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7 私奔
    087 私奔第(1/2)页

    天:

    而此时此刻,便算是元月砂也是没有留意到这些幽密的暗涌。

    她忍不住仰头,向着队伍之中最耀眼夺目的存在望去。

    这里最吸引人注意力的,当然是被一堆贵妇簇拥的周皇后了。

    周皇后今年三十五六,瞧着不过三十出头,艳光四射,美丽非凡。

    她十六岁入宫,二十岁便做了皇后,足见家世显赫,手腕非凡。只可惜,这样子的丽人美中不足,却无法诞下皇嗣。

    纵然如此,宣德帝仍然是对周皇后宠爱非常,并无丝毫嫌弃。就算过去二十载,周皇后仍然是后宫之中最受宠的女人。虽偶有嫔妃一时极得眷顾,可她们纵然最受宠时候,那份宠爱也是决没有越过皇后娘娘。

    故而这位龙胤的皇后,自然是拥有非凡的权势,更是无数女子羡慕的对象。

    元月砂和这位周皇后隔得极远,瞧见周皇后一身华贵,衣衫之上满是精致的牡丹刺绣。而周皇后容貌美丽,也是将这一身锦绣生生镇得住。她宛如皓月当空,陪伴在她身边的贵妇却也是顿时浑然失色。就好像是明月边的星辰,其光芒本不能跟明月争辉。

    元月砂来之前,还被湘染提点,也不知周皇后会不会当众留难。如今到了这儿,才发觉自视甚高。

    如今她凑到周皇后身边,已然是极不容易,隔得太远了。

    一个元家旁支女,哪里有这个资格。

    要是这个时候周皇后嚷着让元月砂过去,再当众留难,这都不算是羞辱,而是一种荣耀了。

    在周皇后的华贵跟前,好似元月砂这种身份的女郎,宛如微小的蝼蚁,都是不值得一顾。

    元幽萍也察觉到了这样子的现实,顿时也是不觉松了口气,暗思自己这些日子确实也是疑神疑鬼,想得多了些了。

    这样子也好,倒也安安静静的。

    元月砂目光从周皇后身上移开,落在周皇后的身旁。

    离周皇后越近之人,身份自然也是越尊贵。

    如今站在周皇后身边的正是静贵妃。

    这位静贵妃衣衫素净,眉宇间似乎总有一股子淡淡的清愁,一双眉眼也似乎烟水朦胧。她如今这个岁数还有如此风韵,可见年轻时候定是个美得如梦似幻的可人儿。

    宫中的人都知晓,静贵妃是外邦贡女,靠着姿容出众博得宣德帝的欢心。她当然很是受宠一阵,步步高升成为了贵妃。伴随时光流逝,静贵妃当年的宠爱自然已然渐渐淡了去了。好在,她儿子虽然没了,膝下还有个乖巧可人的女儿。

    而静贵妃的女儿,正是如今炙手可热的贞敏公主百里敏。

    谁都知道,贞敏公主是宣德帝最心爱的女儿,甚至她的婚事也是牵动京中少年的心。当初周氏甚至以贞敏公主婚事为诱饵,希望元家舍弃元月砂。如此也足见贞敏公主的魅力。

    有这样子得宠的女儿,加之静贵妃性子温婉柔顺,在后宫之中总是有一份超然地位的。据说宣德帝对静贵妃虽不如当年热切了,每个月总有一两日会去静贵妃那处坐一坐,说说话儿。

    而在周皇后身边另一侧,那名年轻的俏妇,则是如今正火热的张淑妃。

    张淑妃年纪比周皇后静贵妃小几岁,模样俏丽,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好似会说话一样。

