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 各自算计
    177 各自算计第(1/2)页

    天:

    次日清晨,萧英之事却也是闹腾得朝野上下一阵子的震惊。不知就里的朝臣们,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纷纷猜测,萧英如今既然证明如此凌虐女子,犯下了重罪,宣德帝又应当会如何处置。若是论到了礼数,萧英冒犯公主,亵渎皇族,已然是其罪非轻。只不过宣德帝一向是十分宠溺这个臣子,也许未必便肯赶尽杀绝,如斯狠辣。

    然而出乎所有的人意料之外,今日的朝堂之上,宣德帝却也是展露了前所未有的浓郁的怒火,似乎当真被惹恼到了极点。他不但命令将萧英处死,并且萧英家中亲眷,也一应贬为奴婢,徒放三千里。纵然逃出了京城,也要抓回来受此刑法。

    宣德帝想来性子温和,如今这样子的手腕,却也是不自禁的让在场众人噤若寒蝉。一场朝会,在场所有的臣子,都不觉言辞小心,只恐怕言语有失,招惹到了陛下的怒火,烧到了自个儿的身上。

    而若干蕴含了猜测的目光,却也是不自禁的落在了一旁的风徽征身上。这位中辰俊美的御史大人,宛如朝堂之上一道姣美的风景,一张极俊俏的容貌,却也是宛如美玉雕琢而成。沉稳之余,似乎连他所站立的地方,也是不自禁的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华光。他这样子一站,无疑是极赏心悦目的。饶是如此,大部分的朝臣都是对风徽征敬而远之,甚至那张凌厉而俊美的脸容,落在他们眼里,也是宛如恶鬼。谁都知晓风大人的厉害之处,一旦被他盯上了,必定宛如疯狗一样,死死的咬住了,不依不饶的。

    偏生,陛下对于这个人,又是极为信任的。

    宣德帝向来对萧英宽容,煞是容忍。如今却改换了态度,变作了另外的模样。一些有心之人,却也还是禁不住猜测。说不定就是这位风大人,在陛下跟前说了些个什么,让陛下彻底厌恶了萧英了。

    最后宣德帝亦下了旨意,萧英这桩案子,由着风徽征一手审断。这似乎更加印证了朝臣的猜测,如今萧英的陨落,也是少不得风徽征那道铁血狠辣的身影。

    而风徽征眼观鼻,鼻观心,恭顺应命。

    他唇角却也好似忽而勾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竟似隐隐有些个动人。如今背后微凉,也不知晓多少冰冷的眸光,就这样子森森然的盯住了自己的后背。这龙胤上下,也不知晓多少人盼望自己去死,恨不得扒了自己的皮,生生的吃自己的血肉。然而饶是如此,风徽征的内心之中却并不觉得有任何的惊惧,反而只浅浅含笑,一双狭长的凤眸之中只流转宛如铁水一般的寒光。

    待那早朝散去,一道略含笑意,却沉稳威仪的嗓音在风徽征耳边响起。

    “风大人果真也是好手腕,罪臣萧英,善于经营,手下将士也是无不被拿捏得妥妥帖帖。如今萧英落狱,那些个北静侯府的家将,只怕也是人心惶惶,惴惴不安。要是稍加煽动,说不定这些兵将一时糊涂,起兵谋反,或者投靠东海,也有损我龙胤根基。然而如今,京城却也是一派祥和,未见有什么骚乱之态。”

    百里炎缓步而来,龙凤之姿,黑发用那极精致的珠冠束住,一身华贵。如此富丽堂皇的装饰,只恐怕唯独豫王殿下才能这般招摇,这满京城的贵人,只怕也唯有百里炎能压下这一身的华贵。他那一双眸子盯住了风徽征,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宛如寒水般的光彩。

    而其他官员眼见两人并立,都不自禁的知趣儿纷纷避开,也是生怕那一不小心,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话儿,却也是招来杀身之祸。

    百里炎微笑:“多亏风大人的手腕,使出心计,加以分化。留一批,刑一批,杀一批。战场之上最可怕的就是存有必死之心的士兵,所以就算兵入穷巷,被团团围住,通常也是会泄开一道口子,让士兵有逃生的机会。只要有一丝活命的机会,没有人会想要死。风大人你让他们相互攻讦,互相揭发,甚至彼此生出仇恨。谁都想要成为,侥幸未被朝廷清算之人。纵然有人心生不甘,他们也是绝不能团结一心,反叛龙胤。风大人果真是好手腕!”

