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 王爷猛如虎(求首订)
    70 王爷猛如虎(求首订)第(1/2)页

    天:

    70

    京城,宣王府迎来了久未归来的世子爷。

    赫连清得了书信,早就掐着手指头算日子。

    待百里策归来之际,赫连清更早命自己院子里的小厨房为百里策准备他所喜爱的膳食。

    小院儿里面,赫连清为百里策按摩,服侍周到。

    她学会这按摩指法,不但可讨好鸢王妃,还可用来夫君的心。

    别的不谈,百里策一去江南好几个月,回到家一定到赫连清的院子里面。

    虽王府不乏美妾,可是赫连清就是有这个底气和恩宠。

    今年赫连清三十有余,并且生下两子一女,却仍旧是保养极佳,皮肤雪嫩,身子丰盈。如今的赫连清,已然没有当年病弱寄养于宣王府的娇弱女郎的样子了。

    “这一次,世子爷去了江南,替豫王办顺了差使,自然是劳苦功高。却不体恤妾身,每日在王府里面对你牵肠挂肚。”

    赫连清在下人面前颇有主母的威仪,如今却一改风姿,拿出了一副少女情态撒娇。

    她知道,百里策就吃这一套。

    往常赫连清这样子一说,百里策必定会调笑应话儿,甜蜜蜜的安抚。

    可今日百里策却不觉神思不属,竟没有应赫连清的话儿。

    赫连清正有些愕然时候,却见百里策忽而抬头:“清儿,你替我在府里收拾一处院子,要清静、安静。那人,可不怎么喜欢被打搅。”

    赫连清愕然,凭着直觉,百里策说的必定是个女人。

    百里策好色,赫连清早就心知肚明。

    她压下了心中不快,故作贤惠:“世子在江南结识了红粉知己了?咱们这院子里面又要添个妹妹了。”

    当然这个妹妹,已然是让赫连清特别不快,已然是让赫连清有一些想法和算计。

    百里策失笑:“那小丫头,我可是啃不下。而且,人家也未必肯来我府上暂住。不过——”

    百里策似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快。

    区区元家,只恐怕也留不住这小妮子。

    还有什么送去侯府做填房,那也得看那个纳了元月砂人有没有这个福气。

    “不过,我瞧寻常人家也是留不住她。”

    他面上的神色,让赫连清内心阵阵的翻腾。

    这样子的表情,她曾经见过,并且刻骨铭心。

    百里策虽然好色,却是情薄。

    那种狂热、向往的神色,她只瞧百里策对一个女人有过,连自己都没有拥有。

    那时候,百里策去过了海陵郡一次。

    他回来,总是没完没了的议论那小萱郡主,眼睛里就是这般迷醉之色。

    赫连清记得那时候自己的心凉,自己的无能为力。

    百里策很快想法子去了海陵郡,并且回来时候还带回来苏叶萱。

    这是赫连清今生的梦魇,她原本以为百里策这辈子也不会给其他的女子流露这样子的神色了。

    当百里策厌弃了苏叶萱,眼睛里面没有了那种光彩后,他也再没用这种眼神瞧过别的女人。

    可是如今,江南某个女子,居然让百里策又重新神魂颠倒!

    赫连清手指一顿,一时之间竟似喘不过气来了。

    她略顿了顿,方才微笑:“世子放心,我自然是不会亏待这位贵客。”

    无论如何,她再不是当年那个寄人篱下的孤女了。

    那时候自己无能为力,可是现在,自己却不会如此了。

    赫连清那美丽温婉面颊之上忽而流转了淡淡的狠色,谁要胆敢抢走她的男人,掠夺她的富贵,她是会用尽法子,生生将敌人绞杀。

    “冽儿如今在江南,如今江南乱,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赫连清假意关心,眼中不觉流转缕缕光彩。

    “他这孩子,整日和豫王世子胡混,成什么样子?”

    百里策不悦摇头,自己这个儿子,是个纨绔,让他不喜。

    “世子不是跟着豫王做事,这孩子好歹知晓立场,知晓分寸不是?”