    虽已为人母,可那俏皮灵动之之色,却也是浑然天成,并不显得矫揉造作。难怪,如今张淑妃得宠,也不是没有得宠的道理。

    不过这后宫之中女子的宠爱,除了姿色容貌,还与子女有关。如今张淑芬水涨船高,炙手可热,一多半原因还是因为她是十七皇子百里璃的生母。

    百里璃今年才七岁,却已经是聪慧可人,让教导他的老师称赞不已。

    宣德帝很喜欢这个小儿子,每日都追问功课,并且时常招百里璃陪伴身边。

    而周皇后也对这个十七皇子颇为眷顾,爱惜不已。

    朝中的人也是不由得有别的心思。

    不错,如今百里璃虽然是个小娃娃,可宣德帝身子还好,过了十多年,百里璃也会成为俊秀青年。

    许多事情,也是难说。

    元月砂更忍不住想,就是百里璃这个小孩子,让原本融洽的周家和豫王之间有了嫌隙。

    想到了这些,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

    这些宫中的嫔妃,在远处是如此的高贵,争奇斗艳,遥不可及。可是自己啊,这样子远远瞧着,却一定一定,要撕开这一派华贵的面皮。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不觉垂下头,眸光涟涟,一双眸子幽润沉沉的。

    静安寺地处郊外,故而方才能山清水秀,颇有些个灵秀之气。这些娇客车马劳顿,也是累了。而寺中早安排厢房,让这些京中贵女稍作歇息。

    元月砂与元幽萍被领入一处小院之中,与她们安排一道的还有薛家两个女郎薛灵娇与薛灵霜。

    元幽萍的大哥元致朗颇受薛指挥使的赏识,论起来也不是什么外人。

    薛灵霜年纪大些,是姐姐,比之薛灵娇多几分沉稳。至于薛灵娇,因为是家中幺女的关系,却不免显得有几许骄傲。

    元幽萍和薛家两姐妹很是熟悉,说起话儿来也亲切。相反,元月砂自然是不熟了。不但如此,元月砂还是南府郡的姑娘,传言也多。

    薛氏姐妹和元月砂不亲近,却总忍不住悄悄的打量元月砂。

    至于元月砂得罪周氏,薛氏姐妹倒也没有如何在意。一则是那范蕊娘自己出乖露丑,周氏闹得没什么道理。再来,既然豫王府出面干涉,周皇后也不会明着帮周氏。只要周皇后不出面,周氏也根本不值什么。

    薛灵娇好奇扫了元月砂一眼,忽而说道:“元二小姐,你一身这么素净,就算是吃斋念佛,也不必这样儿。”

    听说这元月砂十分痴迷于唐文藻,便算唐文藻另结新欢,又推她顶罪,却仍然是不离不弃,爱如珠宝。

    想到了此处,薛灵娇眼睛里面却也是流转了几许的轻蔑之色。

    元月砂轻叹了一口气,手指头轻轻拂过了裙摆。

    “听说唐大哥死在了狱中,我虽然不能为他披麻戴孝,总是想要穿得素净些。”

    “恕我直言,唐文藻那样子的人,死了便死了。你不用嫁过去,简直是天大的福气。是老天爷瞧你可怜,如此眷顾。好似他那样子的男人,死了非但不觉得可惜,还是活该。”

    薛灵娇极不屑的说道。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欣赏元月砂这份刻意表现出来的贤良淑德。

    就好似这位薛灵娇,她是武将之女,家里面又带得很骄纵,自然是有些瞧不上元月砂的这份卑微与委曲求全。

    在她瞧来,元月砂这个样子简直是犯贱。

    元月砂轻轻柔柔的叹了口气,一双眸子竟似盈盈似水。

    “我打小就喜爱唐大哥,自然是舍不得。况且,我是他未婚妻子,心里怎么也放不下。若不是因为有一个范家小姐,何至于这样子呢?”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流露出难受之色。

    薛灵娇听了却是不屑之色更浓了。

    薛灵霜沉稳一些,不觉呵斥:“阿娇,休要乱说话儿。这世上每个女子,都是有自己为难之处的。你并不是元姑娘,总是很难体会人家的痛楚。”

    薛灵娇翘翘唇瓣:“大姐姐,我可不这样子认为。这世上总是有些人,会给自己挑些借口。其实就是秉性柔弱,生来就很懦弱。以后若有人欺辱我,我才不会饶了这个人。”

    薛灵霜轻笑摇头:“你这样子的姑娘家,还在家里面,父母看顾,姐妹和顺。你又没当真受苦,这样子说着,实在也是不知人间愁苦。等你嫁了人了,我瞧你还是如今这般火爆的性儿?”

