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182 百里聂的警告
    想到了这儿,她目光流转,却也是落在了那道淡青色的背影上。

    月意公主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她既不如何觉得羞愧,也并不觉得为难。这样子算计别人,践踏别人的尸骨,再借之一步步的往上爬,这些岂不是理所当然之事?

    和煦的阳光轻轻的洒在蕊娘元月砂淡青色的身影之上,月砂公主却也是不自禁的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这位昭华县主似乎在瞧些什么,在场的贵女之中也不自禁的撩动了一层波澜。

    月意公主顺着那波澜源头瞧了过去,便是瞧见了骑在马上的百里聂。

    他今日换上了一身素白色衣衫,身影挺秀,自带一股淡淡的风流。

    百里聂人在马上,秋日的阳光可谓是极为明润,他却轻轻的戴着一顶轻纱藩篱,俊美而略显得苍白的脸孔不觉若隐若现。

    宛如浸润在乳白色雾气里面的牡丹,若隐若现,却也是平添了几许魅惑之力。

    秋猎之会上,便是那些个娇滴滴的贵女,也是不觉除去了面纱,裸露出好看的脸蛋。

    可是百里聂却偏偏没有,此时此刻,他人在马上,一袭雪衣是极为风流的,却仍然顶着面纱。

    元月砂心中忍不住冷哼一声一声,作为男子,百里聂却也是未免太过于娇弱了些。

    然而这些京城的贵女,却并没有这样子看。

    在她们眼里,百里聂就好似一团凄艳的迷雾,在夜晚透入了那梦中。

    百里聂无论什么样儿,诸般风姿,都是理所应得,令人为之而心折。

    月意公主心中冷笑,手指不觉轻轻的拂过了自个儿的裙摆。比起自己这个出生时辰不吉利的倒霉丫头,百里聂却能得到所有自己渴望的全部东西。而那张总是沉溺于迷雾之中的俊美脸庞,却总让人看不清楚百里聂脸上的表情。

    其实,她是有些怕百里聂的。

    若说贞敏公主这个妹妹还能得到几许百里聂微薄的爱惜,自己这个苦命的妹妹,只能在百里聂眼里瞧见淡淡的冰冷。

    那些京城的女郎,一个个的为了百里聂十分沉醉,心驰神摇。可这些个无知又浅薄的女孩子,又岂会知晓,百里聂那好看面容之下,究竟蕴含是何等心肠。

    月意公主瞧着百里聂,百里聂好似在寻觅什么,她看到了百里聂容色仿佛有了极微妙的变化,微微一动。

    百里聂瞧见了元月砂,眸光深深,蓦然却也是不觉笑了笑。

    他伸出手,将头顶藩篱这样子轻轻的摘了下来,随手扔给了一旁的侍从。

    却露出了一张极好看的面容,在秋日透润的阳光之下,他那动人的容颜却宛如美玉雕琢。

    在场的贵女无不心中微微一跳,不自禁的心生异样。

    那张容颜,灼灼生辉,令人不自禁的为之心里一动。

    那么一张脸,好看得好似镜中花,水中月,手指一碰,就会轻轻的碎掉了。

    阳光之下,元月砂触及了百里聂深邃黑眸之中透出的光彩,那模糊的记忆好似一下子又轻盈的翻腾。仿佛羽毛被一片片的扯碎,在脑子里面撒得到处都是。

    纵然那时候已然是极为痛楚了,却仍依稀记得,那时候冷冰冰的水珠从脸颊之上滑落的冰冷。

    然后,男人伸出了手指,拂去了自己面颊之上的水珠。

    再然后,就是那张不断放大的脸颊。

    唇瓣却被轻轻一啄,碰了一下。

    元月砂慢慢的掐紧了的手掌,掌心传来了一缕浅浅的锐痛。似乎这样儿的锐痛,倒也是让自个儿清醒了不少了。

    这散落的片段,当真是令人不悦。

    不过料想人前,百里聂也绝不会就此提及。

    长留王殿下,可是最会人前做伪,隐匿真心,矫揉造作了。

    他是天底下第一等的虚伪君子,极善作伪。

    大约就算是做出了这等无耻下流的事情,百里聂也必定绝口不提。就算自己出语相询,他必定也是顾左右而言其他。他必定会用那等没一句是真的言语,弄得自己自己晕头转向,云里雾里。

