,心动往往就是在初见的第一幕。可是虽然大多数心动属于初见会有,却也并非全部。剩下的,也许某一刻,某个时间,某一个情景,就忽而变滋生了那等砰然心动的动心。而这样子的动心,有时候只是轻轻一下,有时候却又是极为强烈。而如今周世澜这样子的心动,却也是分明属于极为强烈的那一种。

    周世澜胯下的马儿,却也是已然放缓了它的速度了。面对元月砂脸颊之上的困惑,周世澜哈的一声,倒也是并未解释什么,只不过轻轻的抬起头,眉宇间神采飞扬。

    在场许多人,也是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纵然是事宜从权,可这倒是生生造出了一分风流韵味啊。

    许多人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淡淡的暧昧之色。

    早就听说了,这位元二小姐,似乎和宣平侯很不一般。

    如今看来,竟似真的。

    狂奔赶来的百里冽,却也是忽而没了力气,也是任由胯下马儿放缓了足步。

    他一路狂奔,大汗淋漓,丝毫没有平时的淡然风度。

    如今风一吹,百里冽后背一凉,方才发觉自己的背心满是冷汗。

    他死死的盯着相互偎依的两个人,纵然自己匆匆的赶了过来,可是元月砂却并没有丝毫的留意到。她甚至没有多看自个儿一眼,没有给自己一个感激的眼神。元月砂的眼睛之中,只有周世澜,她甚至对着周世澜微微一笑。

    可是,不行啊。

    百里冽一脸极沮丧之色,颤抖着死死的捏紧了自个儿手中的马鞭。

    他认真的想,元月砂应该用这样子目光盯着百里炎的。

    不是自己不要紧,元月砂应该喜爱能抓住的最具有权势的人。否则,岂不是显得她是为了什么狗屁真情。这怎么可以?

    他把马鞭凑到了唇边,死死的咬住。

    要是真爱大过权势,元月砂应该喜欢自己才是。

    而人群之中,李惠雪的脸色却是难看极了,几乎摇摇欲坠。

    她忽而一阵子的失望,对于周世澜可谓是恨铁不成钢,阿澜什么时候居然是变成这种样子了?要知晓,当初就是因为周世澜的轻狂,自己才离开周世澜的。可是如今呢,周世澜却也是变本加厉。

    李惠雪死死的捏紧了手帕,元月砂不是自己,所以根本不会在意周世澜的前程,也根本不为周世澜好。

    往常李惠雪这么想时候,她会满心悲悯,她会去同情,那么就不会如何难受。然而如今,这样子的想法却已然无法安抚李惠雪心中难受了。李惠雪那内心之中,竟似被什么刺破了也似,说不尽的难受,道不尽的郁闷。而这样子的郁闷,竟似无法排解的。

    另外一头,婉婉瞧到了这儿也松了口气,天真无邪的对着百里聂说道:“殿下,你瞧昭华县主已经是没有事儿了呢。”

    然而她扭头一望,却也是瞧得一呆。

    百里聂本来忧切面容顿时也是一沉,变脸之快,看得婉婉都有些转换不过来。

    百里聂冷笑:“呵呵!”

    婉婉也是禁不住身子抖了抖,一脸无奈。

    百里聂扭过头,回到了软垫之上,轻品茶水。

    略作沉吟,他方才缓缓开口:“婉婉,倘若你有个极要好的手帕交,十分亲近,感情曾经一度十分要好——”

    “奴婢可没什么好朋友,没有手帕交。我们学习易容之术的,可是最忌讳有过分亲近的人,免得因为太过熟悉,骗不得人。”

    婉婉感慨不已,同时心生狐疑,殿下今日怎么就如此和蔼可亲,跟自己拉拉家常。

    百里聂却恍然未闻:“然后,你和这位手帕交,因为一些事情,就感情转淡。”

    婉婉汗颜,她不是说了,自己没有什么手帕交。

    你儿子要是变成女人,我也还算跟他玩得不错。

    百里聂慢吞吞的说道:“然后,你们爱上同一个男人。然后你的手帕交不知廉耻,脸都不要,勾引你的心上,做出此等天怒人怨不可饶恕的无耻勾当。所以请问——”

    百里聂伸出手指,摇摇晃晃指着婉婉。

    “你会不会跟他割袍断义,再下点毒,将她给弄死。”

    婉婉吞了口口水:“我,我没有手帕交。”

    “会不会对她栽赃陷害,挫骨扬灰?”

    婉婉咳嗽:“我,我不知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