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4 违心之誓
    风徽征的离去,仿若也带走了南府郡的阴云。

    原本连绵不绝的雨水,忽而也是停止下了,连续几日都是晴空万里,天气也是渐渐的炎热下来。

    一顶青色的小轿子,却也是抬着到了苏家的别院。

    纤弱的手掌轻轻的撩开了轿帘,元月砂俏丽柔弱的面容在薄薄的面纱之后若隐若现。

    她忽而不觉嫣然一笑。

    这一次,苏暖和苏颖一道回去京城定北侯府。

    与之同行的有京城元家的人,还添了两个元家南府郡的姑娘。

    江南水患初平,可到底并不如何的太平。

    前些日子闹灾荒时候,却也是有山贼趁机作乱,

    他们借着灾民作乱,趁机滋事,招兵买马,掳掠财物,一时声势无两。

    若不是江南局面平定,说不定会趁机攻城略地。

    官府已经腾出手来平乱,可是却也是仍然并不如何的太平。

    既然如此,他们这些官眷,也是要结伴而行,带齐侍卫。

    苏家的护卫乃是军中精锐,和元家的侍卫合作一道,如此上路,更加安全。

    元月砂踏入了府中,此处虽不过是苏家一处庭院,却也是布局格外精致小巧。

    庭院之中,翠竹处处,墙壁上雕了花纹,窗户做成了镂空。

    云氏和元明华一道迎了上来,云氏笑容温婉:“月砂,你也总算来了。今日暂且休息,明日就去京城。”

    元明华言语含酸:“二妹妹架子就是比别的人要大些,迟迟才来这儿。”

    一句话说出来,却也是暗示元月砂拿乔。

    元月砂没有理会越来越尖酸的元明华。

    她心忖云氏也不怎么瞧得上南府郡元家,宁可客局苏家别院,也不乐意留在元府休息。

    正在这时候,苏颖缓缓而来。

    元明华眼尖,瞧见跟随苏颖而来的唐家母女,却也是有些愕然。

    何氏和唐络芙居然也来这儿。

    苏颖似瞧出了众人的疑惑,缓缓说道:“其实唐家母女也要随行到京城里面去,到底是弱质女流,还是随咱们一道的好。”

    元明华唇瓣动动,有些讽刺,苏颖为了好名声,可真是纡尊降贵。

    唐家母女算什么,泥土一样的东西,也要稍施恩德。

    众女心思各异,寒暄了几句,面子上倒也过得去。

    说了会儿话,唐络芙却也是借口身体不适,要去休息。

    众人看她面色有些憔悴,也并无疑惑。

    唐络芙这些日子受到了惊吓,心力憔悴,日日做了噩梦。

    如今瞧见了元月砂纤弱的身影,更好像见鬼似的。

    她不觉加快步伐,想要离元月砂远些。

    等她停住了脚步,却悚然一惊,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到了别院僻静的地方。

    面前一池清水,波光粼粼,垂柳轻拂。

    可唐络芙忽而就涌起了一缕恐惧。

    半年前,那日自己误推元月砂下水的场景又涌上了心头。

    唐络芙冷汗津津,想要尽快离去。

    可就在这时候,一双手忽而伸出来,重重一推。

    就如那一日唐络芙无意识的拂过真正元月砂,害得那位傻小姐落水一样。

    咚的一下,这池子顿时被激起了一蓬水花。

    唐络芙落水。

    她呛了几口水,好像是半年前的元家傻丫头一样,在水中苦苦挣扎,渴望着被人拯救。

    阳光炽热,元月砂仍如一抹轻雪,终年不化。

    她已然撩开了面上的轻纱,阳光下,那一双漆黑的眸子已然被染成了青色。

    飞将军动杀意时候,一双漆黑的眸子就会变成浓烈的青色。

    而岸边青眸的女子,好似发现了什么新奇之事一般:“原来,你也不会水啊。”

