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1 袒露脆弱
    51

    元月砂已然是观察过百里昕身边两个奴仆。

    阿木身体健硕,眸有神光,手掌上有老茧,瞧着应该是侍卫之流。可那阿忌身子却孱弱得多,甚至有些瘦弱。阿忌分明不会武功,可是做别的事情也笨手笨脚的。甚至给百里昕裹伤的事情,还要叫元月砂过来。

    这实在有意思,为什么百里昕身边会有这么一个没有用的下人呢。

    阿忌面色蜡黄,样子不好看,这种容貌,龙胤的贵族是不会收来做跟前露脸的下人的。

    不过元月砂却瞧得出来,阿忌这张脸是被刻意涂黄的,并非真面目。

    她原本还以为阿忌是女扮男装,毕竟他看百里昕眼神里面有难以形容的依赖。

    可说到分辨男女,没有人比元月砂更懂。

    这个阿忌,确确实实是男儿身。

    不过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呢?有特殊癖好的,这世上原本不少。

    眼见百里昕责备的目光扫过来,阿忌顿时也是有些委屈:“她,她是破落户的女儿,刚才又对你无礼,一瞧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

    在百里昕眸光注视之下,阿忌嗓音渐渐的低了下去了。

    有那么一刻,元月砂甚至怀疑阿忌才是真正的百里昕,这并非不可能。

    为了主子的安危,忠心耿耿的侍卫假冒主子,成为别人的靶子。

    可她不会瞧错的,眼前这位红衣美少年才是真正主宰的人,绝非傀儡。

    阿忌和眼前这位百里昕在一起,百里昕分明才是主子。

    那个阿忌,是个十足十的软弱的人。

    元月砂并没有争辩,微微一笑,端起了药碗,喝了一口。

    无需多言,阿忌也是没有话好说了。

    百里昕叹了口气,也是没有说什么,将剩下的药喝了。

    眼见两个人分喝一碗药,阿木和阿忌都心里有些异样。

    百里昕事宜从权,没有说什么,他们心里却有些古怪。

    阿忌委屈的想要哭出来,若不是自己一闹,也不用给这女人面子,喝她的口水。

    元月砂却心忖,其实百里昕和阿忌一样,心里也担心药会不会有问题的。

    只不过笨人才会明着嚷出来。

    所以宁可喝自己喝剩下的药。

    当真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啊,而且还能屈能伸。

    百里昕苍白的脸蛋上,一双眸子黑漆漆的望着元月砂:“有劳你了。”

    他撩开了手臂,露出了伤口。

    百里昕身上香料味道浓了些,浓得有些让元月砂不舒服。

    可是当百里昕撩开了衣袖时候,元月砂就顿时知晓他为何如此了。

    那一条手臂伸出来,手臂上的伤口虽未损及骨头,却也是伤口颇深。如今伤口不但化脓,更有一些腐肉白惨惨的。

    乍然一瞧,竟有些吓人。

    若不是靠这些熏香,百里昕身上的血腥腐臭味儿就是会透出来。

    元月砂战场上见多了,这样子的伤,竟也并不觉得如何。

    不过这样子伤是什么痛楚,她心知肚明。

    百里昕能若无其事仍然端着一副高贵的样子,足见颇能忍耐。

    小小年纪,竟然能如此隐忍,长大以后还了得?

    百里昕不动声色,悄无声息的暗暗打量元月砂。

    寻常的女子,看到这样子的伤口,是一定会被吓到的。

    可是元月砂那轻纱之后一双明润的眸子,竟似不曾有半点动摇。

    他微微有些恍惚,一双好看的眸子不觉轻轻的眯起来。

    这个南府郡破落户的女儿,到底是怎样子的一个女子?

    元月砂身上似添了一层淡淡的神秘光彩。

    “阿木不懂医术又粗鲁,阿忌胆子小,你来为我剐去腐肉,敷上药膏。”

    百里昕另一只手,颤抖着在袖子里面狠狠的捏成了拳头。

    元月砂轻轻的应了一声是。

    这样子的治疗,无疑是极痛楚的。

    可有些伤口就是这样子,需要狠心挖掉腐肉,敷上药膏,才能痊愈。

    百里昕更是知晓,自己的伤是决不能再拖延了。

    其实用些麻药,也能稍解痛楚,可惜元家船上并没有备此物。

    倘若去药铺购买,又恐泄露形迹,百里昕宁可吃苦也不会去冒这个险。

    阿忌吓得脸都白了,唇瓣轻轻的颤抖。

    他蓦然恶狠狠的对元月砂说道:“元二小姐还要戴着面纱为,为世子爷疗伤吗?”

    元月砂无声的笑了笑,轻轻的摘下去了面纱。

    之前她的容貌在面纱后面若隐若现,如今全然露出来,面前的三个人也不觉呆了呆。

    元家的二小姐竟然是个秀美绝伦的俊俏姑娘。

    她与别人不同的是,整个人好似雪山之上的幽莲,透出了几许莫名的空灵之气。

    尤其那双眸子,明润而空灵,竟似静得紧。

    这一瞬间,百里昕眼神也是微微有些异样,旋即又淡然无波。

    元月砂取了小刀,用烈酒泡过了,来到了百里昕的身边。

    她手指抚上了百里昕的肌肤,感觉触手之处一片滚热。

    这也一点都不奇怪,伤口发炎,必定伴随着高烧不退。

    患者必定是及其痛楚的。

    可纵然是受尽伤痛折磨,百里昕仍然竭力保持清醒,绝不在人前透出一丝一毫的失态。

    元月砂不动声色,动作轻柔而利落,去挖百里昕的腐肉。

    一股股的脓血和汁液冒出来,刀切刮肉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阿忌和阿木都是忍不住别过头去,不忍心看下去。

    百里昕自然是极为痛楚的,他冒出了一颗颗的汗水,布满了苍白的面颊。可饶是如此,他仍然是死死的咬住了牙关,没有叫出一声。

    百里昕忽而开口,清越的嗓音已经是变得有些沙哑了:“阿忌,阿木,你们出去吧。”

    两人微微犹豫,不过既然帮不了忙,也不忍再看,顿时也是顺从了百里昕的命令。

    离开的时候,阿忌也有些迟疑,留着元月砂和百里昕独处,可是有碍?可他到底不敢再闹,也顺从的退出去了。

    手臂上伤口处理好了,百里昕苍白的手掌颤抖着抚上了自己的衣带。

    他后背也有伤口,若不宽衣解带,元月砂便是不能为他处理。

    好似他这样子的贵族少年,如今的迟疑也绝非羞涩。

    像他这种年纪的少年,在某些权贵人家,已然可以玩几个通房和侍婢。

    百里昕不屑耽于此等逸乐,可也并不觉得在女人面前袒露身躯有何不妥。

    大不了,就纳了元月砂,给予她一个名分就是。

    可是,他从很小很小时候,就提防着全世界,更不想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露给任何人。

    这一刻,他那苍白的面孔之上竟似流转了一缕莫名的恼恨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