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0 当众丢脸
    090 当众丢脸第(1/2)页

    天:

    这是周玉淳生平做出的第一桩恶毒陷害之事,她不由得有些紧张。

    恍恍惚惚间,却见着许多人踏入这佛堂之中,而这些人面颊之上,一个个流转了极惊讶之色。

    而这些绰约模糊的人影之中,最尊贵耀眼的自是周皇后。对方一派潋滟之色,一双眸子却是雪亮,竟似让周玉淳打了个激灵。

    周玉淳匆匆移开了脸蛋,不觉又瞧见了静贵妃那苍白幽怨的脸孔。

    对方这张脸蛋布满了怒火,向着这边望过来。

    早逝的十九皇子本就是静贵妃心尖尖的肉,想不到居然有那狂妄的人,摔去了百里锦的白玉莲花灯。

    这些年来,静贵妃本就是心疼如搅,如今更是在静贵妃心口狠狠的插了一刀。

    周玉淳紧张得双手轻轻颤抖,一阵子的口干舌燥。

    却将那双手收到了衣袖里面,心知如今已到了如此地步,若不将元月砂践踏到了足底,便是自个儿坏了名声。

    她伸出了沉甸甸的手臂,指责元月砂,极恼怒:“元二小姐,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说话言语却也是在发颤。

    方才纵然没听清楚的,如今也尽数听清楚了。

    静贵妃厉声道:“阿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周玉淳掩住胸口心悸,有些惧怕静贵妃,下意识垂下头,却将算计好的话儿说出口:“我来得早些,瞧见元二小姐也来了,居然,居然伸手偷这里的白玉莲花灯。”

    这话一说,周围之人也是一片哗然。

    这可是佛前之物!还是用来给死者祈福还原的。

    便算有人对这些个白玉莲花灯动了心思,也不该是位官家小姐。

    方才人群之中抬不起头来的百里纤顿时跳出来:“咱们京中贵女,这么多年了,从来没出过这档子事。不过有人是从南府郡来的,元家旁支,自然是少了几分矜贵,多了几分寒酸。”

    百里纤原本就嘲讽过元月砂首饰见不得光,其后元月砂得豫王赠镯,这档子事便是压下来了。

    想不到如今,居然又闹腾出这档子事。

    百里纤因为赫连清如今处境极是尴尬,回去宣王府还不知道会如何发落,这心里更是将元月砂恨了个通透。

    如今出了这档子事,百里纤更是喜出望外,恨不得借着此事生生将元月砂给踩死。

    周氏更趁机嚷嚷:“阿淳,你还不将事情说明白,难道还要给这等人留脸。”

    周玉淳渐渐平复心绪,这话儿一旦开了口,就不似方才那么紧张了。

    她一咬唇瓣,流露出了可惜的模样:“我自然被吓着了,我告诉元二小姐,不能够做出这样子事情。还是将这白玉莲花灯放回去,可她却不肯。说我要敢跟别人说,便说是我手脚干净,动了这盏灯。她,她怎么能这样子。我自然也是不肯的,和她说话儿,不肯让她走。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有人来人,一时急了,竟然,竟然将这个灯给摔坏了。”

    说到了这儿,周玉淳似也急出了眼泪,掏出了手帕,擦擦自己的脸颊。

    可那内心之中,竟似隐隐有了快意。周玉淳更不觉心忖,原来算计人,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自己从前,也是太傻了。

    周皇后一副关切悲悯之色,伸手拢住了静贵妃的手掌:“静贵妃,可要仔细身子,不要为这等事情置气。本宫必定邀来能工巧匠,为你再做莲花灯。”

    一触手,却发觉静贵妃的手掌甚是冰凉。

    静贵妃冷冷说道:“便是再做一盏,我儿的这一盏白玉莲花灯也是摔坏了。”

    周皇后不以为意,继续安慰:“那本宫令能工巧匠将这莲花灯镶嵌补好,瞧着和过去一样。”

    静贵妃抽出手:“那就多谢皇后了。”

    任谁都能瞧出来,静贵妃心中也是有极大的怒气。

    周皇后目光涟涟:“今日之事,本宫必定是要秉公处置,给予静贵妃一个公道。”

    苏颖叹了口气,她如一片柔云,柔柔的从这些女眷之中走出来,却美得惊心动魄。

    而她容色更如菩萨一般温和悲悯:“元二小姐若是有什么为难之处,颖儿也是肯帮你一二,你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周氏冷哼:“这佛前的东西,也是敢动,也不怕是招惹佛祖降罪。不过,有些人出身南府郡,是个乡下丫头,也是难怪做出这样子的事情。若不狠狠降罪,便是神明也不能闭眼。”