    风徽征蓦然侧身,死死的盯住了百里炎:“只恐怕风某的所作所为,最后还是让豫王殿下得益,为豫王殿下做了这嫁衣衫。这一场清洗剩下的萧英一脉军中官员,最终都是会依附豫王殿下做靠山。朝廷朝令夕改,就算他们如今能够保住性命,那也是担心以后会清算。可是倘若他们投靠了豫王殿下,得到了豫王殿下的庇护,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那一双狭长的凤眸,却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艳煞煞的锋锐之意,竟似煞是凌厉。

    而百里炎却也是偏生不动声色:“风大人这话儿可也不必乱说,要是父皇知晓,还道我这个豫王殿下拥兵自重,结党营私。”

    风徽征却也是冷笑不已:“如今豫王还怕陛下见疑不成?倘若没有东海威胁,那么陛下纵然性子优柔寡断,也许一番思虑,还是会对豫王殿下动手。然而既然有那东海之患,那么陛下是定然不会如此冒险,置天下安危于不顾。就算是风某,也不得不为大局着想。”

    百里炎却不自禁的流转了几分惋惜姿态:“可惜,我那皇弟纵然如今闲云野鹤,手无权柄,却能得风大人这样子的国士一心跟随,倒是好生有些令我羡慕不已。大约长留王殿下就是如此幸运,永远能极轻易的得到我得不到的东西。不过本王虽然没有他的这份幸运,却也是能自己将自己想要东西弄到手中,最后得到的东西,比他要多得多。”

    风徽征却并无言语,只冷笑了一声,拂袖而去。

    一出宫门,上了马车,风徽征冷冷盯着马车之上俊秀少年。

    姜陵难得穿一件深黑色的衣衫,如此一来,纵然是上面沾染了血,却也是不太容易瞧出来。

    风徽征素来有些个洁癖,却也是禁不住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捂住了口鼻,更是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

    “下次洗干净了,再来找我。”

    姜陵唇角抽搐了一下,一副万般委屈的样子:“风叔,侄儿也是担心你忧心如焚,觉得你想要找些个知晓事情结果,故而匆匆赶来,一身染血的衣衫也是未曾换去。想不到,风叔却也是这般嫌弃。”

    “做得好,自然是好。没做好,早些知道又有什么用。”

    风徽征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流转了涟涟寒光,扫在了姜陵的身上。

    姜陵振振有词:“我也是免费为你做事,就算是,稍有瑕疵,风叔怎么就对小侄儿这样子的心狠。”

    “倘若受不了,那就不要答应,我不要不肯尽全力的废物替我做事。”

    风徽征淡淡的说道。

    他厌恶马车之中的血腥味儿,而这样子的血腥味是从姜陵身上散发出来。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将姜陵踢下去。

    姜陵也是一副苦瓜脸,心里暗戳戳的想,还是老聂好,老聂多和气,多好说话呀。

    却也是不敢再磨磨蹭蹭的,顿时也是招认:“昨日萧夫人连夜离开的京城,萧英多年来,拿捏手中军队的罪证把柄尽都藏于府中。料想,萧夫人离开北静侯府时候,必定也是会将这些罪证把柄随之带走,作为最后的筹码。而大人命我将萧夫人追回,当我赶到时候,却已然是有另外一批人马抢先拦截,并且杀光了萧家的人,包括北静侯夫人蓝氏。你也知晓,你侄儿单枪匹马,人家那队人马,统共有三十多个人,虽然蒙面,可都是精兵。”

