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2 推诿罪责
    082 推诿罪责第(1/2)页

    天:

    却听得清脆啪的一声,范蕊娘脸上竟然是生生挨了一巴掌,唐文藻打的。

    唐文藻听范蕊娘骂得难听,也是难以容忍,面色铁青。

    “你给我住口,范蕊娘,你可不要欺人太甚。我原本留着话儿没有说,只当你我之间的情分。岂料你不知好歹,可也是别怪我将这些话说出来。你肚子里孩子是谁的,难道你心里面没有数?你范蕊娘平时和你那个侯爷表哥周世澜混迹在一道,早就是不清不白,说不清楚。如今你肚子里面有了个孩子,自个儿也是应当心知肚明,究竟是哪里来的货色。我跟你稀里糊涂一次,怎么就有了?还有你们范家,一开始就没打什么好主意。你爹根本也不乐意栽培于我,只想让我废在他手下,好让你们范家拿捏。至于你的那些个脂粉银子,区区财帛而已,难道就要我这个读书人折腰?什么范家贵女,却也是如此村俗。”

    范蕊娘挨了一巴掌可谓是气疯了,她在家原本是娇娇女,养得原本就十分的娇贵。母亲疼爱,宠得范蕊娘无法无天,所以范蕊娘方才肯做出这样子丑事。况且就算范蕊娘做出这样子的丑事,她的亲娘周氏也是一心一意的为范蕊娘遮掩。

    尤其可见,范蕊娘平素在家中是何等的娇宠,何等被怜惜。

    别说挨了一耳光,范家也没有人敢动范蕊娘一根手指头。

    正因为如此,范蕊娘挨了这巴掌,却也是生生气死了。

    她尖叫了一声,朝着唐文藻扑了过去,那十根手指头留了手指甲,尖尖的。

    这一抓,就在唐文藻的脸蛋之上生生抓出来几道的血痕。

    唐文藻也是怒了,顿时也是生生推过去。

    范蕊娘跌跌撞撞退后几步,却料不到唐文藻居然是这样子无情。

    唐文藻心里面也是充满了恼怒,自己这容貌有损,岂不是惹人笑话。

    从前自己觉得范蕊娘美丽高贵,哪里想得到范蕊娘居然是像个泼妇一样,居然来弄坏自己的脸蛋。

    瞧来那端起的样儿,尽数都是假的,

    范蕊娘生恐动了胎气却也是捂住了肚子,盯着唐文藻冷笑不已:“唐文藻,你以为我不知晓你的心思,你以为可以靠着元月砂攀上高枝。可人家宣王府待元月砂客气,你道当真是瞧中了人家救命之恩。不过是瞧着元月砂有几分姿色,人家宣王世子想玩一玩儿,未必真娶了。唐文藻,想不到如今你这样子好胃口,专门挑别人剩下的东西。”

    唐文藻想起了元月砂的美貌清纯,自然一个字都不相信。更何况,自己依附的是豫王府,而不是宣王世子。

    他满脸不屑:“你以为元二小姐好似你这般不知检点,她清清白白,素来都是干干净净,待我也是一心一意。范蕊娘,你和人家比起来,可什么都不是。无论如何,我唐文藻也绝不会娶你范蕊娘,徒自成为官场笑话。”

    唐文藻盯着范蕊娘眸子里油然而生一缕森森恨意。

    若非那日撞破小玉受辱之事,听到别人议论,他也起不了这个心,打听范蕊娘的不是。

    哪里能晓得范蕊娘瞧着清贵,却竟似那等不知羞的货色。

    他鄙薄的眸光更让范蕊娘恼恨得快要疯了。

    唐文藻不过是范蕊娘随意挑中,恣意拿捏的玩意儿。

    若不是大了肚子,名节受损,得挑一个瞧得过去的人遮掩,怎么样也不会挑中唐文藻。

    便是让唐文藻担个虚名,范蕊娘已然是千百委屈。

    如今唐文藻却是说得好似自己百般倒贴,他却不肯要一样。

    唐文藻算个什么东西!

    “你以为你唐文藻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我范蕊娘喜欢你?若非你当初在我面前千般殷切,万般讨好,我瞧也不会瞧你一眼。你以为你这般村俗粗鄙的人物,当真能沾到我身子?那一日你喝醉酒了,侍候你的是小玉。她也不是什么清白身子,弄了些血,糊弄你这个乡野村夫。”

    说到了这儿,范蕊儿甚至不觉笑了笑,抚弄自己的肚皮:“不错,我腹中骨肉确实也不是你的。若不是要为了遮羞,你道我会挑中你这等货色。你道我会贴银子白白为你花钱?唐文藻,你不过是个挡箭牌,挑过来遮丑罢了。”

    唐文藻虽有一缕,可是听到范蕊娘当真说出来,却也是目瞪口呆!