    “自然还是这样子的。”薛灵娇十分笃定。

    薛灵霜很是聪明,故意说了几句话儿,引开了薛灵娇的注意力。

    薛灵娇没什么城府,也不纠结元月砂穿得素净的问题了。

    这薛家两姐妹,姐姐过于世故,妹妹性儿又有些火爆。不过其实和其他京城贵女比起来,相处起来也是不难。

    寺庙里的杂役送了些素点心和清茶,还算做得精巧可口。

    元月砂挑了个牡丹花样儿的点心,轻轻的咬了一口,外面酥麻,馅儿却也是软软的。

    她慢慢的吃了块点心,又喝了一杯茶。

    正在此刻,元老夫人身边丫鬟素影来了。

    素影满脸堆欢,客客气气的:“老夫人让月砂小姐去藏经阁取一卷华严经,让月砂小姐念给她听。”

    薛家两姐妹听了,都是有些惊讶。

    想不到元老夫人居然是如此宠爱元月砂,一会儿都离不得。

    元月砂是旁支之女,元老夫人的宠爱却越过了元幽萍,落在了元月砂的身上。

    元月砂也便应了,和素影一块儿去了藏经阁。

    这寺中藏经阁很安静,除了一个看守的老妪,便没别的人了。而那个老妪年岁大了,便也是说不清楚经书的位置。

    元月砂只能和素影一道,一册册的翻阅书籍,寻觅经书。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却也是安静下来,没什么声音。

    元月砂眉头微皱,那股子敏锐的触觉忽而有了异样之思。

    这样子的感觉,自然是谈不上如何美妙。

    她凝足了足步,瞧着阳光轻轻的照进来,空气之中有许多微尘轻盈的流动。素影不知晓什么时候走了,便是那看守的老妪也是已经没有在。

    一瞬间,元月砂心尖涌过了若干念头。素影虽然是元老夫人身边的人,却谈不上心腹。

    瞧来自己,却也是一时疏忽。

    这般想着,元月砂却不觉轻轻抽出了一本书册。这里书籍多,放的日子久了,积满了尘土。元月砂瞧着,忽而有些犯恶心。

    可旋即,元月砂微微一怔。

    书架后面,是一间雅致的茶室。

    想不到这藏经阁一角,居然会布置成这样子。

    百里冽坐在几边,轻轻的抄经。

    他换下了龙骑禁军的衣衫,换了一套素白的常服。

    他乌黑头发只用一根银色的缎带给束住,简简单单,却不觉令人想到恐有脂粉污颜色这句话。

    几上摆着香炉,笔墨纸砚俱全,而百里冽神色专注,正自在抄经。

    元月砂瞧过知晓,也知晓百里冽是为了杨太后抄经。杨太后年岁大了,在宫中也低调。豫王曾经的原配妻子,也是杨太后的侄女。如今豫王世子百里昕,更是与百里冽交好。

    百里冽一向很沉得住气,如今这般柔和的姿态,竟不觉有些个岁月静好的味道。

    无论百里冽心尖尖有什么盘算,他皮相却也是极好看的。

    香炉之中焚烧的是水沉烟,香味有些清淡,却是透人心脾。

    正在此刻,却见足步柔柔。

    来的女郎正当妙龄,俊秀可人,羞涩间流转了几许紧张,赫然正是周玉淳。

    宣王府女眷安置的厢房之中,百里纤却是坐立不安,一块手帕都快要扯皱了。

    她想着自己的算计,想到了周玉淳,却恨得牙都要咬碎了。

    那日在北静侯府,周玉淳与百里纤生出了几许龃龉。可之后百里冽对周玉淳冷待,百里纤跟周玉淳的情分又回来了。

    周玉淳那些掏心窝子的话,又跟百里纤说。

    什么定了婚事,并不如何满意,她一心痴恋百里冽之类。

    她并不知晓百里纤讨厌她,一直都不喜欢她。周玉淳样样都有了,父兄待她如珠如宝,呵护备至,便是挑的婚事,门第家世也是绝好。便算是嫁不到自己所喜欢的人,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偏生周玉淳却一副极委屈伤心的样儿,哭哭啼啼,惹人厌烦。

