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 与人有染
    166 与人有染第(1/2)页

    天:

    元老夫人颤抖的嗓音并不是很大,却很冷、很恨。

    宛如深秋的凉雨,凉得好似能透入人骨子里面去,却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老妇人有些沙哑的嗓音,竟似带着浓郁得化不开的森森寒意。

    便是萧英,那冷若铁石般的心口,有那么一刻,也是禁不住拢起了一缕颤抖。

    他冷冷的想,自己是没算到,是因为元老夫人看着沉稳,岁数也大了,可她终究是个女人。女人总是会比较脆弱,也会动情,更会糊涂,不懂得权衡利弊。一时情切,便会将不该说的话儿都说出来。

    想到了这儿,萧英脸上的肌肉也禁不住轻轻抖动了一些。

    萧夫人颤声道:“元老夫人,你在说些什么?你莫非糊涂了?萧家怎会做出此等事情,秋娘本是病死的。可是,可是有什么得罪你之处?无论如何,你瞧着肃哥儿,盈姐儿的份上,你,你总要饶了萧家一二。”

    她心里发抖,一阵阵的惧意更浓了。正因如此,萧夫人也将元秋娘生出的两个孩子给拿出来。

    这两个孩儿,还在萧家呢。秋娘死了,这孩子是秋娘血脉,弄坏了萧家名声,元老夫人亲外孙以后也不好抬头做人。

    那可是元老夫人亲孙子,元老夫人不会不理睬的。

    元老夫人缓缓说道:“这京城贵女,要是被什么恶徒玷污了身子,所生下来的也是孽种,在肚子里面怀着时候,就该一碗红花落下去。外孙外孙女?你们萧家的恶毒种,和我有什么关系。”

    说到了这儿,元老夫人竟不觉凉丝丝的笑了笑。

    是了,若她爱惜这一双外孙,早就想法子弄在元家养。这么多年来,她没有给这两个孙儿添一件衣衫,送一盒吃食。这两个孩子姓萧,和元家有什么关系。秋娘坏了孩子,又被弄了落胎,反反复复,才生下这两个孩子,才耗尽了血肉,才会死了的。若不是这萧家崽子,自己女儿也许不会年纪轻轻就去了。

    她连家里面嫡亲孙女都舍不得送去萧家,可这些年了,却留下这两个孩子。

    便是萧夫人也听的一惊,一阵子的不快,恼恨得紧,这外祖母好狠心肠!

    她也被元老夫人的冰凉与怨恨给镇住了。

    元老夫人慢慢的,慢慢的将这血衣拢住在胸口:“陛下,臣妇所言,都是真的。老身亲眼瞧见秋娘的伤,亲耳听到她的哭诉,也亲手摸过秋娘那伤痕累累,冷冰冰的尸体。”

    她缓缓的,慢慢的跪了下来,泪水一点一点的,滴落在了血衣之上,湿润了这件衣衫。

    “陛下可以不相信臣妇所言,也许今日之后,臣妇便会因为患上癫狂之疾,因而送出医治。又或者因为御前失仪,送去家庙反省。臣妇年事已高,又已然染病,日子不久,也没什么可俱。不过如今在陛下跟前,臣妇只能说自己所言,句句为真。就让我这个娘,去陪一陪我那可怜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我的秋娘。”

    她拢住了这件血衣,却不觉泣不成声。

    宣德帝只觉得一阵子的心浮气躁,扭过头去,心中有些气愤的想,这有些个妇人,只图那骨肉之情,却不知大局,不知分寸。

    萧英瞧着呆若木鸡的萧夫人,却也是一阵子不喜。萧夫人到底是女流之辈,如今却被敌人的泪水与恨意所软化,竟也心神恍惚。

    妇人之流,大敌当前,岂可恍惚?

    有些话儿,还是应当萧夫人说来方便一些。

    然则此时此刻,萧夫人竟似呆住了。

    当真不足以成事!萧英心中不觉不屑。

    萧英也只得自己开口:“我虽与秋娘恩爱几年,到底另娶公主,难怪老夫人竟似意难平。只不过元老夫人纵然是记恨于我,可是肃儿、盈娘都是秋娘亲生血脉,也是我萧英亲骨肉,老夫人又何必迁怒这两个无辜的孩子。”

    言下之下,却是元老夫人因为萧英另娶,故而心有不甘,故而竟砌词污蔑。

    萧夫人回过神来,也赶紧哭诉:“不错,自打英儿要娶公主,元老夫人便心中不悦。你,你为了秋娘,只想英儿娶个极低贱的女子,一生一世都越不过秋娘去。你连个嫡亲的孙女儿,都舍不得给侯爷,只挑挑拣拣,送来个旁支破落户的女儿。如今侯爷新婚,你便口口声声,说萧家对不住秋娘。你记恨在心,难怪元月砂如此大胆,竟似老夫人一番计策,狠心挑拨。不然秋娘都已经是死了好几年了,怎么你当然不说,元老夫人,你怎么当年不说!”