    原本他对范蕊娘不是没有情分,觉得自己就算和元月砂成婚了,也可以大度的将范蕊娘纳为妾。

    想不到范蕊娘居然这样子的狠,这样子的无耻,居然是肆无忌惮的将他的尊严给狠狠踩在了脚底下。

    唐文藻简直生生给气疯了:“贱人,范蕊娘你这个贱人!”

    “你敢说我贱,你又是什么货色。唐文藻,今日我范蕊娘也不怕将话头给你挑明白。如今我要这孩子有个名义上的爹,你娶得娶,不娶也得娶。听说你如今算计,想要升官,我爹一句话,这个机会就是别人的。你若不怕得罪皇后娘娘,大可以试试。我范蕊娘瞧中你,那是你天大的福气。我要让元月砂这个贱婢做妾,好生侍候我。”

    一番话范蕊娘说得高高在上,张扬无比。

    这失贞的事情,换做别的女子会十分羞愧,欲语还羞。

    可是范蕊娘却偏生是说得可谓理直气壮,耀武扬威。

    唐文藻恼羞成怒:“范蕊娘,你敢毁我前程?”

    范蕊娘见他越动怒,心中却也是越痛快:“我为什么不敢?你们唐家,为了考取功名,连儿子都卖身给商女做夫婿。如今拿了脂粉钱,就当养了一条狗。可这世上,只有我范蕊娘不要的,没有别人敢扔了我。”

    便是在这时候,她张扬之际,忽而觉得胸口微微有些发闷,肚子竟也有些疼痛。

    范蕊娘眉头一皱,心下不安。

    可此刻她激怒了唐文藻,唐文藻恨透了范蕊娘。

    他蓦然抓住了范蕊娘的头发,狠狠的朝着范蕊娘脸蛋上抽打了几个耳光。

    “贱妇,我看你是欠打,你敢毁我前程,我杀了你了。”

    唐文藻粗声粗气的,面色十分凶狠。

    一想到这个贱人将自己加以玩弄,哄骗自己,如今又诸般威胁,唐文藻可是将范蕊娘给恨透了。

    范蕊娘挣扎着,死死的护着肚子。

    这肚子里的种,是个凤凰蛋,金贵得很,范蕊娘并不想落胎。

    可她这个举动,落在了唐文藻眼里,却也是说不出的碍眼。

    唐文藻松开了手指,却蓦然狠狠一脚,朝着范蕊娘的肚皮狠狠的踹了过去。

    咚的一下,范蕊娘也是倒在了地上了。

    她啊的惨叫了一声,身下也是鲜血流成了红河,染成了红彤彤的一片了。

    便是唐文藻如此气恼,瞧见范蕊娘这个样儿,也是吓得呆住了。

    范蕊娘身份如此的尊贵,纵然是格外可恨,可是也是不能如此粗暴以待。

    他颤抖去扶范蕊娘,却发觉范蕊娘面色并不怎么好。

    范蕊娘面色苍白,话儿也说得不怎么利索。

    她血流了好多,眼神也渐渐涣散,瞧着也是救不活了。

    唐文藻心中有些惧意,可忽而心中却也是个念头。

    救不回来,倒也好了。

    他对范蕊娘情分也绝了,宁可范蕊娘死了才好,才免得让自个儿前途受阻。

    可就在这时候,唐文藻听着些个动静。

    他愕然回头,却见到元月砂身子纤细柔弱,一张纤细的容貌流转了几许惶恐之色。

    元月砂心中冰冷一片,纹风不动,面上却也是一派惶恐之色:“唐哥哥,怎么回事?”

    唐文藻赶紧抓住了元月砂的手腕:“月砂,这贱人明明知晓我钟情于你,却诸多算计。都被别人算计大肚子,还想拆散你我。二小姐,我也是舍不得你。”

    元月砂轻轻的垂下头,唇角却不觉勾起了一缕冰冷的笑容。

    范蕊娘可是还没咽气,可唐文藻心里已经是盼望范蕊娘死了。

    这合用时候就千好万好,一旦没有用处,那就弃如敝履。

    “唐郎,这可如何才好。不如,让人来瞧瞧范蕊娘。”

    唐文藻内心一阵子烦躁,可当真是妇人之见。

    他呵斥:“若不是为了二小姐,我何至于如此。”

    都是为了元月砂,自己才一时失手。

    唐文藻心里面顿时将责任推在女子身上。

    元月砂掏出了手帕,悄然弹了些药粉在帕子上,轻轻的为唐文藻擦去汗水,细声细语:“唐大哥,你对我的真心,我当真是知晓的。”

