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 赫连清断舌
    120 赫连清断舌第(1/2)页

    天:

    张淑妃心里面也是恼透了赫连清了,这赫连清献策,非但没有为自己儿子谋上了什么好处,还招惹一滩污水。

    百里麟看似聪慧,还以为能帮到自己的璃儿,没想到就是个惹祸精,什么样的本事都没有。

    她狠狠的捏着自己手指,心里面都气恼得要发疯了,说不尽的恼恨,道不尽的愠怒。

    事到如今,最好的法子,就是将自己先摘出来。

    无论如何,也是决不能陪着赫连清去死。

    至于这之后,其中有什么算计,又有什么阴谋,也只能稳着打算,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到了这个,张淑妃面上愠色更浓:“你儿子上一次在宫中,做出不堪之极的事情,我念着他年纪还小,许是不懂事,恳求了陛下,饶了他一次。却也是没想到,竟然是养虎为患,让你这样子的恶毒妇人,起了这样子的狠毒心思。”

    不错,她是与赫连清合谋,可是赫连清也是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证据。

    既然是这个样子,赫连清就算反咬,那也是无凭无据,那也是为了脱身,扯着自己下水。

    静贵妃静静的在一面,一垂下头,面上顿时平添了几许的冷笑讽刺之色。

    元月砂说得对,若是直接咬上了张淑妃,那么皇上就会顾惜十七皇子,因为自己所宠爱的那个儿子,因此投鼠忌器,迟疑不定。那么这桩是非官司,就是会被生生的拖下来,而宣德帝也是会犹犹豫豫的。到最后,说不定又有什么情势变幻,让赫连清脱了身子。

    只有撇开了张淑妃,直接栽在赫连清的头上,才能在今时今日,让赫连清就这样子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结果果然如元月砂所预料的那样子,张淑妃顿时也将赫连清当做了弃子,轻轻的抛开了去,弃车保帅,保护自己。

    六年前,张淑妃并没有多得宠,那时候她虽然生下了儿子,宣德帝却是对张淑妃母子不咸不淡。

    是这几年,周皇后因为豫王的冷待,转而对张淑妃使力,才让十七皇子有了在圣前邀宠得宠的机会。六年前的张淑妃,也没那个本事,去害正得宠的宠妃爱子。

    是了,是了,张淑妃一开始都并不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赫连清才是这一次,必须要万劫不复的猎物。

    静贵妃轻轻的抬起头,冷冰冰的说道:“清夫人,我女儿跟你无冤无仇,我当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她那样子娇滴滴的女孩子,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

    赫连清冷汗津津,一时居然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杨太后面上也是不觉浮起了恼怒之意:“清娘,我还道你当真瞧破了红尘,知晓了是非,懂得了对错,明白了取舍。只道你一心一意,顺着我念经吃佛。想不到你仍然是有着这些红尘俗世的贪恋嗔怒,仍然是这样子的咄咄逼人,为了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为了心中怨憎,居然是做出了这样子种种不堪之事。哎,我那清清静静的佛堂,如今也是留不住你了。”

    百里策面上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今日之事,他原本也是没想多如何理会。

    赫连清之前与元明华勾结,陷害元月砂时候,百里策已然是觉得面上无光。

    只是为了全宣王府的体面,也干脆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早就料定了主意,要拿赫连清回宣王府,狠狠处置。

    这个祸害,这辈子也是不能让她再丢宣王府的脸。

    百里策不觉冷冷说道:“还请陛下允我,休了了这个贱妇,将她逐出宣王府。让她从此以后,和我宣王府再没什么干系。”

    赫连清身躯轻轻的发抖,她早料到百里策对自己没什么情谊了,却也是仍然不自禁的十分伤心。当真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她也不求百里策真能为自己出头,只要有些许不忍,淡淡的怜悯,赫连清也就心满意足了。然而这样子的微弱爱惜,到底也是奢望,是不能够得到的。

    她怨恨的目光,扫向了眼前一张张面孔。

    什么张淑妃,杨太后,乃至于自己痴心一生所爱的百里策,以及在场别的尊贵之人。

    这些人如今都鄙夷的看着自己,觉得自己卑贱,玷污了贵族的高贵气派。

    真是可笑的很。

    他们一个个,背后污秽的秘密,见不得光的事情,自己统统都是知晓。

    可他们呢,却个个都是虚伪的君子,人前鲜光而明媚,私底下也是不知晓有多少的污秽不堪,瞧着也是肮脏无比。

    宣德帝却也是不觉冷冷的说道:“她都犯下了这样子的滔天大错,难道还以为区区休弃,便能免去责罚?这龙胤皇宫,可是不能容这样子的放肆大胆。百里麟居然胆敢擅自调动禁军,当真存了虎狼之心,决不可饶恕。他犯下了这样子的重罪,合该推出去,一片片的凌迟碎剐了。”

    赫连清一阵子的天昏地转,眼前竟似一黑。百里麟是她的命根子,又怎容人就这样子宰杀?