    越说,萧夫人越有底气,到最后竟似有些咄咄逼人。

    元老夫人死死的咬紧了牙关,当年她为何不说?还不是因为元家的男人。这元家牵涉到了贪墨,又被都察院盯上了,若非萧英用些个手腕,只恐元家名声扫地。她当时不能说,如今更不能说为什么当时不能说。

    眼见元老夫人不吱声,萧夫人更添了信心,不觉哭诉:“你这当外祖母的,怎可这么说自己的孙子、孙女儿,你竟这般冷血无情,这样子的心狠。哪里有人,这样子说自己孙儿的。”

    “如今这昭华县主被拆穿假话,却向你求肯,我方才知晓,竟然是亲家你在背后指使,不然她一个小女孩儿家家,哪里懂这些?”

    萧夫人句句反驳,元老夫人居然胆敢指证萧家,那她就糊了元老夫人一身污泥。

    萧英听了,眉头渐渐的松开了,不错,这话儿就是应该这样子说。

    萧夫人回过神来了,终究还是懂了。

    萧家此言,倒也似有鼻子有眼,听着仿佛也是有可能,是那么一回事儿。然而在元老夫人那极悲哀的容色衬托之下,这些言语竟不觉显得有些苍白乏味。

    萧英内心冷笑,便是别人心存疑窦,那又如何?这事情已然是过去好几年了,什么证据都没有了,便是秋娘尸首也已然火化了去了。元老夫人无凭无据,就算是张口指证,可她既然当年三缄其口,说不通如今才开这个口,那么说的话就可以不足采信。

    而陛下,如今到底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只要,这元月砂不再作妖——

    他自认铁石心肠,又素来不将女子如何放在心上,此刻却居然心生一缕侥幸期待,只期待元月砂可不要再闹了。

    然而饶是如此,便算是萧英心里面,也知晓绝不可能。

    元月砂,那不就是条疯狗!那个贱人!

    此刻元月砂的嗓音又回荡在萧英耳边:“贵妃娘娘,萧家的人说公主秉性刁蛮,狠辣任性,又有怪癖,喜爱将自己抽打得浑身是伤,又用这伤,污蔑萧家。你是公主母妃,你了解自己女儿,贞敏公主是什么样子的人,想来你是清楚的。求你告诉大家,贞敏公主,可是当真如此性情?”

    静贵妃早已然心乱如麻,如今触及了元月砂的目光,更是不觉一怔。

    飞将军青麟是朝廷乱贼,自己心里面是知晓了。她还知晓,如今萧英是属于宣德帝十分要紧的棋子,关系着东海与龙胤朝廷的平衡。静贵妃甚至不觉在想,元月砂此举,可是想要天下大乱,毁了龙胤江山?毕竟,眼前这妖物般的少女,本来就是逆贼。自己欲图用她对付皇后,为儿子报仇,说不定就是引狼入室。

    她又忍不住想,陛下今日,一定不会处置萧英。女儿不但讨不回公道,说不定处境还会更加悲惨。静贵妃是老成持重的性子,本来今日便想让贞敏公主先退一步,再徐图后进。

    周皇后那艳若牡丹一般容貌之上,流转了几许涟涟深邃的光彩:“静贵妃,女儿是你的,自然是你最清楚。可是你如何言语,可是要想个清楚,想通透一些。”

