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4 处置奸夫
    094 处置奸夫第(1/2)页

    天:

    元月砂却并无感触,她垂下头,凝视着自己纤弱的手指:“既然王爷有此期待,月砂一定不会让王爷失望。”

    纵然如今琴技不算精数,元月砂却已然是有了几分鉴赏的本事。

    百里炎方才所抚的那一曲,胜过元家教导元月砂抚琴的琴师。

    元老夫人也算在她身上花心思,所请的琴师亦是宫廷出身,琴技亦是十分出挑。可是与百里炎娴熟的技巧相比,终究还是有几分不如的。

    别人都说,一个人不能太分心,若分心做许多别的事情,就样样都做不好。

    其实却是只要是聪明的人,什么事情都容易比别的人做得好些。

    豫王百里炎无疑便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否则区区宫婢之子,又如何能够权倾朝野?

    只不过方才百里炎抚琴之际,元月砂却不觉微微失神。

    恍惚之间,竟不自禁想到了那道琉璃塔上吹着碧玉箫的仙人一般身影。

    元月砂也原谅了自己的一时迷惑。

    毕竟那样子美妙的风姿,一时印象深刻,也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那仙人般的气度隐藏下的究竟是什么,又有谁知晓呢。

    耳边,却听到了百里炎缓缓说道:“既是如此,这具焦墨,就赠予元二小姐,让元二小姐能得一具好琴,好生练习。”

    绿薄垂下头,缓缓的咬住了唇瓣。

    她是王府的女管事,经手大大小小的事情,百里炎的饮食起居,没谁比绿薄清楚。百里炎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绿薄比谁都了解。

    豫王府珍宝无数,可是这具焦墨古琴,却是百里炎所喜爱的。

    每隔几日,百里炎都是会独自在琴房,抚弄这具琴,至于谈什么曲子,别人也没福气听到。

    想不到如今,百里炎不但为元月砂抚琴一曲,还将焦墨送了人。

    绿薄讨厌这样子的感觉,显得元月砂处处不同,好像很特别的样子。

    更何况抛去拈酸吃醋之意,绿薄也不觉得元月砂有何不同。这个元二小姐固然是很会算计,可世上会算计的人难道还少了?为何豫王就瞧中了这么个村俗之物,理会她琴学得怎么样呢?

    百里炎胸有沟壑,心思难测,智如海深。往常绿薄见到自己不懂的,也只以顺百里炎心意为先,从没有什么质疑。可是如今,她似乎并不能如从前那样子平心静气,气定神闲了。

    元月砂轻轻抬起头,却无受宠若惊之色:“无功不受禄,这古琴既然如此珍贵,又是豫王喜爱的东西,月砂怎么敢要。”

    百里炎手指头拨了一个音,轻轻笑了一下,旋即说道:“就当赏赐你乖顺听话,让你退了唐家的婚事,你就听了我的话,以后再见不着唐文藻。”

    说到了这儿,百里炎说话口气竟然是说不出的和气。

    绿薄脸蛋白了白。

    元月砂垂下头:“月砂这样子做,也不仅仅是为了王爷。”

    绿薄说道:“唐文藻拿着信物,求上豫王府。莫师弟献上计策,让他卷入了那工部利益斗争漩涡。原本等着瞧,这贪墨主使如何动作,引蛇出洞,借着工部内乱除掉唐文藻。岂料,元二小姐倒是干脆利落。”

    所言所语,倒与那日风徽征所言不谋而合。元月砂心忖,这位风大人倒是果真慧眼如炬,心思缜密。

    绿薄言语之间蕴含了淡淡的酸味,意有所指,暗含责备。

    元月砂不以为意,微笑:“是月砂太心急了。”

    莫浮南却说道:“而这正是元二小姐之难得之处,可贵地方。豫王府这些手腕再好,也瞒不过真正明眼人的眼睛。更瞒不过,那位聪慧伶俐,第一等聪明的御史风大人。可元二小姐的心思,这样子剑走偏锋的手腕,无论是豫王府,还是别的人,都不大猜得准。朝堂上的争斗,有时候要走正策,拼的是实力。可是有时候却也是需要剑走偏锋,需要元二小姐与众不同的奇计。这正是豫王需要元二小姐的地方,也是我极力推荐元二小姐的原因。元二小姐能想到的,却是区区想不到的。”