    百里聂,可不就是擅长这个。

    搬弄唇舌,言辞虚伪,令人厌恶。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渐渐也是平静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百里聂那手指蓦然抬起来,曲起轻轻的擦过了自个儿苍白而无甚血色的唇瓣,意味暧昧。

    他恐元月砂不能确定自己的暗示,竟轻抚自己的唇瓣,对着元月砂微微一笑。

    那笑容却也是极好看的,宛如水上的冰莲,如今冉冉绽放,竟似有几分无辜。

    可是元月砂却没欣赏到这所谓的万般风情,她只觉得脑子一炸,一股子浓郁的怒火顿时冲上头来!

    这个无耻贱人!

    元月砂一阵子浓郁之极的恼恨,却也是顿时不觉涌上了自个儿的心头。她心中充满了凶狠之意,恨不得立刻扎死百里聂。然而这心中郁郁的怒火,却也是只能一点一点儿的,生生压下去。

    毕竟,百里聂身份尊贵。

    元月砂唇角流转了恼恨的冷笑,却也是心中一阵子郁郁不乐。

    她是极为厌恶百里聂这样儿,他每一次,都故意挑衅自己,试探自己的底线,用尽了手腕,让自己生气,让自己恼怒。可是却每次在触及元月砂底线时候,却故意收手,惹得元月砂恼恨涟涟,竟也是无可奈何。每一次未曾触及底线,也是总是让元月砂下不了决心,将他给弄死。

    然而百里聂这个龙胤王爷,若再一而再,再而三加以挑衅,不依不饶,那么也许自己当真是会忍无可忍,对着百里聂动了手的。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却不自禁垂下头去,掩去了眼中那一缕缕淡淡的恼恨之意。

    那手指头却也是不觉一根又一根的轻轻的松开。

    月意公主将这份淡淡的暧昧尽收眼底,却也是禁不住若有所思。

    长留王百里聂,竟似对这个昭华县主是极为在意的。

    只不过,百里聂那性儿,竟会对别人极留意?

    月意公主想到了这儿,竟似禁不住笑了笑。

    可能吗?认识百里聂心越久,就会知晓,这个男人的心肠究竟有多狠,那锦绣皮囊之下的一颗心是何等的冰冷。

    正在此刻,一名侍从向前,对着月意公主耳语了几句。

    月意公主眸光动了动,却也是不禁若有所思。

    想不到,百里聂居然是来邀约自己,这倒是奇怪了。

    她似禁不住冷冷的笑了笑,不觉往向了那道如雪身影。

    百里聂姿容姣好,宛如谪仙,令人不自禁为之瞩目。

    如今百里聂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垂下头去,伸出手,**胯下马儿雪白的鬃毛。而他那一双眸子,却也是光彩流转,若有所思。

    阳光清透之下,百里聂就宛如误入凡尘的仙人,若只论皮相,倒也是极好看极动人的。

    时值秋日,这皇家猎场之上,原本夏日里碧绿的草地,也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如今这金黄色的草地之上,铺了锦缎,置上桌几蒲团,方便席地而坐。

    月意公主方才落座,一旁婢女专心致志的烹茶,铜壶之中,热水也是咕咕作响。

    百里聂骑马而来,下了马,轻盈的坐在了月意公主对面。

    而他脸颊之上,却浮起了淡淡的笑容。

    面对百里雪,他却无亲手烹茶的兴致。毕竟百里聂虽然是厨艺极烂,茶水极难喝,可是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给谁做的。眼前的百里雪,自然也是如此资格。

    他嗓音却也是极和润动人的:“皇妹在东海几年,历经风霜,备受辛苦,如今回到了京城,父皇想来也是欢喜的。”

    纵然竹本无心,可百里聂天生一段嗓音,自自然然的含情,入耳就觉得格外的温柔和顺。配上百里聂那一双眸子,任谁被百里聂这双眸子凝视时候,都是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错觉。

