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0 嫉妒污蔑
    080 嫉妒污蔑第(1/2)页

    天:

    贞敏公主瞧了百里纤一眼,没说话。

    周玉淳傻了也就罢了,百里纤可不是那等有正义感的人。只怕是百里纤自己跟元月砂有仇,却拿周玉淳做筏子。

    贞敏公主虽然不想插手这档子侯府的烂事,可也不至于为了一个不怎么相熟的元月砂,惹周玉淳和百里纤都不欢喜。

    劝了一句,贞敏公主就不说话。

    这让元月砂感慨贞敏公主的高贵和聪慧,那等高高在上,云端之上的人物,又怎么能掺和蝼蚁间丑陋的纠缠呢?

    贞敏公主果真是三个人里面最高贵最聪明的人物。

    却并不愿意在这些个贵女跟前松口。

    “事到如今,只需解开盈姐儿衣衫,就可知晓,究竟是乳母照顾不周,还是月砂欺辱人了。”

    元月砂自然不能退,若方才哄不了哭泣孩子只是丢丑,如今退缩却证明心狠霸道的事实。

    周玉淳也怔了怔,不意到了这个时候了,元月砂居然还如此嘴硬。

    风娘更是泪水盈盈,咚的跪下来:“二小姐饶了盈姐儿吧,她真的病着呢!真的病着呢!”

    周玉淳只觉得元月砂不可理喻:“人家小孩子真生病了,这样子可怜,怎么元二小姐就没那么一点怜悯的心思呢?她不过哭了哭,惹得你没脸,也是不用这样子不依不饶吧。”

    周玉淳怜悯的目光忍不住望向了生病的萧盈。

    这么小年纪,脸颊上满是泪水,尽数都是惊惶之色。

    哭得久了,还时不时咳嗽两声。

    这么一个小孩子,元月砂居然还不依不饶的欺辱,可当真是铁石心肠。

    元月砂福了福:“事关月砂名声,倘若盈姐儿安然无恙,月砂甘愿受这个责罚。”

    周玉淳反倒迟疑起来。

    自己连声呵斥,疾言厉色,元月砂反倒总是淡淡的,并没有如何失态,更没有对自己还以颜色。

    就算如此,元月砂仍然坚持,萧盈身上有伤。

    她说的话儿,也是有几分道理,若萧盈没有伤,元月砂名声也是毁了。可倘若当真有伤呢,岂不是冤枉。

    百里纤却不依不饶:“明明盈姐儿生病了,你非得要解开人家衣衫,这是什么道理?说到底,一开始便是你抹不开面子,眼见人家小孩子哭,非得认为乳母弄了什么幺蛾子。如今你非得要验伤,也不过是要向萧家人证明,你不依不饶,是当真关心,因此情切。事到如今,你还在演戏。”

    风娘一阵子心慌,哭泣不已:“盈姐儿打小胆子小,如今又染病,可别吓着她了。”

    周玉淳一阵子的为难,不觉扯住了手帕。

    一边这般为难,可若真冤枉了人也不好了。

    她求助的目光扫向了贞敏公主,可贞敏公主顿时扭过了头去,意思不言而明。

    贞敏公主方才就暗示了,这些后宅争斗的事情,她们这些娇贵女郎实在不宜插手。这些女人,个个跟乌眼鸡似的,斗个不休,眼界品行都是不佳。许是两个都不是好的,当做戏瞧就是。

    只有周玉淳这个傻的,这档子事情里面,居然还是抱不平。

    她决意不理会周玉淳,让周玉淳受些教训,知道轻重。

    就在这个时候,一枚小小的松子砸过来,正好砸在了周玉淳那颗脑袋上面。

    “傻妹妹,又招惹什么事情了?”

    那嗓音懒洋洋的,却又带着一股子风流不羁。

    只听嗓音,便能听出是个潇洒出尘的人物。

    伴随这懒洋洋的嗓音,只见一道身影斜斜靠着门口,又慢吞吞的走进来。

    周玉淳顿时又惊又喜:“大哥!”

    元月砂安静的站在了一边,此刻却也是不觉眉头一挑,眸色沉了沉。

    宣平侯周世澜!