    所以她教唆周玉淳向着百里冽倾吐心意,追求自己想要的姻缘。可暗中又让人引了元月砂过去,让元月砂瞧见周玉淳被拒。

    不错,百里冽根本不喜欢周玉淳,一定会婉拒这个周家姑娘。况且周玉淳定亲的对象是百里昕,她这个大哥步步为营,工于心计,计算利益。只凭这一点,就绝不会接受周玉淳的示好。

    周玉淳一生之中没有受过挫折,如今正好让周玉淳品尝一下挫败的滋味。这样子的感受,百里纤深有体会,更是要让周玉淳也感受一下。

    而这女人一生之中最羞耻,最屈辱的时候。偏生这般场景是让元月砂给撞见,偏巧撞破的这个是南府郡的村俗之女,旁支出身,破落户的女儿。

    百里纤冷笑,这足以将周玉淳全部的高贵狠狠的踩到了足下。

    而她知晓打那以后,周玉淳会恨透了元月砂。

    如此既羞辱了周玉淳,又为元月砂竖立了一个高贵的敌人,可谓是一石二鸟。

    至于百里冽,他既然对自己不理不睬,自己这个妹妹给他找些麻烦也是天经地义。

    可是如今,百里纤内心之中却少了几分欢喜之情。

    甚至于,她坐立难安,隐隐有些嫉妒。

    是了,这也是怪她实在太喜爱百里冽,因此心生嫉妒。她嫉妒元月砂,身份卑贱,人才也不出挑,却能得到百里冽的另眼相看。她也嫉妒周玉淳,纵然是得不到百里冽的喜爱,可是仍然能理直气壮的说喜欢百里冽。就算是遭受了羞辱,可也是有说出来的资格。可是自己呢,却连这样子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耍弄这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

    百里纤恶狠狠的想,最好是周玉淳和元月砂当着百里冽的面打起来,丑态毕现。

    那样子,才好看解气。

    可就在百里纤心神不宁的时候,赫连清却宛如一朵清云,柔柔的走到了女儿的房中。

    如今赫连清是被百里策褫夺了管事职权,可赫连清倒也不至于如苏叶萱那般被生生软禁。慕容姨娘到底是个姨娘而已。如今这些贵妇人的应酬,宣王府也是绝不会派个上不得台面的姨娘丢人现眼。

    那一日赫连清在百里策面前失态,哭得楚楚可怜。没想到今日在静安寺,赫连清又恢复了沉稳和高贵。

    反而是百里纤心神不宁,容色有些惶恐。

    赫连清轻品了一口茶水,屏退了下人,却蓦然轻皱眉头,一双眸子流转了盈盈光彩。

    “纤儿倒是越发长进了,在这佛门清静的地方,居然是弄出了这样子一场风月官司。也是不怕,惊了庙里面的菩萨。”

    百里纤却素来知晓自己这个亲娘的手腕,顿时跪下来,急切的说道:“母亲恕罪,女儿并不是故意的。女儿行事小心,不会让那周家姑娘知晓是我算计她。她,她定然会觉得运气不好才被人见着。女儿,女儿不会连累母亲的。”

    赫连清素手轻轻的放下了茶盏,却不觉皱起了眉头:“纤儿,你可知你当真令我失望之极。麟儿和你是一胞所出的兄妹,如今处境不顺,只怕是不能承爵。而母亲近来失宠,连那治家之权也被个小妾占了去。你不思帮衬兄长,也不思为母亲谋算,却一心一意,因为百里冽不理睬你含酸吃醋。你如何不想一想,当年我费尽心思,用尽手腕,力争上游,才让你锦衣玉食,身份高贵。难道你要好似那些庶女一样,战战兢兢,不成人样?若没母亲为你筹谋算计,纤儿你如何能有如今的好日子。咱们母女之间,原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百里纤垂泪:“女儿知道错了。”

    赫连清冷笑:“起来吧,地下凉,快些起来。你身子骨弱,跪坏了可就不好了。”

    百里纤盈盈起身,举帕擦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