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1 江南浩劫
    苏颖的话有着一股子奇异的魅力,引人无比的惆怅。

    四年前,拥有绝美容颜的海陵战神,却被五马分尸,凄惨无比的死了。

    这就好像是一个美丽的英雄的悲剧,令人不觉扼腕。

    很多人的眼底,都因为苏颖煽情的话语,不觉添了一缕感情,尽管他们也许并不熟悉这位飞将军。

    而眼前这幅画,可谓是当世奇珍了。它不但蕴含了一段凄艳的传奇,有着英雄的故事,而且还是当代名家所绘制的神韵丹青。而正因为瞧不清这画中人的面目,更惹人无限的遐思。

    这必定会是一件传世之作!

    苏颖眸中眸子水光潋滟,红唇冉冉,对着凌麟说道:“对了,凌同知,你也是海陵郡旧人,想来这副丹青也是令你感触良多。”

    在苏颖这张绝美面容面前,任何男子也应当说些动情又柔和的话语。

    可是凌麟却将杯中酒水慢慢的喝干净了,方才狞笑:“这是一副反画。”

    苏颖面色顿时一僵。

    许多人脸上都是流转几许不悦,凌麟这种粗鲁的武夫,根本不懂丹青,胡言乱语什么。

    苏暖维护妹子,更是不满:“这位凌大人,你长于海陵郡,想来对这些中原的文化并不如何清楚,却不要胡乱开口。”

    却已然是在讽刺凌麟粗鄙。

    苏暖这样子一说,在场不少人也纷纷指责凌麟。

    在苏大美人跟前,谁都是想要来护花。

    凌麟冷森森的说道:“我是个老粗,不懂什么丹青,可是这幅画既然画的是个反贼,那自然是反画。既然是朝廷逆贼,这里这么多人同情逆贼,将逆贼比为美玉,是不是对朝廷不满,有心附逆?”

    他这番话居然是说的有些道理,让原本面颊之上蕴含着愤怒的人,此刻忽而竟升起了几许惧意。

    凌麟那双眸子,流转几许阴狠和血腥之意,让人不寒而栗。

    “而方才听到这些人同情逆贼,却无人反驳,那就是赞同了。既然是如此,在座各位,都有反意了。”

    凌麟是个阴狠的人,在别人鄙薄他的时候,他反咬一口,要将所有的人拖下水。

    元月砂却反而恢复了平静,她的唇瓣浮起了浅浅笑容,凌麟就是这样子的狠人,一向如此。

    有人忍不住叫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蓝家怎么不将这等失心疯的狂徒逐出去。”

    叫得虽然是大声,却不过是遮掩自己的心虚。

    蓝玉竹勉强笑笑:“凌大人何必危言耸听,此事,不过是小事。朝廷怎会因为此等小事就,就如此大动干戈?”

    凌麟唇角含笑:“这是小事?先帝执政时候,就因为文太傅所撰写一本史书年号误用了前朝,便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甚至随他修书的门生,也是多有连累,大肆株连。”

    “对了,当今陛下素来也是慈和,自然也不会无过杀人。我只听说,他在东宫做太子时候,因为一名侍读文章忘记避讳,便将此人处置。瞧来陛下对文字之狱,也并不如何能忍啊。”

    苏颖也没想到凌麟居然会这样子说。

    她绝美的面容之上,此刻泫然欲泣,忽而娇滴滴的说道:“我几时得罪了凌同知了,何必如此为难我这个娇弱的女子。更何况,何况风御史在这儿,他是陛下的心腹,难道他也是凌大人口中的反贼吗?”

