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9 恬不知耻
    元月砂清脆的说道:“可世子既然有如此尊贵的身份,既然有能号令江南官员的宣王府令牌,又为何偏生上了路过的元家的船只?”

    豫王世子有些愕然,他自然没想到,此时此刻元月砂还不依不饶。

    他身边的奴仆阿木,顿时怒道:“大胆,豫王世子跟前,你居然还这样子的无礼。”

    云氏再按捺不住了,只得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她匆匆行礼,颤声说道:“世子恕罪,月砂是南府郡的旁支女,父母娇宠,没有受什么教导,所以才这样子说话。”

    阿木还要说什么,百里昕却伸手阻止了他。

    “原来是个不懂事的乡下丫头,被元家长辈推出来恶心人的。”

    百里昕的嗓音清润好听,却似有些愤世嫉俗,更有些嘴毒。

    云氏苦笑,果然是皇族子弟,玲珑心肝。事到如今,云氏已然是对百里昕的世子身份再无怀疑。

    眼前的少年红衣青纱,身上似带着锋锐的暴躁的毒刺,也许是因为他不得宠的关系,故而分外敏感。

    “我若养在京城,受父皇待见,也是不必被人疑作骗子了。”

    他似极激动,扶住了胸口,不觉咳嗽了几声。

    云氏不敢接这个话,就算百里昕不得宠,可那也是世子,也是她等需要仰望存在。

    她更埋怨元月砂了,还道元月砂是个聪明的,连婉转一些说话都不会。

    如此,可是将人给得罪狠了。

    “月砂,还不跪下来认错。”

    云氏忽而眉头一拢,瞧着元月砂说道,一阵子不耐。

    她是为元月砂好,谁让元月砂蠢呢。

    元月砂并没有跪下,反而轻轻的一扬下颚:“大伯母,世子上咱们家的船,说是因为私自出来,又被人盗走了银两。可当真是这样子?”

    眼见元月砂死倔的样儿,云氏只想一巴掌抽过去,她极少有这般情愫的。

    怎么是这么个不知好歹的货?

    还疑心别人是假的?

    云氏不觉阴测测的说道:“是了,我不是你正经长辈,管不了你。不过据说就算是你爹娘,似乎也是管不了你。”

    元月砂唇角蓦然流转了一缕清凛的笑容:“豫王世子总是咳嗽喘气,又一袭红衣,不是因为染病,是因为受伤吧。”

    那红衣青帐的少年并没有说话,可他身边两个奴仆并没有他的这份心计。

    阿忌和阿木面上都是流转了一缕震惊和惶恐。

    仿若让元月砂说中了什么痛处。

    元月砂冷笑两声:“月砂是个不懂事的村姑,唯一比别人强的是耳朵鼻子比别人灵敏。世子纵然以熏香遮掩,却也是仍然让我嗅到了一股子的血腥之气。世子爷受的是刀剑之伤!”

    云氏听得一头雾水,却莫名觉得一股子惧意涌上了心头。

    却听着元月砂冷锐说道:“这位公子确确实实是豫王世子百里昕,可既是如此,龙胤的国土之上,又有谁能伤你呢?”

    不错,不错,谁敢伤百里昕?这正是云氏所疑惑的。

    元月砂却也说出了答案:“放眼江南,能如此大胆,敢谋害世子的。只有那江南寒山水寨的悍匪张须眉!”

    百里昕并没有反驳,竟似沉默下来。

    方才他表现的暴躁、骄纵、自卑,可是如今这些情绪统统没有了,可见不过是他故意表演。

    一旦淡然下来,百里昕倒是有几分沉润如水的味道。

    这个自己一开始根本没正眼瞧的破落户女儿,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云氏受了惊吓,竟似觉得双腿发软。

    喜嬷嬷赶紧上前,将云氏给扶住了。

    元月砂反倒镇定得多,并无惧意:“难怪世子也不敢官府求助了。张须眉纵横江南多年,根深蒂固,官府之中有几个探子,却是很寻常的事情。咱们元家,却是外地人,自然不会有张须眉的细作。”

    剩下的话,却也是不必让元月砂说通透了。

    若瞒过张须眉回到京城,自然是上上大吉。

    可一旦知晓百里昕藏匿于元家船队,上上下下都会受到牵连,屠戮殆尽。

    张须眉这样子的悍匪,已然是无所畏惧。

    豫王是太子人选,连豫王世子都敢动,区区元家更不必放在心上。

    云氏是听着水患死人都吓得睡不着觉的人,如今更是站都站不稳了。

    事到如今,百里昕反而淡然了许多。

    他手掌捧起了一边的热茶,轻轻的品了一口,方才好整以暇的说道:“原本不说,是怕吓坏元大夫人了。如此,就有劳元家载我一程。”

    他厚颜无耻如斯,被元月砂拆破利用的居心,居然仍然淡然如斯,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至于之前隐瞒,居然说成怕吓坏了云氏。

    那奴仆阿忌眼睛里面流转了惧意,又有些恼恨,忽而大声说道:“你们元家能护送豫王世子,是天大的殊荣。若元家不肯,除非,你们通匪!”

    云氏和喜嬷嬷都说不出话来。

    她们若是拒绝了百里昕,那么回到京城,喜嬷嬷会立刻被打死,而云氏也会被休弃送到了庄子上。

    就算是这样,也未必能解元家之祸。

    百里昕反而低低的笑了:“阿忌,元尚书如此忠心,你怎么可以如此去想元家的人。更何况,元家的家业都在京城,元大夫人还有儿子女儿,为了儿女前程,怎么会去通匪。”

    云氏打了个寒颤,这红衣青帐举止优雅的豫王世子,竟然是个优雅冷血工于心计的小恶魔。

    是了,她女儿说亲,儿子前程,怎会不受牵连?

    这可当真是飞来横祸。

    喜嬷嬷强自打起精神,赔笑:“世子肯来元家的船队,自然是元家的殊荣。可元家侍卫不过二十多个,老奴只恐不能将世子照顾周到。若去了官府,虽有内应,可到底有重兵相护——”

    她只盼望送走百里昕这个烫手的山芋,这等荣耀,却也是承受不起。

    云氏更似回过神来,打起精神:“不错,世子还是要在意安全啊。”

    百里昕不屑:“怎么元家的晚辈聪明伶俐,长辈却如此糊涂。元家的小姑娘,还是你替本世子解释一二。”

    元月砂福了福,缓缓说道:“其实就在上个月,张须眉作乱,他的兵马三次攻入宣州城,还杀了不少人。只不过,却被地方官生生压了下来,也是怕影响政绩。咱们在南府郡虽然是听到了作乱之事,却不知道这般乱法。方才我买糖人儿时候,向老板打听才知晓的。”

    张须眉外援不足,纵然攻克宣州,四周都是朝廷兵马,他也不能久占,故而一掠即走。可倘若知晓百里昕的存在,入城杀人还是做得到的。

    云氏目瞪口呆,惧意更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