    赫连清冉冉一笑,苏叶萱永远是百里策心里一根刺,如今百里冽虽然让人失望。可是好歹,一个废物能让人安心不是?百里策也未必当真不乐意了。

    百里策冷笑:“他自是不懂的。其实,豫王世子也未必永远是世子。”

    这话儿有些逾越了,百里策没有继续深了说,赫连清也是未曾继续问。

    赫连清眼睛里面流转了嘲讽的笑意,区区的百里冽,是不能跟自己儿子争爵位的。

    此刻宣州城外江山的大船上,百里冽榻上了甲板。

    他眼珠子一眯,忽而嚷嚷:“元二小姐。”

    元月砂回头,轻盈的站住。

    百里冽满怀心事,步步向前。

    他没有安心养病,而是让人打探元月砂的消息。

    元月砂停住了步伐,冉冉侧过头来。

    她宽大的披风被江风吹拂得啪啪做响,却轻掩住纤弱的身躯。

    在屏风之下,元月砂一张小脸苍白无色,却五官秀美。

    然而那双过分宁定的漆黑眸子,却也是让人忽略了元月砂的秀丽五官,只让人被这双黑眸所深深吸引。

    百里冽内心那股子异样的感觉不断的加深。

    初见元月砂时候,他见惯了京城的秀色,元月砂这样子的小美人已经是让百里冽平静无波了。

    可是如今,他内心浮起了一缕说不出的心悸。

    元月砂的与众不同,又岂是别的女子能够拥有的呢?

    而元月砂淡色的唇瓣不觉一开一合:“冽公子为什么不好生休息呢。”

    百里冽反而有些迟疑起来。

    他无论面对任何人,总能用那温和而优雅的风姿应对自如。

    可是如今,百里冽竟有些不知晓说什么才好的。

    他是个过分冷漠的少年,从很小的时候,就几乎没有人能走进百里冽的心里面了。

    可偏偏在那生死关头,在可怕的煎熬之下,他生生被恐惧这把利刃划开了心扉,被折磨得生生崩溃。那时候的救赎,却宛如在不设防的心口留下了烙印,竟留下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更何况,元月砂的身上,却似总蕴含一缕淡淡的神秘。这样子的神秘,更似有近乎致命的吸引力,不觉让人为之沉迷。

    这让百里冽终于像个十四岁的少年,不免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眼前的少年肌肤宛如细瓷一般细腻,五官精致,脸蛋更是说不出的俊雅动人。

    谁又能想得到,这般年纪的一个少年,竟是拥有极深邃的心计。

    而百里冽正欲言语,却忽而一道温润的嗓音响起:“元二小姐,豫王殿下有请。”

    说话的正是莫浮南。

    阳光下,他面纱后俊雅容貌之上一道浅浅的疤痕若隐若现。

    元月砂轻轻一抬下颚,似有些好奇,清润的嗓音响起:“豫王殿下要见我?”

    莫浮南含笑,轻轻点头:“豫王殿下原待等元二小姐醒了后就相见,想不到,二小姐苏醒得这般之快。”

    百里炎邀请,元月砂自是没有什么可拒绝的余地。

    她轻点头,随着莫浮南一起去。

    百里冽那些迟疑的话儿,如今都是尽数堵在了唇中,竟然是再也都说不出来。

    他看着元月砂经过自己时候,轻轻的福了福,然而盈盈而去。

    那江风轻轻的吹拂元月砂的衣襟,宽大的斗篷摇曳而生姿,瞧着宛如一朵巨大的莲花,冉冉而绽放。

    而百里冽心中淡淡的惆怅,却好似水上的细纹,伴随江水的吹拂,一圈圈的渐渐越发扩大。

    就好像是某样东西,有了想吃的**,却偏偏每次都没有吃到。尤其是你手指将要触及时候,却不得不松手放开。

    正因为这个样子,那种**反而更加的强烈。

    就好像小猫爪子抓着心脏似的,一下一下的,弄得人心尖一阵子的酥麻发堵。

    昨日受到了惊吓,这些饱受惊悸的元家女眷也退回宣州城中稍作歇息。

    然而元月砂却和百里炎同在一辆马车之上。

    虽是久闻大名,却是元月砂第一次和这位豫王殿下独处。

    传闻中豫王好声色,吃喝用度可谓十分讲究,如今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单从豫王这身描金绣玉的淡紫色莽金绣袍,就足见价值不菲。

    倘若旁人如此打扮,必定是显得过于招摇。

    那富贵气象压不住,却也是显得好似孔雀摇晃彩羽一样艳俗不堪。

    唯独豫王这般气派方才能镇得住这一身锦绣辉煌,反而让人觉得压力迫人。

    百里炎目光轻轻的落在了元月砂身上时候,元月砂骤然感觉到了某种压力。这样子的感觉,她是极少会有的。

    而百里炎眼底深处却也是顿时添了几许的玩味。

    他身居高位,作为龙胤的豫王,自不免有那么一缕上位者的高贵与威仪。

    偏生元月砂在他跟前,却是十分的沉稳。

    姿容宁定、柔和,并没有什么不自在。

    她也许没有招摇,不用刻意招摇,却自有一缕沉稳若水令人心静的气质。

    无论外头是如何的狂风巨浪,她宛如一口古井,总是波澜不兴。

    至少,能在百里炎凝视之下如此坦然的,只恐怕也是不多了。

    这个小姑娘,确实是有些意思。

    “冽儿素来冷情,连跟随多年的忠奴都是说杀就杀。想不到,却对元二小姐颇有几分眷顾之情。元二小姐,你说这是为什么?”