    唐络芙挣扎着,却瞧见那女子和湘染一步步的退入了花丛之中,不见身影。

    她叫了几声,无人回应,一颗心不觉往下沉,阵阵绝望。

    实则,元月砂却并没有走远的,却蓦然闭上了自己眸子。

    想起了那一日的午后。

    苏叶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青麟,我并不求你对敌人仁慈。可是,你答应我一件事情。你的狠辣,只对你的敌人。不要因为自己的私欲,伤害和利用无辜的人。就算是报复敌人,也不要逾越界限。若要杀人,除非,别人要杀你,又或者危及你的性命。”

    她听了,却也是笑了。

    其实她打小就会发誓,无论发多毒的誓,就跟喝口水一样,她都不放在心上。

    因为她不相信老天,也不相信报应。

    可那时候,在苏叶萱跟前,苏叶萱要自己答应,她又怎么能不答应。

    “苏姐姐,我答应你就是了。”

    那时候,她清清脆脆的应了。

    而她可以不屑于老天,却不能欺骗苏叶萱。

    自己答应苏叶萱的话儿,一定要作数。

    如今的元月砂,却也是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不过是借着原来那位元二小姐的死,以此说服自己弄死唐络芙。

    其实死去的那个傻子,她根本毫无感情,也不会有什么怜悯,更没想过为这个傻子讨回公道。

    唐络芙知道得太多,就应该去死。

    原先,元月砂盼望唐络芙去告密。

    如此一来,唐络芙就威胁到自己的性命,那除掉就没有任何负担。

    就好似她风轻云淡的弄死凌麟一样。

    可没想到,唐络芙却也是怂得连这个胆子都没有,简直是没有用的废物。

    元月砂叹了口气,到底答应过苏姐姐的。

    “湘染,待唐姐姐快要死时候,再救她上来吧。”

    元月砂还是有的是办法,威胁唐络芙,让她闭嘴的。

    湘染虽然也是很想让唐络芙死,却也是对元月砂绝对的顺从。

    元月砂是个心狠而冷漠的人,可为了一个承诺,宁可束手束脚,麻烦一些。

    尤其是,苏姐姐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可就在这时,花径之中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

    想不到这僻静之处,居然是有人到来。

    唐络芙呛了几口水,瞧见了盈盈而来的身影。

    她绝处逢生,面颊之上却也是顿时流转了喜悦之色。

    只要有人救起了自己,那么她第一时间就会将自己所知晓的告知于对方。

    无论是真的元月砂,还是假的,都给她去死!

    而来的人,正是苏颖。

    苏颖为之一怔,蓦然嘱咐身边奴婢:“越雀,还不将人给救起来。”

    越雀顿时遵命,她跳入了水中,去扯唐络芙。

    花丛中,元月砂却也是忽而冷笑。

    她侧头,眸子之中示意。

    湘染腰间一拂,袖子中顿时探出了一枚细韧的长剑。

    苏颖是个很有心思,意志很坚毅的女子。

    一旦知晓了真相,她绝不会如唐络芙一般软弱,一定是会加以告发的。

    到时候,非但不能报仇,还会暴露逆贼的身份。

    所以,她自然有足够理由冒险,让湘染将这三个女人都杀了。

    当然,如此引人注目,却并非上上之策。

    元月砂叹了口气,可谁让苏颖居然是现身这儿呢,让她不得不鲁莽行事。

    此刻,唐络芙已然是被救上来了。

    唐络芙呛了几口水,如今咳嗽着,将一口口水吐出来。

    她猛然狠狠的抓住了苏颖的袖子,要将属于元月砂的秘密说出来。

    那个贱婢,是海陵的逆贼。

    一旁的湘染也是蠢蠢欲动。

    然而此刻,忽闻惨叫。

    咚的一下,是苏颖的丫鬟越雀操起了石块狠狠的砸下。

    鲜血飞溅,染在了越雀有些冰冷的苍白脸颊之上。

    越加可怖。

    就算是元月砂,也是呆了呆。

    好可怕,抖抖。

    这般想着,元月砂却不觉笑了笑,笑容十分玩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