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9 愿娶正妻
    159 愿娶正妻第(1/2)页

    天:

    苏樱心里却禁不住嗤笑,李惠雪故意也好,不是故意也好,这样子的一番话,岂不是坏了元月砂的好事。

    周世澜是浪子,轻浮孟浪,胜在位高权重。元月砂出身不堪,难免会去挑个脾气古怪,又身份尊贵的夫君。否则便是做填房,只恐怕萧家也是会心生不悦,并不如何乐意接纳。

    如今元月砂不过是刚刚逗起了周世澜的兴致,却让周世澜开口挑明对元月砂的姿态。

    周世澜自然不会乐意娶元月砂为妻,不过元月砂是县主,那纳妾之说,只怕也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更何况纵然是周世澜厚着脸皮,当真如此说出口了,元月砂骄傲,也必定不允。

    周世澜只能是当众澄清,说明白他对元月砂无意。而元月砂遭此屈辱,沦为笑柄,被人笑话。但凡以后,只怕也是没那个脸皮再对周世澜用那些个狐媚手腕。如今元月砂男人落空,倒是平白成了个笑话,以后正正经经的人家,也是绝对不会肯要她。这县主婚事,只怕是再难以称心如意,一番顺遂。

    今日自己一番手腕,就能让元月砂婚事再倍增险阻,这也是让苏樱颇有些得色。她就是瞧不惯元月砂,区区南府郡出身,居然能得到朝廷封号。她这般出身,也配如此?

    且不必提元月砂得罪了苏颖,便是苏樱自个儿,心里面也是不舒坦。区区一个卑贱之女,身份卑微,却得朝廷封号,让她这个京城贵女都是没这般封号品阶。

    周世澜唇角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和煦笑容,他轻轻的嗅着那淡淡的菊花芬芳,肺腑间也是不觉涌起了一股子的淡淡沁凉味道。

    他那双眸子盯上了元月砂,当他这样子的瞧着女子时候,那双眼总是蕴含了淡淡的含情味道。

    许正因为如此,他在京城故而落得个风流多情之名。这种种勾心斗角,暗潮汹涌,他似也听而不见,恍若未闻。

    “司徒夫人所言甚是,我自也是要将话说透,免得惹人误会。”

    轻轻一声司徒夫人,却不觉让李惠雪心口绞痛,冰雪柔肠,一阵子郁郁酸楚,艰涩难言。

    更不必提周世澜竟似这般轻描淡写,风轻云淡的口气。

    “我自是心仪昭华县主,想娶之为妻,让她主持中馈,常伴左右。昭华县主风姿,令人好生心折。只不过世澜在京城名声狼藉,年近三十,犹自没有妻子,只怕昭华县主嫌弃,不肯要我。”

    周世澜眸光灼灼,眼角涟涟桃花艳色越浓,蜜色的肌肤却也是不自禁流转了几许魅惑之意。

    “若是县主肯应允,我便喜不自胜。”

    谁也是没想到周世澜居然是这样子说,李惠雪更似被什么堵住了,微微一怔。

    阿澜居然当着她的面,说喜欢另外一个女子。

    李惠雪怔怔发呆,怎么也不肯相信是真的。

    她心中越酸,想起小时候周世澜讨好自己时候样子,周世澜是个贵公子,自然是不知晓她这等父母双亡孤女的苦楚。他人前喜爱,别人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周世澜,故而会让自己受委屈。正因为这样子,李惠雪只盼周世澜人前对自己疏远一些,甚至亲近别的女子,好有个挡箭牌。可惜周世澜那时候年少气盛,委委屈屈的,就是有些不懂。

    也是了,周世澜打小什么都有,无论什么样子的东西,都能轻轻巧巧的拢入自己的手里面,哪里知晓个孤女的苦楚。

    鬼使神差,李惠雪内心忽而浮起了一个念头,也许,现在周世澜年纪大了,成熟了,懂了这些了。故而,故意让元月砂成为众矢之的?这个念头掠过,李惠雪脸红了红,却又莫名气恼,这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李惠雪心里面叹了口气,无论周世澜是因为什么心思,只要元月砂以后不因为周世澜再来寻自己的麻烦,那就阿弥陀佛了。

    苏樱等一干贵女,却也是呆滞住了,怎么都有些不敢相信,脑子也是不自禁的有些糊涂了。

    周世澜纵然是有风流的名声,也是绝不至于拿自己作筏子抬举元月砂,也没见周世澜对别的女人这般样子。

    如此一来,这么外戚侯爷,皇后堂弟,难道还当真对元月砂动了几分真情真意?