    元老夫人也是被这一连串事情闹得有些懵了。

    好端端的,怎么又生出这么些个事情出来。

    一时之间,元老夫人也不敢插口,心忖至多也就保下元月砂说回元家处置。再让人去豫王府递个话,瞧瞧豫王是什么态度。到时候,看有无转圜余地。

    元月砂却忽而轻轻的抬起头来,眸中清光轻轻的扫过了眼前一张张的面孔。

    如此坦然相视,让在场的女子都是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她们暗中思忖,若换做了自己,做出此等事情被揭破,早就已经抬不起头来。

    又怎生想到,元月砂居然还如此坦然。

    有人心里面更忍不住想,果真是个不要脸的。

    而元月砂却当着这些凝视不屑的目光,缓缓说道:“皇后娘娘容秉,月砂并没有偷窃,也没有摔坏十九皇子的白玉莲花灯。”

    百里纤顿时尖声叫起来:“这么说,你是说阿淳在冤枉你了?元月砂,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污蔑阿淳说谎!阿淳这样子的好女孩,怎么会污蔑你?”

    周玉淳更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流露出痛心和委屈的样儿:“你,你怎可如此说?元二小姐,我与你素无冤仇,我一向也不说假话,我周玉淳也从来没有冤枉过谁。可偏生,如今你竟这般说我。就算在北静侯府,就算对着族中姨母,我也说出了真相,还你清白。阿淳不求有些人知道感激,只求有些人不要做错了事,再给我身上泼污水。”

    周玉淳这一番剖心泣血的话儿,倒也是惹得不少人心中赞同。

    说到底,这个陷害的计策既简单又粗暴,根本没什么精妙的心计。

    这其中要紧的地方,则是指证元月砂的是周玉淳,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若换做别的人,比如元家的元蔷心,又或者是宣王府的百里纤。那么这个人纵然是叫得天花乱坠,却总令人狐疑的。更怀疑可是因为心中有恨,故而对元月砂栽赃污蔑。

    可若是周玉淳,这却也是不一样,自是不同的。

    谁都知晓,周玉淳秉性单纯,蜜罐子里面泡着长大的,素来也是没有什么心眼。

    这样子的姑娘,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陷害元月砂。

    更不必提上一次在北静侯府,正是因为周玉淳,别人方才会相信,元月砂是无辜的。

    否则那个时候,元月砂已经是被唐文藻污蔑,成为还是范蕊娘的凶手。

    那时候众人相信周玉淳,是因为周玉淳向来不说假话,并且也无利益纠葛。

    如今周玉淳指证元月砂,自然也没道理不相信。

    就连周氏与元老夫人等人,只觉得周玉淳既然这样子说了,虽不知晓元月砂为什么要盗灯,可这总是个事实。

    唯独百里纤隐约猜测出了几许,可居然也不敢确定。

    百里纤听到了周玉淳这样子说了,说话的嗓音更是大了几分:“当真忘恩负义,阿淳对你有恩,你居然是这样子说。如今你说阿淳说谎,难道还要说是阿淳将灯给摔坏了,栽赃于你?”

    说到了这儿,百里纤却也是顿时不觉讽刺冷笑。

    却可巧正说中了周玉淳的痛脚,让周玉淳内心砰砰一跳。

    好在确实如百里纤所言,元月砂对周玉淳有任何的指责,都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周玉淳的纯善单纯。

    偏生便是在这个时候,一道温醇的男子嗓音却在众人耳边响起:“纤小姐,此言差了。元二小姐并没有做出这样子事情。”

    伴随这道温醇的嗓音,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却也是不觉缓缓而来。

    周世澜一身淡蓝色的衣衫,风度翩翩,蜜色肌肤流转几许阳光热力。他面颊之上,长眉之下一双凤眸流转了晶莹的光彩。而唇瓣蕴含的笑容,竟也好似有着若有若无的轻佻和慵懒。

    便是这种万事不萦绕于心的潇洒气质,让在场许多女郎脸颊都不觉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绯红。

    明明知晓周世澜名声不佳,可他这个样儿,总是极为吸引人的。

    可周世澜说出来的话儿,却也是让很多人困惑不解了。

    谁都知晓,周世澜是周玉淳的哥哥,而且这个哥哥,还是极为疼爱妹子的。

    难道,他居然要帮衬元月砂,说自己妹子说谎?