    静贵妃心中一颤,周皇后又是什么意思呢?她是警告自己不要胡乱语言,冲撞了陛下,还是盼望自己胡言乱语,得罪了陛下才好。

    元月砂言语娇软:“月砂怎会知晓北静侯与贞敏公主是如此相处,月砂也不知晓贞敏公主的性情。月砂有幸和静贵妃品茗赏花,听娘娘提及贞敏公主,说她可谓是乖巧伶俐,聪慧听话,打小会察言观色,讨你欢喜,念着想着,你这个母妃喜欢什么,又不喜欢什么。这宫中原本有御厨,可她为了讨你喜欢,竟亲自洗手做羹汤,便是小小的一碗汤水,那也是尽心尽力,废了许多心思手腕。你嘴上虽不好十分称赞,心里面却很甜。贵妃娘娘多年前,失去了儿子,故而伤心欲绝。幸亏这么些年,有个懂事伶俐的女儿在身边,乖巧柔顺,加以宽慰。不然这么多年来,贵妃娘娘日子也是不知晓怎么过。而公主纵然有什么忤逆你的地方,内心深处,却也是不过想到母妃给予的些许关怀和怜爱。”

    贞敏公主原本容色甚是冷漠,可是如今,她听到了这儿时候,却也是不自禁的抬起头,瞧着眼前的静贵妃。

    她婚事颇多忤逆,对静贵妃说话也是不好听。其实那时候,她内心有着一缕报复似的快感。这么些年来,自己对亲娘用心,可是静贵妃念着的却是那个早就死去的弟弟。她说着那些刺伤人心的话,心里隐隐有些痛快。母妃不是不爱惜自己吗,等自己有了夫婿,也是可以将静贵妃轻轻的抛开。

    等她被萧英欺辱,在静贵妃面前一败涂地的难看,便再也不想面对静贵妃,眉眼之中俱是冷意。

    如今元月砂口中所说的这些软语哀求,诉尽衷肠的言语,原本该是百里敏跑去自己亲娘面前哭诉的。可是这些话儿,贞敏公主已经是说不出口。现在元月砂说出口了,也是不禁让贞敏公主抬头瞧着,瞧上了静贵妃,她实在很想看看,静贵妃如今会说些个什么。

    元月砂言语切切:“娘娘,你瞧公主这样子瞧着你,你的女儿正看着你。贞敏公主还是在意你这个娘,只盼能得到你的爱惜和关切的。”

    静贵妃不自禁的抬起头,触及了贞敏公主凝视的目光。

    她心尖发颤,女儿的眼神,也许贞敏公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眼睛里拥有多么的渴盼和期待。

    敏儿盼望自己这个娘,为她出头。可是权衡利弊,自己开了口,得罪了陛下,难道当真便能让贞敏公主处境更好一些?她之所以让贞敏公主认错,难道还有心偏帮萧家不成?自个儿的所作所为,还不是盼望贞敏公主能好?多年入宫,后宫步步为营,刀剑无影,杀人不见血,却也是年年岁岁的风霜加身。她早已然学会了沉稳,不要感情用事。如今敏儿盼望自己不顾一切,心之无惧。可这一时痛快,却不见得是最好选择啊。

    她心里面摇摇头,不可以的,自己不是贞敏公主这样子的小孩子了。她不会三言两语,就这样子的糊涂。不会让元月砂言语激一激,就冲上去跟陛下做对。陛下也是决意放过敏儿,让敏儿离开了萧家了,是敏儿自己不懂事,这样子闹起来,才让处境又变得如此的危险。难道自己还要继续闹,让陛下更加生气,为一时热血,让自个儿处境更是微妙?

    这飞将军青麟,本就是个疯子。今日静贵妃早瞧得通透,元月砂已然并无后手,全无章法,只靠着言语相激,只盼望多添些人和陛下做对,来增加她言语的分量。元月砂也不过是凭借一腔血气之勇,不依不饶,拉扯着别人下水。可怜敏儿被萧英折腾得太过于恐惧,竟将一腔期待,放在了元月砂身上。

    如今,元月砂不过是利用自己女儿,用贞敏公主为棋子,要挟自己,对付萧英。

    她应该让陛下看到自己的柔顺,将女儿轻轻摘出来,不要让贞敏公主成为元月砂对付萧英的棋子。

    是了,静贵妃虽然是并不了解事情真相,可她聪慧,已然是隐隐有所察觉,元月砂是跟萧英有私怨的。

    想到了这儿,静贵妃便想要开口,她觉得自己已经想清楚了。

    可她张了张口,竟已然说不出话。

    女儿如今那急切的目光,静贵妃虽只瞧了一眼便垂头,却已然好似烙印在了心口一般,让静贵妃为之难忘。

    这双眼睛,今日原本是毫无温度的,如今却好似烧尽了的柴火之中蹦出的火星。

    她知道,自己只要开口说一说,那么女儿看自己眼神,便会永远那样子冷冰冰的。那双眼睛里面,只有对自己的浓浓失望了。

    就算自个儿心里,是贞敏公主没想通透,可女儿大约会永远这般冷冷看着她,一辈子都不原谅。

    元月砂言语切切:“这些年来,贵妃娘娘只有贞敏公主一个亲人了。”