    元月砂淡淡的笑了笑:“周侯爷,月砂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敢大庭广众之下,这般议论自个儿的亲事。照着咱们龙胤的礼数,这自然应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周侯爷这般诘问,月砂可不敢应答。”

    然而她这样子说话儿神色间,却不见半点羞涩,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落落大方,坦然得紧。

    苏颖也有些不是滋味,周世澜虽然风流多情,可对她这般仙子般的姑娘总是淡淡的,也没见多热络。然而如今,周世澜对元月砂殷切备至,却也是让苏颖心下,好生不是滋味。

    她虽不见得觉得天底下的男子应该个个喜爱自己,可被人比下去的时候,内心中总是有些不快。

    不过苏颖心计颇深,就算是有些不痛快,也是硬生生的忍下来,没有写在脸上。

    周世澜瞎了眼珠子,何必平白受辱呢。

    然而苏颖压得住性子,苏樱却是咽不下这口气。

    苏四小姐不觉假笑:“周侯爷何必这般说话,侯爷素来言语无忌,这原本不该让小樱来插这个嘴。可是如此这样子随意一说,可是会损及昭华县主那清清白白的名声。想来侯爷虽然是身份尊贵,婚事仍然是家中长辈做主,容不得侯爷恣意行事。”

    元月砂听了,却也是轻轻一挑,苏四小姐是对自己关怀备至了?

    周世澜倒是一副好性儿:“原本这是周家家事,不必与外人多言。只不过若让昭华县主怀疑我一片真心,只将这些言语视为轻佻,那么岂非辜负了我一片深情。我生母早夭,父亲也在四年前过世。若论婚事,大约只有皇后娘娘能插手一二。不过皇后娘娘一向对我尚算宽容,更不曾对我婚事苦苦相逼。若我有了心上人,皇后娘娘岂会不成全。”

    苏颖为之语塞,周皇后对周世澜十分宠信,甚至有些纵容。

    也是,周世澜虽然性子轻浮,却是周家难得一见的人才,更是周皇后宫外边的依仗。料想周皇后对着周世澜,也不会摆出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的架子,必定也是会宽容几分。否则以周世澜的岁数,却未曾娶妻,本来就是难得一见。

    周皇后就算不喜欢元月砂,也不会在婚事之上,和周世澜多计较。

    至于京城元家,更不会推拒周世澜。

    仔细想想,周世澜若是要娶元月砂,还当真无人能拦得住。

    苏樱这样子想着,有些恼恨无比的扯紧了自个儿的手帕。这昭华县主倒也有些眼光,不然怎么会别的人不挑,就挑中这轻浮风流的周世澜。还不是打着这般主意,只要得了周世澜的喜爱,谁也是不能拦着元月砂进周家的门。

    周世澜却没理会别的人怎么想,阳光下他嗓音越发软和沙哑,竟似蕴含了一缕淡淡的磁性:“月砂一时不能和我答案,那也是没关系的。只不过,却不知晓能不能赏我几分薄面,随我一道赏花。”

    元月砂轻轻的福了福:“既然是侯爷邀约,月砂可是没胆子拒绝。”

    周世澜失笑,慢慢一擦指间扳指:“就当我是勉强你就是了。”

    眼见着元月砂大大方方的和周世澜离开,在花园里面赏花,苏樱为之气结。

    周世澜那些话儿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却终究将元月砂的面子给全了回来,也是没有让元月砂落了脸面。

    没有达到目的,苏樱自然是心里面不痛快,很有些个不自在。

    李惠雪怔怔的看着周世澜的背影,那道英挺的背影,曾经是那样子的熟悉,可是如今却不自禁的添了一缕淡淡的陌生。

    如今那道英伟的身影便,却也是添了一道娇柔的身影,这让李惠雪的心尖,忽而掠动了一缕说不出的惆怅滋味。

    她忽而轻轻的垂下头了,瞧着衣服角上一团淡绿色的绿菊刺绣,煞是清雅。

    周世澜走了几步路,慢慢的停住了脚步。

    元月砂那纤弱的身影却也是轻轻的顿住了,她可巧站在了一盆红菊跟前。那红菊有碗口大小,极为娇艳,流光溢彩,火光流转,煞是好看,仿若明火流朱,煞是明艳。

    元月砂今日一身素净,如今被这火菊一映,却也是衬得元月砂明艳若朱砂,煞是好看。

    周世澜天生风流,眼泛桃花,可一颗心却也是冷然若冰,多年未动。

    然而如今,周世澜的一颗心却微微一动。

    就好似那一日,元月砂手臂骨折,自己稍稍用了些个力气,那些个鲜血却也是一滴滴的滴落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上。那时候,周世澜的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觉微微一动。

    他实没瞧见过好似元月砂这样子的女子,明明冷漠若冰,却也是炽热如火。这让周世澜看到了元月砂时候,好几次泛起了心动的感觉。若他还是十七八岁的翩翩少年郎,一旦拥有了这样子的悸动,必定是奋不顾身,去追寻这样子的浪漫,热情好似永远也是消耗不完。

    然而如今周世澜也到底不是青春懵懂的少年郎,感情也不会好似小时候那样子,既直接,又糊涂。纵然偶尔略略有些心动,似也不算什么了。

    周世澜掩下了心中略略翻腾的心绪,缓缓言语:“昭华县主,可是会见怪我方才这样子的言语,有损你的名声,令你为难了。”

