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6 元蔷心蒙羞
    096 元蔷心蒙羞第(1/2)页

    天:

    如此干脆利落,也是让元蔷心微微一怔。她旋即宽慰自己,让自个儿欢喜。

    听萧英这意思,也没多瞧得上元月砂。

    也是,一个南府郡的旁支丫头,破落户的女儿。谁知道,萧英差个填房,元家才张落送去做填房。若非元月砂千方百计,为了讨好元老夫人,让自个儿有几分像元秋娘,那怎么样也轮不着这破落户的丫头张扬狂傲。

    萧英什么样子的人?那可是一身功勋都是真刀真枪争来的。

    这样子一个人物,眼界必定是极高,寻常姿色,又哪里能够瞧得上眼呢?

    元蔷心忍不住往好处去想,想来就算萧英差个正妻,庸脂俗粉,哪里能瞧得上眼。

    萧英淡淡说道:“更何况,你与人家在元家争风,何必拿着公主,口口声声以公主名声做筏子。”

    一句话,点破了元蔷心的心思,让元蔷心一时之间,羞愤欲绝,更似说不出的难受。

    她喜欢萧英,总是爱在萧英跟前凑来凑去,说些个俏皮话。

    可每一次,无论她如何绞尽脑汁,尽心打扮。又怎么样的设计巧遇,想方设法的和萧英说几句话。萧英总是淡淡的,好似眼睛里面瞧不见她的所在。

    想不到如今,萧英总算是留下了什么印象,却是对她厌恶之极。

    元蔷心痴心多年,如今自然是好生不是滋味。

    萧英这样子一说,元月砂不过是庸脂俗粉,自己却是个卑鄙小人。

    元蔷心脸颊一热,羞愤欲绝。

    却勉强笑着说道:“是了,是我不好,怎么可以将南府郡的旁支女和贞敏公主相提并论。别说是十分之一,就算是万分之一,那也是抬举了这丫头。”

    说到了后面,却也是有些恶狠狠的味道。

    萧英眉头一皱,却没有说什么。

    这这些个女孩子斗口的事情,他插了一句嘴,已经是差不多了。如今若再说什么,那也是有些不好听。

    也许是因为这些争论是落在了贞敏公主身上的缘故,贞敏公主面颊微热,双颊通红,好似擦了两团胭脂。那红彤彤的脸颊,这样子瞧着,竟似娇艳欲滴。

    元月砂没说什么,此刻跟元蔷心也没什么好说。

    如今元蔷心每说一句刻薄话,都是丢自己的脸。至于别人因此,会对元月砂添了什么议论,元月砂也是管不了那么多。

    人前,她没有强大的实力,也没有高贵的身份,自然无法阻住那么些个议论。

    想不到这时候,元幽萍却是站了出来:“蔷心妹妹,你还不快些跟月砂赔罪道歉。都是一家人,你却是胡搅蛮缠,对着月砂这样儿。这家里教导你的礼数,莫非你都是尽数忘记了,都是没放在心上了?”

    元幽萍开口,任谁都是会觉得惊讶的。

    京中的贵女,对于元家这位大小姐,那也还是熟悉的。

    知晓她虽然性子沉稳,礼数周全,不过一向腼腆,话儿也是不多。人前竟没有跟人红过脸,绊过嘴。想不到如今,居然是为了元月砂,这样子大声的和元蔷心说话儿。

    不过若是仔细想想,这似也并不觉得如何奇怪。

    元老夫人何尝不是沉稳的性子,人前居然为元月砂解围,打了那周氏一巴掌。此事传遍了京城,都说元老夫人此举是有些个不妥之处。好在如今周氏已经被逐出京城,并且只怕也是回不来。周家服了软,元老夫人这一巴掌似也没招惹太多的风波。