    听到了莫浮南这样子的称赞元月砂,靳绿薄心里更是一阵子的不是滋味。

    这话儿说得好听,称赞得也动人。

    无非是需要元月砂做那种种阴谋陷害,挖人私隐,挑人内斗,靠争风吃醋等种种下作手段,除掉不太好除掉的对手。

    元月砂也只合做这么些个事情。

    一个南府郡爬来京城,跑到元家受教养,还想继续往上爬的女人,当然心思弯弯道道多,更适合做这些污秽之事。

    百里炎忽而微笑:“元二小姐口口声声,要与本王做交易,既然是如此,就让本王瞧一瞧元二小姐的手段如何。”

    元月砂慢慢的将双手合在了身前,轻轻的拢住在袖中,却也是悄悄的将两片手掌搅在了一起。

    是了,事到如今,她终于渐渐成为了豫王心腹。

    江南赈灾,谋取县主之位,献策百里策,算计唐文藻却丝毫无损。更要紧的是,她得罪了周家了。若不依附于百里炎,显然再没有别的出路。

    她更相信,百里炎必定会用些手腕,让自己将周皇后得罪得再狠一些。元月砂甚至漫不经心的想,只恐怕周氏那蠢物做炮灰命也不长了。

    要取得一个人的信任,就必须不动声色将自己把柄给过去,要让这个人相信自己有求于他,能给予自己想要的。

    在百里炎这头猛虎跟前,她总要端起自己的架子,维护自己的尊严。否则若是江南就答应,百里炎也不会有如今的看重。

    元月砂眼观鼻,鼻观心:“那就不知道,月砂能为王爷做什么了。”

    百里炎瞧了莫浮南一眼,莫浮南顿时也是娓娓道来。

    “在二十多年前,其实皇宫之中还有一位章淳太子,他是第一任杨皇后所出。只可惜杨皇后死得早,章淳太子身材肥胖,为人痴愚,左足也微微有些残疾,父皇并不如何喜欢他。后来,他因犯错被废黜太子之位,整日醺酒,最后从马上摔下死了。从那以后,朝中便再无储君,宫里面也是没有太子。就算如今,王爷功劳赫赫,又权倾朝野,可是陛下一直是没有将太子之位给定下来。我想,陛下心中必定是有许多根刺,其中最痛的一根则是六年前十九皇子百里锦的死。”

    这些宫廷秘密,百里炎竟让人在元月砂面前侃侃而谈,若是换做别的人,骤然听到,必定也是会大惊失色。

    而元月砂倒是目光沉润,始终便是泰然自若。

    “这么些年,其实杀害十九皇子的人究竟是谁,已然是一点儿都不重要。要弄出一个凶手,证据确凿,于豫王而言一点都不困难。只不过无论是真的凶手,还是假的凶手,陛下心中的疑虑,却绝不会因此而消解的。”

    一番铺垫叙述,莫浮南方才说出如今令百里炎萦绕于心的事情。

    “十九皇子是静贵妃所出,这六年来,静贵妃对死去的儿子可谓是念念不忘。而伴随六年的光阴,贞敏公主已经是十二岁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美貌可人。这个小公主美貌聪慧自然不免讨陛下喜欢,这是一方面。也许,陛下还因为十九皇子之死对静贵妃的愧疚,故而加以恩宠。这位贞敏公主,可谓帝国最尊贵,最受宠的女子。而陛下已然是决意,为她说一门亲事。整个龙胤的青年才俊,都不觉趋之若鹜。而前些日子,陛下已然决意,御前比武,挑选少年英才。凡二十岁以下,七品以上官职的武将均可参加。这虽然没有明说,可谁都知晓是个贞敏公主挑选驸马的。一旦入选,不但能得一个如花似玉的公主,并且前途似锦,富贵难以言喻。”

    元月砂微微一愕,这个消息,她自然才从豫王府第一次知道。

    贞敏公主虽然只有十二岁,然而龙胤的贵女,到了这个时候却已然开始筹谋婚事了。宫中不过传来了些许风声,却已然是让各家的少年郎蠢蠢欲动。

    甚至周氏来元家放泼时候,也不觉提及了贞敏公主的婚事。

    龙胤习武成风,但凡贵胄子弟,无不学习弓马骑射。就算是朝臣,也有许多武技不错的。一来可以强身健体,二来也是可以自卫防身。这御前比武,更是龙胤的一项惯例,宫中更开辟了一处御武所。只不过这一次公主选亲,宣德帝似只中意年轻的武将,并不打算为女儿挑选一个文臣,似也隐隐有属于自己的打算。

    元月砂轻轻说道:“那就不知道,最让豫王府不喜欢的驸马人选又是谁呢?”