    那就是眼前的男子眼睛里面只有你了,却也是决计不会有别的什么人。这纵然不过一种错觉,可给人感觉却也是很真实的。

    月意公主轻轻的垂下头:“多些皇兄关心,其实在我心中,只盼望能博得父皇喜爱一二,让他忘记我是个不吉利的公主。”

    饶是如此,月意公主却也是不觉心念流转,暗暗猜测百里聂的心思。

    毕竟,自己回来也还是有那么几日,百里聂也是没有来找自己叙述衷肠不是?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其实本来东海之事,是皇兄经营,才大功告成。豫王府的支援,墨夷宗的暗探,小妹操纵的班底,原本来自于皇兄一番布置。我这小小的功劳,也是不算什么,这一切不过是依仗皇兄。”

    月意公主心念流转,若有所思,她不信百里聂是嫉妒自己。毕竟这一切,原本是属于百里聂的。长留王殿下唾手可得,可是不知怎么了,却轻轻放开了手。四年前,他好似忽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可是有些事情,也不见得算得准。也许,也许百里聂会不欢喜?

    百里聂凝视着月意公主,一双眸子渐渐有些深邃,那样子无穷无尽的冷意之中,此时此刻,却终于泛起了一缕浅浅的一瞬即逝的柔情。

    他嗓音一时之间,不觉温柔了很多:“阿雪,其实你没必要想得太多。你是个非凡的女子,比一般的女子都要了不起的。”

    只要,你不要去捧我极喜爱的东西。

    月意公主却也是微微一怔,不知道百里聂究竟是何用意。

    婢女送来了茶水,她也无心细品,耳边却听着百里聂温声言语:“不过,昭华县主是我喜爱的东西,我实在是不希望,有人损及她一丝一毫。就算,是你这个非凡的皇妹。”

    月意公主也是不觉抬起头来,禁不住一脸错愕之色。

    她记忆之中,百里聂总是很冷淡的,他仿佛是天边的云彩,又或者是天空的孤月。纵然你伸出了手了去,却仍然是遥不可及。可是如今,这样子一个男子,却居然开了口,说自个儿对元月砂是有意的。

    月意公主震惊之余,竟有些不可置信。

    倘若是真心喜欢的,不是应该好好的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晓。龙胤京城这种地方,你站得越高,所遭受的明枪暗箭也是极多。树大招风,被人嫉妒,便容易被人撕碎。既然是如此,为什么百里聂居然在自己面前坦诚在意元月砂,甚至将自个儿的软肋,就这样子给露出来。

    这么一刻,她甚至怀疑,也许百里聂也不喜欢元月砂,所以借刀杀人。

    又或者不满意自己依附于周皇后,所以这般敲打。

    一时之间,月意公主内心之中千头万绪,却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忽而手背一热,竟然是百里聂伸出了手,轻轻的覆盖在了自个儿的手背之上。

    百里聂容色是柔和的:“你回到龙胤,不要用这种手段讨好周皇后了,你终究是我皇妹,也许,我可以照拂你一二。”

    月意公主生来多疑,百里聂的话,她自然是绝对不会相信。无非是不喜欢自己依附周皇后,不乐意自己在陛下面前出风头。

    然而饶是如此,有那么一刻,月意公主在百里聂那绝世之姿跟前,那也是有那么一缕动摇。

    可旋即,月意公主却也是轻轻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掌,恭顺说道:“那月意就多谢皇兄了,想不到这位昭华县主居然还是皇兄的心上人,她可当真还是有几分福气的。”

    一时之间,她言笑晏晏。

    百里聂却也是不动声色,缓缓收回了自个儿的手掌,不觉对着月意公主微微一笑。

    “皇兄若没有别的事,妹妹便告辞了。”

    百里聂点头轻允,而月意公主却也是不觉盈盈起身。

    百里聂那苍白若冷玉的手指头,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擦擦下颚,微微含笑:“怎么每次我都说着真心话儿,以诚相待,可是却偏生没有人信我呢?婉婉,你可觉得,我这个哥哥的,是否要伤心一二。怎么每个妹妹,都是如此的讨厌于我。”

    他明明如此的真诚、善良。

    婉婉却也是唇角轻轻的抽动,殿下,有时候这种事情,你难道不该反省自己一二?