    瞧来自己来萧家寿宴,还是见到了这京城中有名的风流纨绔。

    元月砂安安静静的抬头,周世澜的容貌也是尽收眼底。

    他身着淡蓝色的衣衫,身段儿修长,蜜色的肌肤,容貌英俊而甜蜜,红唇总是蕴含了一缕轻佻的笑容。

    而那样子的放浪不羁,仿若一股子特有的吸引力,极容易让女子面红心跳,沉溺其中。明知其轻浮不堪,却总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元月砂瞧得很仔细,心里却既酸又不屑,瞧来也不过是个轻浮的混账。

    她认认真真的想了想,觉得苏姐姐应该不会喜欢这种货色。

    这一瞬间,周世澜也是心头流转了一缕异样。

    那元家小妮子眼珠子眨也不眨看着自己也就罢了,他打小都是被女人瞧大的。

    可明明瞧得那么仔细,一双眸子却也是平静得没有任何痕迹。

    这样子姿态的少女,当真是极为少见的。

    那些良家少女,因为知晓自己的名声,看也不看自己的多了去了。

    哪里有这等落落大方看了,还流露出不屑的。

    周世澜微微有些郁闷,伸手揉了脸庞边头发两下。

    周玉淳却好像见到了救命的稻草,死死的将周世澜抓住:“大哥,你最是聪明,你瞧如今也该如何?”

    周世澜回过神来,唇瓣绽放一缕甜蜜的笑容:“淳儿可是傻了,这萧家的小丫头,今年已经四岁了,又不是一岁的奶娃娃。她自己会说话,直接问小姑娘就是了。只要哄好孩子,不就一清二楚?”

    他唇角蕴含了甜蜜的笑容,当眸光落在了风娘身上时候,却瞬间冰冷。

    风娘心脏不由得跳了跳。

    周世澜嗓音沙哑而甜蜜:“你这个做乳娘的,将孩子放开吧。”

    世人都说周世澜轻佻而孟浪,然而一旦他那一双眸子沉润下来,却似乎有着一股子无与伦比的威势。

    那甜蜜沙哑的话语,恍若有让人不能拒绝的力量,使得风娘微微恍惚,不自觉的将手臂轻轻的松开了。

    不过瞬间,周世澜眸子又恢复了平素轻松自在的样儿。

    他指着因为离开风娘哭得更大声的女娃娃:“淳儿,去哄哄人家吧。”

    贞敏公主和百里纤都十分有默契的不去招惹小孩子,默默瞧着周玉淳这个傻的真的挂着笑脸迎上去哄小姑娘。

    元月砂也有了一缕奇怪的感觉,周世澜看着玩世不恭,似乎什么事情都可以玩一玩。如今,周世澜更好像在玩自己的傻妹妹。

    周玉淳觉得小孩子一多半会喜欢颜色鲜亮的玩意儿,也摘了自己挂在脖子上的五彩璎珞,来逗盈姐儿。

    岂料盈姐儿不买账,哭得更加大声,脸蛋上都是泪水。

    却将周玉淳弄得十分无措。

    风娘在一边,暗暗一笑,这些没出阁的姑娘,哪里懂这些。

    盈姐儿是自己奶大的,只有自己能拿捏。

    她拿捏住盈姐儿,后面什么女人嫁过来,盈姐儿都离不得自己。

    周玉淳无奈的瞧着周世澜,周世澜笑了笑,让她退后。

    周世澜凑在了盈姐儿跟前,冲着萧盈笑了笑。

    那笑容一派阳光润透,令人不觉极好看。

    暖暖的,让人觉得极好亲近。

    盈姐儿哭声也小了些,更不觉好奇打量周世澜。

    周世澜掏出了一块手帕,用手帕做了个小兔子,惹得萧盈好奇的瞧着。

    那兔子很可爱,小孩子都喜欢可爱的东西,而且还是周世澜当着萧盈的面弄的。

    周世澜让这兔子在自己手掌心,晃了晃,又掏出了一块糕点。

    “盈姐儿,你吃一块糕,这兔子我就送给你。”

    萧盈想了想,略略迟疑,咬了一口周世澜送到唇瓣的糕点。

    周世澜也言而有信,将小兔子给了萧盈。

    萧盈一边玩着小兔子,时不时侧头咬一口糕点,倒是真的被哄着不哭了。

    周世澜不觉笑眯眯的问:“盈姐儿,你跟我讲,是不是哪里痛,所以才哭不停。”

    萧盈含含糊糊的说道:“腿,腿疼。”

    风娘吓得呆住了,欲图阻止萧盈说话,却又生怕自己造次,反而引来别人的疑窦。

    周世澜眸光轻轻的闪动:“那,那为什么腿会疼。”