    绿薄压下了胃里面的翻腾不悦,她不喜欢元月砂这种一点就透的聪慧。

    小小年纪,就聪明的好似个妖孽一样。

    哪里像个正常的女子?

    莫浮南眼中赞赏之色却也是越发浓了:“如今十七皇子百里璃才七岁,可是张淑妃已经是为了他说了一门婚事,换了八字,递了庚帖,只待岁数到了,就可以成亲。女方是薛指挥使的幺女薛灵娇,大十七皇子足足四岁,元二小姐应该见过这个姑娘。薛指挥使掌管守卫京城的四成兵马,军中关系深厚,又是陛下纯臣,极得陛下喜爱。张淑妃为什么要儿子跟个大他四岁的姑娘定亲,其意不言自明。薛指挥使不但有两个女儿,还有三个儿子,最小一个才十四岁,名叫薛采青。他如今身在龙骑禁军之中,也有参加御前比武的资格,据说武技十分出挑,样子也很俊俏。张淑妃很希望这个薛家男丁娶了贞敏公主,陛下也不见得会反对。”

    元月砂当真记得那位薛灵娇,牙尖嘴利,气势凌人,性子还很倔强,眼睛里揉不得一颗砂子,说话也很刻薄。难怪,也是许了皇子的人,连她的大姐姐也不好大声训斥于她。

    若让薛采青娶了贞敏公主,那么周皇后、薛家、静贵妃、张淑妃就连成一线。薛采青若能娶了宣德帝最心爱的女儿,那么在军中的前途自然会十分顺畅。如此一来,张淑妃为自己儿子谋求的军中势力更会增加几分。

    这自然是豫王府的人绝不希望看到的。

    莫浮南没有将话说透,而元月砂却已然懂了莫浮南的意思。

    她不动声色:“那其他热门的驸马人选,又还有哪些?”

    莫浮南着实喜爱元月砂这水润不动,却又懂得知机配合的样子。

    不错,若是不中意薛家那位,自然要询问别的可能人选。

    而这些个消息,莫浮南自也是早就查探妥当,如数家珍。

    “皇后周家如今二房的周幼璧,也是天资聪慧。宣平侯周世澜没有娶妻,自然也没有子嗣,却喜爱周幼璧的聪慧,打小便养在了周世澜的跟前,一切待遇如侯府嫡子一样。别人都说,周世澜想过继这个孩子。而周幼璧确实也是天资不错,弓马娴熟。只不过,也许和周世澜靠得近些,小小年纪,性子不免有些浮躁轻佻。”

    “再来,就是墨夷七秀的小师弟莫容声。他父亲莫老将军战死沙场,母亲也因此殉情死了。至于家中亲眷,也尽数凋零,没什么有联系的远亲可以投靠。正因为这样子,才被墨夷宗收养。他天资极佳,秉性纯良,小小年纪便跻身于墨夷七秀,已然是可独当一面。如今已经是边关海陵卫所五品正千户。小师弟今年十八岁,性子有些孤僻,没有说亲。说到年轻武将之中的官位能力,前途本事,放眼龙胤,没一个少年武将比得上他。只是他亲族凋零,性子又有些孤僻,未免有些个不足之处。”

    “至于其他的人,也许也有出挑的地方,可是与他们三个一比,也总显得差了距离。不过这其中若有谁忽而绽放光芒,御前出彩,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元月砂点点头,薛采青、周幼璧、莫容声这三个少年郎,各自都出自名门,背后有势力支持。不过照着莫浮南说来,周幼璧有轻浮之名,莫容声又亲眷凋零。薛家门第势力是差了些,可一来是纯臣,二来儿子也没别的什么毛病,也许反而更中宣德帝的意。

    如果陛下有意,那么静贵妃一定不会反对,那么贞敏公主就一定会喜欢。

    当然,这门婚事也未必会如此。只不过于豫王府而言,既然有此担心,自然不会什么都不做。更何况豫王一方只有一个莫容声,对手却有两个人选。周皇后如今栽培十七皇子,就如当年栽培百里炎一样。周氏子弟娶了贞敏公主,那么以后周皇后可操纵的权力也就更多。

    绿薄挤出了笑容:“如今就有劳元二小姐用些手腕,毁去薛采青的名声前途。到时候,也不必担心贞敏公主垂青于他。这样子事情,对于元二小姐来说,应当也是极为容易的。元二小姐不是做惯这个了?”