    周玉淳也是一愕,下意识间捏紧了手掌,心中却也是不觉狐疑不定。

    纵然周世澜平时对她千宠万宠,可一个人紧张时候,总是不免想得多些,更不免患得患失。

    她知晓周世澜自打北静侯府见过元月砂之后,便对元月砂有些兴致,觉得这个姑娘是有些特别。而这些心思,也是并没有瞒着周玉淳。

    连一向冷情冷心的百里冽都对元月砂有了男女之意,元月砂这个妖精蛊惑了自己大哥,似乎也并非不可能。

    一时之间,周世澜平素的千般爱护,万般维护,周玉淳一时都忘记了。这一刻,她反而不觉疑神疑鬼起来。

    周世澜那双亮晶晶透着摄人光彩的眸子却也是不觉盯住了百里纤:“纤小姐,阿淳并没有说谎,可元二小姐也没伸手行窃。这一切,只源于你不喜欢元二小姐,总是在阿淳跟前说元二小姐的不是。说她出身寒酸,性子不好,手脚不干净。自打上次阿淳为元二小姐说了话儿,你更是十分不忿,总要让阿淳觉得她做得错了。”

    百里纤一阵子气恼,可被周世澜眸光这样子一扫,竟觉得心中阵阵发紧,竟似有些惧意。自己算计周玉淳,将周玉淳作为棋子,周玉淳是个傻的,可周世澜却是很聪明。

    百里纤冷冷哼了一声,轻轻的垂下去,手指拂过了衣服摆,到底什么话儿都没有说。如今周玉淳说出个这么些个话,

    周世澜双手轻轻的抱在胸前,无视眼前这种种绷紧气氛,缓缓的说道:“此事说来,竟似一场误会。是我口不择言,只说让元二小姐跪着捧灯念经,为十九殿下祈福,必定能博得静贵妃心中欢喜。谁料,阿淳心中对元二小姐有所偏见,却道元二小姐私动莲花灯,所以方才闹腾出这档子的事情。如此说来,却是我口齿轻薄的罪过。”

    周世澜这样子一番话儿,却将此事说成另外一桩缘由。

    只道元月砂是有心奉承静贵妃,可巧被周玉淳撞见,周玉淳年少不懂事,所以方才生出争执。

    让这样子一说,在场的人面色也是不觉有些古怪,似信非信。

    如此说来,也似说得过去,至于究竟是不是这样子一回事情,那可以也是说不定了。

    更何况这周世澜一向秉性风流,也是不知晓是否因此对元月砂而怜香惜玉了。

    焉知不是为了替美人解围,故而刻意为之。

    元老夫人趁机说道:“原来竟是一场误会,月砂初来京城,未免是有些不懂礼数。还盼皇后娘娘,不要见怪。”

    方才元老夫人也是不敢开口,如今方才借你。机言语。

    周皇后不置可否。

    周玉淳死死的搅着手中的帕儿,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她知晓自家大哥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却是极聪明剔透。想来,他也是瞧出什么了。如今既护着自己妹子,又替元月砂解围,果真是个聪明的。

    想到了这儿,周玉淳心中各种滋味沉沉浮浮的,可最后心中留下的竟是浓浓不甘——

    凭什么!

    自己舍弃心性,已然不是从前的周玉淳,可偏生让元月砂躲了,不能损及分毫。而护住她的,还是自家大哥。

    一想到了这儿,周玉淳眼里透出了幽幽之色。

    周玉淳抬头,幽幽说道:“大哥,纵然你有意为元二小姐开脱,可这是姑息养奸!”

    周世澜微微一僵,不觉盯着周玉淳。

    “那日北静侯府之后,你就说元二小姐的好。也是,这样子一个聪慧剔透的人儿,你自然是心里怜惜得紧。可是,如今元二小姐打碎的是十九殿下的白玉莲花灯,若不严惩如何能对得住静贵妃?”

    周玉淳干脆将话给说死了:“她拿了莲花灯就要走,并没有诵经念佛。若不是淳儿阻止,她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根本就是偷盗,才不是讨好静贵妃。”

    周世澜有本事,就为了这个女人将自己亲妹妹给踩下去呀?

    她就赌着周世澜不敢。

    周世澜就是有这个色心,周家也不能见容他为了个外边女子作践亲妹妹。

    周家不是要她嫁给豫王世子,还能容周世澜坏自己名声?