    盈姐儿一双眸子顿时流转了畏惧之色。

    打小,她都是让风娘照料,只知道若是风娘不欢喜,可以随意惩罚自己。

    她年纪还小,却也还是知晓,自己若是说出口,风娘一定是会生气的。

    “你若不肯说实话,我便告诉你祖母,让她责罚于你。”周世澜忽而板起了脸孔。

    若说这世上还有个让盈姐儿更畏惧的人,便是她祖母萧夫人。

    萧盈眼眶顿时红了,颤声说道:“是,是乳娘掐我的,不关我的事,我不是故意哭的。”

    此语一出,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

    特别是周玉淳,面色特别不好看。

    她是觉得元月砂欺辱了人,所以才来打抱不平,可是却全没想到,根本不是这回事。

    却是这个刁奴害人,被元月砂撞破了。人家要揭破风娘,可没想到风娘居然利用她们这些贵女。

    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奴婢?

    像周玉淳这样子被保护得极好的姑娘瞧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风娘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故意做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儿:“这小孩子,被吓住了,乱说什么?瞧盈姐儿也是病糊涂了,生怕被侯夫人责罚,却胡言乱语。”

    说到了这儿,风娘蓦然板起了面孔,凉丝丝的说道:“盈姐儿,你怎么胡说?”

    萧盈似又受了什么惊吓,糕饼也不吃了,抿着唇瓣发呆。

    风娘这样子解释,却没有人相信,就是周玉淳也不相信。

    周玉淳想起方才元月砂说的话儿,过去到了萧盈身边,轻轻的撩开了萧盈的裙摆。

    小孩子的肌肤,雪白水润的,如今盈姐儿那小萝卜腿上,却也是分明有那一点淤青!

    周玉淳心下大怒,这么小个姑娘,也不知道这个恶奴为什么这样子狠心,居然能下此毒手!

    元月砂对一边萧家的丫鬟说道:“还劳你告知侯夫人,这恶奴竟如此待小姐。”

    水晗也是极为愤怒的,强自压住的怒气,沉沉说道:“元二小姐放心,奴婢定然是将此事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侯夫人。”

    风娘全身的力气忽而好似被抽走了一样,整个人也好似软绵绵的了。

    她内心有个声音叫完了,这一次自己当真栽了。

    侯夫人的心腹瞧着,元月砂指认,还有在场的贵女作证。

    特别是宣平侯周世澜也在这儿,还是他哄着盈姐儿说出真相。

    自己一个乳娘,没权没势,定然是要完了。

    可是怎么就成了这样子了呢?原本不该是这样子啊。

    自己一向很小心的,盈姐儿不听话,她用针扎一扎,盈姐儿也不敢不听。那针扎了,不会有什么伤口,谁也不知道。还有就是,晚上她也要歇息,也不乐意哄孩子,干脆在蜂蜜水里添了药粉,药倒盈姐儿。这样子一来,晚上也没人闹她。

    这些事情,一向都是没有人知晓,她也是做得很隐秘。

    盈姐儿身子不好又如何,那是她娘胎里面落的病,天生身子骨弱,怪不得别的人。

    怎么如今,居然就被人发觉了?

    还是自己心太急,急得落元月砂的脸面。可是结果呢?动手掐人,却不免留了那淤青印子。

    搁往常,她虐完也不会有什么印子做罪证。

    是了,这一切都是要怪元月砂。若不是元月砂,自己这些事情也是不会被扯出来。

    想到了这儿,风娘盯元月砂的眸子里面,却也是充满了森森的恨意。

    果真是赶着上填房,才一来萧家,就赶着来算计自己了。

    元月砂却不觉若有所思。

    她记得方才盈姐儿面上满是惧意,足见对风娘怕得紧。

    风娘不会今日才第一次虐她,正因为以前也虐,所以这样子怕。

    元月砂忽而板起脸孔,冷冷说道:“盈姐儿,你今日得罪了乳娘,乳娘不会饶了你,要罚你,你知不知错!”

    她嗓音冷冰冰的,又刻意板着脸孔,落在小孩子眼里,可是有些吓人。

    盈姐儿吓得哇哇大哭,颤声说道:“乳娘我不敢了,不敢了,不要拿针扎我,好痛!好痛!”

    如此言语,令人震惊再深一层!

    风娘居然是做出此等事情?