    她努力让自己嗓音显得平缓、和顺,显得正常。

    可饶是如此,那话一出口,却不免有一股子掩不住的轻蔑恶意。

    百里炎有些冷锐的目光扫过来,没有说一个字,绿薄竟也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她自打服侍百里炎,就千方百计琢磨着百里炎的心思,没有一句话不贴百里炎的心,没有一件事不如百里炎的意。

    如今百里炎喜欢元月砂,她原本不应该说些让百里炎不快的话,可是这样子的话,到底还是说出口。

    元月砂却好似什么都没听出来:“月砂自然不会让豫王殿下失望。”

    莫浮南顿时也是打圆场:“不知元二小姐又有什么计策,但说无妨。”

    绿薄垂下头,心中冷哼,元月砂满身都是心眼子。

    元月砂却垂眉顺目:“月砂如何设计,请恕月砂不可直言,豫王殿下应当知晓,如今我并非豫王府的下属。等为豫王处置好这桩事情,月砂自会来拿属于自己的赏赐。”

    “胡言乱语!”绿薄已然按捺不住:“豫王向你问策,是何等抬举?又岂容你在这儿恃宠生骄,自抬身价?这样子粗陋的欲擒故纵,自抬身价的计策,你居然也是使得出来。”

    她白腻面颊竟似流转了一缕红晕,气极了的样儿。

    “若豫王不肯相信月砂,月砂也不敢高攀豫王府,还是乖乖巧巧,做我这个南府郡的元家二小姐。”

    元月砂没有理睬绿薄,抬头盯住了百里炎,对上了百里炎那深邃又咄咄逼人的眸光。

    绿薄不忿,还欲再言,却让百里炎伸手阻住。

    百里炎眸光竟似隐隐有些个深邃之处,漆黑的瞳孔之中流转了缕缕探索之意。豫王百里炎性格倨傲,他向来不喜欢那种故作高深,让人捉摸不透的谋士。向他献策的人,必须要学会臣服,一定不能有丝毫忤逆。否则纵然这个谋士智多近乎妖,百里炎也绝不会用,甚至会除之而后快。

    这一瞬间,百里炎如猛虎碰到了伤口,竟不觉流转了几许的凶狠之意。

    待触及元月砂纤弱娇美的身影,方才不觉缓缓回过神来。

    眼前之人,是个纤弱美丽的女子,而不是个男人。是男是女,这自然是有极大的分别和不同。

    既然是女子,百里炎自然是有这份趣味和心计,前去探索,以探元月砂可是当真有这么些个本事,如海深邃的心计。

    瞧着这纤美少女皮囊之下,究竟是拥有何等的能耐。

    绿薄在一边隐忍不言,一时之间竟似有那万般的委屈。

    正在此刻,却见几名侍卫压着一道英挺身影踏入房中。

    元月砂抬起头,微微有些惊讶,这被铁链绑着的,正是墨夷七秀的首徒蔺苍。她也见过这位豫王的心腹几次,每一次无不是意气风发,极为招摇张扬的样儿。

    可是如今,他衣衫诸多破损,脸颊之上也有几道血痕。

    绿薄大惊,温声呵斥:“好大的胆子,连蔺苍统领,你也是敢动,还不快些松开。”

    莫浮南无奈瞧了绿薄一眼,今日绿薄连连失态,也不知是否因为被元月砂给生生刺激了。

    一旁,一名青年却懒洋洋的说道:“绿薄师妹,这却是王爷的意思。”

    那青年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笑起来时候,脸颊一边一个酒窝,瞧着好似个少年郎。那头发梳起,鬓发间却也是别了一朵娇艳的花儿。他样子瞧着懒洋洋的,可是那份懒洋洋的笑容却也是未曾到达眼底之中。

    绿薄当然认得他,墨夷七秀之中的江别花。

    江别花性子不羁,也做不得官儿,却对各种奇巧淫技,机关暗器别有研究。

    蔺苍所训练的豫王近卫凶悍无比,江别花的暗卫却善于隐匿,刺探消息,进行暗杀。而江别花本身也是个诡计多端,足智多谋的人物。

    正因为这个样子,蔺苍也许是武功凶悍,不过最终还是被江别花所擒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