    百里炎忽而一笑,这般开口,嗓音微微有些沙哑,蕴含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沉稳魔力。

    元月砂轻轻的抬起头:“月砂不懂。”

    她眼睛也许不算很大,可是黑色的瞳孔却占了大半,如此一来却显得眸子极黑极深。

    那双深黑的瞳孔清得好似能瞧出人的倒影,掠动了一缕清艳的潋滟光泽。

    却并不如何能瞧出这各种情绪。

    “世子无能,做出种种令人蒙羞的事情。百里冽杀奴效忠,却刻意隐瞒二小姐也知晓他冒名昕儿之事。难道,不是为了元二小姐?他知晓,豫王府不能容下窥测**之事。元二小姐是个极聪慧的人,又怎会不明白。”

    一番言语暗示的浓浓杀机,却也是悄然在这狭小的马车之中弥漫。

    元月砂不动声色:“豫王殿下位高权重,为什么要吓唬我这个和你晚辈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呢。”

    百里炎竟似怔了怔,他虽想过元月砂如何应答,却未曾料得元月砂居然是这般答话。

    他不觉失笑:“是了,你年纪和阿昕差不多,若以岁数论,我在你面前应该是叔叔了。”

    元月砂轻柔的说道:“月砂不敢。”

    她心念转动,百里炎是什么意思呢?

    无论如何,百里炎虽有心吓唬,似也并无真正的杀意。

    反倒是百里炎对百里冽的解释,元月砂身在局中,倒是当真为曾想透。

    想到了百里冽,元月砂内心浮起了一缕复杂。

    百里冽,当真是个过于复杂,令人难以形容的少年。

    你觉得他似有感情时候,他狠心决绝。你觉得他冷漠无情的事情,可是他偏生又好似有那么一缕若有若无的温情。

    元月砂内心泛起了一股子淡淡的涟漪,一瞬间心思却是复杂莫名。

    她在百里炎跟前,这一刻竟有些失神。

    蓦然眉间一热,却是百里炎手指轻轻滑过。

    一瞬间的接触,惊得元月砂身子往后轻轻一移,而百里炎却也是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指。

    “你的眼神,不知道怎么,却也是让本王忽而想起了另外一道身影。那个人,正是本王的皇弟长留王。他在京城有纨绔无能之名,可不知怎么却仍然是让我放心不下,百般警惕。纵然这么多年来,我的监视之下,长留王确无网络人心之举。”

    说到了这儿,百里炎顿了顿,凝视元月砂娇颜:“究其原因,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睛和你一样,在本王的凝视下,也总是平静无波。”

    元月砂不觉低语:“月砂卑微之躯,哪里能和长留王相提并论。”

    百里炎虽然收了手,可那手指拂过了元月砂眉心的触觉,仍然是顽固无比的残留着。那被碰过的肌肤,仍然好似蚂蚁爬过似的,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让人顿时觉得很不舒服。

    她也不知晓百里炎为何非得要提及这皇族**之事。

    百里炎和长留王百里峤的暗流涌动,心中忌惮,又为什么非得说和自己听呢?

    也许这并非一件好事情,也许这又是某种机遇。

    这般盘算测度,马车之外顿时也是平添了一阵子的喧闹。

    如今百里炎这支车队所行驶的官道,是去宣州必经之路。

    张须眉的匪军已然是被生生击溃,纵然是有小股的流寇,他们在官兵的追击之下,一个个的惶恐不安。

    看到这样子的队伍,原本应该生生避开才是。

    可偏偏这个时候,却有匪军奇袭!