    静贵妃忽而有些恼火,自己与元月砂合作,可元月砂从未提及萧英本性,如今木已成舟却来利用敏儿。这女人就是妖物恶魔,自己就不应该为了报仇与之合作。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元月砂却不依不饶,伸手捏住了静贵妃手掌:“如今娘娘的女儿还活着,可是秋娘却已经死了。贵妃娘娘比元老夫人幸运,不必捏着一件血衣衫后悔不已。”

    静贵妃生恼,这是加以要挟,倘若自己不为贞敏公主出头,那么敏儿就会绝望自尽吗?

    想到了这儿,静贵妃竟似打了个寒颤。

    不会的,自己女儿素来聪慧,怎么会蠢笨的想要去自杀?

    她不自禁的又望向了贞敏公主,也许因为她那几分迟疑,贞敏公主眼睛里面那期翼的光彩妾也是已经黯淡了下去。

    那娇美的公主原本便是受了伤,如今脸蛋苍白,却无损美丽,反而有种孱弱折翼的美感。

    然而那双亮晶晶的美眸已然是失去了光润,毫无生气,竟似有些空洞。少女的唇瓣,更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淡淡的讽刺的笑容。

    静贵妃胸口轻轻的起伏,敏儿在想什么呢?难道当真因为外人所挑拨的三言两语,便觉得自己这个母亲不喜爱她,不顾惜她?

    便会觉得她这个贵妃娘娘爱惜自己,却不爱她这个女儿。

    这可当真是个傻子。

    她盯住了元月砂,那种恼恨厌恶一闪而没。这个女人,便是个妖物,倘若自己不开口,也许她真能逼死敏儿。就好似今日,敏儿居然以发钗自残身躯。这一切原因,不就是因为元月砂居然轻盈到了贞敏公主的身边?

    然而元月砂的眼睛里面,却无一点畏惧退缩,更没有半点迟疑。

    静贵妃心里面无奈笑了笑,自己到底是被元月砂给逼住了。

    她轻轻的扬起头,苦涩说道:“陛下,敏儿向来,向来是孝顺的,绝不会如萧家之人所言,是,是什么刁蛮任性忤逆不孝的女子。”

    “实则,她那日回宫,已然跟臣妾哭诉,说萧家对她加以凌虐。她甚至对我这个母亲,解开了衣衫,让我瞧着她身体之上种种凌虐痕迹。今日敏儿露出了手臂,可那身上的伤痕却也是更多!陛下,咱们女儿出嫁时候,还是浑身肌肤若雪,漂漂亮亮的玉娃娃啊。陛下,臣妾可以作证,女儿从来没有自虐的爱好。陛下可让宫婢验敏儿身上伤痕,臣妾并没有说谎,那样子伤痕,便是瞧一眼也令人心酸。”

    “求陛下为敏儿做主,她也是你的女儿。敏儿虽然是做错了许多事情,可是她也是你骨血,血浓于水。更何况,陛下不是也爱惜过敏儿,将她这个公主视若珍宝!”

    宣德帝也想不到一向柔顺的静贵妃,竟也忽而改口,反咬一口。

    这究竟怎么了?宣德帝也是不觉一阵子的茫然。

    静贵妃入宫多年,便算是装,多年来也装出了那么一副贤惠有礼,十分懂事的模样。

    可是如今,静贵妃大庭广众之下,却也是如此的不顾风仪,顶撞自己。

    元月砂心里面冷冷想着,实则今日,最有力证据便是贞敏公主身上伤痕。

    纵然那萧家口口声声,只言是贞敏公主自己所伤,然而终究让人难以相信。

    如今静贵妃力证贞敏公主无此癖好,加之贞敏公主软语哀求,足以证之,是萧家凌虐,才让贞敏公主如此悲愤交加。

    当然宣德帝仍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切视为污蔑。

    只怕他却不能服众!

    萧夫人也不觉跪在地上:“臣妇替萧家冤枉,贵妃娘娘爱惜女儿,身份又尊贵,臣妇如何能够敢驳了贵妃娘娘的话。贵妃娘娘若说公主冤枉,若说萧家不对,那么萧家只能认不对,只能说是萧家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