    风徽征冷冷言语:“说重点。”

    “我一口气,将这些豫王府派来的杀手都给杀了,唯独为首之人,却也是只刺穿他的肩膀,留了他一名。总共三十五个人,我也杀得好辛苦啊。这留下的人,我不好动手。究竟怎么清理门户,也应当由着风叔自己决断吧。”

    姜陵说到了这儿,忍不住长吁短叹。

    “帮豫王夺取萧英控制私兵的罪证把柄的杀手首领,就是百里冽?”

    风徽征嗓音之中顿时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凉意,不知不觉,放下了捂住口鼻的手帕。

    他容色冷然,一时之间不知晓在想些什么,只那一双狭长的凤眸,眼神却也是禁不住隐隐有些个深邃。

    姜陵在一边长吁短叹,苦口婆心:“小孩子,不懂事,可以慢慢教。”

    风徽征冷笑:“若有下一次,直接将他也给杀了,不用留手。”

    姜陵瞧了风徽征一眼,这样子的话儿,也不知晓风徽征是真心这样子的言语呢,还是愤懑之下,如此失言。好似百里冽这个徒儿,虽然是不听话了些,好歹也是瞧着长这么大了,脸蛋也是挺漂亮,人也很聪明,就宛如一件精致的瓷器,看着也是未免让人觉得稀罕。倘若当真下手,只怕也是会多多少少,有些个不忍。

    他瞧着风徽征面色十分淡漠,似乎这不过是一桩十分轻微的事情,仿佛不过是拂去了身上的一片尘埃。可是风徽征的手中,捏着那片洁白无瑕的帕子,而那片帕子却也是分明在轻轻的颤抖。

    姜陵心中更是说不尽的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还未及感慨多久,耳边却也是听着风徽征冷冰冰的讽刺嗓音:“敢问陵少爷,萧英私藏的那些个拿捏将领的罪证,你可曾夺回了。”

    姜陵轻轻的眨眨眼睛:“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好徒儿。我好心好意,饶了他一条性命,他却早就在箱子之上涂抹了火油。一不小心,就让他这样子的扔出去了火折子,将那箱子都是烧得噼里啪啦的,就这样子毁于一旦。”

    风徽征冷笑:“废物!”

    姜陵哼哼了两声,扭过头去:“我不跟做长辈的计较。”

    风徽征淡淡的说道:“滚!”

    姜陵也不客气,却也是轻盈的从马车之中掠了出去。

    他原本也是轻功卓绝,如今那身子更像极了一只小小的燕子,就这样子的轻盈的柔顺掠了出去。一眨眼间,就宛如了轻烟一眼,顿时也是没了影子。

    留下了风徽征一个人在马车之中,却也是眸光微沉。

    他面色渐渐有了变化,却也是不自禁手一松,手里的帕子却也是轻轻的落在了地上。过了一阵子,风徽征的面色也是渐渐的坚定起来了。

    这样子也好,一切都不过是如此。

    百里冽想要什么,自己早就已经瞧出来了,也管不住。只不过,从此以后,这所谓的师徒情分,便也是再也都没有了。

    而此时此刻的豫王府之中,换好了衣衫的百里冽,却也是如此温顺的跪在了地上。

    一旁的百里策,却早就呵斥不已:“你素来便是没有用的,如今更是如此。你凭什么向着王爷自荐,要了这桩差事。如今豫王想要的罪证把柄,你却也是并没有带回来。那些跟着你一道的死士,如今也是尽数被杀死,你居然还有脸面,回到了这儿覆命,简直是厚脸皮。”

    如今百里策已经是宣王了,他母亲病逝之后,老宣王也死在了病榻之上。宣王府名声虽然是极差了,可是百里策是豫王的人,而且对百里炎还颇为忠心,百里炎一番保举,也是让百里策承了爵位了。

