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7 红衣公子
    江水滔滔,喜嬷嬷捧着一碟子酸果子过来,送入了云氏房中。

    云氏身子原本就有些孱弱,又受些惊吓,如今更是气色不佳。

    这送果子的事情原本不必喜嬷嬷亲自前去,只不过元家长房媳妇儿的身子,喜嬷嬷也是责无旁贷。

    “大夫人还请放宽心,没几日便是要到京城了。今早船队停岸时候,却可巧购了一箩筐的鲜果子。瞧着还算新鲜,也给大夫人提提口味。”

    云氏一笑:“你有心了。”

    旋即她嘱咐:“摘两盘果子,给随行的两位姑娘一个送一碟子。”

    喜嬷嬷应了,打发下人去送果子。

    云氏轻轻的叹了口气,她不知晓老夫人是怎么想的,对于这两个主,她要做到不偏不倚。

    喜嬷嬷略一犹豫,不觉斟酌词语:“大夫人可有觉得,这位元二小姐有些妖。”

    云氏轻轻的点点头,她深有同感。

    初见元月砂时候,她只觉得此女可怜,处境也不好。

    可几次瞧她处事,元月砂虽表面怯弱,却通身透出了一股子的掩不住的锋锐。

    无论如何,她一定是个聪慧的人。

    云氏甚至不觉心忖,也许元月砂自己都无意识间散发此等光芒。

    太阳被乌云遮挡,却并不能真正挡住阳光的。

    可这样子的姑娘,当真是京城元家能相容的?

    云氏只轻柔叹了口气:“一切瞧老夫人的意思。”

    喜嬷嬷闻言,却也是不好说什么。

    前几日苏家那么一闹,到底未曾和苏家一并入京。苏颖视元月砂为眼中钉,而元月砂也没对这位苏家小姐客气。

    喜嬷嬷更隐隐觉得,也许这位二小姐是个麻烦。

    而那酸果子送到元月砂那里时候,元月砂正在练字。

    她谢过了送果子的下人,然后让湘染用蜜糖将鲜果子给腌了,过一阵子再吃。

    说到厨艺,其实芷心的更好。

    不过元月砂已经销了芷心卖身契,让芷心是自由身,打发芷心去嫁人了。

    这丫头还哭哭啼啼的,可她这样子的小绵羊,其实对元月砂没有什么用处。

    于元月砂而言,练字是十分辛苦的勾当。

    可饶是如此,她稍有空闲,便是勤练不缀。

    从前她虽认识字,看得懂书,可字却丑。

    苏叶萱教导她认字,元月砂却觉得字好不好看,也没什么关系。

    什么琴棋书画,她更是不懂。

    要做海陵战神,会打战就好了。

    那些风雅的玩意儿,都是虚架子,一点用处都没有。

    可是现在,元月砂却努力去学。

    所谓琴棋书画的技能,虽然只是富贵日子的锦上添花,消遣之乐。可是,这却是融入贵族社会的敲门砖。

    也许你不一定要精通,却要会欣赏,会鉴别,会跟人讨论。

    然后,你才能融入那个圈子。

    这个道理没有谁提点元月砂,可是元月砂却偏偏悟了出来。

    半年时间,她只是略懂,而字体也不过是稍微周正了些。

    毕竟,她用到的时间并不多。

    她练了一会儿字,便揉揉发酸的手腕。

    元月砂红唇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望着江边如黛色山峦:“快到宣州了吧。”

    这几日走的是水路,夜里也是宿在床上,只偶尔会停靠码头采办一些食水。

    这自然有些辛苦。

    宣州是大郡,今日到了,会稍作休息,留宿在岸上。

    还能到处走走,瞧瞧宣州风土人情,舒缓疲劳。

    等船只靠岸,船上的女眷也在家奴的簇拥之下四处走一走。

    大街之上,湘染眼波流转,倒是有几分好奇之色。

    “二小姐,不是说宣州也是江南重镇,怎么并不十分热闹。”

    元月砂道:“这里虽然没有被水患波及,却靠近了寒山水寨。水寨的首领名唤张须赤,是有名的悍匪。他们不仅仅是掳掠商户,抢一抢财物,甚至还有攻城略地的本事。”

    说来大家还是老熟人,当年元月砂造反时候,还联络过这位大贼。

    元月砂红唇之中吐出了几许轻蔑之语:“不过,他名声虽然很大,却也名过其实,本身是个没用的废物。”

    张须眉在宣州能止小儿夜哭,想不到元月砂却大肆贬低。湘染对元月砂奉若神明,更没有半点怀疑。

    而元月砂如此言语,自是理直气壮的。

    遥想当初,她举事之际,也与张须眉有书信来往。原本两人约好,在元月砂海陵郡造反吸引了朝廷重兵时候,张须眉也趁机攻城掠地。

    可张须眉性子迟疑,被说客动摇,并不敢冒犯出兵。

    不过那也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对于如今的她而言,却也是有些遥远。

    宣州原属重镇,本该热闹。

    不过据说前些日子张须眉趁乱攻城,如今未免有些萧条。

    好在如今江南水患已平,朝廷缓过劲儿来,张须眉已然是无力再攻。

    宣州城又恢复了次序,只不过未免有些冷清。

    可这并没有影响元月砂的兴致。

    她到了一个糖人铺子前,兴致勃勃的挑了十多个糖人,左瞧右瞧,都觉得又好看又好吃。最后,干脆让湘染将这些糖人全部都是买了下来。

    无论怎么样,中原之地,可是比海陵郡热闹百倍了。

    湘染瞧着元月砂,却忽而忍不住笑了笑。

    明明是满手血腥满腹心计的逆贼,可元月砂却又总透出了一股子天真无邪的味道。

    偏巧,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却近乎完美的融合在这妖孽一样的女孩儿身上。

    有时候,湘染会升起了一种姐姐疼爱妹妹的怜惜之情。

    虽然她知道,元月砂并不是真正的小女孩。

    正在这时候,她听到背后一道有些清凛的嗓音响起来:“是你元家的女眷?”

    那嗓音宛如泉水漫过了石头,竟似说不尽的清润好听。

    这样子清润的少年嗓音,只听一听,居然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只不过那少年口气之中,又蕴含了仿若与生俱来的倨傲和冷漠。

    若非打小尊贵,是不会自然而然流转这般风采的。

    元月砂眼珠子轻轻一眯,忽而转过身,盯住了这陌生的少年。

    那少年一袭红衣,容颜却隐藏在面纱之下,并不能瞧清楚。

    他在宣州的街道之上,红衣轻纱,只这么一站,竟好似让这萧条的街景染上了几许亮色。

    他身后站着两名奴仆,都绷紧了身躯,流露出了几许的紧张,全然没有他们主子的镇定。

    元月砂并不认识他,却不觉浅浅一笑:“公子,我不认识你的。”

    少年刻意压低了嗓音,口气隐隐有些淡漠:“我是豫王世子,要见你家大人了。”

    元月砂一愕,忽而微微一笑,是了,如今的自己在别人眼里,也是个不能做主的小女孩。

    可是,眼前这个过分成熟的少年虽遮挡容颜,似乎比如今她的外在容貌还要小两岁吧。

    纵然再过分的成熟阴郁,却也是掩不住他身上的青涩稚嫩。

    这倒是有些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