    她此刻却也是绝对不能晕了过去,狠狠的一咬自己的舌尖,一股子尖锐的痛楚传来,顿时清醒了许多。

    她顿时离开了座位,伏身在地上,身躯轻轻的发抖:“陛下恕罪,陛下饶命啊。麟儿,麟儿是冤枉的。”

    宣德帝按捺不住胸中的怒气,抄起了一旁的茶盏,恶狠狠的朝着赫连清砸了去。

    那茶盏顿时砸中了赫连清的额头,一时不觉鲜血淋漓。

    赫连清头发轻轻的散开了,鲜血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可是她却不敢叫疼,甚至也是不觉得疼。

    “有什么冤枉,他能有什么冤枉。小小年纪,就如此心狠,行此虎狼之事。以后长大,必定有不臣之心,不轨之意。”

    宣德帝气得面颊通红。

    其他的事情也还罢了,可是在宫中悄悄的使唤禁军,这也是宣德帝身为帝王决不能容忍之事。

    元月砂蓦然感觉一道淡淡的锋锐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她不用抬头,就知晓是豫王百里炎在凝视着自己。她知晓百里炎高高在上,寻常争风吃醋,必定是让这位高贵的王爷是不屑一顾的。可是如今,百里炎却凝视自己,大约自己所设计之事,终于也是入了百里炎的演了。

    元月砂似轻轻的笑了笑。

    也不知晓自己的凶狠手腕,绵密心计,到底是让百里炎满意呢,还是让百里炎害怕呢?

    毕竟自己这样子的女子,确实也是非常罕见了。

    “臣妇最大恶极,麟儿不过是一时糊涂,不能忤逆孝道。臣妇愿意以身相替,乐意凌迟碎剐。我是个恶毒的妇人,可是麟儿却是龙胤宗亲,虽然被剔除了宗谱,到底流淌着皇族宗亲的血液,臣妇只盼望能够,能够留他一条命。”

    赫连清面上糊满了血水和泪水,一派柔顺之中,却也是蕴含了不尽狠毒。

    若是自个儿的儿子活不下来了,她绝不会守住那些秘密,一定要撕破所有的人画皮,让自己手掌心的每一个人,都是为自己的儿子陪葬。

    这其中,第一个就是自己的夫君百里策!

    百里策千万不要忘记了,当年海陵郡的事情之中,自己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他究竟是做了些个什么。

    百里策此刻也是面色微变,方才他盛怒之下,自然是格外恼恨。

    可是如今渐渐清醒了,赫连清曾经为了他做的种种事情,如今也是浮上了心头。

    他自然绝不会因为赫连清曾经做过的事情感动,反而是有着十二分的忌惮和恐惧。

    若是让赫连清说出了一些不该说的,那是百里策决计不想的。

    百里策容色变幻,渐渐流转了一股子淡淡的凉意。

    却沉声说道:“陛下,陛下,微臣原本也是不想为这个不孝子求情,可是,可是到底抵不过父子天性。他那等孽障,心里没有君父,只有可笑的孝道,原本死一万次也是不足惜。可是微臣只恳请,恳请网开一面。那畜生合该没有前程,合该吃苦,只求留他一条性命。”

    宣德帝面上不悦之色甚浓,冷冰冰的看着百里策,也是因为百里策此刻的求情而格外的不满。

    百里炎忽而也是开了口:“儿臣也恳求父皇,赏赐策世子一个天恩。百里麟今日虽然可恶,可是一向都是乖顺听话,十分顺意。也难怪阿策对他有着一些念念不忘的父子情,心里面割舍不下。况且一个小孩子,虽有逾越之处,也并不敢有什么谋逆之心。”

    宣王世子是豫王一脉,百里炎开口也是显得并不奇怪。若是百里麟以谋反忤逆定罪,别人会将这样子的文章做在了豫王的身上。也难怪,百里炎并不想百里策以谋逆罪凌迟了。

    宣德帝怒火渐退,他并不糊涂,也是猜测得到百里炎为什么会求情。

    要是自己一意孤行,不免让豫王觉得自己是有猜忌之意了。如今百里炎势力颇大,宣德帝也是并不想让这个儿子跟自己离心,生出了什么非分之心,不合之意。

    宣德帝也面颊之上流转了几许的迟疑之色,而此刻周皇后却也是轻巧的偎依过去,柔柔说道:“是啊,陛下,你一向温柔慈和,宽厚大方。对臣下也如春风化雨,十分和气。百里麟虽然可恶,可到底是个孩子。他十五岁不到,年纪轻轻,饶了他性命,非但无损陛下的威仪,那也是一段佳话。”

    连周皇后也是这样子说,宣德帝面色也是不觉柔和了许多:“念着他岁数尚幼,那也是不必凌迟,也免了他一死。杖责一百,将他流放三千里。朕再也不想见到他,让他在南疆永生永世,一辈子也是不必回来了。”