    可元月砂却又似十分嫌弃这条为唐文藻抹去汗水的帕子,只弃而不用,反而用手指头慢慢的抹去了泪水,眼睛里面却也是一缕凉意浮动。

    她冷漠的看着范蕊娘,范蕊娘还没有死透。而范蕊娘却瞧着元月砂对着自己冷丝丝的一笑,心头恨得好似要滴出血,却生生咽下去最后一口气。

    忽而一道尖锐的惊叫划破了这令人沉闷的安静。

    只见一名婢女可巧经过,见着眼前一幕,顿时连连尖叫。

    她原本手中捧着一碟果子,如今这碟果子,却也是跌落在地上,散了一地。

    唐文藻一惊,心乱如麻。

    旋即,却听到了个温婉大方的妇人嗓音:“你这奴婢,在别人家做客,怎么就这样子的鲁莽?我也还摆了,平白惊扰了在场贵客赏花的雅兴。”

    正是赫连清的嗓音。

    赫连清温婉大度,在京城本就有贤惠人的名声。

    这条僻静的道路,平时也是极少有人到此,可偏巧今日赫连清邀约了这些贵妇来赏花。

    元月砂一双眸子流转了涟涟的清辉。

    当真是可巧了。

    唐文藻听到来了不少人,冷汗津津,竟不觉脑子一片空白。

    那婢女却也是嚷着死了人了。

    也不多时,那些贵妇人也到了,见到了这骇人的一幕。

    周氏脸色顿时变得说不出的难看,扑了过去,顿时心肝儿肉的叫嚷起来。

    范蕊娘的事情,这些贵女之间也有那么一些风言风语。

    如今眼见范蕊娘肚子大大的,都有些心照不宣。

    这还没有成婚,就有了身孕,这可是一桩丑事。

    余光瞧见了一旁的唐文藻和范蕊娘,这两人在此处,却也是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周氏恶狠狠的盯住了眼前两个人,只恨不得将这个人生生弄死。

    赫连清面露惊讶之色,不觉流转了几许关切:“元二小姐,这又是怎么回事?”

    唐文藻忽而狠狠一推,厉声说道:“元二小姐,你怎可这样子对待蕊娘。蕊娘与我是真心相爱。她也不计较名分,也并没有要挟到你未来唐夫人的位置。你竟然,竟然这般忍心待她!”

    赫连清惊讶:“竟似这样子?”

    她心念盘算,本来这桩事情要扣在唐文藻和元月砂身上。岂料唐文藻居然推给了元月砂,如此极好,当真是极妙。

    周氏心疼女儿,方才是将范蕊娘宠爱成了这个样子,如今瞧着范蕊娘死了,可谓是心痛如绞!

    周氏心尖顿时一阵子的酸楚,恨得眼珠子都红了。

    她泣不成声:“你这个南府郡的乡下丫头,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害我女儿。”

    周氏也听到范蕊娘哭诉,说元月砂气着了范蕊娘,如今顿时信了。

    别人却有些瞧不上周氏,人家元月砂是有婚约的,范蕊娘不知廉耻的去争。

    也难怪,元月砂恨成了这样子的。

    赫连清目光轻轻闪动:“元二小姐,你可是我们宣王府的恩人,这件事情,可当真是你做的?你娇滴滴的一个姑娘,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狠辣的事情?”

    她可是知晓,元月砂是个口齿伶俐的人,也不相信元月砂就这样子乖巧认罪。

    “我们范家女儿,容不得有人如此羞辱。”

    周氏眼中却也是流转了一丝狠意。

    元月砂却居然没说话,只轻轻的抿紧了嘴唇,泪水盈盈。

    一张芙蓉俏面,沾染了斑斑泪水。

    瞧着,竟然是有些楚楚可怜。

    她虽然没有如何辩解,可是这个样儿,却不免让人有些狐疑。

    这样子一个柔弱的姑娘,当真会是杀人的凶手?

    唐文藻这一刻,心中却也是有那么一丝愧疚和怜惜。

    可比起自己的前程,这些似乎也是算不得什么了。

    如今,也只能将元月砂踩在了足底,平息范夫人的怒火。要知晓,周氏可是周皇后的胞妹。

    “如今蕊娘肚子里面已经有我唐家的骨肉,正是我心尖尖的人。想不到,你居然是如此狠辣,含嫉也还罢了,连我唐家的孩子也生生弄死。”

    他这样子一说,别人也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元月砂身上。

    不错,唐文藻负心,因为范蕊娘腹中骨肉,对元月砂不忠。

    若是范蕊娘没有死,这定然是一件丑闻,范蕊娘也是必定身败名裂。

    可是范蕊娘既然已经死了,名声坏了也罢,可总得有个交代。

    谁让范蕊娘身份十分娇贵,皇后也是她姨母。而这元月砂,却也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柔弱旁支女。