    方才他一时之气,所以才这样子言语,纵然抬举了元月砂的面子,可是却也是有损元月砂的名节。别人便会觉得元月砂这个县主十分轻浮,竟似主动去勾搭男人。

    元月砂淡色的唇瓣轻盈的福气了一缕笑容,而那缕笑容却也是隐隐有些个淡淡的讽刺之意:“世人都说宣平侯性子放浪,可在我瞧来,宣平侯其实枉担虚名,更十分爱惜贵族女郎的名声,绝不肯轻易玷污。不过,这却是宣平侯令人佩服的地方,果真是心肠柔软,懂得体恤女子的处境。倘若,宣平侯若为成全自己的风流不羁,轻掷女儿家的名节,反而是自私得让人看不起了。”

    周世澜是什么样子的人,元月砂早就知晓了。他为人并不坏,不过骨子里面更喜欢温柔善良的女子,就好似那日在静安寺嫌弃自己手腕狠辣一样。之后周世澜纵然对她颇多理解,可到底也未必见得如何的喜爱。也是,这世上本来就是单纯善良的人,更讨人喜爱一些。就好似她的苏姐姐,不也是极温柔善良一个人儿。

    不过俗是俗了些,周世澜人也不坏,只不过平白浪费了他那么一张桃花面皮,天生风流。

    这男子许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轻轻眯起了眼睛之后,却总不禁有些个涟涟水色,含情脉脉之感,令人觉得十分轻佻。

    周世澜盯着眼前纤弱的身影,微微有些怜意:“是我一时考虑不周,让你蒙羞,被别人议论,容我为你想些法子。”

    只不过,方才他听着别人言语轻贱元月砂,总有些动气,也不乐意听到的。

    元月砂却忽而轻轻的嗤笑了一声:“周侯爷,我为什么要觉得蒙羞。是因为别人会议论我想要攀附权贵,勾搭男人,不知羞耻,一步步的往上爬吗?不错,她们嘴上也许会这么说,可是心里面却不会这样子想。试问龙胤京城,又有哪个贵女,不会筹谋自己的婚事,千方百计的想要嫁给一个好男人,好让自己下半辈子荣华富贵呢?争男人又有什么丢人的,那些嘴里口口声声说不争的,不是表里不一,就是羞于承认自欺欺人,将明明争不到的,骗自己说不稀罕。阿澜,争男人并不丢人,争不过才丢人。”

    明明是说着这样子锋锐无比,不知羞耻的话儿,元月砂偏偏一脸天真。那双清澈的眸子,宛如森林之中的野兽,是如此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好似在问身为兽类,吃肉有什么不对吗?

    “她们嘴里说瞧不起我,可是并不是真心瞧不起。那心里非但不会瞧不起,还会很嫉妒。当然嫉妒的不是我有个风流浪荡子的爱慕者,而是这个风流浪荡子既英俊潇洒,又具有权势,很有身份地位。月砂今日,也多亏侯爷给我解围呢,我怎么会如此不知好歹。”

    一番言语,却是撕破了所有道德的伪装,毫不留情

    元月砂慢慢的向前了一步,踮起了脚尖靠近了些,压低了嗓音,用两个人耳语才能听得到的嗓音,在周世澜耳边轻轻低语:“有些话儿,月砂小小声的和侯爷说。本朝以孝治理天下,所谓子为父隐,意思就是纵然父亲犯了什么罪过,作为儿子,除了谋反之事,都要为父亲隐瞒。然而定下这条律令的本朝开国的太宗皇帝,却杀了自己的兄弟,逼着自己父亲退位。可是他却是雄才伟略,一代雄主。这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什么仁义道德,都是虚无缥缈。只要你成功争夺到了自己想要的,别人总是会佩服你的。只有失败的人,才会被道德,被律法所审判。”

    周世澜无奈笑笑,缓缓说道:“那你这些话,可真是要小小声跟我说了,要是让别人听到了,当心你因此获罪。”

    元月砂方才是轻轻的脚跟落地,又跟周世澜拉开了距离。

    周世澜纵然是绝不会喜爱如她这般性情的女子,却总不自禁为她风采所摄,让她触动心神,微微恍惚。

    这样子宛如艳刃的女郎,就好似一柄极为锋锐的兵器,纵然是在京城浮华之中,却也是掩不住她身上雪亮的冰刃森森之气,更是令人不觉砰然而心动。

    这总是让人忽略了她的娇弱,更让周世澜注意到了元月砂的那双明润雪亮,煞煞明润的眼眸。

    他忽而心中浮起了一个念头,倘若元月砂不是这般娇怯怯的女儿身,倘若她是男儿身,必定是乱世枭雄。

    李惠雪人在一旁,却总是不自禁,有一搭没一搭的盯着元月砂和周世澜。

    周世澜不缠着她,本来应当是好事。如今好了,元月砂得到周世澜的欢心了,想来也无心折腾自己这个苦命的寡妇。

    然而李惠雪就是忍不住,时不时的拿眼去瞧这说话儿的两个人。

    隔得老远,李惠雪也是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她只瞧见元月砂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和周世澜轻轻柔柔的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