    这一瞬间,周玉淳内心泛起了种种念头。

    她都有些惊讶,想不到自己居然是这样子的会算计。

    瞧来有些事情,若是自己做熟了,可不比那些人差。

    从前自己被人骗,不是因为自己蠢,而是自己不够狠,不屑于用那些个手段。

    一瞬间周世澜眼底涌动了种种复杂,甚至唇角也是不自觉的泛起了一缕淡淡的苦涩笑容。

    阿淳不听话了,可终究是个傻丫头。

    她以为自己是色迷心窍,护着元月砂?

    哪里知道,自己是在保着她。

    虽不知晓元月砂迷雾之后的真实,虽也对元月砂的神秘动了一缕兴趣,可周世澜是个有分寸的人。

    对于凶猛野兽,偶尔调戏可以,可不能触及底线,必要时候更是要敬而远之。

    周玉淳以为算计元月砂,就会让元二小姐吃亏?

    他不得不说,阿淳实在是,太过于自我感觉良好。

    只不过周玉淳将话说死了,周世澜纵然想要补救,一时也得思索怎么开口。

    可偏生周氏却不依不饶:“周侯爷怜香惜玉,怎么不就不怜惜静贵妃的丧子之痛?皇后娘娘是六宫之主,必然要为静贵妃主持公道。”

    静贵妃更冷冷说道:“不错,谁摔了我儿的白玉莲花灯,都是不能轻饶。”

    元月砂却不觉轻盈的福了福:“皇后容秉,月砂并没有摔坏这盏莲花灯。是周家阿淳当着我的面,挑中静贵妃那一盏,走到我面前,再狠狠摔碎的。”

    元月砂这么一说话,顿时又再起波澜。

    今日这转折之事,当着是一浪盖过一浪。

    无论元月砂说得真还是不真,单从她指控周玉淳栽赃陷害,这已然是足够骇人听闻,令人不觉心惊了。

    听到元月砂指证那一刻,周玉淳也不觉心生惧意。

    转眼间却也是由惧转怒,一副不甘受辱的样儿:“元月砂,你,你就是因为恨我揭你丑事,所以你要污蔑我。”

    旋即又觉得自己口气少了几分的气势,更不觉厉声道:“我周家阿淳,岂容你攀诬?周家也是饶不得你。”

    百里昕更尖锐说道:“是了,阿淳是周家嫡女,向来纯善可人,性子温婉,少与人结怨。她若是天上的云彩,你便是地上的污泥。你一个南府郡的元家旁支,一到京城就被未婚夫婿指责水性杨花,害死范家姑娘,惹得唐文藻身亡。你以为自己做出那等楚楚可怜的样儿,便没人疑你?发生这种种事情,就是别人害你,你便全然无辜?”

    元月砂飞快说道:“就是别人害我,月砂当真无辜。”

    她抬头,一脸委屈之色:“月砂来到京城,一直本分温顺,向来不敢得罪了谁。宁可自己委屈了,却也是不敢让别人不自在。可是为什么,对月砂的攻击却总是一次接着一次?难道就因为月砂是南府郡旁支女儿,就合该受此委屈?”

    百里纤顿时一堵,恼恨无比的想,元月砂这时候还故作可怜。她都想要扑上去,撕破元月砂那张楚楚可人小白花的面皮。

    一时怒气堵心,终究不过是恶狠狠扔了一句话:“你道你这个样儿,谁信你说的是真的。”

    周玉淳也气恼嚷嚷:“是了,谁信你说的是真的。”

    她周家阿淳这么多年纯善,谁会觉得她说的是假话?

    可偏生在这时,一道柔美的少女嗓音响起:“元二小姐说的,自然是真话。”

    伴随那少女盈盈过来,在场女眷不自觉纷纷让开,给她让开一条道路。

    对方体态娇柔,面容极美,胸口一串五彩璎珞,更衬得面目柔柔生辉。而这个姑娘,赫然正是静贵妃之女,宣德帝最宠爱的皇族公主贞敏公主。

    周玉淳张口说元月砂摔了白玉莲花灯,也没几个能指认周玉淳说的是假话。便算是周世澜,只怕也让人疑周世澜是被美色所惑,只怕也还是信周玉淳的人多些。

    可偏偏,如今跳出来指证周玉淳的,却是贞敏公主。

    便是苏颖,那美眸之中也是不觉掠动了缕缕惊讶,贞敏公主可是素来不理闲事的主。

    甚至周玉淳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瞧着渐渐靠着的柔美身影。

    居然是贞敏公主!可为什么偏生是贞敏公主?

    且不必提元月砂这个破落户女儿何至于有这天大面子,贞敏公主可是周玉淳最好的朋友。

    周玉淳身份高贵,性子又温顺活泼,这京城里面和她玩儿得好的也是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