    别人都说,元老夫人是真将元月砂当做死去的元秋娘了,不但想元月砂嫁入北静侯,将元秋娘留下的夫婿子女都收下来。而且,还百般维护,绝不容别的人欺辱了她。

    有人也不免议论,元月砂这个南府郡的元家女,倒是很好的运气。

    既然是如此,元幽萍身为元家大房的嫡长女,元家大房一向又很讨好元老夫人。元幽萍如今一反常态,对元月砂的维护,也是显得并不如何奇怪了。

    可元蔷心却为之气结。她和元幽萍感情虽然并不如何亲厚,可打小一块儿长大,知晓元幽萍是个素来沉闷的性子。这样子一个闷嘴葫芦,如今居然是为了元月砂而对上自个儿,这如何不让元蔷心心中恼恨。

    “大姐姐,这与你何干。这该你管的,不该你管的,为什么你统统要管?祖母说了一句她像小姑姑,你便是这样子,赶着上着,讨好祖母。说好听些叫孝顺,说不好听的就叫谄媚。”

    元蔷心不屑,她向来刁钻,说话也尖酸。

    元幽萍想管这档子闲事,也要看能不能拂下这个面子。

    说到人前斗口,除非不跟自己吵,这元家说话温温柔柔的小姑娘们,可没一个是自己的对手。

    从前每次争执,元蔷心三言两语,都是能闹得元幽萍没话说。

    更何况,今日元蔷心在心上人跟前出乖露丑,更是要找个人发泄自己内心之中怒火。

    可偏生这一次,元幽萍却似和往日里不同。

    元蔷心这样子一说,元幽萍并没有好似平日里那般退缩,反而迎了下去,并不如何的畏惧:“二妹妹,我是大房嫡女,作为元家长姐,家族之中妹妹们在外边行为礼数,若有差池,我自然是要理会的。你原本在家,嫉妒月砂得宠,处处针对,含酸吃醋。正因为如此,祖母方才将你禁足,不准你出来招摇。你在家里面装乖,可是出了门,却想不到你居然是说了这样子的话儿,做出这样子的事。你又在人家为难月砂,甚至将公主给扯进来。如今你不依不饶,咄咄逼人,元家女儿的脸面可都是让你给丢尽了。我瞧,你也是应当向着月砂道歉赔罪才是。”

    一番话可是将元蔷心给气着了,她被禁足之事,元家以外的人知道的人不多,想不到元幽萍居然是给扯出来。

    这一样子一说,便是成了自己的无理取闹。

    元蔷心只觉得周围的人都若有所思的瞧着自己,似乎都是在嘲讽自己。

    想不到这个闷葫芦,就是咬人的狗不叫,如今一说话,就毁了自己名声。

    自己今日可谓是处处不顺,想不到连元幽萍也是要狠狠踩自己一脚。

    元蔷心尖叫:“你要我赔罪道歉?你居然要我向这个破落户的女儿赔罪道歉!”

    陈氏临走之前也是念叨,要让元蔷心修身养性,在外做出乖巧的样子,不要让人看笑话。

    可这个时候,元蔷心却是全都忘了。

    她只觉得一股子怒火冲上了心头,恨不得要狠狠发泄,将什么东西生生撕碎。

    元月砂却轻轻柔柔的说道:“算了,大姐姐,我心里也没多见怪她。蔷心年纪还小,不懂事,就算真做错了事,做错了事也不肯道歉,那也没关系。我当她是小孩子,不会如何跟她计较的。”

    这样子说的话,倒是真正出自肺腑,句句真诚。

    好似元月砂这样子心机城府,盘算算计的人,又怎么会将这般幼稚手段的元蔷心放在心上?

    在她的心中,元蔷心那些摆布的手段十分可笑。这自然也谈不上如何的喜欢,可是这样子的姑娘,连被元月砂记挂恼恨的资格都没有。

    可元蔷心自然也是没将元月砂这些真诚的言语当真,反而因为元月砂这些话语怒气高涨,实在是气坏了。

    “大姐姐倒是会教训我,可我今日所言,句句是真,又有哪一句说错了,值得你教训?她原本就不如贞敏公主万分之一,却东施效颦,换了一件和贞敏公主差不多的衣衫,人前招摇,好生可笑。你要维护这个南府郡的乡下丫头,莫不是想要说,她还能跟贞敏公主相提并论?”

