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0 豫王世子
    离开了百里昕的房间,云氏仍然是酸软无力。

    江风阵阵吹拂,带着一股子清凉的水汽,吹拂在人身上煞是舒畅。

    可饶是如此,却也是吹不散云氏内心之中的抑郁。

    喜嬷嬷瞧了元月砂一眼,心里越发不喜这个南府郡的二小姐了。

    纵然百里昕早有心算计,纵然百里昕会寻觅别的人带他上船,可无论如何,百里昕找上的是元月砂。

    这却似说明,挑中元月砂,总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云氏却也是忽而捏住了元月砂的手臂,急切说道:“月砂,你是个聪明剔透的姑娘,必定是有什么法子,救救整船的人是不是?”

    她好似落水的人捏住了救命的稻草,却忘记了就在刚刚,她是如何的嫌弃元月砂的粗俗不懂礼。

    说到身份,云氏自然比元月砂这等破落户的女儿高贵许多。

    可这些日子,她见识了元月砂的聪慧。当她遇到十分为难,难以解决的事情时候,竟不知不觉依赖于这个破落户的女儿。

    元月砂虽然模样怯弱,可那如冰雪一般的沉稳,却也是能给予旁人同样的镇定。

    元月砂唇瓣翘起,无声笑了笑。

    这办法当然是有的。

    只要弄死百里昕主奴三人,往江水里面一扔,再让有限的几个知情人闭嘴,自然不会成为张须眉的靶子。

    以后纵然发觉百里昕的尸首,别人也只道和那些匪徒有关,谁会怀疑到清白的元家身上呢。

    不过这个简单有效的计策纵然是说出来,云氏也是没这个气魄能接受的。

    就算元月砂自己动手,云氏也只会想着如何告发自保。

    对于没用的同盟,是不需要说太多有用的话儿。

    故而元月砂只是劝慰:“之前大夫人迟疑百里昕的身份真假,并没有大肆宣扬。如此一来,知晓世子身份的人也是没有多少。咱们这京城元家的船只之上,绝不会有江南水匪的眼线。这一路行来,也是自家奴仆下船采办东西,而没有允许外人上船。大夫人治家有方,只要保守秘密,我们是不会有事的。”

    这些事情,云氏何尝不懂?

    元月砂并没有说出特别的建议。

    喜嬷嬷也是有些不屑。

    可让元月砂这样子一说,也是帮衬云氏理清楚思绪,也让云氏稍稍恢复了理智。

    云氏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百里昕的奴仆阿木却也是过来了。

    阿木皮笑肉不笑:“爷受伤了,需要有人侍候。他不想见到外人,就让元二小姐来侍候他。”

    元月砂有些淡淡的惊讶,不觉有些好奇,好奇是否是百里昕气恼后的报复。

    说到底,她如今也是一位官家的小姐,却让自己给他裹伤。

    这原本是下人的活计。

    云氏却应承下来:“是了,让月砂去照顾世子,才更加稳妥。”

    她可是不想让沉不住气的丫鬟去。

    元月砂聪慧,只有元月砂去,云氏才放心。

    阿木狠狠的瞪了元月砂一眼,似有些记恨元月砂,旋即转身离去。

    云氏瞧着元月砂,叹了口气:“辛苦你了,可只有你去照顾世子,我这心里才能放下。”

    元月砂笑笑,倒是没有拒绝,轻声应了一声是。

    云氏略一犹豫,压低了嗓音嘱咐几句:“你去服侍豫王世子,自然是要小心些,可不要将他给得罪了。据说,他性子也是有些不好。”

    元月砂轻轻的嗯了一声。

    云氏却还不放心:“别人都说他有些任性,而且样貌不佳,并没有豫王的俊朗。正因为这样子,不肯让人看到他的脸蛋。正因为这样子,所以总用青纱帐遮住脸。待会儿,你可不要有什么好奇心,更不要悄悄打量他的容貌。”

    元月砂柔柔说道:“不该月砂瞧的,我也不会多看一眼。”

    她瞧得出来,云氏仍然骨子里畏惧豫王世子,更生怕得罪了人家。

    纵然百里昕毫不犹豫拉了整船人性命加以利用,这份畏惧也是没有消失。

    甚至连心里恨一恨也是不敢。

    在元月砂看来,这不过是一种极为可笑的奴性。

    至于说到守住秘密保平安,在元月砂看来,这天底下也没有什么秘密能真正守住的。

    也不多时,元月砂就捧着伤药,悄悄的到了百里昕的房间里面。

    阿木迅速的合上门,似生怕有别的人加以窥测。

    一抬头,元月砂却怔了怔。

    云氏说百里昕总爱遮住脸蛋,可是如今,百里昕却将青帐纱给扯了下来。

    他一身红衣,因为受伤的关系,脸颊唇瓣都有些苍白。可那苍白的脸蛋,却让一身红衣衬染上了一抹浅浅艳丽。

    和传闻中的不一样,百里昕是个极为俊秀的少年。

    他五官十分精致,竟似好看得无可挑剔。若不是脸蛋上自然而然流露的淡淡倨傲,这个岁数的俊秀少年会好看的让人误以为是个女孩子的。

    龙胤的贵族最重礼数,无论男女,人前总将头发束得整整齐齐的。

    然而如今,百里昕却并没有打理发丝,而任由一头乌黑的头发随意泄落在嫣红的衣襟之上。

    乍眼一看,竟似艳丽得有些刺目。

    元月砂心里讽刺的笑了笑。

    若单看外表,谁又会知晓这般好看的少年人,居然是个心计深沉之人呢。

    瞧百里昕的样儿,今年约莫十三四岁。

    可这个年纪的皇族少年,已然是将所谓的单纯不知晓丢到哪里去了。

    阿忌站在一边,却忽而有些不欢喜。

    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何红衣少年竟未几许遮掩容貌了。

    反而让这个破落户的女儿瞧得清清楚楚的。

    莫非,竟然很信任元月砂?

    阿忌有些不能接受。

    “有劳元二小姐了,非是让你做下人的事情,只不过实在挑不出合适人选为我换药。”

    百里昕放缓了语调,居然是格外的客气。

    他知晓自己只要刻意放缓声音,多添一分温和,配上这张脸蛋,是很容易讨人喜欢的。百里昕是个聪明人,不会在危难的关头继续摆高贵的架子。

    元月砂柔柔说道:“世子不必如此客气。”

    她将一颗药丸用温水化开,送到了百里昕跟前:“这是内服的伤药,对炎症很有些用处。”

    阿忌忽而尖声说道:“谁知道会不会是毒药。”

    他一双眸子里面,流转了浓浓的不喜。

    气氛也是为之一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