    赫连清松了口气,可旋即心中充满了悲苦。南疆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潮湿又闷热的地方,瘴气很多,又有许多的蛇虫鼠蚁。许多人到了那里,就很容易生病,身子娇弱些的,很快就是死了。

    可是事到如今,这已然是陛下开恩,天高地厚的赏赐。她也是不敢如何言语,更不敢再有什么奢求。

    “至于这毒妇,饶不得她,一杯毒酒赐死。女儿百里纤,也是心计狡诈,蛇蝎之性,流放到宁古塔十年。这已然是宽宏大量,轻得不能再轻了。”

    宣德帝冷冷言语,只觉得多瞧赫连清一眼,那也是给污了自己眼珠子。

    赫连清泪流面目,想要说谢恩,可是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记得自己还是妙龄少女的时候,来到了宣王府的跟前,瞧着红墙绿柳,是怎么样子的决绝心思。

    可是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兢兢业业,费尽心思。

    其结果呢,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化为烟云水汽,那样子就消散了。

    等待她的,将是一杯毒酒,就这样子死了,干干净净,什么荣华富贵都是成了空。

    赫连清却也是无比狠毒的想着,好在她的儿子还活着。

    麟儿聪明,心气儿又高,他没那么容易死的,就算是被流放,那也是会将这些日子好生的熬过去。等到有机会回来,麟儿一定会报仇!

    还有就是洵儿,不错,如今洵儿还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可他终究会长大,还会知道自己亲娘是怎么死的。到时候,就一定会为了自己这个娘亲讨回公道。

    她便是死了,那也还有个盼头。

    赫连清只恨不得将自己这双眼睛给挖下来,留着瞧这些个仇人的报应。

    她耳边却听到百里纤尖叫之声:“母亲,母亲,我不要去宁古塔,我不要被流放。这些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这都是你们自己做的糊涂事。陛下,陛下,我不做她女儿了,我也不要她当我的娘。”

    赫连清听着自己的女儿居然是这样子的凉薄,不觉心里大为伤感。

    周皇后却也是眉头轻皱:“皇宫之中,陛下跟前,大吵大叫,成什么样子。来人,掌嘴二十。”

    顿时有两个粗使的奴婢,就这样子生生的将百里纤的两条手臂这样子给扭住了,又用核桃塞了嘴。

    旋即却也是听到了啪啪啪的巴掌之声,听得在场女眷都有些惧意。

    百里纤双颊更不觉红肿,被抽打得不轻。

    她掏出了嘴里面的核桃,一时也是被打怕了,也是不敢再说些什么。

    可百里纤瞧着赫连清的目光,却不觉有些仇恨。

    百里麟要被凌迟,赫连清就赶着求情,然后父亲帮衬,皇后又说了几句好话。百里麟原本应该死的,现在却也是不必死了,只是被流放。

    如果赫连清肯为自己求情,那么她也是不必被流放,还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宣王府过日子。

    可是赫连清没有,赫连清的心里面,也就只有她的那么个宝贝儿子,心里面全没有别的什么人。

    更何况这一次赫连清,什么都没有给自己说,只恐她这个女儿透出了只字片语。

    她根本是遭了池鱼之殃,十二分的委屈。

    从前赫连清总告诉她,说若没有她这个娘亲,百里纤这辈子也是没有这样子的好日子过。可是如今,自己受了这样子大的委屈,被她连累一朵娇润的花朵被流放,那也是应该算到了赫连清身上了。只因为这一切原本就是赫连清的错了。

    元月砂却垂下头,轻轻的含笑,瞧着自己雪白纤弱的手掌。

    她捧起了茶盏,轻轻的品了一口茶水。

    不错,如今赫连清是被丈夫厌弃,将要死掉,儿子女儿也要离她而去。

    可是就在刚刚,赫连清的眼睛里面却也是流转了一缕微薄的希望,一丝说不出的期待。

    这死也要分许多种,既然苏叶萱死得万分痛楚,那么赫连清又怎么能死得简简单单呢?

    她可不配有这样子的福分。

    一杯毒酒,喝到了肚子里,顿时肠穿肚烂,轻轻松松的就死了。

    赫连清可是不能死得这样子的便宜。

    掐算着时间,也快到了。

    元月砂瞧着一名宫娥匆匆跑过去,在周皇后耳边耳语几句,顿时让周皇后脸上不觉浮起了几许的惊讶之下。

    而周皇后也不觉悄悄的和宣德帝说了几句话儿,宣德帝脸上也是有些讶然。

    周皇后扬着嗓子说道:“鸢王妃既然难得清醒了,就请她上殿来说话。”

    众人都是有些惊讶,谁都知晓鸢王妃已经是染病多年,神智不清。

    怎么如今,倒是身子见好了。

    如此想来,赫连清倒是挺有福气。

    她是鸢王妃的亲外甥女儿,也许鸢王妃会心生不忍,为她求几句情。若是如此,赫连清虽然是活罪难免,说不定就免了死罪。

    无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