    不过话又说回来,贞敏公主虽然秉性冷漠,却是单纯多了,至少不会如这位皇妹一样凶残得紧。

    “这封书信,便是要交给宣王殿下的。”

    方才月意公主亲手书写的那封邀约书信,如今却也是轻轻巧巧的方才了百里聂面前。

    百里聂笑了笑,取了纸笔,将同样的内容誊写一遍,只不过笔迹略有些个差异。

    “你告诉阿娥,还是将这封书信交给宣王。这一场好戏,倒是可以瞧一瞧。”

    月意公主也许不会相信,自己当真喜爱元月砂。她以为喜爱一个人,便应当遮遮掩掩的,故意冷落,再另外竖立一个极宠爱的靶子。

    可是,这种做法却不是他百里聂的作风。

    他会极为认真的告诉某个人,自己极在意某样东西。而在这个人轻举妄动的时候,给予她极重的惩罚。如此一来,这个人就会知道,自己盖了章的东西,她最好不要乱动。

    自己对元月砂的感情极为复杂,便算百里聂自己,也是说不上来这些个纷乱心绪的纠结。

    可是饶是如此,就算没有弄明白,元月砂也是谁都不可以动,不能伤及半点。

    好久没有这样子极为主动的算计别人了,除了被小风逼迫着赶鸭子上架,百里聂也是许多没有如此动心思。

    他感觉到自己冷冰冰的血液里面,有些个什么东西,分明也是在蠢蠢欲动。

    自己仿佛天生就为了阴谋诡计而生的。

    他淡色的唇瓣泛起了笑容,内心之中却也是忍不住缓缓想着,所以自己,还当真便是个妖孽啊。

    不过,今天月砂这一身装束,还真是好看。

    俊俏得,自己那一瞬间也是移不开眼睛了。

    百里聂这一瞬间,却也是忍不住有些沮丧,看来自己果真是喜欢男人的。比如今日,自己看到了元月砂,居然忍不住心跳加速,跳得快极了。

    他虽然为元月砂心动过,可是从前似乎也是没有这样子格外心动的感觉。

    百里聂忽而眉头一皱,脑子里面浮起了模糊的念头,只觉得有些什么地方,让自己绝对很是不对劲儿。

    今日那亭亭玉立的青色身影,元月砂以少年郎姿态出来的绝美风姿,总似乎勾引了自己内心心湖的一缕渴求和期待。他甚至隐约感觉到了,自己那身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那种冲动,却带着莫名的胆怯和害怕。

    百里聂慢慢的捏起了茶杯,自己难道疯了吗,刚才自己脑海之中,却也是浮起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念头。

    倘若,倘若她是青麟就好了。

    一想到了那个禁忌的名字,百里聂那有些苍白的脸颊之上,却也是蓦然浮起了红晕。

    而此时此刻的月意公主,却也是轻盈的掠近了自己的猎物。

    元月砂耳边,却响起了一道极为和顺的嗓音:“原来你就是昭华县主,果真是姿容不俗,只怕,是将满京城的女子都是生生比了下去。”

    月意公主这样子说着,却也是不觉盈盈而来,来到了元月砂的身边。

    元月砂朝着她福了福,盈盈的行过礼了,却也是如此不动声色的打量,暗暗间若有所思。

    一旁的宫婢顿时脆生生的说道:“这位便是刚刚回到京城的月意公主。”

    元月砂有些惊讶,问了安,心里面却盘算,这位月意公主来这儿做什么。

    毕竟,如今自个儿可是被人避若蛇蝎了。

    况且元月砂的内心之中,还隐隐有些个说不出的感觉。那就是,这位月意公主虽然高贵和善,可元月砂却敏锐的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缕宛如同类的气息。

    嗜血、冷漠!

    这是真正亲手杀过人,还不止一个的人才会带来的感觉。

    元月砂都有些好奇了,月意公主应该是个高贵的公主不是?这为什么,居然能给自个儿带来这样子的感觉?

