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181 月意公主
    说到了这儿,周皇后竟似精神也好了,唇角不自禁浮起了浅浅的笑容。

    秦嬷嬷却也是赶紧奉承:“娘娘果真是聪慧,奴婢便是想不到。”

    周皇后脸颊之上的笑容,稍稍的收敛了,却不觉轻轻的挑了自个儿的指甲套子:“要说这个算计,还是月意公主想出来的。你这丫头,打小就是十分聪慧。”

    那屏风后,悄悄藏着的一道身影,却也是不自禁的轻轻的福了福:“娘娘谬赞了,我也不过是想为娘娘分忧。这区区南府郡之女,居然如此无礼,冒犯娘娘尊严,岂可轻轻的饶了去。娘娘是六宫之主,天生就十分高贵。这样子小小心思,自然是不善盘算。儿臣也愿意替皇后出出主意,为娘娘分忧。”

    这样子说着,一道十分娇柔的身影,却也是从那屏风之后,盈盈现身。她容貌十分娇艳,盈盈生辉,面若月晕,甚是美貌。

    而这一位可人儿,便是刚刚回到京城不久的月意公主百里雪了。

    倘若萧英还活着,必定也是会十分惊讶,只因为眼前女子,就是那日牢狱之中,和百里聂一块儿前来的李玄真养女雪琼。正是她引诱东海睿王侄儿,盗走萧英写给了睿王爷书信,挑拨了李玄真和萧英的关系,乃至于方才让李玄真与东海睿王决裂。

    如今百里雪换了一身新做的宫装,却也是越发显得美丽高贵,极为可人。

    秦嬷嬷忍不住想,可惜月意公主生的时辰不好,命中带着不吉利。否则以她这心计,以她这份聪慧通透,只恐怕早在宫中是十分的得宠了。

    周皇后听到了百里雪这样子言语,原本略略皱起了的眉头,却也是轻轻松开了。

    不错,她是六宫之主,又是龙胤皇后,用这般污秽难言的计策,心里面也是有些不痛快。

    好在月意公主善解人意,却也是知晓分寸,轻轻一句话,已然解了周皇后的尴尬,免得周皇后在她面前不自在。

    月意公主眼珠子里面,好似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冰冷的锐光。

    她见过了元月砂,虽然只有一次,那一次她充作婢女装束,也去了睿王妃别院。倒也是见识了这位昭华县主的厉害,三言两语,就是将人生生给逼住了。月意公主对她既无喜爱,也无厌憎,不过皇后既然不喜欢她,自己也是不会心存怜悯,更是绝不会有那丝毫的客气。

    谁让自个人出身月份不好,命也是不吉利,还得靠着周皇后提携一二呢。

    周皇后在宣德帝跟前得宠,有时候,只需周皇后轻轻的说那么一句话儿,便能解了自己困境,让自个儿得到了若干的好处。

    既然是如此,她并不介意将元月砂当做了踏脚石,然后一脚狠狠的踩下去。

    想到了这儿,月意公主唇角微微含笑,笑容却也是禁不住微微有些深邃。

    为了爬得更高,她丝毫不介意,将别人的尸骸,铺在了地上,当成了自个儿的踏脚石。

    果然,如今周皇后看自己的眼神,不是已然和顺许多了?

    就算是假的,就算是个面子情,可是也还有这么些个面子情在不是?

    她更微笑说道:“况且宣王虽然是宗室贵族,可是也是不会娶元月砂为妻的。如今这位南府郡的姑娘,虽然是所谓的朝廷县主。可她无根无基,如风中浮萍。一旦有什么事情,也是不会有谁帮衬一二。更何况,陛下也十分厌憎于她,谁让她竟也是失去了陛下的欢心呢?这个昭华县主,瞧来也是并没有如何聪明吧。”

    这话儿说到了此处,连秦嬷嬷也是懂了:“不错,她虽然是个县主,可是也是断断不应该,居然在这秋猎之会上,与人苟合。如此一来,当这桩事情被扯出来时候,她必定也是声名尽毁。到时候,哪里还容她成为宣王的正妻,当个妾也就不错了。”

    而说到妾,百里策身边最不少的,就是美丽的娇妾。

    只怕以百里策的喜好,迟早也就失宠。

    秦嬷嬷能想到的,周皇后自然也是能够想得到。

    不过秦嬷嬷也算是极会察言观色,也是故意这样子说出来,来讨周皇后的欢心的。

    毕竟,这话儿周皇后听到了,那也是觉得十分的舒坦。

    如今周皇后容色憔悴,固然是因为身子不爽利,更多的还不是因为被生生的气坏了。

    这个元月砂,什么东西,将皇后娘娘给得罪了,却偏巧还这样子好端端的活着,日日夜夜来碍眼。日子一久,就算是皇后娘娘如何的宽容大度,只恐怕,也是会十分记气,生生给气坏了吧。

    周皇后果真是笑了笑,不觉说道:“不过怎么邀约宣王,可是要模仿元月砂笔迹?可是纵然是仿了,只怕这位昭华县主,也是未必能请来宣王殿下。”