    一番言语却也是暗含心计。

    风徽征不但手腕狠辣,心计深沉,还是陛下面前宠臣。

    将风徽征绕了进去,让风徽征和凌麟斗。

    风徽征不是有绝世的智慧吗,必定能化解凌麟这样子的算计。

    凌麟却好似听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事情,忽而发狂似的拍桌子笑起来。

    他冷笑:“在座各位都是有谋逆嫌疑,要保全所有的人,自然是很困难。可是若是要保全自己,却是很容易。只要,自己跑去跟朝廷揭发,做那个首告之人。如此一来不但证明了自己的忠心,洗清了自己的嫌疑,还能有些薄薄的功劳呢。”

    凌麟指着风徽征:“不过要做这个告密者,一定要快,能最快的,则是这位陛下的心腹风大人啊。”

    苏颖原本想挑动风徽征与凌麟相斗,岂料凌麟居然如此挑拨,更似让风徽征成为江南士绅的敌人。

    听到了这儿,苏颖绝美的容颜竟似微微一僵。

    元月砂悄然垂头,脸颊几缕秀发轻轻的滑过了耳垂,一双漆黑的眸子之中蓦然流转了几许的讥讽之色。

    她太了解凌麟的为人了,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一条野狗。他残忍、敏锐,一旦咬住了猎物,就不会轻易的松口。

    凌麟是个武将,别人也许会觉得,比起秀雅的文人,武将会少些心眼,愚笨一些。

    可实际上凌麟狡诈无比,凶残之极,但凡得罪他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谁让凌麟,是个很小心眼的人呢?

    若没有几分本事,他又怎么会在海陵苏家都覆灭之后,仍然是悄然掌控这一方兵权?

    对于这个男人,元月砂谈不上厌恶,也谈不上喜欢。

    可是她了解凌麟,知晓凌麟今日怒了,不会善罢甘休。

    凌麟那双锋锐的眸子寒光大作,扫过了眼前那一张张蕴含了惊惶,却强自镇定的面容。他的英俊邪气面容之上蓦然流转了浓浓的恶意,想要将这些衣冠楚楚的人都是撕得粉碎。

    这些人,他们表面之上礼数是无可挑剔的,可是心里面却瞧不上自己。

    他知道,不就是嫌弃自己是海陵郡的蛮子?

    凌麟蓦然好似想到了什么,又放肆的笑了起来:“不过风大人虽然是陛下近臣,在座诸位是江南本地的官宦,也算是有些优势。比起风大人,更知根知底不是?若要有那告发之功,就需要显露自己的忠心,说的东西要有些价值。当然,一旦踏着别人尸骨脱身,那就一定要斩草除根,以防后患。”

    蓝玉竹终于忍不住怒了:“凌麟,你少在这儿挑拨离间。”

    凌麟大大方方承认了:“不错,我是挑拨离间。在座这么多聪明人,自然听得出来。可是既然是聪明人,就应该知晓,就算自己不去告发,可是别的人呢?没有人,会跟自己是一条心。谁要是慢一些,那就是对朝廷不忠,借着一副反画,感慨海陵郡的逆贼旧事。”

    有些计策就是这样子,大大方方的,明明是一个坑,却绕不过去。

    凌麟挑拨离间是不假,可若沉默不语,别人就会上书陛下,沉默的人是包庇反画。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凉薄狠辣,越会见风使舵,越不能相信人。而凌麟这样子的话,却也是无疑给许多人的心里面种了一枚尖刺。

    谁也不会为了顾全大局,而牺牲自己,成全别的人。

    蓝玉竹背脊流转了一缕寒意,他甚至可以想象,只要些许流言,稍稍刺激,那么今日在场的江南士绅都会相互攀咬。

    这无疑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唐络芙蓦然尖声道:“这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副反画,是苏三小姐的。她,她是红颜祸水,是个祸害!”

    这些话,若是平日里听到,唐络芙必定是落不得个好。

    可是如今,却是让人心有戚戚。居然有不少人,竟都升起这样子一个念头。

    好端端的,若不是苏颖这个绝色美人提及什么海陵郡,拿出这样子一副画,也不会让凌麟这条疯狗给死死咬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