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0 警告
    入手的手腕却也是出奇的纤弱,让风徽征微微一怔。

    听到了湘染的聒噪,他也是懒得转身,只淡漠呵斥:“滚!”

    湘染眼睛里流转了抗拒,谁都不能伤害元月砂。倘若风徽征发现了什么,她拼死也要护住元月砂。

    元月砂却低声安抚:“湘染,你先行离去,风大人大约是有什么话儿要跟我说。”

    湘染一怔,可元月砂在她心中宛如神明一样。

    既是如此,元月砂所说的话儿,她从无违逆。

    故而也只悄然退下去。

    风徽征绝无半点怜香惜玉之心,手掌更是用力。

    元月砂感觉到了手腕之上传来了些许锐痛,却也是不觉悄然冷笑。

    旋即,方才轻轻的抬头。

    她没有近距离的接触风徽征,如今还是第一次在这般近的距离端详风徽征的脸蛋。

    这张脸,越近看,越能感受到那近乎锋锐的凌厉之美。

    俊美得充满了侵略气息。

    那眸中冷锐的神采,更蕴含了一股子宛如山岳一般的压迫力。如今这样子的压迫力,却也还是灌注在元月砂纤弱的身躯之上,让元月砂尽数承受。

    元月砂顿时一副怯弱姿态:“风大人,不知你又有什么跟我说的。”

    那怯弱之中却又蕴含了一缕风雨不动的镇定,轻掩在这怯弱之中。

    风徽征扯着她离开了道边,压制着元月砂靠墙,让元月砂避无可避。

    这也是让元月砂悄然一挑眉头,若换做别人,比如百里策之流,她一定以为对方有了好色之念?

    可风徽征?那是不可能的。

    这个人比冰雪还要冷淡,他甚至没有人的情感,更不会对女人生出什么情愫。

    何况元月砂又没有苏颖那等倾国倾城的绝美之色。

    风徽征挡住了灯光,让元月砂笼罩于他的阴影之下。

    “元二小姐好手段,今日血案,是与你脱不了干系吧。”

    他靠得很近,甚至元月砂都能感受他的呼吸。

    这一刻,便是以元月砂的镇定,也不觉心尖微微一悸,心口砰砰一跳。

    她飞快说道:“风大人这样子说,究竟有什么证据。”

    风徽征这样子近乎绝对压迫力的姿势,带给了元月砂无上的逼迫力。

    这样子被压制的姿势,让元月砂甚至不觉很有些个不习惯。

    风徽征跟元月砂靠得很近,近得似能让元月砂感受到他的心跳。风徽征身上是用了一些熏香的,元月砂嗅得到。这位风大人的洁癖,却也是出了名的。平时沐浴焚香,已然近乎怪癖。

    元月砂那点洁癖与他相比,都不算什么。

    元月砂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了,低低柔柔的:“月砂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风大人。让风大人居然是如此的咄咄逼人,跟我这样子娇弱的小女子计较。”

    言语却是软腻腻的,甚至带着几分小女孩儿的委屈。

    这一点,元月砂倒也是货真价实的好奇。

    真是不知晓,风徽征就盯上了自己。

    风徽征却也是不觉冷笑:“方才我揭破凌麟是被人算计的。当我目光瞧过去时候,就算此事与她们无关,那些女子一个个的都是会惴惴不安。唯独一个人,却镇定自若,甚至呼吸都未曾乱。”

    元月砂是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可她掩饰得太好了,甚至连些许慌乱之色都没有。

    没有破绽,就是最大的破绽。

    就连那苏颖,在风徽征的眸光注视之下也是有些无措。

    可就算是现在,元月砂看似怯弱,一双眸子却毫不畏惧的跟风徽征对视。

    这天底下毫不畏惧与风徽征对视的人,却也是所剩无几。

    明明这女子是如此的怯弱,能被自己轻易的制服,却有一种让风徽征无法掌控的危险感。

    宛若一条柔腻的美女蛇,故作娇弱。

    “传说中怯弱纯善的元二小姐,怎么就竟有如此大的胆子?”

    元月砂的后背,被墙面咯得有些发疼。

    她只觉得自己好似案板上的鱼,被人用刀子比着,看着什么时候可以下刀。

    而这样子的感觉,自然也是并不如何的美妙。

    她顿时流露出万分委屈的样儿:“风大人,你弄痛我了。”

    元月砂看似怯弱骨子里面却也是有着嗜血的冲动,如今在被风徽征压制之下,她骨子里面更涌起了蠢蠢欲动的反抗之意。

    只是却也是不得不假装乖巧。

    眼前俊美得令人窒息的男人凶残狠辣,可是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没有证据也是不能胡乱杀人不是?

    风徽征蓦然狠狠一甩,松手放开了元月砂。

    他一张面颊之上流转了说不尽的奇异之色。

    这个女人,他没有瞧错,身上有着血腥的味道。

    更重要的是,元月砂这县主之位,还是自己促成的。

    也许,她甚至聪明的利用自己往上爬。元月砂看似怯弱,却也是无边的野心。

    这个妖孽,区区虚名的县主之位不过是她的踏脚石。

    而且,还是自己将这块踏脚石放在元月砂脚底下的。

    “元二小姐做事情,要小心一些,若是被我抓住了把柄,我不会怜香惜玉。”

    风徽征嗓音微微有些沙哑,嗓音缓慢之中竟不觉蕴含了说不出的优雅。

    他虽没有刻意为之,言谈之间那股子属于世族的优雅贵气却也是不自禁的透出来。

    朝廷上下都知晓风徽征出身是个谜团,却仍然能从风徽征举手投足间瞧出几许与生俱来的贵气。

    而元月砂却也是迅速的缩回了自己的手腕,她手指头轻抚间,皓月般手腕之上却也是添了一道红痕,分明是被风徽征生生捏出来的。

    面对风徽征的咄咄逼人,元月砂却仍然没有松口:“月砂是商女所出,难怪风大人对我有这样子的偏见。”

    她妖妖一笑:“可月砂有心计又如何,也就斗斗后宅,争个名分嫁妆,整治个继母庶妹,图个前程风光。风大人胸怀天下,不会连这后宅争风吃醋的勾当都要理会吧。真是多事——”

    风徽征皱眉,蓦然狠狠掏出了洁白的手帕,擦了一下掌心,却也是毫不留恋的将那块手帕生生扔了。

    元月砂微笑,却也是软软的靠在了墙壁之上:“左右我又不打算嫁给风大人,风大人管我虚伪不虚伪,伪善不伪善。”

    风徽征却不理睬她,转身就走。

    元月砂慢慢的合上了眼睛,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她不得不承认,就在刚刚,自己是极为紧张的。

    湘染不觉匆匆而来,眸露担切之色。

    元月砂柔柔说道:“放心,我没有事,风徽征什么都还不知道。”

    不过却也是有宛如野兽一样的直觉,居然是察觉到了自己这颗藏于暗处的微砂。

    难怪风徽征妖孽天下,得罪了不知晓多少人,仍然能肆无忌惮,随行所欲。

    这个男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可是那又如何,她不会认输的,若是风徽征执意跟她作对,纠缠不休。那么无论是谁,元月砂都是会狠狠的一脚踩下去,当做属于自己的踏脚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