    毕竟,百里策虽然风流,可也未必就会上钩。

    要是百里策不能进入元月砂那软帐之中,这一番算计岂不是会落空。

    月意公主不觉微微笑了笑,轻轻的招招手,让秦嬷嬷过来。也不多时,秦嬷嬷也就是将月意公主所要之物送上来。

    无非是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她微笑:“这封邀约书信,就让儿臣亲自动手,不必假手于别的人。这松江纸,徽州墨,又用熏香熏过了,一定是个贵族女郎所书写。一封情书,却不落姓名,只约软帐相会。这样子一来,便是会勾起了宣王的好奇心。他这样子的风流浪子,一定会想瞧一瞧,这个女人会是谁。况且——”

    说到了这儿,月意公主却也是禁不住轻轻抬起头来,那封邀约书信写好了,却是京城女子最常见的簪花小楷,看不出端倪。

    她就等着墨迹晾干:“况且近些日子,宣王那家中诸多变故,十分不顺。如此一来,他内心必定是受尽了挫败,很是不自在。这样子一来,他正需要填补内心的无措,弥补自己的自信。就连一个杜家养女,居然也是被收纳入府。这未必也是多喜欢,不过是宣王想要证明,自己魅力依然罢了。既然是如此,他一定不会拒绝,一个这样子的仰慕者。以他风流秉性,一定是会想要靠着女人,弥补自个儿失去的自信。”

    说到了这儿,月意公主眼底深处,却也是流转了一缕淡淡的不屑。

    百里策这种男人,她也是瞧不上。也没什么本事,却在年轻时候,靠着征服一个又一个女郎,来满足自己的**和自信。

    男人纵然风流一些,可宛如百里策一样这般好色的,却也分明是难得一见。

    “过一会儿,待那白淑当真得手,系着红色丝帕,再命人送去书信,引诱宣王前来。”

    月意公主笑语盈盈,风姿嫣然,宛如是坐镇军中的大将,恣意算计指挥,却也是镇定非常。

    周皇后更极亲热的拢住了月意公主的手:“我的心肝儿,不意你竟然是如此聪明,令人这般喜爱。瞧你一番聪慧,当真是女中诸葛。”

    她这番做作,无非是笼络人心。可是一伸手,却也是摸到了月意公主手掌的一层茧子。

    便算是周皇后,也是不觉怔了怔。

    这京城的贵女,个个养尊处优,一双手就跟羊脂美玉一般,光润无暇。

    可是如今,月意公主的一双手,却有些生硬,更是有些茧子。

    一时错愕,周皇后的脸蛋之上,却也是顿时不觉流转了一缕古怪与嫌弃之色。

    那般容色,却也是一闪而没,旋即又恢复了盈盈笑容:“哎,其实你天生聪慧,当真是不输给男儿。你这样子的女孩子,鲜润得宛如娇花一般,如此可爱,令人喜爱。你又怎么能前去东海,做那些间谍刺客才做的事情?”

    她一边这般说着,一边轻轻的拍拍月意公主的手背,却也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

    周皇后不觉心忖,女孩子家家,这又成何体统?还是个公主,却不知晓爱惜,也是不知道那身子有没有被男人碰过了,可还是完璧之躯?

    “不过,寻常女子又哪里有你本事,做下如此功劳,为你父皇分忧解劳。那些相士所言,可根本都是些个糊涂话儿。”

    周皇后心中虽然诽谤不已,可是面颊之上,却也是笑语盈盈。

    这说的话儿,也是尽挑些个好听的话儿,说给月意公主听,将月意公主夸到了天上去。

    而月意公主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淡淡的伤怀之色:“娘娘,其实我又何尝乐意吃这些苦头。可这又能怪的着谁呢?这要怪,就怪我命不好,居然是闹成了这般样子。其实我呢,只想瞧瞧父皇,回到他身边,瞧瞧他,尽些个孝道,可也是心满意足。儿臣母妃早死,更觉得皇后亲切,更想若能为皇后娘娘做些个什么。若能为皇后娘娘顺了心意,我也是极为欢喜的。”

    说到了这儿,月意公主却也是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拭过自个儿的脸颊,眸光盈盈,极为动人。

    说了会儿话,月意公主却也是轻轻的离开了周皇后的营帐,阳光轻轻的落在了月意公主身上,月意公主的唇瓣却也是轻轻吐了口气。

    她慢慢的**自己手掌之间的茧子,内心之中蓦然浮起了几许的屈辱之意。周皇后那时候的神态,月意公主也并非没曾察觉。不过她也是只能假意不知晓,却也是轻轻的将自己一双手掌轻轻的藏匿于袖子之中。

    周皇后虽然是很讨厌,可是她向来是追求利益的人。在利益跟前,所谓的个人喜恶也是并没有如何的放在心上了。既然是如此,自己也是应当帮衬周皇后,推元月砂一把。

    想到了这儿,她目光流转,却也是落在了那道淡青色的背影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