    况且,好端端的,却也是不知晓,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话儿。

    就算月意公主初回京城,也没什么朋友,也是不至于挑上自己不是。

    元月砂却也是不自禁有了一点敏锐的直觉,这个女人的到来,也许并不简单。然而表面上,两个却言笑晏晏,仿佛是极和气的。

    旁人瞧见了,也是必定会觉得两个人可谓是一见如故,彼此亲好。

    而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眉头轻轻一挑,一双眸子温沉若水。

    月意公主是个极会挑话题的人,和她说话儿,倒也并不无聊。

    她没有寻常寻常京城女子的矫揉造作,反而是极为爽朗,格外明艳,言语也是很爽快。

    纵然是演戏,这份干脆的样儿也是演不出来。

    大约,月意公祖一部分的本性也是如此。

    然而元月砂却并不觉得这位好应付,李惠雪虽然很讨厌,可是她到底不过是个蠢货,除了恶心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可是这位月意公主就是不一样了,元月砂隐隐觉得,好似她这样子聪明的人,又会讨人喜欢的人,却比那不会讨人喜欢的李惠雪难对付多了。

    正在这时候,一道欢悦的嗓音却也是响起来:“月意公主,你果真回京城了,我原本还不敢相信,你,你果真回来了。”

    只见苏樱向前,一脸激动,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真心实意的欢喜。

    她身子极为急切,一伸手,却也是握住了月意公主的手。

    这副情态,倒是元月砂没想到的。她甚至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的想,苏樱今天都忘记酸自己两句了。这位苏家的四小姐,就是这样子可笑,最近越来越讨厌自己。倘若有机会,必定是会少不得便酸自己两句,刺自己两句。

    不过其实,元月砂知晓苏樱只是一枚棋子。她忍不住向着苏樱身后望过去,只见苏颖那恬静无比的脸蛋,却也是倾国倾城。

    只怕,这总是恬淡秀美的苏大美人,才是背后真正生气的。

    苏颖倒也没什么,甚至还主动问候元月砂,仿佛她跟元月砂很亲热一样。

    苏樱激动过后,也是回过神来,却也是忽而微微冷笑:“如今昭华县主一身男装,如此俏丽,大约也是必定精通骑术,所以如此装束。不如,我们一块儿骑马游玩如何?”

    苏颖叹了口气:“樱儿,你又顽皮了。你应当先问问县主,可会骑马,再邀约她一块儿玩。”

    苏樱瞧着元月砂,眼中却抵不住轻蔑之意,一个南府郡的乡下丫头,不过是运气好些,方才成为了龙胤的县主。既然是如此,她这种蓬门小户出身的,哪里会什么六艺之术呢?只怕,根本没机会学过骑马。

    不过人家是县主,拿捏品阶,要是自己一句话不对,说不定还会扣上个所谓的以下犯上的名声。

    苏樱却也是垂下头:“姐姐,你这就是瞧不上昭华县主了,人家堂堂县主,怎么不会六艺里面的骑马呢?她可是宗室,有封号的。而且她一身男装,想来也不是来博得别人眼球的吧。”

    这样子轻轻的说话儿,别的女子听到了,却也是听明白了,苏樱就是故意让元月砂下不来台的。

    正在这时候,那些贵女的马儿也是被牵来了。

    苏颖更不觉开口:“若县主不会,千万不要勉强。”

    看似体贴入微,给元月砂开脱,让元月砂不必如此为难,实则却也是暗蕴心计,添油加醋。

    这时候,苏樱也是已然上马了,动作也是可谓干净利落。

    她不屑的看着元月砂,只怕这个南府郡的姑娘,根本连上马都不会吧。

    而且,苏颖这样子一挤兑,只怕元月砂面上也是过不去了。

    元月砂却也只是笑了笑,挑了一匹温顺的白马。

    她手掌轻轻的**马儿,忽而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亲近之感,毕竟自己,也是好久没有骑马。而在骏马上驰骋的日子,她很怀念。

    耳边却听着苏樱说道:“可要会县主找一个肉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