    她不过是个奴婢,可萧盈却是主子,想不到风娘居然是这样子的狠。

    水晗原本准备回禀萧夫人,再让萧夫人处置此事。

    此刻听闻这骇人听闻的事情,却再按捺不住内心怒火:“风娘,你,你好,可果真是有些本事。”

    风娘也是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却拼命摇头,绝不敢认:“这是小孩子胡说,当不得真。”

    下意识间,手指却也是不觉抚摸上了腰间香囊。

    元月砂一直死死的盯着风娘,等着瞧她的破绽。

    风娘这下意识的动作,她自是尽收眼底。

    元月砂上前,一把扯下了风娘的香囊。

    风娘大惊,欲图夺回。

    岂料周世澜向前,一把将她给拦住,生生推倒。

    元月砂嗓音清润:“水晗,你是侍候侯夫人的丫鬟,这是萧家家事,这香囊里面有什么东西让风娘如此激动,还烦你亲自瞧瞧。”

    水晗拆开香囊,从里面摸出几根金针,顿时气打不了一处来。

    等她从香囊里搜出一包药粉,脸色就更难看了。

    虽不晓得这药粉是什么,可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风娘,实在是可恨了。

    风娘已然是浑身瘫软,什么话儿都说不出来。

    那包药粉,是她混着给盈姐儿吃的,吃了就打瞌睡。

    人家只要请了大夫,验一验,必定也是能验出来。

    她身子瑟瑟发抖,自己卖身契还拿捏在侯府里面。而萧夫人平时虽不会妄动杀孽,可是一旦触及逆鳞,必定不能轻饶。

    而自己,便是触及了决不能触及之处。

    水晗容色沉了沉,她心知今日萧夫人贺寿,宾客很多,却不能丢了脸。故而让人将已经瘫软的风娘拖下去,再另外叫老成的嬷嬷来照顾盈姐儿。

    水晗福了福:“今日侯夫人寿辰,寿辰之后再处置这贱婢。奴婢斗胆,只盼,此事莫要闹出来影响客人们的心情。”

    周世澜微笑:“放心,我等自然不会多言。”

    说到了这儿,周世澜还瞧了元月砂一眼。

    这元家姑娘柔柔弱弱的,倒也是很聪明。

    小小年纪,很能沉得住气。

    他觉得元月砂对自己姿态也很奇怪,不动声色的留意自己,可又似并不如何喜欢自己。

    一双眸子之中,隐隐有些说不出的微妙。

    盈姐儿惊魂未定,似受了什么刺激。

    那徐嬷嬷过来,将盈姐儿抱起来,她也呆呆的,没有说话。

    徐嬷嬷皱眉,莫不是让风娘折磨傻了?

    侯夫人性子十分坚毅,未必会欢喜。

    周世澜过去,将那手帕包的布兔子送过去:“盈姐儿,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了,风娘再也不会回来了。”

    说到了这儿,周世澜朝着萧盈笑了笑。

    他的笑容温暖柔和,充满了感染力。

    盈姐儿略一犹豫,抓住了那个布兔子。

    她小嘴动动,勉强朝着周世澜笑了笑。

    周世澜站起来,周玉淳在他背后咳嗽了一声:“大哥果然会哄孩子。”

    周世澜转过身,盯住周玉淳:“阿淳,事到如今,你是不是知道了,误会了人家元二小姐。”

    周玉淳脸蛋儿一红。

    周世澜微笑:“你做错了事情,误会了人家,应该怎么样?”

    百里纤插嘴:“阿淳又不是故意的,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打抱不平。除了那等没气量的,心眼子小的,谁也不会怪阿淳。”

    周世澜淡淡说道:“这是我周家家事,纤小姐不必插嘴。”

    百里纤为之气结。

    周玉淳赶紧摆摆手:“好了好了,是我不好。”

    她走到元月砂跟前,福了福:“元二小姐,是我鲁莽,误会你了,向你赔个不是。”

    元月砂不动声色:“淳小姐不必客气。”

    贞敏公主微笑:“是了,我就知道阿淳,最爽利不过的一个人,知错能改,比谁都大方。”

    百里纤也夸奖她:“我瞧京城的官家小姐,没一个有你好说话。”

    两人倒是夸起周玉淳。

    周玉淳虽然之前鲁莽了,可是居然肯爽快认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好品质。

    这是十分难得的。

    周玉淳脸红红的,有些害羞:“我哪里有那么好,可别夸我了。”

    周世澜眼底深处隐隐有些忧色,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罢了,还能怎么样?

    这毕竟是一场误会,阿淳确实不是故意的。

    贞敏公主和元月砂不熟,也没怎么和元月砂搭话。

    百里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