    第一轮的放箭之后,原本埋伏在一边蓦然发动了奇袭。

    当元明华撩开了车帘,看着漫山遍野的贼军,吓得手一抖,马车帘子也是重新滑落。

    这一路上,元明华可谓是心惊胆战,自认是吃尽了苦头。

    原本以为回到宣州城,可安心些许,料不到又遇到了这样子的事情。

    这可真是令人为之心悸啊。

    元明华忍不住崩溃起来。

    她蓦然恼恨似的说道:“早知道,不如就赶紧上路回京城,还回宣州做什么?这宣州闹的匪患,可谓是没完没了。”

    云氏也为之心悸,可她纵然胆子小,官家主妇的气度教养还在的。

    闻言,她也是不觉呵斥元明华:“怎可如此言语。如今虽有贼匪,可是咱们是和豫王的队伍在一道,这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云氏胆子虽然是小了些,脑子却也是很清楚。

    元明华长于南府郡,自然是没什么见识。

    可云氏却知晓豫王二字的分量。

    区区寒山水寨的逆贼,又算得了什么?

    元明华原本心烦意乱,焦躁不已,如今却也是只能将这些生生压下去。

    她狠狠的搅着手帕,忽而又无不艳慕的说道:“二妹妹运气倒是极好,居然是上了豫王的马车,那么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事的。”

    这言语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酸嫉之意。

    虽长于南府郡,元明华却也是听闻了豫王不好女色的传闻。

    怎么元月砂就有这份运气?

    还有就是豫王,可是知晓元月砂的水性?

    云氏为之气结,元明华果真是沉不住气,也是上不得台面。

    纵然心烦意乱,她也配议论豫王?

    只不过如今,云氏也无心教导元明华。

    这元家两个女儿,一个上不得台面,另一个则是太妖了。

    山丘之上,寒山水寨的二把手白狼冷锐的盯着入彀的队伍。

    而在他身边,一名中年的官员被束住,却也是吓得瑟瑟发抖。

    白狼唇角蓦然流转了一缕嘲讽的狞笑:“刘大人,你说豫王殿下,可当真就在下面的队伍之中。”

    那被束住之人赫然正是宣州知州刘文杰。

    他为了奉承宣王,讨好逢迎,又见宣州大捷,居然冒险出城拜迎百里炎。却没想到居然被叛翡突袭,沦为阶下囚。

    为求活命,他也不得已供出了百里炎的行踪。

    如今刘文杰更顾不得那么多了,连连点头:“是了,豫王确实说了,要此刻入城。”

    白狼眼睛里面流转了几许狠意,这一次寒山水寨大败,几万精兵被灭了大半,剩余的人马也是纷纷溃散。

    他纠集两千残兵,先俘虏了刘文杰,没想到宣州还有豫王这条大鱼。

    只要活捉豫王,那么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白狼一颗心砰砰的跳,是了,他有两千人,可百里炎随行的亲兵却只有区区几百人。

    还是有机会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人群之中却也是传来了凄然的惨叫之声。

    只见蔺苍提着长枪,宛如一条蛟龙一样,带着上百黑骑,宛如一柄利刃一样划入了乱军的军营之中。

    他使的是长枪,那柄长枪是锋锐的精钢所塑造而成,分量自然是极重。然而当蔺苍轻握时候,那沉甸甸的铁枪却好似化作了轻飘飘的羽毛,竟似掠不起半点分量。

    明明是一件重型的兵器,蔺苍使唤时候居然是灵巧得不可思议。

    他随意一刺,竟生生将四五个人身体就此穿透,鲜血淋漓!

    而蔺苍与这百人化为的利刃,所到之处,无人能及,却也是触之及溃。

    其余的龙胤军士却也是训练有素的从后掠上,从划开的缺口攻击被压得失去了气势的逆贼。这更让寒山水寨的残兵受尽摧残!

    白狼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切,见识了宣州士兵的怯弱,这让他们对朝廷的兵马都是有一种轻视之心。

    然而如今豫王亲兵的凶狠,却分明让白狼措手不及。

    若继续任由这宛如人头收割机般的豫王亲兵攻击,那两千人马很快就会被收拾掉。更不必提如今战争虽然刚刚开始,却也是已然有人因为蔺苍凶狠流露出了几分的怯意。

    白狼眼神微动,忽而有了决断。

    今日最要紧的,是将豫王百里炎捉住在手中。

    他带着两百精锐,让其余所有的人护航,冲向了百里炎所在的马车。

    而被俘虏的刘文杰更被白狼扯拉在身边,更不觉扬声说道:“宣州知州刘文杰,可是在我手上!”

    刘文杰吓得快要晕了过去,这杀千刀的贼寇分明是要拿他做肉盾,可这又如何使得?

    白狼心里已经是有些狠意,就算这些悍不畏死的亲卫都死绝了,只要能捉住百里炎,这也算是成功!

    他眯起了眼睛,瞧着百里炎居然下了马车。

    那个龙胤的贵人离自己不过是五百步之遥,顿时令白狼精神大震!

