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5 互为坑货
    55

    百里昕一咬牙,伸手将匕首比在了元月砂的颈项之间,却也是迟迟不能刺下去。

    他眼前浮起了元月砂出奇清澈、明润的眸子。

    那双眼睛认真看着谁时候,被盯着的人心中,却也是总不觉浮起一缕异样。

    阿忌不知怎么,对元月砂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厌恶之情。

    眼见百里昕的迟疑,他更有些不欢喜。

    百里昕蓦然收起了手中的匕首,淡淡的说道:“走吧。”

    留下元月砂,让元月砂听天由命。

    不过,她应该不能活下来。

    而且只有元月砂死了,才能保全豫王世子的名声。

    阿忌眼波流转,心忖这样子也好。

    那些逆贼会杀了元月砂,也没必要弄脏百里昕的手。

    百里昕换上了一件淡墨色的衣衫,这套衣衫是阿木寻来的,粗制的麻布。这样子的装束,就算是在夜晚,也不会如何的起眼。

    淡淡的灯火轻轻的扑在了百里昕的脸颊之上,那脸腮却若玉质流转,格外的细腻。他用黄蜡擦过了脸,一张脸顿时黯淡无光。而那一双眸子,光彩流转间,却也好似一片盈水玉色。

    他原本便是天生的美男子,如今年纪尚幼,却也已然是俊美难言了。

    纵然是极力遮掩,却也极难掩住他身上的风华。

    百里昕自己不觉得,阿忌却瞧得怔怔发呆。

    阿忌是个怯弱而凉薄的人,唯独依附在这红衣少年的身边,他方才会有几许安心。

    百里昕再对着镜子,将自己一头披散的黑发慢慢的盘挽梳起。

    他似出身尊贵,打小就被人服侍,这梳头之事也显得不那么熟练。

    不过百里昕本来是个聪明人,既然瞧见别人怎么给自己梳头,他自然也是会了。

    他头发虽然挽得并不怎么好看,倒也束得结结实实的。

    今晚注定要劳碌奔波,散开的头发会是累赘。

    反而阿忌并不会梳头,胡乱盘了头发,却也是松松散散的。

    百里昕叹了口气,替阿忌解了头发,重新梳理好了。

    待要离开之时,百里昕却顿住了脚步。

    他方才一眼也没看元月砂,宛如刻意。

    百里昕略略有些迟疑:“阿木,将她,将她塞在床底下。”

    阿忌、阿木都有些愕然。

    百里昕天生心计重,心里的弯弯道道可是不少。

    纵然此刻他开口,说饶了元月砂一条命,他们也会觉得百里昕另有算计,反而不会如何惊讶。

    可是如今,百里昕已然决意除了元月砂了。

    以他如此聪明的人,又怎会不知,纵然是藏于床下来也不会留下性命。

    如此幼稚、虚伪的不忍,居然是出自百里昕之口?

    百里昕自己也是怔了怔,一贯温和平静的面容之上却也是生生浮起了一缕裂痕。

    他有些懊恼似的咬紧了唇瓣,一时没有说话。

    如此心绪飘摇,实在也是有些不像他平素为人。

    阿忌欲言又止,心里面很有些不是滋味。

    阿木也不敢多说什么,一把操起了元月砂的身躯。

    在将元月砂塞到床下面之前,阿木还掌风一扫,将那些灰尘纷纷卷了去。

    接着,才将元月砂塞到了床底下。

    阿忌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却也是有些不屑的扭过了头去了。

    阿木是为了奉承主子,也许是为了让百里昕心里好受一些,有一些小小的讨好。

    可是无论是百里昕还是阿木,他们都应当知晓,这些不过是些虚伪没有用的把戏。

    眼见百里昕转身离开,阿忌方才好似松了一口气似的,快步跟上。

    阿木离去的时候,有些遗憾的扫了元月砂一眼,很有些不是滋味。

    他跟随主子,一向都是极为忠心的。更知晓自家主子打小便心计很重,心思很多,很难有人能走到他的心里面。

    在别的公子哥儿都养通房,养侍婢的时候,自家主子却是冷情冷心。

    难得遇到一个小主子感兴趣的女孩子,结果偏偏是这个时候。

    否则,倒是极合适的。

    阿木这些心绪浮起在心头,也匆匆跟上去。

    三个人都走了,房间里也安静下来了。

    元月砂这才睁开了眼睛,缓缓的从床底下爬出来。

    阿木虽然卷走了灰尘,可元月砂仍然是觉得脏兮兮的。

    她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秀气的眉头轻轻的拢起。

    实在是,太令人厌恶了。

    湘染好似小野猫,悄无声息的踏入房中,面上尽是愤愤不平之意:“那百里昕居然还敢对二小姐你下手,当真是可恶。”

    为了掩人耳目,她私底下也称呼元月砂为二小姐,舍弃了从前的称呼。

    元月砂不轻不重的轻轻的拍打衣襟两下,蓦然唇瓣却也是浮起了冉冉的笑容。

    “湘染,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她召唤来湘染,让湘染照着百里昕的吩咐做事,却又将另外的指令塞入了湘染的手心。

    “我照着百里昕的吩咐,送信给枭月营韩笑。另外一边,又让偷偷跟随的老鬼拿着海陵印信,前去寻觅张须眉。告诉这位张大寨主,百里昕逃去黑山头私会枭月营。刚才老鬼传信,已然办妥。”

    元月砂轻轻的点点头,唇角却也是浮起了浅浅的笑:“咱们和张大寨主,当年也是有私交的。想不到如此凑巧,当年老鬼也给张须眉传过讯息。”

    元月砂留下的一百死士,这四年来一大半都留在了京城,只留下十数日在南府郡听元月砂使唤。

    等元月砂能成功入京,这十数日也潜入京城汇合。只留下老鬼、阿猴两人随行,悄然听元月砂使唤。

    当然,路上会遇到此等事情,也算是途中一点小小的波折。

    元月砂唇瓣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百里昕机关算计,利用元家为诱饵,金蝉脱壳。

    可是如今,张须眉已然是知晓他的去处。远去的百里昕反而变成猎物,引开凶残的恶犬,保住元家的安宁。

    当然,百里昕这样子一个漂亮、聪明的孩子,这样子死了,是有些可惜。可那又怎么样呢,既然百里昕可以利用别人,就应当知道被别人算计的后果。

    这世上总有太多的聪明人自私自利,却自我感觉良好,可是这些人却很少会想到自己若成为棋子会是什么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