    事到如今,元蔷心气涌上了心头,却也是死咬住不认错,甚至继续刻薄元月砂。

    今日闹到了这般地步,她定也是少不得回家,挨着元老夫人训斥。

    既然是如此,还不如多闹几句。

    元幽萍却不动声色:“你错在今日在这里闹,你一对月砂开口,说那些个咄咄逼人的话儿,那已然是错了。我自然是知晓,你向来仰慕北静侯,又不忿别的女人可能嫁给他做填房,故而心生嫉妒。可是蔷心,一来你也是订了亲事,而来月砂本也没有想过争这个。你说这些,岂不是好没有道理。”

    大庭广众之下,元幽萍将元蔷心最私隐的秘密说出来,原本只是瞧个热闹的围观众女,如今更是听得眼睛一亮,热血沸腾。

    而元蔷心却也是不觉脸色惨白一片,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她以为这个秘密藏得很好,别人纵然瞧见自己针对元月砂,也会以为是不满元月砂的出身。想不到这个平时很木讷的元幽萍却早瞧出来了,不但瞧出来,还当众说出来。这可是让元蔷心丢尽脸面,声名尽毁。

    她颤声的说道:“你,你胡说八道。”

    可谁都听得出来,元蔷心是十分心虚。

    元蔷心仇恨的目光望向了元幽萍,不过元幽萍容色却也是十分坦然。

    旋即元蔷心却也是不觉望向了萧英,虽然万般狼狈,如今处境堪忧,可那少女春心颤抖,她内心之中却也是不由自主的油然而生一缕期待。

    然而只瞧了一眼,元蔷心却也是如落冰窖。

    萧英并没有如何动容,甚至连困惑迟疑都没有,只有淡淡的厌憎之色。

    元蔷心只觉得心尖发酸,眼眶也是微微发红。

    她再也是忍受不了,掏出了手帕,捂住了脸颊,竟哭着跑开。

    元蔷心的丫鬟也不敢怠慢,匆匆跟了过去。

    元月砂盯着对方背后,心中轻笑。这个小姑娘,面皮未免还是薄了些个。

    这样子那便是撑不住了,别人只会觉得元蔷心心虚。

    可见元蔷心心肠虽然狠毒,面皮却不够厚。

    就好似元月砂,自然知晓如今背后对她的种种议论,元月砂人前不言不语,极少争执。可是京城那么多女郎,个个都是人尖尖,谁也不会觉得这个运气很好的元月砂真的很单纯。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背后有什么话,元月砂都能泰然自若,不当做一回事。

    萧英似也觉得无趣,他原本只是路过此处,如今只是轻轻欠身,便又告辞离去。

    至于元月砂,萧英虽然不像对元蔷心那般淡漠,似也颇为冷淡。就连今日元月砂受了委屈,他似也没有帮元月砂说些个什么话儿,之后更没有什么安慰之词。

    别人瞧在了眼里,也是有一些想法。

    北静侯老夫人虽然瞧中了元月砂,喜爱这桩婚事,可是这桩婚事,萧英却未必有兴趣。

    元月砂听到别人悄悄议论:“北静侯若是下场比武,必定能夺魁首。可惜他年纪大了,又有了妻子。”

    “这是给贞敏公主挑选夫婿,他怎么能上场呢?谁都知晓,他武技十分出挑。以后说不准,还有机会瞧见。这一次的少年武将,也有几个极养眼的。”

    不少人悄悄的瞧元月砂一下,又不自觉的别过头去。

    说到底,萧英面目英俊,身份尊贵,而且又有一股子英武之气,更功勋显著。所以就算萧英有过妻子,又有儿女,一只脚稍有残疾,可仍然是惹动许多人芳心暗动,认为嫁去做填房是一门不错的好亲事。

    元月砂是最有机会,得到这个好亲事的。既然是如此,也难免受人嫉妒,惹人不喜。

    虽元月砂口口声声不会嫁入侯府,可是总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谁会相信,有女人会为了唐文藻那样子的货色,而放弃嫁入侯府的机会呢?