    如今百里策句句呵斥,百里冽却也是并未反驳。肩头的痛楚是如此的鲜明,他反而是没有皱一下眉头,只是十分淡然的模样。

    然而饶是如此,百里策内心的怒意却也是不减,反而是恨不得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作践在泥地里面。

    百里冽的脸颊之上,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淡淡的隐忍。

    百里炎打断了百里策的话儿:“阿策,本王倒是并不这样子认为,反而觉得冽儿是可造之材。毕竟风徽征是何等精于算计的可怕人物,所派出去的人也是厉害。如今冽儿能够毁去那些证据,不至于让本王所得到的军中势力被毁去大半,已经是一种功劳了。”

    百里策一怔,容色却也是阴晴不定,称赞百里冽的话儿,他只觉得句句扎耳,煞是难以容忍,心里面更是说不出的不痛快。

    他的那一双眼眸之中,竟似流转了一股子森森的厌憎之意。

    这个儿子,可当真还是令他觉得可恨之极啊。

    他只能说道:“豫王真是对他过于宽容了。”

    百里炎却是微笑:“况且本王绝对不会如萧英一样,用着把柄去拿捏别人,那样子忠心也是假的。本王收复他们,若靠着要挟,本来就失去了气魄,也不能真正笼络人心。那些东西,纵然是得不到,也是好的。”

    更何况,百里冽够毒够狠,连自己的老师也是可以出卖,真是可造之材啊。

    百里策被堵了堵,却也是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来了。

    一路无言,回到了府中。

    百里策面颊之上,仿若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阴云,阴沉得好似能滴出水来了。

    回到了书房,百里策不觉屏退了下人,面色也是啥是难看。

    茶盏之中,茶水尚是温热,宣王府中如今添了个极可人的妙人儿,什么事情都是服侍得极为周到。就连那一盏茶水,温热得也是恰到好处。

    可这芬芳的茶水,也好似抚不平百里策心中的恼恨。

    他手掌死死的捏着那茶盏,好半天,也未曾轻品一口茶水。

    心中缕缕恼怒却也是涌上来,焦躁涌动见,百里策蓦然狠狠一摔,竟似将那盏茶向着百里冽摔了去。

    咚的一些,那茶盏不觉狠狠的砸在了百里冽的额头之上,茶盏哗啦一下,摔碎在了地上,那茶水与茶盏碎片散落了一地。

    百里冽不顾地上的碎瓷,咚的一下,跪在地上,沉声说道:“孩子鲁莽,冲撞了父亲。”

    那鲜血一滴滴的,顿时轻轻的滴落在了地上,在地上染上了一一滴滴的鲜红。

    可是少年精致而冰凉的容貌,却也好似冰雕刻一样,竟似激不起半点波澜。

    他只轻轻的垂下了头颅,面颊之上,却也是流转了一股子卑微柔顺。

    不错,就是卑微。

    纵然是父子身份,百里冽在宣王跟前,仍然是极为小心翼翼。

    就是这样子的卑微,却也是让百里策更加的恼怒了。

    他就是瞧不顺百里冽这样子,过分柔顺,无论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如何折辱,百里冽都一副沉稳乖巧,甘之若饴的样儿。可是这副隐忍之下,却也是蕴含了缕缕恶毒的心计,狠辣的手段。别说是对别人了,只怕哪一日,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这个亲爹下手,狠下心肠。

    “你瞧瞧,你瞧瞧,你如今什么样儿,从头到脚,都是血腥气味,简直令人作呕,让人恶心之极。你今日在豫王府,侃侃而谈,提及你那么些个心狠手辣的手段,你还洋洋自得,不以为耻。我们宣王府,怎么就养出了你这样子一个无耻下流的畜生。你小小年纪,就嗜杀成性,落得一个心狠手辣的名头,试问打哪儿以后,还会有什么前程?又哪里还有人,能如何瞧得上你。别人就算用你,也会提防三分。一旦你没有用了,就会和萧英也似,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