    明明一切都顺着赫连清的计划,赫连清却心下隐隐有些不安。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之处,萦绕在胸口,很不是滋味。

    元月砂这样子狡诈的一个小妮子,总不会坐以待毙。

    她不觉故作关心:“元二小姐怎么和蕊娘有些冲突,怎么闹将起来的。”

    元月砂没有回答,却是泪水盈盈的样儿。

    就在此刻,却见萧夫人与元老夫人联袂而来。

    今日寿辰居然是闹腾出这样子的事情,这当家主母自然也是不能不理。

    眼瞧着死掉了范蕊娘,萧夫人倒是眉头一皱。

    只不过心下狐疑之色却是颇浓;。

    虽然不过今日才见元月砂,可见元月砂举止沉稳,当真会在侯府欺辱范蕊娘?

    元老夫人更是急切说道:“月砂,到底如何一回事情。若人并不是你所伤,可是要当众说个清楚。”

    正在此刻,一道微微尖酸的嗓音却是响起:“事到如今,元老夫人为何还要包庇你那旁支之女。范蕊娘和唐文藻两情相悦,有孕在身,这元月砂心太狠,居然是小肚鸡肠,将人给害了。”

    说话的正是百里纤,她姿容秀美,秀丽的脸蛋之上流转了几许怨恨之色。

    赫连清有些不悦:“纤儿,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

    她虽恨不得让元月砂去死,可百里纤是自己心爱的女儿,何苦让百里纤折了名声。

    百里纤却沉不住气,元月砂如今招惹了这样子污秽的事情,定然是要踩一踩。

    “娘,她是南府郡出身,可不似咱们京城的贵女,那样子矜贵。这样子小地方出身的人,自然谈不上多好。做出这样子事情,一点儿都不奇怪。她是旁支之女,又不是元家嫡出血脉,便是做出此等事情,也是和京城元家没什么关系。”

    百里纤软柔柔,娇滴滴的,说出的言语却也是十分辛辣刻薄。

    她提及了元月砂的出身,不免让在场的人都是油然而生一个想法。

    元月砂是旁支所出,又不是京城养大的,做出这样子的事情,一点儿也是不奇怪。

    毕竟这礼数上面,却也是差了许多。

    元蔷心也趁机添话:“月砂姐姐,你平时在家里面,和我们这些姐姐妹妹的,掐尖要强,争雄斗气,那也是算不得什么。可是怎么离开元家,你还这么样子狠呢?范蕊娘,好歹也是个双身子的。”

    元月砂初来京城,也没多少人跟她相熟,平时也只接触了元家的几个女眷。

    元蔷心是元家的姑娘,认识元月砂,她这样子说,似又证明元月砂是个极狠辣的性儿。

    外头虽然说元月砂性子忠贞,一心想要嫁入唐家。可既然是如此,元月砂似更有理由弄死元月砂。

    元老夫人扫了元蔷心一眼,心中也是恼恨得紧。

    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元蔷心就算不喜元月砂,也实在不合在这个时候说什么。

    对于元月砂,元老夫人还是有些用处,她不免有些舍不得。

    可事到如今,也是没什么法子。

    萧夫人眉头轻轻拢起,忽而说道:“月砂,你方才不是陪着姐姐歇息,又怎会遇到了这样子的事情?”

    元月砂垂泪:“月砂确实是陪着染病的大姐姐去歇息,途经此处,方才撞见范家蕊娘。别的事情,月砂也不想再提。”

    她样子温温柔柔,欲语还休。

    元月砂这个样子,纵然没有承认,可是别人已经是认定范蕊娘是她误伤。

    周氏倒是没有吵闹了,只那一双眸子流转了仇恨的光彩。

    元月砂这个小贱人胆敢伤害自己的女儿,这般贱婢竟然伤了她心尖尖肉,周氏可是绝不会轻轻饶了对方。

    元月砂是一定要死的,可是死前,自己还要让元月砂受尽折磨。要让这贱人被千人践踏,万人羞辱,最后受尽折辱而死。

    自己女儿死得这样子凄惨,还让别人瞧见范蕊娘双身子的模样,死了名声都不留。这种种羞辱惨事,她必定要千倍奉还。

    她阴测测沙哑的说道:“还不将这杀人凶手落狱。”

    萧夫人不动声色,低语几句,让人去请元明华过来。

    周氏心肠极狠,这贵族女眷纵然犯了错,也一多半家里处置,挑个由头悄悄处死就好。可没女孩子被送去落狱的,那可是连最低级的狱卒都可以恣意羞辱贵女清白的身躯。

    周氏是皇后胞妹,萧夫人虽然清贵,也是不可正面掠其锋锐,更何况人家还死了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