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8 真实身份
    058

    云氏将百里昕形迹掩饰得极好,在场之人听到了蔺苍的问话,大都流露出茫然之色。

    蔺苍面颊之上渐渐流转了几许不耐狂态:“什么元家女眷,我看是逆贼同党,世子究竟在哪里?替逆贼谋害世子,可是死罪。今日宣州,还有海陵逆贼和张须眉加以勾结,为何海陵逆贼会现身你们附近?”

    蔺苍瞳孔之中,涌动了黑漆漆的恨意,让他越发显得咄咄逼人,格外吓人。

    就连云氏也一头雾水了。

    云氏蓦然不觉回头,心里忽而添了一个念头。

    不若将元月砂推出去,抵挡蔺苍的怒火。

    百里昕的处境,到底还是元月砂最清楚。

    云氏心里转过这个念头,到底还是有些迟疑,略略有些不忍。

    可云氏迟疑,有人却不迟疑。

    元明华方才被士兵捉来甲板,她打扮凌乱,早吓得半死。如今元明华却到了元月砂身后,蓦然重重一推。

    元月砂跌跌撞撞的向前几步,耳边却听到了元明华尖锐的嗓音:“大人,她,她一定知道豫王世子的下落。今日,她还没羞没臊的和,和世子胡混。”

    云氏方才心里虽也涌起了这个念头,可仍然是有几许愕然。

    元明华居然是如此歹毒!

    蔺苍轻轻的眯起了眸子,饱含煞意的盯着这位忽而被推出来的猎物。

    眼前的少女身子纤弱,穿着湖水色的衣衫,湿润的发丝没有梳起,仍然是轻轻的披散在了身躯之上。

    她轻轻的垂着脸蛋,容貌隐匿于灯火的阴柔处,未免显得有些晦暗不明。

    蔺苍瞧不清楚她容貌什么样儿,却因为对方的纤弱心尖略略有些异样。

    可这样子的异样,却也是一闪而没。

    他眼中戾气不减,竟然蓦然抽出了剑,比在了元月砂的咽喉:“世子爷去了哪里,可是你勾结逆贼算计了世子爷。”

    元月砂柔柔说道:“大人,我只是给世子爷送药,他和我没说几句话,连他长什么样儿我都不知道。实在是,不知道世子爷去了哪里啊。”

    蔺苍手一动,剑锋一样,在场的女眷吓得尖叫。

    元月砂一小络头发被削,纷纷冉冉的落在了地面上。

    元明华也吓得一颗心砰砰乱跳,蓦然恶狠狠的想,干脆杀了元月砂才好。

    蔺苍尖锐说道:“你若还不肯说实话,也不能饶了你。”

    正在这时候,一道虚弱的嗓音却也是急切的响起:“师兄,你快些住手,不可造次。”

    莫浮南脸色苍白,被士兵扶着过来。

    蔺苍面色变幻,蓦然还是收了手。

    他知晓莫浮南的性子,如今莫浮南也受了伤,蔺苍也不想跟他争。

    其实蔺苍也没打算真杀了这娇滴滴的小姐,至多在她手臂上添个伤口,瞧瞧此女有无隐瞒。

    如今这伤人立威这一项自是用不着了。

    莫浮南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愈发显得虚弱,却强自打起了精神:“大夫人,师兄见我受伤,未免有些急躁。还盼大夫人不要见怪。”

    云氏顺着梯子下,强颜欢笑:“妾身自然知晓体恤。”

    “不过方才确实在附近发觉海陵逆贼的踪迹,待会儿搜一搜这船上人员,也让元家安全才是。你说好不好呢?”

    莫浮南说话斯文客气,可云氏知晓同样没有拒绝的余地。

    然而无论如何,还是和莫浮南这样子的人打交道好些。

    蔺苍瞧着自己小师弟,内心蓦然浮起了淡淡的心疼。

    早就已经痊愈的断指,如今好似又痛了起来。

    三年前,海陵的刺客行刺安平侯,他和莫浮南都伤于那瘦弱又可怕的刺客之手。

    蔺苍手指被那刺客生生斩断了两根。

    而莫浮南原本是个俊雅公子,脸颊上却多了道伤疤,玉容受损。

    那伤疤是剑气所伤,也医不好。

    那人分明就是海陵青麟,只不过朝廷并不想让别人知道青麟未死,又要顾忌白羽奴的颜面,故而也是隐忍不发。

    所以蔺苍憎恶海陵逆贼,今日才这般暴怒。

    那个刺客,宛如心魔一样的存在。

    元月砂回到了自己房中,湘染悄悄给了元月砂回禀。

    原来老鬼离去时候,居然被莫浮南发觉。亏得猴子以毒针暗算,方才脱身。

    元月砂听了,一阵子不悦。

    墨夷七秀,可真是讨厌。

    湘染压低了嗓音:“刚刚大夫人还命人打扫布置一处房间,还有什么贵客要来。”

    元月砂蓦然冷笑:“能惊动墨夷七秀的两位保护的贵客,我也要去好生瞧一瞧的。”

    她手指头摸索,在首饰盒子里面掏出了一枚发钗。

    那发钗细细的,元月砂摘取了钗头的珠花,里面却是空洞。

    这钗本来很细,可偏巧钗身空洞之中藏了十数枚极细的金针。

    元月砂手指头捻起了一根,对着灯火一映,竟似微微有些透明了。

    两枚金针分别刺入了元月砂两个穴道,她原本微弱的呼吸声,却也是低的听不到了。

    这种法子,是敛息之术。

    墨夷七秀的武功都很不错,稍微呼吸粗重了一些,人家都能够听得到的。

    湘染已然确定了那位贵客所到的位置,那里已经被侍卫重重把守。

    元月砂到了那间房间的上面一层,这船上房间都是木头隔成的。元月砂不动声色,掏出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慢慢的挖了一个小洞。

    元月砂掏出了一枚小小的弯曲的镶嵌了水晶镜片的小铜管。

    稍稍转动,镜面就能折射让元月砂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形。

    过了阵子,房门被推开,有好几个人匆匆进来。

    她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嗓音:“父王,父王,你快去救救他,快来不及了。”

    元月砂记忆力很好,她当然记得说话的人是谁。

    是阿忌!百里昕身边那个废物奴才。

    然而一张陌生面孔却映入了元月砂的眼帘。

    说话的少年容貌清秀,样子也挺好看,只不过略略显得单薄了些。

    一点不像阿忌那般蜡黄平庸。

    不过元月砂认出了他的轮廓。

    之前阿忌不过是易容改装,掩盖了他真实的容貌。

    元月砂心忖,他果真才是真正的百里昕。

    可是那位红衣俊俏,又让这位真正的世子牵肠挂肚的少年又是谁呢?

    真正的百里昕言语已经是带了哭腔:“都是我不好,我私自出走,阿凛劝过我的。想不到遇到贼匪,侍卫也被杀光了。这一路之上若不是阿凛保护我,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父王,你罚我吧。你为什不赶紧去救阿凛,虽然宣王世子不喜欢他,可到底是宣王世子的血脉啊。你,你不是一向跟宣王府交好?”

    元月砂努力保持呼吸的平稳,可是她的内心翻腾,难以形容内心的惊骇。

    许多事情得到了解释,比如为何他用宣王府的碧玉令证明自己的身份。

    他,他是宣王府的嫡孙,百里策的亲儿子。

    当然,也是苏姐姐的儿子。

    当年那个亲眼看到自己母亲生生溺死的少年百里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