    莫浮南在百里炎身边,他长剑一挥,那剑身是精钢打造,挥舞起来在阳光下只有那么一点淡淡的影子。

    他气质温和端方,可剑势却是阴险而绵密,纷纷冉冉间,连杀几人。

    莫浮南轻巧的掠到了百里炎身边:“豫王殿下,区区逆贼,不必你出面。”

    百里炎却是笑了笑:“无论如何,面对敌人时候,本王都不会避而不见的。”

    他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和豪气,自负而沉稳。

    正因为如此,很多桀骜不驯的人也在百里炎面前为之折服,心甘情愿的为百里炎所驱使。

    莫浮南心悦诚服,却并未再劝,而是轻轻的一挥手,五十名弓箭手飞快的掠在了百里炎左近,守护百里炎。

    这些弓箭手一个个深黑色衣衫,甚至脸蛋也用皮革裹住,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孔。他们手中的长弓也似与寻常弓箭不同,通体漆黑。

    不同于蔺苍,莫浮南并没有入阵杀敌,而是留在了百里炎身边就近保护。

    若说蔺苍是一柄锋锐的枪,那么莫浮南就是守护的盾牌。

    纵然是天底下绝顶的高手,莫浮南虽不是对手,可是也是能将之缠住一段时间。

    如今这支黑羽,更是莫浮南亲手调教出来的。

    他们手中弓、箭都是特制之物,远比寻常弓箭力道大。

    纵然战场十分喧哗,可黑羽弓箭手却不动如山,格外的沉稳,箭无虚发。

    每一轮箭射出去,却都例无虚发,每根箭都是稳稳当当的射入了贼人的胸口。

    中箭之人,顿时也是气绝身亡。

    百里炎瞧着战场的一切,流转了金属光泽的眸子之中却浮起了冷锐。

    他忽而一伸手,一旁的莫浮南已然是取出了巨弓,送入了百里炎的手中。

    战场之中的白狼感觉好似陷入了一场极为可怕的噩梦。

    如今跟随他冲锋陷阵的,可都是个个武功高强,并且身手矫捷之人啊。

    他费心笼络,好不容易攒下的家底,如今却被人轻易的攀折,随意的屠戮。

    白狼的亲信胸口中箭,轻而易举就被杀死。

    该死,战场上弓箭若要射中移动人体是何等困难,又怎会有这么多的神箭手?

    甚至白狼自己,若非有死士挡了挡,已然是中箭身亡!

    耳边听到了阵阵哀嚎,而这些哀嚎却自然绝不是豫王亲兵所发出来的。

    可渐渐的,那些哀嚎声音居然小了起来,余下的匪军已然不多,甚至有些开始溃逃。

    明明已经是离百里炎极近了,可巨大的恐惧却也是生生将白狼包围。

    他蓦然将手中的刀比在了刘文杰的脖子上,厉声说道:“宣州刘文杰在我手中,他是朝廷命官,谁要敢妄动,我就杀了他。”

    原本已经将近尾声的战场此刻也是安静下来。

    所有的人都凝视着白狼。

    白狼重重的喘息,不得不承认这次突袭就是一次错误。

    他悲哀无比的发现,自己身边只余下七八名手下了,每个人眼睛里都流露出惊惧。

    刘文杰还没有死,却已然是吓得魂飞魄散。

    他身子一动,居然是一股子尿骚味传了出来。

    白狼面颊流转了一缕狠戾,心中恨得不得了,他还欲说几句狠话。

    蓦然,眼前白光一闪。

    那箭穿透了他的掌心,准确无误的射穿他的咽喉,甚至透体而过,钉死了一名匪兵,方才消了余势!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都还未等人反应过来。

    咚的一下,白狼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死死的捂住喉咙咕咕冒出来的鲜血。

    他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不可置信之色。

    而百里炎不动声色的放下了手中的铁弓。

    方才那妙绝巅峰的这一箭,正是百里炎射出来的。

    这一切都是惊心动魄,而百里炎的神武更让他的亲兵们精神大振!

    而白狼剩余的亲卫也无心补刀刘文杰,个个吓得怪叫逃走,却又被一一杀死。

    这一场战斗,开始得突兀,却也是结束得快速。

    马车上,元明华都是看得呆住了。

    实在是惊心动魄。

    她不由自主的看着豫王英武的身影,只觉得那道身影仿若深深的烙印在心口,令人不自觉为之着迷。

    长于南府郡,元明华哪里见到过这般人物,少不得心驰神摇。

    可旋即,内心之中的酸味却也是不断加深。

    毕竟如今,坐在豫王马车上的人是元月砂,而不是她元明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