    更何况,这位南府郡的元家小姐又是生得如此俏丽可人。

    元月砂却侧过头,轻柔的对元幽萍说道:“大姐姐,你实在是不必这样子做的。她毕竟定了亲,说了她的心思,只怕会损及名声。更何况,还因为我,损及你们姐妹之间的情意。”

    元幽萍却不置可否:“她素来是这样子的性子,我处处容忍,她说话也不好听。今日若是不将她心思说出来,只怕以后还是会不依不饶。如此一来,更损及我元家脸面。月砂,你实在也是不必想得太多了,我只是作为元家的嫡长女,在外维护元家的名声。否则别人只会觉得,元家纵容她这样子的胡闹。”

    她这样子说,似乎也是有些道理。

    元月砂也没有再提别的话。

    也许是因为元老夫人态度的改变,也许是因为这些日子和元幽萍渐渐的熟悉了,元幽萍对元月砂态度也是有了些个不同。她介绍京城那些与她相熟的贵族小姐,而这些姑娘也客客气气的跟元月砂打招呼。毕竟这些姑娘都是有教养的,无论心里面怎么看待元月砂,这表面上至少还是客客气气的。

    元月砂和这些京城娇娥们应酬,那些姑娘内心却也是有些惊讶。

    早听闻元月砂是南府郡出来的,家里已经是破落了。可这举止谈吐,也并没有什么让人不愉悦的地方。

    落落大方,很是得体。

    就连元幽萍,也是微微惊讶,毕竟她心里面知晓,元家也只调教了一个多月。

    而这些礼数,是元幽萍打小就学习了。

    元月砂余光轻扫,却瞧见了薛家姐妹。

    这姐妹两人,之前在静安寺,元月砂已经与之答上了话儿的。

    可是如今,两个人却在一株白茶花跟前,也是不知晓在争执什么,似也隐隐有了一些不悦之色。

    不过只要仔细瞧瞧,便能瞧出这其中不对。薛灵娇今日打扮极随意,上身着串花青缕纹胡袄,下撒一条胡裤。她头发挽在了脑后,用一个发环给紧紧束住。

    这样子打扮,只怕游猎时候,就能立刻上马策马奔腾了。

    薛灵娇青春少艾,又是武将之女,这样子的打扮,自然也是并不觉得如何的难看。她非但不难看,反而更增几许英姿飒爽的别样韵致。

    只不过如今在场女郎,个个都穿着罗裙,涂着脂粉,别着发钗。没一个好似薛灵娇一样穿着胡裤,金环束发。

    薛灵霜纠缠妹妹,说个不休,自然也是因为这个。

    说到了后来,薛灵娇似也添了几许的恼意,不觉将声音扬了扬:“没穿裙儿,没戴发钗,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要打扮得好看,我碍着谁了?谁不知晓,今日御前比武,是为了贞敏公主挑选夫婿。打扮得好看些,是为了等着贞敏公主挑完了,自己再讨些个残汤剩水吗?”

    这话说出来,闹腾的薛灵娇并不觉得如何,可是薛灵霜脸蛋却也是刷得红了。

    薛灵霜气得身子轻轻颤抖,竟然被气得说不出话儿来。

    而在场的女郎,听到薛灵娇话儿的,一个个都很是尴尬。

    不过谁也不乐意张这个口,呵斥薛灵娇的不是。

    谁不知晓,薛灵娇天生脾气怪诞,跟刺头儿似的,谁若是招惹了,一定是会自讨没趣。

    若是别的人,倘若是这样子孤拐的性子,少不得会受些教训,学会做人。

    可薛灵娇父亲是宣德帝心腹,是极得信任的纯臣,而她更已然与十七皇子定亲。如今十七皇子正得周皇后喜爱,又有谁会去触这个霉头呢?

    有些女子心里忍不住想,薛灵娇自己能捞到一个皇子,自然恣意任性,也不稀罕。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她们这些未曾许婚的姑娘,自然要花些心思,为自己前程筹谋。

    而薛灵娇嚷嚷的话儿,也让不远处花亭里面的贞敏公主听到了。

    不过就算是听到了,贞敏公主也是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充耳不闻。

    而萦绕在贞敏公主身边的贵女,自忖也懂贞敏公主的心思。

    贞敏公主是珍贵的玉器,那么薛灵娇就是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