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9 绝代谋士
    她们姐妹两人,各怀心思,随着云氏一块儿踏入了蓝家大门。

    元家在南府郡一脉,都是已然没落。元明华有时候会参加一些宴会,可是蓝家这种地方,却也是没机会去。

    眼见蓝家雕梁画柱,无论是房舍还是庭院修建得美轮美奂,瞧得元明华眼底也是不觉流转艳慕之色。

    落在了云氏眼里,自然也是有些小家子气。

    元明华故作大方,可是一个人出身所带来的气质,是没那么容易隐去的。

    云氏旋即又将眸光落在了元月砂身上。

    元月砂不知在想什么,似也没留意到了蓝府的荣华。

    不知怎么,云氏更加不悦。

    她鄙薄元明华的轻薄庸俗,可是也是不喜元月砂的过于淡漠。

    喜嬷嬷毕恭毕敬的跟随其后,却留意到庭院里似没有什么鲜花,不觉有些好奇。

    就在此刻,前头却也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据说是蓝三小姐特意命人将这些花儿都撤了去了,因为今日有一位客人,很不喜欢花粉的味道。”

    说话的声音,赫然正是唐络芙。

    “是什么样子客人,她竟如此在意。”

    有人亦是好奇。

    毕竟蓝斐棠是出名的骄纵任性,又有什么人,居然能让她如此的乖顺呢?

    “听说,是一位英武的武将,是什么来历,我可就不知晓了。”

    云氏听得皱眉,她眸光授意,喜嬷嬷顿时向前重重的走了几步。

    那些悄悄议论的女郎,听到有人到来,顿时也是停止嚼舌根。

    本朝虽不见得有那男女大防,可在贵族的家庭,到底男女有别。

    这些闲话往大里说,可是有损蓝斐棠的闺誉。

    这里毕竟是蓝家,自然也是要收敛一二。

    众女眼见云氏衣衫华贵,气度不俗,虽然并不如何认得,也是纷纷见礼。

    唐络芙眼尖,看到了元月砂,面颊之上顿时流转了几许愠怒之色。

    她眼睛你有着气恼,却又对元月砂升起了莫名惧意,到了唇边的话儿,却也是生生的咽下去。

    反而元月砂十分淡然,甚至还笑了笑。

    唐络芙原本拿不出这五百两银子的,不知怎么的,居然也是拿出来了。

    正因为如此,唐络芙虽然当众将元月砂推倒了,却也是挽救了唐络芙岌岌可危的名声。

    如今一有机会,她更要多多现身于人前,镇住那些个流言蜚语。

    唐络芙不觉心中暗恨,如今元月砂是县主,还攀附上了京城元家。倒是,让这小蹄子越发得意了。

    元月砂那件轻薄的纱衣轻轻的飘荡,却也是轻盈的从唐络芙身边掠过了。

    蓝家雅致的小院之中,百里策轻品香茶,今日骤然遇见了风徽征,他不觉添了几许深邃心思。

    那俏婢眸光幽怨,而百里策却是视若无睹。

    一旁的莫浮南一身淡蓝色的衣衫,飘逸出尘,更平添几许清俊风姿。

    “元二小姐聪慧多智,可叹出身低微,今日人前受辱,正是网络她的大好时机。为何世子只是轻描淡写,并未加以安抚呢?”

    莫浮南如此言语,百里策反而一愕:“不过是区区女子,何必过于娇宠。再者,她所谓的聪明才智,究竟真还是不真,是否是风徽征指使,是否巧合,这是谁也都不知道的。”

    莫浮南轻叹摇头:“从此女半个月前,就能将风徽征的行事猜透,甚至加以利用,又怎会是巧合。这份心计手腕,可谓是极罕有的。区区才智虽然远不如风大人,却对他性情有几分了然。这样子一个绝顶孤傲的人,又怎么会将自己计划吐露给一个小姑娘。元二小姐就好像是一颗明珠落在了尘埃之中,如果能以国士之礼,加以打动,那可是豫王殿下的无上助力。”

    可百里策呢,却在元月砂受辱的事情,轻描淡写。

    百里策却不以为意,在他瞧来,莫浮南不过是犯了谋士的通病,故意危言耸听。一个女人而已,还国士之礼,岂不是惹人笑话。

    在百里策瞧来,莫浮南不相嫉并非因为他大度,只不过因为元月砂是个女人,才智也不过如此,不会影响他这个谋士的地位。莫浮南故意卖弄他的宽容大度,为了让主子知晓他有容人之量,

    故而百里策漫不经心的说道:“先生想多了,只要我想要,这个女人随时都会臣服于我。”

    莫浮南一愕,百里策平时也是个聪慧的人,为何如今却这般难以通透呢。

    可他忽而也有些明白了,为何百里策居然会如此姿态。

    只因为百里策本来嫉恨风徽征,可又分明不如。然而风徽征的心思,偏偏被个小丫头所猜中。

    百里策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好似莫浮南可以承认的东西,百里策绝不会承认。百里策有皇族血脉,天生就十分幸运,未免太骄傲了。

    莫浮南察言观色,不欲纠缠:“如今蓝府的客人也是来得差不多了,蓝家也是已经备好了香茶点心。世子爷也该前去赴茶宴。”

    他没有对元月砂之事纠缠不休,百里策颇为满意。

    百里策轻轻点头,也是起身。

    蓝府的园子里面,以锦缎搭起了彩棚,为一位位的娇客遮挡住阳光。每个人身边,再配上冰盆,外头虽然是炎热,这些贵客却清爽清凉,不出汗水。

    如此奢华,如今赴宴的众人,早忘记了江南道上的水患灾祸。

    当百里策到来时候,这些客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苏家这位二小姐存在,她永远是别人的焦点。

    可百里策眸光却没去瞧苏颖,只看元月砂。

    元月砂纤弱的手掌捏着一柄小小的团扇,上面画着兰草,她不快不慢的扇风。

    瞧着百里策来了,她朝百里策笑了笑,倒也并没有如莫浮南所言那般有什么怨怼之色。

    苏颖却抬头,好似漫不经心的瞧了元月砂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